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公主她从不讲理》唐比糖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公主她从不讲理

作者:唐比糖

简介:凤栖瑾作为帝王嫡女,受宠非常,亲兄长太子之位稳固,自然活得骄横热烈又恣意直白。爱一人便奉献所有,但是不仅没有获得一人心,还落得家破人亡,身首异处的下场。一朝重生,凤栖瑾发誓,害过她的,她必千倍万倍奉还之……世人都说凤栖公主张扬跋扈,凤栖瑾毫不在意,跋扈又如何,作为帝王掌上珠,她就该是这世上最张扬恣意的女子。只是没想到,那个跟她两世有婚约的纨绔子,竟也……赵衡之:吾之一生之愿,爱她宠她纵她。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公主她从不讲理

《公主她从不讲理》001章 重生免费阅读

明圣五年,初冬。

地面被一场初雪覆了半尺厚的白,似乎是嫌弃这颜色太单调,神色莫名的薛平安一声令下,一颗头颅就咕噜噜的往前滚去,染红了一地雪白。

那头颅脸面朝上,一个大大的贱字烙了大半张脸,分外清晰。

“凤栖公主,凤栖瑾,凤瑾……”

三个称呼在薛平安的嘴里面来回念叨。

“你在乎的都会失去……”

薛平安恶劣的声音带着些莫名的笑,散发着让人发颤的危险。

凤栖瑾猛然睁眼坐起,满眼惊惧。

血红中的那双眼睛,跟着头颅离开了身体,却仍旧睁的大大的。

死不瞑目。

一阵急促的脚步,凤栖瑾面前坐了个人,声音绵软又焦急。

“公主,又做噩梦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还是让太医来看看吧。”

凤栖瑾带着恍惚的视线看向面前十六七岁模样的人:“梧桐?”

“公主,是奴婢,您别怕,梧桐在这。”

梧桐听出了这声喊不像是肯定句,她疑惑,但是她什么也没问,只是一遍一遍的肯定安抚。

凤栖瑾终于在梧桐的安抚下镇定了下来。

是,她死不瞑目,所以,她又回来了。

回到了昭元十年深冬,她还不到十六岁的时候。

昭元,父皇登基那年,年号改为昭元,昭元这个年号一直持续了十三年,所以,她重生在了,离着明圣帝的登基还有三年时间的时候。

三年,足以颠覆一切,也足以重新改变一切。

凤栖瑾坐到了镜子面前,镜子里面是一张平滑细腻的脸庞,上面没有伤痕,更加没有烙字。

三天了,每每对着镜子的时候,她才能完全确定自己的确是重新活过来了。

梧桐在给她梳头,动作很是轻柔。

梧桐本不是给她梳头的宫女,只是她现在愿意让接触她的,也只有梧桐和银乔了。

“银乔呢?”

想起银乔,才发现比起梧桐更爱粘着她的银乔却不在。

梧桐的声音一直带着安抚:“公主别担心,内务府新上了些首饰,还没开始往各宫进献,冯公公那边先给我们递了消息,让先去看看,公主喜欢的便都给公主留着。”

凤栖瑾对着镜子里面的梧桐看了一眼:“冯总管现在了不得了,连我喜欢什么都不记得了,就是不记得,全送来看一看就是了,还专门让你们去一趟。”

凤栖瑾话说的平静,梧桐却紧张的手都顿了一下。

凤栖公主不是和婉脾气,没人敢做让她生气的事情。

只是三天前公主第一次噩梦惊醒,正赶上内务府送来一件红锦秀梅的新衣,这本是公主这一年来最喜欢的,却不知道为何发了大火。

冯公公迷惑,摸不准公主的喜好,才请银乔去。

当然,银乔去的确不仅仅是挑东西那么简单,公主不过三日精神不济,有些人就一再得寸进尺。

梧桐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说那些让公主听了徒增不快的事情。

就见一个小宫女惊白着一张脸跑了进来,对着凤栖瑾行了个礼就霹雳巴拉告起了状。

“公主,不好了,银乔姐姐被清贵人给扣住了,清贵人还要人掌银乔姐姐的嘴。”

梧桐都没来得及说话,凤栖瑾已经站了起来,冷着一张脸,明明也只是一张十五六岁女孩的嫩脸,却威严的让人害怕。

“清贵人?”

只这么一句,梧桐就没想再劝,赶忙拿了红色的织锦斗篷给凤栖瑾披上。

凤栖瑾看向了刚刚一脸不忿这会却又不敢说话的小宫女。

那是雪樱。

除梧桐银乔外,她身边还有八个小宫女,全部都是雪字开头,她都还记得。

雪樱缩了下头,也是公主这几日精神不济,顾不上出门,她都忘记了最让人害怕的是发火的公主。

凤栖瑾倒是没多说,视线扫过人,往着门外走,提醒:“带上我的鞭子。”

雪樱极快的应了一声。

凤栖公主有一根软鞭,来历颇为传奇,据说是抽了一只八尺长的大鱼的筋,糅了最坚韧有弹性的皮子做出来的。

雪樱不知道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大的鱼,她只知道这鞭子抽人是真的疼,她虽没挨过,但是她看到过,公主一鞭子下去,那挨鞭子的人就得出血。

所以她一点没敢耽误,拿了鞭子就走到了凤栖瑾前面带路。

凤栖瑾让雪樱带着极快的往银乔被罚的地方走过去。

深冬的雪比起初冬自然更多,只是在这皇宫里面的路上,却都被打扫的干干净净。

凤栖瑾被一群小宫女小太监护着走,更是不会有什么差错。

但是凤栖瑾走路期间,还是极快的闭了下眼,房屋上檐廊上的白仍旧刺目。

有些不想回忆的噩梦一点点在脑子里面呈现。

梧桐和银乔,从北地跟她到了皇宫,又从皇宫跟她一直到了公主府,跟她感情最为深厚。

是跟她最久的丫头,也最衷心。

所以,她们都死了。

梧桐死在了她被定谋逆的那场太庙的大火。

在她以为自己要被烧死的时候,梧桐从外面冲新进了大火里面,推她出了大火,而她自己却被掉下的房梁砸死在了大火里。

火被扑灭时,她却已经连给梧桐烧焦的尸体收尸都做不到了。

而银乔,死的更早。

“公主,到了。”

凤栖瑾稍微恍惚,梧桐就赶忙把人给扶住了。

凤栖瑾往着前面银乔跪着的地方看了过去,她紧赶慢赶,还是让银乔被扇了巴掌。

银乔生的白,那被巴掌抽出的红肿看着就越发明显。

上辈子的银乔,也是这样,被人把脸给扇了肿,却仍旧抱着她的腿,跟她辩白,说她是青白的。

她信的,她真的信的。

可是,银乔却被一句“一个丫鬟敢做出这种勾引人的丑事,谁知道是不是公主的想法”,为证清白,生生的一头撞死在了石山上。

银乔不同梧桐沉稳,爱出风头爱扮俏,也怕疼,平常绣女红扎了手也要红眼眶。

若有的选。

她一定不想死,还死的是这样疼的方式,可是银乔却更不愿意连累她那时已经成为笑谈的名声。

银乔也是个傻的,不知道这样一来更是流言难止。

但是银乔的血溅进了她的眼睛里面,还是烧的她的心都疼了。

那时,她已受困,护不住她。

可是,现在。

她还护得住。

凤栖瑾从雪樱的手里抽出她的鞭子,狠狠一甩。

就把那看到她来了,还敢伸手的嬷嬷的那只伸出的手抽出了血痕。

嬷嬷疼的叫出声,下意识的往后退,差点还撞到了那被宫女扶住的人。

清贵人的双手抓住了旁边宫女的胳膊,宫女被抓的疼,却不敢开口。

“凤栖公主。”

清贵人脸色讪讪的朝着凤栖瑾行了个礼。

清贵人位份不够高,而凤栖瑾却是皇帝亲自封的超品公主,妃位以下,都要老老实实的朝她行全礼。

凤栖瑾不理会清贵人,只是一步一步走到银乔身边:“她打了你几下?”

银乔眼睛转了转,最后还是说了实话:“刚刚就打了五下,您就来了,银乔没事,就是肤色白,才严重些。”

银乔说着不疼,可是眼睛里的泪花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凤栖瑾压住心中升起的怒气,朝着身后一个粗壮的太监指了指:“你去,掌嘴,五十下,一下都不能少。”

这三日恍惚之时,梦中那一声声“公主跋扈,得罪了多少人,怨不得如今的下场。”

让她也曾想过是不是要改改脾性作风。

可是,看看如今这情况!

呵,她凤栖瑾果真就做不了什么和善人。

还在喊疼的嬷嬷立刻磕头求饶。

凤栖瑾皱眉:“拉远点打,吵得人耳朵疼。”

立刻就有两个太监跟那被指示打人的太监一起把嬷嬷拉了远。

那嬷嬷知道凤栖瑾求不得,只能看向清贵人:“清贵人清贵人你救救我,救救我啊。”

声音凄厉,直抵人耳。

清贵人身体发颤,看向凤栖瑾,却终究没敢开口说一个字。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