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三年化碧守长安》思无邪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三年化碧守长安

作者:思无邪

简介:他徘徊在路口,脑中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典故:东周时有大夫苌弘,一生忠君报国,却蒙冤被杀,蜀人藏其血,三年而化为碧。自古来多少贤臣良将,披肝沥胆,为国为民,却总遭受不白之冤,死于非命,自己这样所做的一切,到底值不值得呢?他凝想良久,最终还是选择哪条崎岖坎坷,少有人迹的荒路,心中默念:“既然选定了这条路,便埋头前行,九死不悔,莫问归处!”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三年化碧守长安

《三年化碧守长安》第一章:秋猎免费阅读

初秋时节,皇城的郊外早已褪去炎夏的燥热,草木还不至凋零,正是收获冬藏的好时机。和煦的阳光照在暗绿色的草地上,秋风吹过,齐膝高的野草高低起伏,翻起一阵阵暗绿色的波浪。除了野草翻滚和不远树林中树木飒飒作响,再没有其他动静,可仔细辨时,才能发觉,在这绿色的背景下,不时闪过一个灰色的小点,正与波浪翻涌的方向横向而行,眼劲好点的能看出那其实是一只在奔行的野兔。

这野兔通体深灰色,与这绿的几乎泛黑的草原几乎融为一体,它嘴里衔着从附近农田中偷来的食物,每奔行一段距离,便停一会,竖起一双长耳朵,用红色的眼睛警惕地打量四周,确定没有异样才会继续往自己窝里奔。

突然一样尾巴长着羽毛的东西从身侧急速飞来,不过离得远,从自己上方三尺掠过,没入了草丛之中。那灰兔认得,这是一种叫“箭”的东西,尾巴上虽然带着羽毛却不是鸟,也会飞,但是很快,嘴巴很尖,一旦被咬中就绝不松口,它曾经亲眼看见很多同伴就是被这东西咬中就跑不了,最后再也不见了。

掌握“箭”的是一种叫人的动物,长得很奇怪,只有两只腿,所以跑得不快,也没有獠牙和利爪,但是所有其他动物都怕他们,一见到就会拼命地跑。他们身上好像有一种神奇的能力,连牛、马、羊这种体积很大的动物都会乖乖听话,供他们驱使。它以前听布谷鸟说过很多关于人的故事,他们有时候是独行,有时候会很多只聚在一起,有些会对动物很友善,有时候又会极其凶恶,甚至有些时候会互相杀戮。

看到长着羽毛的箭时,灰兔明白过来,它这就是遇到传说中的人了,这次是来了几只“人”呢?他们又是什么样的呢?虽然心里很想知道,但它根本没有时间去好奇,因为紧接着的看到第二只箭又“嗖嗖”叫地往自己前方三尺处飞来,好像是精准地算知了二者最终会在那里相撞一般。

此时停也停不下来,那灰兔只能闭上眼,用尽全力拼命一跳过去,最终感觉到那箭尾的羽毛与自己后腿擦过——好险!灰兔松了口气,但依旧不敢停: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自己的窝了。眼见洞口越来越近,就要逃过这一劫时,突然听到一声尖锐的叫声,又一只箭飞来,但是这箭比之前两只都快很多,它根本来不及反应,那冰冷的尖嘴就已经钻入自己腹中……

远处响起几声欢快的口哨声,三处隔着一段距离的草丛中均分别站起了一个劲装少年,互相打了呼哨,走到一块,再朝那灰兔走去。

只见中间那少年红绢抹额,金冠束发,手握弩箭,腰上别着一把宝刀,背上背着箭娄,形容丰彩,身上自有一股不言而明的贵气。右边那少年容长脸面,身形高挑,仪容俊美,模样伶俐乖觉。左边那少年方正脸,浓眉大眼,器宇清净,看着有些敦厚憨实。

中间那少年将手上的箭插回箭娄,将劲弓别在臂上,叫道:“这兔崽子,真机灵,害的本宫好等,看我今天不剥了你的皮,红烧吃了!”

右边那少年笑道:“太子殿下你急什么,一只野兔,待会我跟大用再多猎几只,你想清蒸还是红烧有的是!”

原来中间这少年原是当今梁朝圣上长子吴王陈乾,去年加封为东宫太子,右边那少年姓袁,名文彦,为是礼部侍郎袁士秀之子,右边那少年名为武大用,其父原皇城禁军统领武成。

太子乾道:“文彦,这最后致命的一箭是你射的,等会最大的兔子腿就给你吃!”

右边那叫文彦的少年对太子乾恭敬道:“那是幸亏殿下方才一箭绊住了它,不然文彦哪里能射得住?”

太子乾摆手道:“你的箭法精准连老师都称赞,只怕仲陵也未必比得过,何必谦虚呢?”说着又叹了口气,道:“如果仲陵在就好了,我们仨就不至于出来大半天就打了只野兔子!”又问左边那少年道:“大用,你不是跟仲陵一起的吗?怎么他还不来?”

左边名为大用的少年摇摇头道:“我今早特地去他的住处同他一起出门的,偏偏又遇到吏部赵郎中派人来说有急事给召走了,我跟他再三说过地方的,应该快来了吧?”

太子乾皱眉道:“到底什么事,难不成还比陪我打猎还重要?”

文彦微笑道:“现在朝廷上下谁不知仲陵是老师跟前的红人,何况之前的武试中他又拔得头筹,整个京城都有名了,现在他是门庭若市,我这个第二名就无人问津了!”

太子乾对大用道:“我听说笔试是大用第一,连老师都赞你的排兵布局攻守兼备,滴水不漏!”

大用低头道:“那些不过是平常看我爹用的照搬了而已。”

“虽如此说,但难得现在刚入秋,天气凉爽,咱们兄弟几个都约好了的,吏部那赵老头也太多事了……”

大用忙止住太子乾,小心道:“殿下已经被册立为东宫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言行还是要稳重些,不能像从前那样跟我们称兄道弟,无论自称还是尊称都要有讲究。方才那些话若是让礼部的孙尚书听到了,可要有一顿训了呢!”

太子乾道:“怕什么,现在这里就我们这几个,那些人难不成还长了顺风耳?”

“我是怕殿下在我们几个面前随意惯了,人前也不忌讳!我爹说现在太子刚册立不久,根基还不稳,让朝廷中那些言官们抓了一点把柄都能做出许多文章,所以让我时常劝着殿下。这要是让他知道我跟殿下一起出来偷玩还不劝阻,回去肯定又要打我了!”

太子乾不悦道:“我自从被封为太子,也未见得有什么好处,只是行动更不自由,去哪里都有人管着。在宫里听那几个老头聒噪就算了,好不容易出来了你还要念叨,你若是怕挨你爹的板子,就先回去!”

文彦忙劝道:“难得出来一次,就玩的开心些,我爹都不管这些,大用也忒小心谨慎了。武统领若是要打你,大不了我让我爹去讲和,实在不行,老师的面子你爹还是要给的!你而今这么大的人了,做事还跟从前那样,前怕狼后怕虎的,能成什么事?真是应了你的名字——无大用了!”

太子乾“噗嗤”笑出声,拍拍垂着头的大用,道:“你放心吧,我偷溜出来都不怕,要真闹出什么来,自有老师给我们担着!对了,今日出来这事你没告诉老师吧?”

大用摇摇头,道:“仲陵应该也没说!”

“那就好!”

三人边说边行到方才灰兔被射中的地方,顿时脸就僵住了,只见一只沾血的箭落在地上,四处不见野兔踪迹。

文彦道:“这兔子受了伤,肯定跑不远,它的窝应该就在左近,找到它的窝我们就来个‘瓮中捉鳖’!”

大用道:“这是这草太深太茂密,去哪找那么小的洞?”

文彦笑道:“亏你还跟你爹出来打过几次猎,难道不知‘兔子不吃窝边草’,它们也怕洞口被发现,所以洞口周边的草都极其茂盛,结果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我们只需往草越茂盛的地方找去就能找到!”

“找到了!”大用指着旁边茂密的草堆中掩映着一个一尺来宽的洞口,洞口外边的草叶上沾着血迹。他从箭娄中取了只箭往洞口戳,却什么都戳不到,再看那洞黑黢黢的,深不见底,若是要挖开,只怕是要掘地三尺了。

“火攻,用烟熏出来!”文彦道。

“书云‘狡兔三窟’,只怕这兔子还不止这一个出口,等会用烟熏的时候看下哪里还会冒烟,那就是另一个出口,也要守着,以防从另一个口逃出来。”太子乾道。

文彦赞道:“殿下果然想得周到!”

“这些是仲陵教我的,他猎物的经验可多了,今日若他在这,这兔子早就是囊中之物了!”

三人将烧着的草放入洞口中,不一会,见东面的地上也冒起烟来,太子乾及文彦急忙赶过去,果然一只灰影利箭般从洞口窜出。

“别让它跑了!”太子乾跟文彦急忙追上去,在那灰兔后面边跑边瞄准,连发数箭,前面那灰兔被一箭射穿后腿倒地,被冲上来的二人捉住提起。

“兔崽子,可算逮到了,断了腿看你还怎么跑。对了这剑怎么是横向射中的呢?咦,这好像不是我的箭!”

文彦看了下那兔子腿上的箭,道:“也不是我的。”

二人正疑惑,便听到不远处马嘶鸣声,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青衣少年骑马朝此奔来,近到二人跟前,翻身下马,对太子乾拜道:“微臣杨仲陵参见太子殿下!”

太子乾忙将他扶起,上下打量,见面前这少年剑眉星目,身姿矫健,英气逼人,点头笑道:“不错不错,数月不见,样子越发精神了,我还怕你染上翰林院那帮老学究的暮气,如今看来还好!看你这打扮的,还是没来得及换衣服吗?”

仲陵笑道:“承殿下洪福,一切还好。今日赴约晚了时辰,令殿下久等,微臣惶恐!”

太子乾不悦地撇撇嘴道:“算了算了,这里都是自己人,不用打官腔了。”

仲陵一笑,道:“所以特地射下此兔,将功折罪!”

“好小子,你刚才那一箭是在马上射的吗,离得这么远,堪比百步穿杨了!看来这段时间在军营没白学,这箭术只怕还比文彦要胜一筹!”太子乾叹道:“话说这小兔崽子都受伤了还能跑这么快!咦,它的伤口呢?”

只见这野兔只后腿上中了箭,其他地方均完好,再仔细一看,身上的皮毛都是被烟熏灰的,原来是只白兔。

“这不是刚才追的那只兔子!”太子乾话音刚落,只听“嗖”的一声,文彦一箭射出,疾飞向正钻出洞口欲逃的灰兔,一箭贯脑而死。

文彦过去将那兔子提起,笑道:“好狡猾的兔子,差点就中了它们的调虎离山计了!”

仲陵看着两只兔子,突然叹道:“这只白兔以自己为先驱,诱走敌人,以便让自己手上的同伴逃生,这份智谋和勇气实在不比人差!”

太子点头道:“确实,早知这两只兔子如此有情有义,倒不如放过了!”慨叹了一会,又问:“怎么,吏部今天找你什么事?”

“没什么重要事,主要是盘问了我我的姓名户籍及家中人口。”

“你家里不就一个你母亲,怎么还问了这么久?”太子乾不满道:“你是老师的得意门生,今年的武状元,父皇钦点的御前带刀侍卫,也该拿点派头出来,不要五六品的芝麻官还把你呼来唤去的,也显得我身边的人太好欺负了!”

仲陵笑道:“给殿下丢人了,以后一定注意!不过这是为录军籍,吏部和兵部的人谨慎也是应该的,我若是不配合,只怕他们要怪我是仗着太子权势欺人,岂不更给殿下丢人了?”

“录军籍?”文彦诧异道:“你要服兵役?”

“是的,这是老师的意思,让我先做一个百夫长。”

“什么?”太子乾惊异道:“老师是不是糊涂了,就算不凭这我们的关系,以你的能力做个骁骑将军都绰绰有余。合着你这闭关学习这么久,就是为了谋这一个百夫长?”

仲陵微笑道:“在军中一切以军功来凭职级,我刚进去就能做百夫长,已经是他们看在老师面子上给的了!”

“不行不行!”太子乾连连摆手道:“我跟老师说去,干脆留你在宫内,做宫内侍卫统领,这样一来轻松,我们几个又能常见着面聚聚!”

仲陵摇头道:“其实老师的意思也是我自己的意思,我想凭自己能力建功立业,一步步挣上去,不可能赖着老师和殿下的。上次武试时我们虽赢了,但若上战场杀敌情况只会凶险万倍,只怕没这么好应付。何况……”他转头看着文彦和大用道:“老师看过我们笔试文章,说我的战术多攻少守,锋芒太露,容易遭人陷阱;文彦善用计谋迷惑敌军,文过饰非,未必实用,且算计太过反而误己。唯有大用的的阵法,看似保守无奇,实则乃是蛰伏之计,以守为攻,才是真正的藏巧于拙的实干战术。”

大用被夸得不好意思,只笑着憨憨地扰扰头。

仲陵继续道:“说到底我而今的能力都不过是纸上谈兵,而一旦上了战场,情况瞬息万变,一个决策失误,都可能令全军覆没。所以该从基层做起,一步一步稳打稳扎,这样才不辜负老师和殿下!”

太子乾沉吟半晌,方拍着仲陵肩道:“好,那你在军营里要好好干,不要丢我和老师的人,日后等你成了大将之才,我们大梁江山就交给你守!”

“领命!”仲陵抱拳道。

太子拍拍他的肩:“你以后入了兵营,只怕我们几个更难聚在一块了,今天可要好好闹一场了。”

仲陵也笑道:“方才来的时候路过一片树林,见到几只獐子和麋鹿,早就手痒了!”

其他三人也召来各自的马分别骑上,四人排成一列,太子乾高举马鞭道:“我们来比赛,看今日谁打的猎物最多谁就赢,回去我有赏!”一声令下,四人纷纷扬鞭驰骋,在草地上你追我赶。

阳光依旧和煦,时有阵阵凉爽的秋风,在碧绿的草地泛起阵阵涟漪,一切如旧,只是不远处多了四名正直青春茂华,无忧嬉戏的四名少年,一切仿佛是初春一般充满了生机与希望……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