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贵主又要堵男主的路》天上小团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贵主又要堵男主的路

作者:天上小团

简介:这是一个你以为我穿书,其实不是的故事。一朝穿越,游然穿越成种马流小说里的炮灰女配,未来一片凄惨但现如今荣华煊赫的庆昌公主,但游然这个小机灵鬼不打算讨好男主,相反,她要抢男主的功绩,堵男主的路,让男主无法猥琐发育!哎,等等,这位根正苗红的正人君子,请问你哪位啊?世事如川河,万物乘扁舟。我本早已与君诀,奈何命数自无常,方圆又来归如故。此番红尘缘,斩续久不定。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贵主又要堵男主的路

《贵主又要堵男主的路》第1章 穿越成炮灰公主,在线想打作者免费阅读

很久很久以后,当小女儿趴在游然的膝头,询问父母以往谈恋爱的罗曼史时,游然抚摸着小女儿的头发,想了想,说:“这个故事啊,好吧,就和你讲讲吧——”

如果要故弄玄虚一点,这个故事的开头应该那么讲——传说有一中原古国,衡为国号,良为国姓,历经三代国君,终于东风入律,贯朽粟陈,世人无不歌颂上天庇佑国朝。

这一代国君名扶鸾,亦是不逊于先祖的仁厚明君,与第二代皇后公仪清徽鹣鲽情深,携手共治天下,史称二圣。

公仪皇后受到椒房独宠,膝下却仅有一女,帝亲拟名珍墨,序齿列十,幼字阿兕,嘉封庆昌公主,实封千户。帝后甚爱之,特修华丽恢宏的瑶华殿供爱女居住。

“所以,能选你们进来侍奉贵主,是圣人与陛下恩典,可懂?”

瑶华殿内,最年长,资历也最久的一等女官,鞠夫人对新进的一批宫女内侍如此正色说道,“贵主今日刚醒来,也许行止有狂悖失当之处,但也不是你们可以议论的人物,一心做事便是,不要多生心思。”

“喏。”宫女们都刚进宫,脆生生的,见鞠夫人面色严厉,心里都有了几分忌惮,更别说面上,真的连直腰都不敢,只在心中祷告神佛,不要让她去近身侍奉公主,免得到时候犯了贵人忌讳,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姑姑,”素手将珠帘一掀,一位比新进宫女没大多少,气度仪态却稳重大气的青衣少女走出来,对鞠夫人微微行半礼,“贵主说要吃点樱桃煎和顶皮酥,我还要陪贵主研墨,劳烦姑姑。”

来者就连这些新进宫的小宫女都知道是谁,在这个宫殿内,能只对鞠夫人行半礼的只有一人,便是自小就在庆昌公主身边侍奉的另一位一等女官,以前也是世家出来的行云。

“好,我这就去,”因之前的事,鞠夫人对待这些事情更加上心,临走前向青衣少女嘱咐:“行云,那你叫行星去安排这些姑娘做事。”

“喏。”行云颔首,便对屏风后呼道:“行星?”

“我知道了,姊姊去贵主那儿吧。”

另一位少女嬉笑着走出来,走向那一排新人,行云又掀开珠帘,回到内殿,看到里面的情形,不知是无奈还是为何,笑叹:“贵主,您怎么还往脸上写上天书了呢?”

“啊?”

小女孩本来一手撑在书案上,一手虚握着紫檀兔毫笔,可能是想事情过了头,没注意到笔尖的墨汁染上了面颊,注意到了以后,尴尬地拿茜红的窄袖擦擦脸,反而更加污染了小脸,更让行云忍俊不禁。

行云唤人端来湿帕,给小主人擦净脸颊,再给她在颊上用胭脂涂抹上一抹绯红,语气与其说是像对待敬重的主人,更像对待爱怜的幼妹:“贵主,一会儿咱们用完果子,写完天书,便可以去向圣人解释为何要留下下玉皇女了吗?”

“哦?嬢嬢那里又来催了?”

小女孩继续写着卷轴上所谓的“天书”,而行云就随侍一旁,时而给她磨墨——说来奇怪,庆昌公主自落水苏醒后,不光会说一口谁都听不懂的话,还会写这似乎是衡国文字,又不太像的文字,声称是梦中仙人所授,而有国师作保,行云也信下了这些话,每天就看着庆昌公主写这些“天书”。

“毕竟这不是小事,下玉皇女是推您下水的祸首,皇嗣戕害手足,不仅仅要宗正寺过问,这是要天子坐镇,三司会审的。”行云缓缓道来,“圣人那里帮您左右拖了这些时日,您也盘问完了,陛下那里已经发过话了,您再怎么任性,也就该在今日把人交还宗正寺,该怎么判怎么判。”

“哦······好吧。”

小女孩面上还是天真的笑,看似乖乖巧巧,内心咆哮——啊,难道真的避免不了要让下玉被发配边寒行宫,然后男主那狗东西英雄救美的惨剧吗?

是的,庆昌公主自从醒来,壳子外面的画风没事,壳子里的画风就绝对换了。

她无比确信自己不是从小金尊玉贵的衡国庆昌公主,而是来自另一个时空的游然。

游然是一个为了学分······不对,为了大爱而到贫瘠渔村做志愿者的大学生,遇上了海啸,估计是被喂鱼了,醒过来时不仅壳子换了,而且还成为了一名十二岁的小萝莉,并承接了原身庆昌公主所有记忆和技能。

但是游然摸清了关于这个身体的一切以后,陷入了自闭。

——这是个无脑爽文啊!

要是穿成女频无脑爽文女主,那喜大普奔,可是好死不死她穿越进的是男频种马爽文《上金阶》,就是一本标榜权谋实际上还是各种马赛克的无脑爽文!在其中,庆昌公主是男主有名无实的发妻,结局被男主这个狗东西搞得国破家亡,崩溃自尽了!

要不讨好男主?反正男主据说长得挺好,后来也会当皇帝,肯定不会亏待自己的。

可是游然也算是看完一整本书的人,对《上金阶》男主角郗忱有个明确的认知,诡算多谋,相当记仇,良心早就喂狗吃。对他好指不定又憋着什么坏,干脆利用自己公主的身份削弱他的主角光环,不能搞死,起码也堵一堵他的王霸之路。

嗯,说干就干,游然意识到现在的剧情是良下玉被诬陷为在游园会上推庆昌公主落水,准备贬为庶人,发配边寒行宫,然后男主就能英雄救美。

这肯定是不行的,游然立刻凭借着庆昌公主的记忆奔进皇后居住的立政殿,为了能顺利把良下玉带走,游然一个劲的撒娇卖萌打滚,也还好公仪皇后是个真真正正的女儿奴,禁不住爱女央求,这才准允女儿把良下玉先带走查问两天。

游然这才有机会照顾一下良下玉这个在剧情中被诬陷的小可怜,经过几天的查问,游然还真的发现了端倪。

据说案件重现是这样——良下玉因为嫉妒庆昌公主,提前让人把弯月桥的栏杆锯断再用胶水粘上,而这胶水很不牢靠,就只是让外观看上去没两样,但稍微一点重量上去栏杆就会断,所以庆昌公主一压上去,就坠入了水中。

但游然觉得有些不合理。

一是良下玉的性格,良下玉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可怜,问她句话都瑟瑟发抖,动不动就要跪下哭,这样的人,如果不是装的,有胆子害人?

二是有个疑点游然一直很在意——游园会是皇后在上阳宫的福庭园举办的,因为瑶华殿离福庭园很近,又有很多奇花异草和珍禽奇兽,庆昌公主很喜欢过去玩,尤其喜欢在弯月桥那里趴着看落花流水,这事儿不难打听,但良下玉会知道反而显得古怪。

因为良下玉住的白鹿阁根本不在上阳宫,距离福庭园更是远,她因为其生母不受宠和出身寒门,根本没几个宫人内侍把她放在眼里,如果想要打听庆昌公主的事就要拿出不少的一笔钱,但宫里的俸禄维持母女俩的花销都勉勉强强,怎么会有钱让那群贪财鬼推磨?

还有一点,良下玉费那么一大堆功夫害人,还很容易被查出来,就为了泄愤?庆昌公主和她都没见上几面,哪里来的嫉妒之情?这部明摆着肯定良下玉被推出来当替罪羊的吗?

但以上游然只是根据答案推导出的过程。因为原著告诉她,三司会审中出了一个浓眉大眼的叛徒,这个叛徒就是想要让良下玉给某个人顶罪,这才欺上瞒下,造成冤假错案,这个被男主揪出来的是谁?

游然一拍脑门,想起来了——哦,好像作者也忘记了,对吼,这段剧情只是引出男主和宫里的红颜知己怎么认识的解释,然后良下玉因雪洗了冤屈,自然对长相不差的男主说要报答,接着又是调情,又是少儿不宜了。

——怎么办啊好想揍那个作者。

——

作者有话说:

大家好呀,新手的文,请多指教。在这里说一下,这里的称呼会参考唐宋,圣人是对皇后的称呼,而中贵人是对地位很高的宦官称呼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