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邳蓝婆 麻老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挑灯守夜人》最新章节

小说:挑灯守夜人

小说:悬疑

作者:乐由道长

角色:邳蓝婆 麻老汉

简介:我叫陌鸦,是个命负九九灾劫的倒霉人,24岁那年意外被水猴子缠上,身中尸毒难以化解,寿命只剩下两三年。为了续命,也为了抵抗命中灾劫,我成为了挑灯守夜人,游走于现实和诡异之间,在一条与大多数人截然不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书评专区

挑灯守夜人

《挑灯守夜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陌鸦快走!这东西化水狞了,我对付不来!”

半夜,一阵急促的沙哑吼声把我从昏睡中惊醒。

借着月光,我透过窗户看向院里,侯八指正跟一团快速移动的模糊黑影纠缠在一起,院子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积了没过脚踝的脏水,浑浊不堪,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水下翻涌。

“去劳山屯找邳蓝婆,把这棍子给她,求她保你一命……”

侯八指干瘦的身形被那黑影扑进了水中,倒下的瞬间,甩手投掷过来一样东西,砸碎玻璃,落在了炕上。

“跑!”

恐惧笼罩了全身,我瞬间清醒过来,来不及思索情况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抓起炕上沉甸甸的棍子,从后门冲出侯八指家,一路向着劳山屯的方向狂奔。

强烈的危机感让我意识到,留在这里,我必死无疑!

恐惧,成了支撑我跑下去的唯一动力……

事情的起因,还得从一个多星期前说起。

那天晚上,我和几个朋友在老家蛤蟆湾附近烧烤,酒喝一半去湾塘边放水,一双冷冰刺挠的爪子突然从水里伸出来,抓住我的脚脖子,把我给拖进了水里,一直拖往水底深处。

幸亏我水性不错,在水里扑腾几分钟,甩开那东西,又爬上了岸。

蛤蟆湾一带水域复杂,沟壑暗穴成片,水獭、蟒蛇乃至百十斤大鱼袭击岸边近水人畜的事情时有发生,我逃过一劫心有余悸,却也没多想,只觉得自己倒霉。

回家洗澡的时候却发现,在我右脚脚腕上多了一对黑漆漆的手印,瘦瘦小小,呈一个掐握的动作,不疼不痒,可看上去十分邪性,总觉得瘆得慌。

想到在蛤蟆湾的遭遇,我心里隐约有几分不安,担心是水里不干净,造成了真菌感染之类的,第二天向单位请了假去医院做检查。结果,跑了好几家医院,外地也去了,检查报告拿回来厚厚一沓,中西医专家却都说不出个所以然。

反而,在求诊这几天里,脚腕上那黑漆漆的手印寸寸上移,我的身体也每况愈下。白天昏昏沉沉虚弱疲乏,爬两层楼都累得喘粗气,晚上一睡着,各种面目狰狞的妖魔鬼怪争相撕咬我的身体,皮肉撕裂的剧痛似乎穿透梦境作用在了我身上。

醒来时冷汗涔涔,湿透了褥子。

前天夜里从噩梦中醒来,我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躺在血泊当中,房间里弥漫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儿,床单被褥全都被血水染透了,浑身上下也是猩红还没干涸的血污。

这一次,我身上流出不再是汗,而是血!

照这样的失血量,过不了几天,我就得浑身血水流尽,成为一具干尸。

惶恐无措下,我只能把仅有的一丝希望,寄托在了怪力乱神上。辗转于街头巷尾,向那些摆摊算卦的所谓大师求救。结果,除了被骗去不少的钱,什么结果也没得到。

在我万念俱灰时候,一个驼背瞎眼的干瘦老头儿突然拉住我,说我身上水腥气很重,这几天是不是在水里碰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这些天以来,他是唯一一个张口说出我遭遇的人。那一瞬间我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把情况都跟老头儿说了,哀求他救我一命。

老头儿自称侯八指,是一名神汉,说我应该是被水猴子给缠上了,脚腕上那对漆黑手印是尸毒凝结的表现,手印寸寸上移,说明毒素在逐渐扩散至全身,一旦手印到了胸口,剧毒攻心,也将是我一命归西之时!

侯八指让我跟他回风门村,说可以帮我拔除尸毒,再好好养几天把损耗的气血补回来,问题不大。

当天晚上,我喝了侯八指熬制的两碗腥苦汤药,昏昏沉沉睡了过去。却没想到,一觉醒来,竟然发生了这样一幕。

从侯八指的话中不难听出,跟他交手的黑影,就是当初把我拖进蛤蟆湾的那只水猴子。

它竟然找上门来了!

侯八指,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可是我不敢停,更没胆量折返回去,两条腿机械的移动着,朝着劳山屯方向赶去。

天光大亮的时候,我才到了劳山屯村口。

风门村到劳山屯有五十多公里的距离,我一路没歇跑了过来,竟然没觉得累,整个人已经麻木了。

村里人都好说话,我散几支烟稍微一打听,不出半小时就找到了在门口老榆树下纳鞋底的邳蓝婆。

“邳蓝婆婆,您好,我叫陌鸦,被水猴子缠上了,侯八指老先生让我来找您。”我恭恭敬敬的上前自报身份。

邳蓝婆是一个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老妪,满头白发,佝偻瘦小,冷着张皱巴巴的脸,只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去。

“水狞抻脚,尸毒入体,命不过旬。你顶多还有两天的活头,回去准备后事吧。”邳蓝婆冷冷开口。

“尽量别跟人接触,那水狞一路跟着你,靠近你的人都会被牵连进去。老婆子没长侯八指那副古道热肠,不管你这事儿。”

说完这话,邳蓝婆收拾起手里的东西,头也不回的走进了身后的小院,关上了门。

“邳蓝婆婆,我才二十四岁,活这么大也没做过缺德事儿,平白撞上了这无妄之灾,我不想死,求您救我一命!”

我没有离开,继续在门前苦苦哀求,姿态低得像一条流浪狗。

只要能活下去,也顾不上尊严脸面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院子里终于有了动静,一阵轻缓的脚步伴着棍子点地的声响,慢慢靠近了院门。

我也随之激动起来,呼吸都有几分急速。

门闩摩擦声过后,院门慢慢打开,出现在门里面的却不是邳蓝婆,而是一个高高瘦瘦,略有些塌肩膀的灰发老汉,七十多岁,眉目和蔼,手里拄着一根黑漆漆的棍子,足足有两米多长。

刚来劳山屯打听邳蓝婆的时候已经听说了,她丈夫姓麻,村里人管他叫麻老汉,两眼看上去很正常,实际上是个睁眼瞎子。

邳蓝婆两口子不是劳山屯本地人,十多年前才搬来的。最让本地村民津津乐道的一个话题就是,睁眼瞎子麻老汉这么多年来,竟然从没出过家门。

“麻老伯,求求您二老,爹娘都还没享受过我的孝敬,我真的不想死,救我一条贱命,让我干什么都行!”

我咬了咬牙,膝盖一弯,给麻老汉跪了下去。

“后生,老头子我可受不起你这一跪。家里老婆子主事儿,她不点头,我也爱莫能助,你还是走吧。”

麻老汉手里的黑棍子一抬,穿进我腋窝,也没见他怎么用力,就在双膝着地前把我给挑了起来。

“对了,侯大师给了我一根棍子,让我交给邳蓝婆婆。这东西,能不能换我一条命?”

我这才回想起侯八指的嘱咐,赶紧把手里这根缠满破布条的短棍递给了麻老汉。

“嗯?”

麻老汉低了低头,神情一凝,手中黑棍子往回一抽,棍梢在我手里的短棍上轻轻一点。

“侯大师和水猴子打起来了,把这棍子扔给我,让我来找邳蓝婆婆……”

我诚惶诚恐怕回答,麻老汉却压根儿没有要听的意思,转身棍子点地,慢慢往里走。

院门开着。

这意思,是不是让我跟他进去?

我心中一阵激动,也不管自己猜得对不对,抬脚跟了上去。

活命的机会,一丝一毫都不能错过了!

跟着麻老汉进了屋,我才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麻老汉不是瞎子吗,怎么能看见我手里的东西?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