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我在春天等你(书号:10953)最新章节,钟荩 戚博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春天等你(书号:10953)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钟荩

角色:钟荩 戚博远

简介:简介:这是一场事业的博弈:输了全部,却赢了你
这是一个怀旧的爱情故事:再次翻开尘封的回忆,才发觉,原来曾有个人爱她绵远深厚
这是一次心灵归宿的徘徊:是对现实的屈从,还是遵循情感的指引?

我在春天等你(书号:10953)

《我在春天等你(书号:10953)》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3,月光恍似你(下)
在会客室外,两个人打了个照面。

和昨晚比,大脑袋今天的着装算是正常了,深色系,有点职场男的范,只是那头卷发,依旧满头怒放。

“常昊!”他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惜言如金。

钟荩还没有从戚博远的律师是大脑袋这个事实中回神,双目发直,着实愕到了。

“不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

一开口,又是这股居高临下似的不耐烦,钟荩皱起了眉头,“你就是叫李昌镐,我也不会写错一个笔划的。”

常昊倏地嗅到一丝异常的气息,眼前这位第一次见面的女检察官对他口气并不友善,但他不愿多理会。他只是礼貌地打个招呼,以后要查阅材料、咨询什么,还是要打交道的。

他很少做这一类的刑事案件,简直就像衬托公诉人高大形象的小丑,收费还不能太高。接到远方公司的电话时,他正在海南晒阳光浴。他刚结束一件大案,想休息几天。听完对方的陈述,他建议对方找个法律事务所的小律师好了,不值得花那么大一笔钱。对方说钱不是事情,动车组投入运营中发现了许多问题,戚博远是专家,需要他来解决,他真的不能有事。常昊冷笑,那你让他别杀人啊!对方说事情已经发生了,说这些也没用,能不能请常律师想办法判个死缓什么的。那人磨了他一个多小时,把他的手机电池都耗尽了,他不太情愿地接下了这件案子。听说警方已经抓获了戚博远,他立刻飞了过来。

他都抬脚要离开了,钟荩又叫住了他,一脸严肃。

“常律师,《刑事诉讼法》里是不是有一条,辩护人不得帮助犯罪嫌疑人串供、引诱证人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等扰乱司法机关诉讼活动的行为?”

第三十八条!常昊脸上划过一丝奇异的表情,女检察官竟然敢在他面前这般卖弄。

“谢谢检察官的提醒,我还真记不得有这一条,我只知道辩护人要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防止公诉人主观片面,造成冤案错案。”

钟荩因为腹痛脸色苍白,现在被他激得脸颊上泛出了几缕红晕,“那些只是你的臆想,任何人触犯了法律,都将绳之以法。”

“我不是女人,谈什么臆想、梦想,我只讲事实。需要我举例说明吗?”常昊倨傲地扬起下巴。

“事实就是戚博远杀了他的妻子。”钟荩也不知自己怎么就沉不住气了,她并不是一个喜欢和别人抬扛的人。

常昊笑了,那宽阔的嘴角往上那么一弯,笑意即短又薄,嘲讽的意味毫不掩饰,“你的意思是这案子你们已胜券在握了?”

“我们会用证据来说话。”

常昊阴沉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钟荩脸上巡睃,“请问检察官贵姓?”

“钟!”

“芳名呢?”

“钟荩!”钟荩从他的眼中,看到自己的面容是铁青着的。

常昊点头,他记下了。

“钟荩小姐,你可能还真不太了解我,我这个人最恨别人挑衅,特别是女人,不管是赢是输,我都会舍命相陪。这件案子的结果是什么,别下结论,咱们一同见证。我只提醒一句:法庭不是酒吧,钟荩小姐别指望我怜香惜玉。”

“好,法庭上见!”钟荩转过身去,发现自己的右手一直在抖,有腹痛,也有气愤。她从没见过如此嚣张而又无礼、粗鲁的男人,仿佛随时可以黑白颠倒。见面两次,两次就让她气到失控。

钟荩深吸两口气,命令自己整理情绪,不可以再次口不择言,这样容易让别人抓住话柄,从而失去主动权。不过,也没什么担心的。戚博远这件案子,有作案时间、作案工具、作案地点,还有人证,就差个作案理由了。

“钟荩!”牧涛怕惊着沉思的钟荩,清清嗓子,才开口唤她。

钟荩抬起头,头发根都发烫了,不知刚才一幕他看了多少。“牧科早,我。。。。。。刚到一会。”

牧涛点头,“今天暂时别提审戚博远了,你花点时间把景队长送来的材料好好看看,对整个案情熟悉一下。”

“好的。”

牧涛沉吟了下,又说道:“在法庭上,被告极有可能翻供,辩护人的言词也会非常犀利、尖税,作为公诉人,心理必须非常成熟。如果一旦被他们操控,将会被他们左右。”

钟荩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得了,看来牧涛什么都没错过,“我会努力。。。。。。学习的。”

“你脸色很差,先回家休息。从后门走,前面已经被媒体堵住了。”

钟荩下意识地就看向大门,已经关得严严实实了。牧涛眉头紧锁,显然压力很大。

“那怎么办?”这样围堵着,浮躁、亢奋的因子会令看守所的危险升级,每个人的神经都会绷到极限。

“一会省院发言人要开个发布会,对外介绍下情况。”

钟荩犹豫了几秒,还是想证实下,“牧科,常昊在省城律师里名气很大吗?”

牧涛一抬眼,似乎这个问题问得很奇怪,“他没在江苏接过案子。”他这样回答。

后门在看守所厨房旁边,平时很少开,今天也有警卫在把守着。钟荩一出来,心突地大力一跳,后门外也埋伏着几位记者。看到她,长枪短炮全对准了她,问题劈头盖脸砸了过来。

“请问戚博远真的关押在这里吗?”

“他在里面的心情如何?”

“是什么事情让他起了杀妻的念头?”

。。。。。。

钟荩哪里经历过这场面,不慌乱是假的,举起公文包挡住脸,“对不起,我不知道。”她尽力推开镜头。

一辆红色的本田停在路边,车门开着,花蓓坐在驾驶座上,笑得花枝乱颤。

知道前面是个坑,钟荩眼一闭,奋力一跳。

“你欠我一次。”花蓓拐了个弯,发觉身边的人不出声,捂着小腹,身子弯成了一把弓,“你怎么了?”

“先送我去医院。”钟荩疼得气若游丝。

“行,你先给我独家新闻。”话这么说,花蓓脚下的油门可没忘了使力气。

“你有人性吗,我都快要死了。”钟荩咬牙切齿。

“你才死不了呢!”

“又不是没死过。”一摸额头,满掌的汗水。

花蓓蓦地闭嘴,一张俏脸静成一潭寒水,往死里猛踩油门。

挂的是急诊,医生问了几句,给钟荩检查了下,打了一针止痛针,又开了B超单再做了个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还好,没有卵巢囊肿。”医生吁了口气。“结婚没有?”

“没有。”花蓓回答,看到钟荩,摸摸鼻子,欲言又止。

医生探询的目光从眼镜上方瞟瞟花蓓,又瞟瞟钟荩。

钟荩好像很冷,上下牙打着战,抖得都坐不住。

“但。。。。。。做过一次药流,是不是有什么后遗症?”花蓓从身后抱住她。

女人的子宫,就像一颗倒悬的梨子,它非常柔软,非常美丽,可以感知甜蜜,也会带来痛苦。

那是几颗白色的小药片,她吃下去就吐,最后没有办法,只得把药片碾碎,融入水里,再咽进肚中。

疼痛像一把钝斧,在腹腔来回绞割。子宫剧烈抽搐带来的不安与疼痛愈演愈烈,她坐在马桶上,双手紧紧抓着墙壁上的水管,下嘴唇补咬得渗出了血,额上的冷汗涔涔而下,然后身体成了一具躯壳,灵魂飘浮在半空中。

“荩,医生问你呢?”

她别过脸,花蓓的嘴巴一张一合。

医生把滑在鼻梁上的眼镜扶正,又重复了一遍:“最近是不是工作压力过大还是换了个环境?”

钟荩拭去额角的冷汗,“刚换了个工作单位。”

“你潜意识里对过去非常留恋,排斥新的环境,又加上体质太虚,从而影响到生理系统。”医生拿起笔,在处方单上刷刷写了几行,“先吃点药调理下,注意保暖,最主要的还是要放松心情。”

花蓓去取了药,回到车上,钟荩如一只憔悴的虾蜷在椅中,那纤细的脖颈,看得她心中直发颤。砰地关上车门,呆呆地注视着前方,手指敲顶着方向盘。

良久,她幽幽地吁了口气,“荩,我觉得我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

钟荩不解地看过来。

“如果我不发神经跑去江州看海,你就不会遇到他,后面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你也不会成了这个样子。”花蓓用力吸着鼻子,不让眼泪掉下来。

钟荩摇头,“你错了,蓓。如果你曾经被一个人真挚地珍爱过,即使他以后移情别恋,一千次、一万次伤害到你,你也绝不后悔和他相遇。因为,那是真的真的在相爱。”继续阅读《我在春天等你(书号:10953)》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