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捡来的狼君/捡来的狼君》佘敏 花叶永生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捡来的狼君/捡来的狼君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佘敏

角色:佘敏 花叶永生

简介:陈礼同在最低落的时候捡到一只小狗,哪曾想到最终却长成一匹吃人的狼?

捡来的狼君/捡来的狼君

《捡来的狼君/捡来的狼君》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章 失踪

“千年之后的你会在哪里,身边有怎样风景。我们之间的爱不算美丽,却·····”一大清早,佘敏尚未睁开眼睛便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

接起电话懒洋洋地“喂”了一声,佘敏就被接下来的话语惊得完全清醒过来。

“快,敏姐,不好了,我们同秋秋她们失去联系了。”电话那边的声音显得很是焦急。

“你说什么?”佘敏一下坐了起来,“昨天中午她才打电话给我说到地方了的,会不会是那个地方没有信号,所以联系不到?”

“不会,她们进去的时候带了卫星电话。本来我们一直都在保持联系的,可是今天凌晨五点,电话那边有不寻常的声音传来,然后就再没有秋秋她们的消息了。我们已经试着联系了好几个小时,还是没有结果,所以······”

“好了,等我来了再说,我现在就出门。”摔了电话,佘敏来不及平息身上的冷汗就跑去洗漱。不是一直好好的?怎么忽然就会这样?

几个小时以后,L市。

正值旅游黄金季节,L市熙熙嚷嚷十分热闹,人们带着各种表情,在工作之余享受着生活。刚下火车的佘敏却没有那份闲心意志,“喂,李媛媛吗,我到了。好,车在哪?”

十几分钟以后,许斌开着车向他们的住址驶去,李媛媛则在向佘敏说着事情的经过。“秋秋给你打过电话以后,他们就进去了,并且开启卫星电话同我们一直保持联系。一开始一切都很正常,许斌根据他们的描述连地图都绘出来了,后来他们进入了中心地带,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东西······”

“不是废弃的么?怎么还会有东西给他们发现,如果有,也就早给人搬走了吧?”直到此时,佘敏还是接受不了李媛媛说秋秋失去联系的说法,说的不好听一点,那就叫失踪了。

“进屋再说吧。”车子驶进小区,许斌停稳,转头对两人说。

佘敏没有再说什么,沉默着跟李媛媛下了车。

“敏敏,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秋秋。”关上房门,许斌替佘敏到了一杯水过来,满脸愧疚地说道,“如果那天我阻止他们去,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现在不是道歉的时候,要想办法怎么办?再说秋秋那个性子,也不是你能劝得动的。”佘敏此时的心情很烦躁,对于她那好奇心很重的妹妹,她真的是很无奈。都说好奇害死猫,这下······呸呸,自己在乱想什么?

“要不是我学校有事,我也就和他们一起去了,说不定······”李媛媛也说道。

“要是真出事了,你去了也只是多一个人失踪而已。”佘敏拍拍李媛媛的手,让她不要那么自责。

“要不,我们报警吧?”李媛媛抬起头等着他们的意见。

“不行,还不够二十四小时。”许斌摇摇头。

“可是,那个地方,二十四小时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了。”佘敏说出自己的当心。

“所以,我决定进去看看情况。如果我也没有了联系,你们就不要顾虑,去报警,和警察说明一切。”许斌看着佘敏说道。

“好,我也去。”这想法,倒是和自己的一样呢,佘敏笑笑。

“我也去。”李媛媛也说道。

“不行,我们都走了,要是出事就没人知道了。媛媛,你留下,如果我们也······就麻烦你报警了。”佘敏向李媛媛说。

“可是······”

“媛媛,我和敏敏,或者是说我们所有的人,可都把命交给你了,你责任重大。”许斌打断了李媛媛的可是。

“好吧。”

佘敏,普通人一个,开了一家小店,在繁华的都市中半死不活地混日子。佘秋,佘敏的妹妹,L大的学生,今年刚毕业。李媛媛,佘秋的同学。许斌,佘敏的同学。

话说,事情是这样的。一个星期以前,以佘秋为首的几名学英语,汉语言的大学生为了冲淡被学校扫地出门的失落感,也是为了在步入社会以前最后再放松一次,就跟个几个学考古的学生去了一个同学偏僻的家乡。据那位同学说,在他们家乡有一座不知建于哪个朝代的古墓,村里的老人传说,那座墓已成精,从不让后代靠近。成不成精是没人验证过,不过没人进去过倒是真的。那位同学讲出这个故事的时候,大家都哈哈大笑。古墓成精?这个吓唬小孩子的说法会吓得到那些盗墓贼?怕是里面早就被掏个底朝天了吧!“既然已经废弃了,不如我们去看看,也当是实地实习了?”学考古的同学这个提议立刻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吹捧。无论讲故事的那个学生举出什么吓人的例子也熄不灭这群年轻人高涨的热情,最后只能无奈地同流合污了。

一伙七个人就去了那个同学的家乡。在那个青山秀水的地方玩了几天,他们才做好进墓的准备。在进入古墓前,佘秋还打电话给姐姐,佘敏甚至感受的到一群年轻人在电话那头摩拳擦掌的声音。在后来,就是故事刚开头的事情了。

“就是这里吗?”在夜幕降临前,佘敏和许冰已经到达了地方,佘敏轻声问许冰,好像声音大一点就会吵醒什么一样。

“是。”许冰回答说,声音凝重。

那座古墓的入口,残破不堪。风吹着周围一人多的荒草,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像是有人走在上面,回头看去,又什么都没有。才七点而已,太阳刚下山,可是这周围似乎格外的黑,好像被什么遮住一般。破败的洞口在微弱的光下黝黑诡异,而被扔在洞口的红牛易拉罐又是那么刺眼,也表示着,他们确实是进去了。佘敏站在洞口,回想一路行来人们怪异的眼光,如芒刺在背。轻轻的气流在脖间涌动,似是有人在吹着气,“进去吧。”哪里来的声音?充满魅惑。

“谁?”猛然回头,什么也没有,只有枯枝在回头时在眼角留下快速移动的错觉。佘敏瞬间惊出一身冷汗。刚才的声音,明明那么清晰。再去看许斌,神色也不大对。

“不如我们先找个地方落脚,明天再说?”见佘敏望自己,许冰故作轻松地咧嘴一笑,洁白的牙齿在月光下发出森森白光。

佘敏微微后退一步,”好。”在待下去,还真怕自己的神经受不了呢。

“就这环境,凑合凑合吧。”面对简陋的招待所和工作人员暧昧的眼光,许斌歉意地说道。佘敏只是摇摇头不说话。

“唉。”许斌叹了一口气,“给我们两间。”

开好房间,许冰先送佘敏回房。“敏敏,你脸色怎么这么差?”许斌拿了一瓶脉动给佘敏,在她对面轻轻坐下。

“你刚刚,有听到有人说话吗?”佘敏艰难地说道。

“说话?什么时候?”许斌大吃一惊。

“就在那个……那个洞……洞口。”

“没有。看来我的感觉是对的,那个地方,气场不对。你先好好休息,睡一觉,剩下的明天再说。”许斌拍拍佘敏的肩膀,“敢睡吗?要不要我陪你?”

佘敏诧异地抬头,看着许斌。

“哦,那个,你别误会,我只是……担心你害怕,并不是……你……”许斌看见佘敏望自己,急忙解释,结果半天还没说出个什么来。

佘敏笑笑,“没事,我没有误会。你也回去睡吧,明天有得忙。我开着灯就不怕了。”

“那,好吧,你小心点,洗个脸早点睡,有什么事就叫我,我就在隔壁。”许斌起身边替佘敏倒水边叮嘱道。

“好,我知道了。”佘敏目送着许斌离开自己的房间。许斌小心地替佘敏关好房门向自己房间走去,脸色灰暗,神情木然。

佘敏洗完脸回到床上,刚要盖被,后背的汗毛唰的一下全立起来了。又是那种感觉,似是被人如同猎物一般地盯着。雪白的墙壁在日光灯得映射下苍白无力,一切寂静的仿佛听得见发丝舞动的声音。佘敏拥着被子紧靠着墙,眼睛警惕地看着四周,没有一点睡意。

这是什么地方?空气清新,百花齐放。一切景物美不胜收。踏在碧绿的草地上,身边溪水清澈。佘敏走走停停,如此难得的景色,还真是没有见过呢!莫非自己误闯了世外桃源?可是自己明明记得是在简陋的招待所休息来着,许斌呢?

红豆泪,谁忆否?最是相思难自持。

花已残,曾回顾?几多思绪几多愁。

叹红尘多情,只道梦中人依旧。

蓦然回首,佳人已流失轮回中。

任凭清泪消散风中,但盼再聚首。

恨也罢,爱也罢,皆是一念定情仇。

清风中有哀怨的歌声传来,与四周的美景格格不入。佘敏却深深地陷入了忧伤的歌词里,等到惊醒时,已经泪流满面。

<a href="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wangyiw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