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灵婿/御灵司》小说最新章节,钟一 李雪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灵婿/御灵司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南尘花

角色:钟一 李雪梅

简介:半个月前,我相亲遇到了一个女孩,然后她成了我老婆
后来我才知道,我老婆一家,已经死了整整三年……

灵婿/御灵司

《灵婿/御灵司》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0章人鬼鸳鸯锅

第10章  人鬼鸳鸯锅

“不过,”

和尚顿了顿:“你把你的经历,与我说说,也许,我能够帮到你。”

也是。

按照他的说法,他也是被邪祟缠身,躲在这太华寺的,他之前,应该也经历过邪门的事情。

我当即把我的事情,和他一一说来。

“阴亲?”

和尚听完,摇头:“这种事情,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如果被鬼缠身,师父可以帮你,但你如果欠了阴债,收了别人的聘礼,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就算是师父,只怕也帮不到你。”

我有些绝望:“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么?”

“或许有两个办法。”

我眼睛一亮,问:“什么办法?”

“第一,把聘礼还给它们;

第二,和它们协商一下,退婚的事情。”

这……

阴亲,还能够协商退婚的?

他说的,似乎也对,能够结婚,自然也能够退婚。

“那我要怎么做?”

和尚不答,转开话题:“你吃过火锅么?”

我不明白他这个问题有什么含义,还是点头:“吃过。”

“那你知不知道,火锅分鸳鸯锅和子母锅?”他又问。

我无奈回答:“知道。”

“恩。”

和尚点点头:“在这个城市里,有一家火锅店,我告诉你地址,你去吧。记住,在晚上12点过后进去,只能点鸳鸯锅,只能吃鸳鸯锅里,红汤的那一面,不能吃白汤的那一面。千万记住!”

他说话说的神神秘秘,我问他为什么,他却摇头不说,只是催促我快走:“说太明白,这个法子,可能就失灵了,赶紧去吧。”

我就这样失魂落魄的被他赶了出来。

现在,这应该是我唯一的活路了。

回到家后,我找到发传单的,又帮他们发了大半天的传单,一直发到晚上,赚了100块钱。

领头的那个,很是欣赏我的吃苦耐劳,表示下次还找我。

我笑了笑,点点头,扫了辆共享单车,直奔年轻和尚告诉我的地点。

那家火锅店不算偏僻也说不上繁华,中规中矩的位置。

也许是因为大半夜的原因,人不算多,只有零零散散的两桌。

我抬头看去,见墙上写着锅底的价格。

有清汤锅,麻辣锅,香辣锅,老鸭酸萝卜,排骨锅,猪脚锅……

但就是没有见到鸳鸯锅。

“要什么锅底?”老板拿着笔,问我。

“有鸳鸯锅么?”我问。

我话一出口,老板脸色微微一变,目光上上下下,打量我一番,一瞥间,看了看我手指上戴着的那枚银戒指,似是恍然大悟。

“有,锅底100,其他菜免费。”老板说。

我拿出刚刚挣到的100块,交给他。

老板收了钱,对旁边喊道:“小蔡,带他去三楼,鸳鸯锅。”

来了一个服务员,托着盘子和锅底,带着我,上了二楼,来到三楼。

我注意到,三楼居然是露天的一个篷房。

这里并没有灯,只有天空的月光,让周围的环境,隐隐可见。

服务员将锅底放下,点着了火。

先前没注意,这时候火光升起,照亮那服务员的半张脸,我注意到,他的脸上,居然一脸黑色,犹如涂满了墨水!

不但如此,上面还隐约长着一层黑毛,看起来,显得有些恶心。

这老板,怎么找了这么一个服务员,也不怕吓到客人么?

他见我目光注视着他的脸,大大方方的说:“年轻的时候不懂事,看了几部电影,学人盗墓,被棺材里的尸体,喷了一口血,脸就变成这样了。”

我去!

这么神秘的么?

我倒是没想到,这么一个服务员的身上,居然还有这种经历。

他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我已经能够想象到,那种墓室里,尸体忽然喷出一口血的场景。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和尚,会推荐我来这里吃鸳鸯锅了。

这个火锅店,不简单。

“你慢慢吃,有需要喊我。”小蔡说着,转身离开:“对了,你同伴应该也到了。”

我同伴?

我哪里来的同伴?

不知道小蔡话里的意思,我从旁边拿起筷子,正好饿的不行,从清汤里夹起一块肉,正准备吃,忽然想起和尚的叮嘱,连忙放下。

和尚说了,只能吃红汤里的东西。

换了双筷子,我在红汤里捞了捞,却发现红汤里,根本什么也没有。

我发现一个细节:这边的红汤,一直翻滚,而那边的清汤,却只是冒着白气,根本没有煮沸的迹象。

就在这时候,我的身边,传来了一个声音:“你想要吃红汤,把清汤里的东西,夹过去涮涮,不就行了。”

抬头一看,哎呀妈呀,李雪兰!

没错,这时候,李雪兰就坐在我的对面,依旧穿着那身红色的新娘服饰,手里拿着筷子,夹着一块肉,带着冰冷的笑意,看着我。

我顿时觉得,一股冷气从脚底下,直接灌了上来。

她怎么来了?

看着周围冰冷的月光,以及眼前忽明忽暗的火锅火焰,我心中隐隐明白了一些:这个饭店,也许不仅仅是个活人的饭店,甚至还是个死人的饭店!

怪不得没有大家平日吃火锅时候,最常见的鸳鸯锅和子母锅呢!

看这个样子,吃鸳鸯锅的,似乎是“阳人”来见“阴人”的。

我看着李雪兰,壮着胆子问:“你,你怎么,怎么来了?”

“不是你叫我来的么?”

李雪兰用筷子,夹起一块肉,在白汤里涮了涮,送入嘴中:“这阴阳饭店的鸳鸯锅,唯有一男一女、一阴一阳、一生一死,结下阴亲的男女,彼此之间,虽然阴阳两隔,但一缕情思不断,这才受到感召,在这里相聚。”

说着,她幽幽的看了看我:“你收下我李家的聘礼,又拜堂成亲、入了洞房,不论生死,你我都是夫妻,我,难道不该来看看你么?”

她犹如一个许久不见丈夫的妻子,语气里,带着深深的哀怨。

但我听在耳中,却是浑身冷汗,身上有着说不出的寒意。

她说得好听,什么阴阳相隔,情思感召,可我和她,哪里有什么感情?

我分明就是入了她家布下的套!

咬了咬牙,我问:“你们到底要怎样,才肯放了我?”

<a href="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wangyiw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