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予你心欢半生情》唐凌星 秦少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予你心欢半生情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金小卷

角色:唐凌星 秦少

简介:她三年前嫌贫爱富一脚踹开的初恋,三年之后成了整个江城无人不知高高在上的秦少
而她,过的依旧狼狈不堪
都说秦少遇到了一个虚荣贪婪,冷血傲慢的女人,还说那个女人目光短浅,满嘴谎言,可笑至极
三年后,他们狭路相逢,唐凌星被逼的进退不得,她双眼通红,“秦少,你想怎么样?”男人眉目清冷,矜贵淡漠,“求我
”唐凌星才知道,自己二十多年来栽的最狠的一次,就是在秦辰手上

予你心欢半生情

《予你心欢半生情》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7章 不识好歹

第7章 不识好歹

余晟话音刚落,抓住唐凌星纤细手腕的力道变得巨大。

她没回头都能感觉到男人身上席卷的冰冷,像是一把刀一样一寸一寸的刮着她的骨头,逼她屈服。

“你不愿意?”

秦辰咬牙切齿,“你知道他是谁吗?”

余晟都敢来招惹。

唐凌星这么个软骨头跟余晟来谈判要钱,那还不得给连皮扒了?

她到底有没有脑子?

“我知道。”唐凌星半边脸沉在阴影里,露出轮廓好看的下巴。

她胸口膨胀,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几乎要让她开口说愿意,但是却在嘴边硬生生停住了。

“我不愿意。”

她费了这么大功夫,好不容易找到了余晟还成功的把这个眼神毒辣的男人骗了过去。

已经到了最后一步,就能拿到余晟的钱,现在因为秦辰的不悦和命令就要和他走。

凭什么?

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他一叫就走的女人了。

哪怕是养条狗,叫伸下手,还要给点奖励呢。

是他秦辰不愿意给她一千万,现在还摆张脸出来给她看?

“唐凌星。”

秦辰喊她全名,语气危险,像是暴躁的狮子到了爆发的边缘,他不仅没松开力道,反而直接拽着唐凌星的胳膊逼她站起来,和自己对视。

唐凌星丝毫不惧的看着他。

他闻到唐凌星呼吸之间露出的酒气。

“喝酒了?”

唐凌星笑的明媚又理所当然,“喝了,”

目光扫到她胸前一片酒渍时候,秦辰脸上的表情变得讥讽而冷冽,“我说呢,是不是和余少玩得正开心,现在还在心里骂我打扰了你的好事?”

秦辰冷到极致的气场冻的人忍不住打个哆嗦,唐凌星觉得好笑,“你在以什么立场和我讲话?”

“情人吗?秦少,你不是啊。”

充其量也就是昨晚上两百万的债主身份。

她和秦辰,已经分手了,早就彻彻底底的分手了。

看着秦辰几乎冻住的漆黑的眸子,她知道这是秦辰要发火的前兆。

有什么意思?

她哪怕今天跪在地上求人要钱,也和秦辰没有半点关系。

甩不开秦辰的手,唐凌星抿着唇,一点一点地把秦辰的手指掰开,“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秦辰没回答,和她错开视线,看着坐在沙发上看好戏的余晟。

“她要了多少钱?”

余晟淡淡,“一千万,还没给呢。”

“呵,还挺贵。”秦辰薄唇紧紧的抿着,像只黑暗中蓄势待发的猎豹一般,紧紧的攫住唐凌星,“一千万我给你,跟不跟我走?”

唐凌星诧异,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他。

“秦少开玩笑呢?你现在在气头上,我要是跟你走,指不定给折磨多久才能拿到钱,这钱,我可是用来救急的,陪不了您玩,我可没时间。”

她转身朝余晟抛了个风情万种的媚眼。

“比起来还是余少大方,玩两把就给了,我当然选余少了。”

余晟看着秦辰难得的黑脸,幸灾乐祸的笑了声。

“还是你聪明。”

他和秦辰不对路子,秦家这小子之前老是堵他的货,他一头的火都没地方发,只能找别的方法躲着秦辰运。

现在能有个女人给他添堵,当然是乐见其成。

秦辰抬起手,在唐凌星的脸上笼罩一层黑影。

唐凌星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身体不服软的没有动,但垂在身侧的手却下意识地抖了下。

秦辰哪怕再生气,也没打过女人,不知道她今天算不算秦少破戒的第一人。

下一秒秦辰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唐凌星身后的大理石桌子上,发出一声闷响。

她回头看,秦辰砸碎了那只印了她红唇印的高脚杯,玻璃纷飞。

男人收回去的手合拢,指缝处滴滴答答的往下掉着血。

“好。”

秦辰头也不回的出去了,临走前还踹翻了余晟包厢门口的玻璃柜子,里面流光溢彩的小展品都遭了殃。

“不识好歹。”

唐凌星笑了下。

他这哪是来救她,要是真被带走了,还不如杀了她好。

一千两百万还不上,她会悔一辈子。

“我还是第一见秦辰发这么大的火。”唐凌星栽回沙发里,回头对上了余晟探究的眼神,她顿时把刚送下来的气重新提起来。

前有狼,后有虎。

“你们认识?”

余晟拿了只新酒杯给自己倒上,拿着慢慢的晃了两下。

晶莹的酒液映出唐凌星曲线漂亮的脖颈,像只天鹅。

这个女人,认识的人倒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他之前在江城怎么从没注意过?

唐凌星微微一笑,带了过去,“不太熟。”

“余少刚才还想要问我什么,不接着问吗?”

余晟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比起和平常大不相同的秦辰,他还是更关注另外一件事情。

“你认识姜言诺吗?”

完蛋,这家伙果然是冲着言诺来的。

越想越觉得刚才余晟摇碎了两颗骰子都要让她赢的举动,十分可疑。

该不会一开始就打好算盘了吧?

冲姜言诺之前给她打电话时候火急火燎的语气,就知道和余晟不交好。不管怎么样,她都不可能把言诺给卖了的。

唐凌星心底咯噔一声,眉毛微微抽了下,面上装作不动声色的样子,“姜什么?我还真不认识。”

“你确定不认识?”

余晟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给她再说一次的机会。

唐凌星装死的眨了两下眼睛,把无辜演绎的淋漓尽致。

余晟不紧不慢的抿了口酒,“要是真不认识那还挺巧的,我从你身上看到了点儿她的影子。”

唐凌星深呼吸,尽量让笑容自然一些。

“余少这话说的,难不成是个和我长得很像的人?”

余晟抬了抬眼皮,“论长相,你还比不过。”

……

直到拿着卡出了余晟的包厢,被门口急匆匆端盘子端酒的侍应生撞了下,唐凌星才从迷迷瞪瞪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她已经走出去一段路了。

回头只看见余晟紧闭不开的房门。

手心里的黑卡硬邦邦的,硌的生疼。

从说出不认识姜言诺的时候,她就知道今天晚上不会好过,甚至怀疑余晟会用什么特殊方法撬开她的嘴,结果竟然完全不是!

她、她竟然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大大方方的从余晟那儿或者走出来了?

余晟甚至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问,给卡给的也十分利索。

她明明说的是不认识吧!

简直不正常!

照姜言诺的样子,都要以为余晟是她杀父仇人,但是到了余晟这里,态度就变得暧昧起来。

冷风吹过,唐凌星没忍住打了个哆嗦。

此地不宜久留,拿了钱就跑才是上策。

游轮上到处都是打扮浮夸的女人满脸讨好,美艳笑容的围着快要谢顶的中年男人打转,看的唐凌星皱眉。

她拦了个穿的比侍应生更高级一些看上去像经理的人,轻声问道,“秦辰,秦少在哪里?”

手上拿了钱,连心胸都比刚才开阔了许多。

唐凌星难得的分了点心思出来,放在半路插一脚的秦辰身上。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刚才秦辰应该是特地来找她的。

至于为什么来找她。

唐凌星挑了下眉毛,自嘲的笑笑,总不可能是担心她的安危吧?

经理微微躬身,看见唐凌星的时候有些讶异,“秦少已经走了。”

唐凌星挥挥手,本来想让人走了,又突然喊了声,犹豫的问道:“你知道他今天为什么会来游轮吗?”

她是千方百计才找人得来的入场券,像秦辰这样江城的钻石级单身汉,来游轮上该不会是为了找个会撒娇会笑的女人回去吧?

秦辰也二十好几的人了,秦家就他一个,还半点私生活没有,确实该找个了。

经理摸了下鼻子,他知道刚才的事儿,有点为难。

秦少先是抓着他按在游轮监控室里说要找一个女人的行踪,找到之后砸了一个贵客包厢里的东西,还大发雷霆,出来的时候身边空空如也,没跟着女人。

没想到秦少要找的女人竟然是唐凌星。

“这次游轮派对主办方就是秦氏,秦少来例行检查。”

唐凌星眨了下眼睛,有些诧异。

余晟应该算是他的贵客,秦辰就这样直接得罪了?

……

唐凌星离开包间后,余晟坐在沙发上重新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后拿出一直带在身上的破烂不堪几乎一碰就要碎掉的骰子。

指腹反复的摩挲着骰子磕磕绊绊并不光滑的面,也不厌烦,反而乐在其中。

他又拿了唐凌星刚才扔出一的骰子,随手一抓。

没用盅,直接往桌上扔。

清脆的摇晃声停下来,两颗骰子都安静的躺在桌上。

顶着光的一面,齐刷刷的都是一。

男人揉了揉眉心,蓦地笑了声。

又是这个小把戏。

“咔哒”一声。

门被轻轻的合上,黑子西装男悄无声息的进来。

他面无表情喊了声,“余少。”

余晟把桌上的骰子收起来,起身合上西装纽扣,脸色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冽,低声道:“刚才从包厢里出去的女人,找人跟上了吗?”

西装男毕恭毕敬的弯身,“保险起见,去了两个人。”

继续阅读《予你心欢半生情》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