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陈道 玉皇大帝《我有一刀,可斩神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有一刀,可斩神明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骑龙的勇士

角色:陈道 玉皇大帝

简介:我在黑夜之中寻找光明,终于认识到了宇宙人生的大智慧,这种智慧区别于一般聪明,而是一种参悟生命的真谛。我见到了能够短肢重生十八条手臂的秃头,我见到了一副三国卡牌与神单挑的赌徒,我见到了死不了老儒生,阎王给他点了根烟,直到哪天······我再追光,我想要一刀斩断这事件的恶,却发现我手握的本就是恶······

书评专区

骑龙的勇士:只要读者过万,我一天10更,数据啪啪打脸,尴尬路过……

我有一刀,可斩神明

《我有一刀,可斩神明》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我有一个秘密。

我的梦里。

高山瀑布,木屋镜湖,十里桃花……唯独没有人。

这个梦境,跟了我17年。

所以。

我给梦境取了一个优雅的名字。

【陈道和孤单的六间房】

……

下午的懒觉……梦境中。

天空飘落雪花。

陈道双腿僵硬,脸冻得腊红,眉毛染了一层碎冰晶,身后留下一串雪坑,蔓延至木屋的门前。

虽然天很冷,依然不能阻碍他要去前方的【镜湖】,捞上两条“飞鱼“,炖一锅热汤。

梦里的飞鱼,很漂亮。青色的鳞片,透明的飞翼。夏日时,它们产完鱼卵,便一跃而起,冲破水面,飞上百米的高空遨游,黑夜降临便会坠地摔亡,结束短暂的一生。

它们湖中游曳,天空滑翔,一生都在诠释优雅,陈道觉得优雅的鱼肉,味道有一点甜。

“一勺盐,一舀半清水,用十年以上的桃木当柴火,大火闷一个钟头,汤色淳白,滋味鲜美。”

陈道念叨着做法,两滴口水顺着嘴角滑落,落到雪面,迅速凝冻。

用袖子擦干嘴角,陈道迫不及待的抬头望向前方的镜湖。

“啊!”

刹那间,陈道目瞪口呆,倒吸一口凉气,使得胃腹冰凉,他疑声道。

“有……人?”

顺着他戒备的眼神望去。

湖岸上。

有一位僧人,身材修长,鲜红的僧袍露出足踝,赤脚踩着雪面,静静地站着……

陈道眉头一皱,17年,梦里没有来过一人。

今儿……?

咻~

思索间,脚下雪面泛起一阵波动,飘出一个【任务栏】

【任务1】帮僧人找回记忆。

【奖励】当僧人的记忆分别恢复到(1%,50%,100%)后,可各抽一次奖。”

【奖品】僧人的部分能力。

【任务进程】0%

陈道揉了揉眼角,【任务栏】依然存在,确定眼下不是幻象。

沉默一会。

陈道一步步上前,来到僧人的傍边。

“大师,穿的如此单薄,不觉得冷吗?”

僧人扭过头来,唇红齿白,容貌俊俏,眼神清澈,好像并不奇怪陈道的出现。

“施主,你可曾爱过?”僧人双手合十,微微低头问道。

“我?爱过?”陈道闻声一愣,思索一阵,默默的伸出二根手指。

僧人眼睛一瞪。“施主爱过两个?”

“没。”陈道脚踩着雪面嘎吱作响。“我听别人说得,爱情,两百一次。”

“哦?”僧人手心的念珠转动,发出哒哒的声响。“贫僧不懂,爱情与金钱挂钩,一定不会持久。“

“持久?”陈道站在原地肩膀抖个不停。“嘿嘿嘿嘿……”

僧人微微蹙眉,少年为何笑的如此淫荡?想不通,便不去想。伸手接住飘落的雪花,云淡风轻的说道。

“贫僧死了,是一个孤魂野鬼。“

陈道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嘿嘿嘿……嘿嘿……嘿……啊!!!”最终一脸愕然的望着僧人。

……鬼?

咕咚。

陈道艰难的咽掉一口唾沫。“大师既然圆寂,为什么来我的梦境?”

难不成带我一块走?呃……

僧人掌心接满了一小捧雪,逐渐消融成小水珠,一滴滴汇聚手心。“贫僧是被你的“梦境“召唤而来。”

“嗯?”陈道一脸疑惑。

“怎么说呢。“僧人微微侧翻手心,水沿掌纹流下。

“你的梦境,像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六道轮回,能够召唤灵魂,贫僧来此,也是冥冥中的定数。”

“这……”陈道听的一头雾水,不愿纠结此事。“大师,我姓陈,名道,道可道的道,敢问你的名字?”

僧人手中的念珠停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贫僧忘了,忘掉了一切。”

陈道嘴角一僵。“大师,你真就一点点都不记得?”

“嗯……”僧人一阵犹豫。“贫僧隐约还记得一位……美妇人。”

“美妇人!”陈道眼睛瞪的像铜铃。

僧人羞涩的点了下头。“对,贫僧的脑海,总会浮现朦胧的影廓,却始终看不清她的容貌。”

“但不能否定,贫僧曾经······深深爱过!”

陈道“……“

好一个没羞没躁的和尚!

陈道弯腰从地上捞起一把雪,握成雪球,狠狠的砸向冰湖,雪球摔的粉碎。

“美妇人跟你说过什么嘛?”陈道打掉手上的雪屑。

僧人的念珠套回手腕。“嗯……倒是记得她称贫僧为……yudi哥哥。”

“玉帝?哥哥?”陈道一惊。“玉皇大帝?”

“非也。”僧人摇了下头。“贫僧口中非天庭的玉帝,而是……”

僧人蹲下身子,手指在雪面一阵轻划,写下两个字。

陈道定睛一看。

“御弟?”

“嗯。”

陈道眼睛一眯,细细斟酌道。“御弟……,御弟哥哥。”

猛然间,身子一僵,盯着僧人的秃头,得出恐怖的答案。

陈道一个踉跄倒摔进雪窝。

僧人嗤笑,容貌倒映在镜湖冰面,继续说道。

“贫僧遁入空门,怎会放不下红尘?忘不掉她呢?罪过罪过……”

陈道躺在雪窝中,想起了一首歌,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悄悄……

御花园,一位貌美御姐牵着僧人的手,含情脉脉……

御弟哥哥,你看那戏水鸳鸯,如胶似漆 ,多么欢快,你说是吗?

御弟哥哥,为什么守孤灯,傍古佛,单宿单飞?

御弟哥哥,我只讲今生,不求来世……

陈道扑腾一下跳出雪窝,指尖颤抖的对着僧人,结结巴巴说道。

“你……你是……金蝉子?”

“金蝉子?”

僧人念叨一句,随即眉头紧锁,沉默下来……

陈道~(ಥ﹏ಥ)~

过了许久。

“南无阿弥陀佛。“

镜湖前,僧人猛的起身,手中念珠哒哒的响。

“原来,贫僧就是西天如来座下二弟子,专敲木鱼的金蝉。”

“善哉善哉!”

陈道虽然猜到答案,但听到僧人亲口承认,嘴角仍然止不住的抽搐……

于此同时。

金蝉子头上凭空出现一个0%,跳了一下,涨到1%,又一路上涨到27%

记忆恢复27%。

咻——

一个大转盘突然出现,磨盘大小,十几个格栏,写着十几种能力。

如来神掌,四大皆空,慧眼,妇女之友,男神的魅力……

陈道一手按住大转盘,脸色一喜,任务是真的……

金蝉子回头看了一眼,踱步到陈道身边。

瞄了眼轮盘,眼神幽怨,悄悄的挥袖一抹,男神的魅力一栏消失不见。

陈道咧嘴,望向身边的金蝉子……

(ó﹏ò。)

金蝉子被一阵猛盯,脸上臊得慌,仰头看天。

“啊,美丽的雪啊,正如我美丽的心灵,纯白的无暇……”

“飘落山上,飘落树上,飘落屋顶上”

“……额。“

金蝉子犹豫一阵,难堪的笑道。“贫僧想念首小诗化解一下尴尬,不料……忘后面了……”

陈道呆若木鸡,不愿相信,佛都是这个鸟样。

唉!

默默用力一甩,转盘飞速转动,一圈一圈……

两双眼眸注视良久,指针开始缓缓停下。

陈道仔细一看。

“妇女之友?“

“嗯……嗯“金蝉子脸蛋染上一层红晕。“这……不行啊,你再来一次吧,这种能力,贫僧恐怕你把握不住。“

随即红袖一挥,妇女之友一栏消失。

“大师,不用了吧,我就喜欢……”

话未说完。

僧袍袖口伸出一只攥紧的拳头,金光闪闪,指缝间骨头上下摩擦,咯咯咯的脆响……

咕咚。

“金蝉子大师甚是有理……”

陈道偷偷翻了个白眼,重新上手,敷衍的拨动轮盘。

咻……咻。

不久,轮盘再一次缓缓停下。

指针占据的一栏,赫然是五个金色大字。

“我佛慈悲挂?”

栏里下面注释了一行小字,陈道弯腰趴下。

“我佛慈悲挂,每日可免疫一次致死伤害!”

“呃……这?”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