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神医娘亲她特会讲理叶婉兮李夜璟穿越小说-叶婉兮李夜璟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神医娘亲她特会讲理榛苓兮

作者:叶婉兮李夜璟

主角:叶婉兮李夜璟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叶婉兮李夜璟小说》又名《叶婉兮李夜璟穿越小说》。文章主要讲述了:她来自中医世家,穿越在成亲夜,次日就被他丢去深山老林。四年里她生下孩子,成了江南首富,神秘神医。四年里他出征在外,声名鹊起,却带回一个女子。四年后,他让人送她一张和离书。和离书给她,让她不用回来了。不想她携子归来,找他分家产。他说:让出正妃之位,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和离。不稀罕,我只要家产我不立侧妃不纳妾。她说:和离吧,记得多分我家产他大怒:你闭嘴,我们之间只有死离,没有和离。

书评专区:

风萤月:个人感觉这本不错,在写的书里面至少可以从前面数了

西屋暗爷:粮草,可看。

宅是没有希望的:老作者 非常个人化的写作。主角总有奇奇怪怪的三观 和办事方法,在各种离奇的故事中 又总能让读者接受。

《神医娘亲她特会讲理》免费阅读

 

第八章

哦,要再被小主子折腾下去,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活不长了。
雀儿面色大变,急道:“咋就活不长了呢?王妃,您快给看看吧。”
叶婉兮看了看面色灰白的刀赫,拍拍叶玺的脑瓜子道:“你快把他吓死了,宝儿,帮娘掌灯。”
被灯油支配的刀赫全身一僵。
叶婉兮自顾的给刀赫检查一番,要拉他的裤子的时候,他又吓得急忙说:“王妃使不得,您随便给我开点儿伤药就好。”
叶婉兮说:“我得看看伤口需不需要清创。”
“不,不用不用,我这皮糙肉厚的,一点儿小伤而已,养两天就好了。”刀赫伸出一只手,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裤子。
他不光是疼怕了,还为护着自己的节操。
叶婉兮沉着脸,“若是需要清创你却不许,搞不好会感染。一旦感染,轻则瘫痪,重则要你的命,你确定不让我看?”
雀儿急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要面子,你要瘫了死了谁跟你?快给王妃看看吧。”
这不成啊,他将来还要跟雀儿好好过日子呢。
刀赫想着小公子方才说的话来,都说没掉过牙的孩子说话忒准,自己不会真的……
罢了,为了命,节操不要了。
“看,盼王妃轻轻看。”
叶婉兮检查一番,顿时松了口气。
这伤瞧着打得是皮开肉绽,不过都是皮外伤,没有伤到筋骨。
想来那行仗之人也有几分本事。
“算你运气好,姓李的还没到丧心病狂的地步。我这儿的伤药你用着,这几天你就别起身了,趴着睡吧。”
说罢,拿了伤药出来给到雀儿。
“这几天你不用上我哪儿伺候,就留在这里照顾刀赫吧。他只能趴在床上,吃喝拉撒都离不得人。”
雀儿忙不迭的点头。
“多谢王妃。”
“你留在这里给他上药,我一会儿让人送饭菜过来。”
出了刀赫的房间,叶婉兮捂了下咕咕叫的肚子。
该死的李夜璟,没给她拨下人就罢了,居然也没让人给他们送饭。
也好,他给的人她还不敢用呢,他送的饭她还担心有毒。
叶婉兮直接带着叶玺出了门,不过到王府正大门的时候,被人拦了下来。
“王妃,王爷有令,您不能出府。”
叶婉兮接口道:“行,你出府,去醉香楼给本王妃买些饭菜回来。”
“啊?”守门的侍卫一脸懵逼,原以为会为出府之事与王妃周旋一番,没想到王妃不按常理出牌。
他一个看大门的,第一次接到跑腿的活儿,有些不知所措。
“醉香楼知道不?”
守门的侍卫愣愣的点头。
“知道就好。”叶婉兮丢给他一锭沉沉的银子道:“他们的招牌菜各给本王妃上一份,现在就去,半个时辰内本王妃就要吃上。”
拿着银子的守卫不知所措,他一愣神间,王妃就已经带着孩子走远了。
“这……这怎么办啊?”
“去临水居,让王爷定夺吧。”
侍卫去了临水居,捧着那锭银子犹如捧着一只烫手山芋,低着头,偷偷瞄了一眼面色铁青的王爷。
心想,到底怎么着,您倒是发话啊,王妃可是说了,半个时辰内她要吃到醉香楼的饭菜。
“咳咳,璟哥。”躺在床上的白紫鸢面色苍白,声音细得犹如蚊吟。
“我没事了,大夫说我喝了这药就能退热,你去照顾王妃姐姐吧,她还饿着肚子呢。”
旁边一个丫鬟小声的说:“谁不是饿着肚子呢?小姐突然病重,救治到现在,小姐与王爷也没吃晚饭呢。”
“闭嘴,咳咳咳,王爷在此,岂有你说话的份?”白紫鸢虚弱的训斥。
小丫鬟站在一边不说话了。
守卫大着胆子问:“王爷您看,小的要不要去醉香楼帮王妃跑个腿?”
李夜璟却说:“她没有吵着要出去?”
守卫:“……”王爷的关注点在哪儿?
不过他也奇怪啊,王妃并没有吵着要出去。
“没有,小的说王妃不能出府,王妃便给了小的这锭银子。”
李夜璟琢磨,这女人,莫非真的只是想吃饭而已,而不是想偷跑出去告状?
“王爷,您看这时辰不早了,小的要不要去?还是让厨房给王妃送饭菜去?”
李夜璟淡淡道:“她若肯吃厨房的饭菜,又岂会让你去跑腿?去吧。”
“是,王爷。”
李夜璟宽大袖袍下的手紧了紧,蓦地一声冷哼,吓得一旁伺候的下人一个哆嗦。
“不吃王府的饭?好哇,我看你硬气到几时。”
屋内的下人面面相觑。
床上的白紫鸢伸出手,小心的出声:“王妃姐姐大抵是吃不惯王府的食物,王爷要不换个厨子?”
“吃不惯便吃不惯,她那点儿银子,我看她能吃得起几顿醉香楼的饭菜。”
说罢,他气愤的拂袖而去。
可刚走出门口,他又折返回来,“好好照顾好白姑娘,助她早日养好身体,好跟本王进宫面圣。”
白紫鸢看着那空荡荡的门,嘴唇被咬得苍白。
就这么急着面圣吗?你还没和离,叫我如何面圣?
“你们不是说,璟哥从来都不喜欢那个姓叶的吗?”
“是啊,王爷打小就讨厌她,可她脸皮厚啊,仗着丽妃娘娘对她的喜爱,死皮赖脸的对王爷死缠烂打。前些年丽妃娘娘去了,偏偏又留下遗言,一定要让王爷娶她,王爷一直都很孝顺,娶他也是迫不得已。”
“那……可他们有了孩子。”
“哎哟,要说她不要脸呢?王爷原本就打算成亲后立刻去边关,眼不见心不烦。哪晓得她那么不要脸,竟然在成亲那晚给王爷下药,王爷破了她的身子,这才有了那孩子。”
“嘘。”另有一个人立刻道:“嬷嬷,不是说了不能提孩子的事吗?小心被王爷听了去,撕烂你的嘴。”
嬷嬷后怕得连连点头,又压低了声音对白紫鸢道:“您看,咱王爷不让人知道那孩子的存在,八成是不想要那孩子。您就放心吧,咱们府上就算有世子,也是您与王爷生的。”
白紫鸢这才露出笑脸来。
只是回想着李夜璟刚才生气的样子,她又有些不喜。
她不希望他有过多的情绪放在别人身上,尤其是姓叶的,哪怕是生气也不行。
叶婉兮能老老实实带着她的儿子离开王府最好,如若不然……哼。
……

>>>>点击进入搜索【叶婉兮】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