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期道至简》方卫国 刘伟林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期道至简

小说:都市生活

作者:老房子人家

角色:方卫国 刘伟林

简介:碌碌无为的农村小伙,步入花花世界的大都市,迷茫彷徨,新鲜激动,雄心壮志,面对一次次的失败,面对利益的诱惑,如何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呢……

书评专区

期道至简

《期道至简》第3章 金秋九月入学府免费阅读

方卫国坐在公交车上,三瓶啤酒多少还是有点上头,晕晕乎乎,迷迷糊糊,幸亏司机师傅知道早上上车的地点,连连咋呼了好几句,“庞庄到了!庞庄到了!”方卫国才迷迷瞪瞪的醒过盹来,赶紧提着学习用具跑下车来。看来以后这酒真不能多喝,差点误事啊。

甩甩晕乎的脑袋,方卫国挪着小步往家走去,五点的骄阳照在身上,已经没有了灼热感,但是一路闷热的公交还是塌湿了多半个后背,赶紧回家,冲个凉,解解暑还是醒醒酒,估计老娘还是地里忙农活,不然,见到自己满嘴酒气免不了一顿埋怨。想到这里,方卫国加快了步伐。

到了家里,只有弟弟方卫栋一个人在家,正躲在家里一个人看球赛,九八年好像正在播放什么足球世界杯,方卫国对这些不大感兴趣,也不关心,只知道班里好几个同学快高考了,还偷偷跑去看球赛,结果被班主任张老师发现了,狠狠罚站了一个下午,而且还是顶着烈日骄阳,那叫一个汗流浃背,惨不忍睹!

“哥,回来了!”看到方卫国进门,方卫栋打着招呼,眼睛几乎没离开电视。

“没去帮忙干活,跑回来偷偷看电视?”方卫国边说边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弟弟。

“嘿嘿,上学没捞着看,放假了看重播,干了会活,刚回来呢。”方卫栋打着马虎眼。

方卫国转身走进里屋,脱掉体恤,光着膀子去冲凉,洗洗汗味,醒醒酒。等到再回屋里,方卫栋的球赛也看完了,哥俩这才约着一起去地里看看老娘的活干完了没有。

八月的玉米长势喜人,郁郁葱葱,一望无际,很多已经落樱,有了些许发黑,玉米棒子外壳已经稍微有点泛黄,坠的枝叶轻轻歪斜,一阵微风吹过,哗哗碎响,锯齿状的玉米叶子,左右晃动,彼此摩擦,也是声声作响,又是一年丰收季。

还没感到自己家地头,母亲鞠雅丽已经收工往回走,正好碰见哥俩,老远看着个头相差不多,一米七多的瘦高挑哥俩,鞠雅丽满脸笑容。弟弟赶紧迎上前,结果母亲手里的锄头,“妈,爸呢?怎么没一起回来?”

“还有一点尾子,地瓜地里闹草荒了。走,我们先回家,国子,明天咱们先去县城给你买身衣服,然后下午再去看看你姥爷,整天念叨你呢!”鞠雅丽边走边对方卫国说到。

“不用了,妈,衣服够穿了,本来也打算这两天去看看姥爷呢。”方卫国知道家里经济情况,能省点最好。

“那哪成?必须买,喜庆的事,你别管了。对了,大伟今天和你一起去学校了?上午地头遇见大伟他妈,说是过几天开学,他爸找个轿车,你和大伟一起坐车去。”妈妈鞠雅丽对着方卫国说到,刘伟林小名叫大伟,庄户人家大都称呼小名。

“嗯嗯,上午大伟在路上和我说了,省路费了,嘿嘿…”方卫国傻笑着。

“到了学校,你们俩相互帮衬点,我们两家相处这么好,你们俩也好好处啊!”母亲对儿子叮嘱到。

“嗯嗯,行,我们俩虽然不是一个院系,也能经常见面,听说大学课程也不多,我们都有数。”

娘仨边说边往家走,傍晚父亲方志刚回家以后,一家人其乐融融,期间对方卫国又是一阵叮嘱,也免不了敲打方卫栋认真学习,来年考个好大学,父母说到这些都是满面红光,自豪不已。

时间如梭,转眼之间,到了九月一开学的时间,弟弟方卫栋早就提前返校,高三的生活学习早就进入了节奏。按照学校的通知书,九月一号报到,分教室,分宿舍,三号教室集合点名,发教材,领服装,四号正式军训,为期两周。

一大早七点刚过,方卫国就在母亲的催促下早早吃了饭,大包小包的行李放在了院子里的石台子上,儿行千里母担忧,秋衣秋裤,衬衣衬衫,棉鞋棉袄,反正能装的都给装上了。

八点整刚过,一辆大众捷达停在了家门口,从副驾驶上下来了刘伟林的父亲刘俊彪,挺着圆圆的将军肚,一身藏青色西装革履,乌黑锃亮的尖头皮鞋,大背头国字脸,派头十足,不亏是国家干部。紧接着,刘伟林也从后排座椅窜了出来,说是窜,以为门还没完全打开,人都已经钻了出来。

父亲方志刚赶紧迎出门,上前抓住刘俊彪的手,大声说到,“大兄弟,这次麻烦你了!”

老哥俩彼此之间认识几十年,庄户人家都是实在,冠冕堂皇的话倒是没有,感激涕零远远不如一顿酒菜实在。

“大哥,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咱俩谁跟谁,哪需要客气啊,正好我也去沂城看望个老战友,顺便把这俩小子送学校去。你去不去啊?听说你原来的老班长现在也提干了,都是正处级干部了!哈哈…”

“我就不去了,见到我那老班长帮我问个好,复员以后就没见过面了,唉,下次有时间再说吧!”方志刚唏嘘不已,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

方卫国和刘伟林把行李放进汽车后备箱,在自己父母一番叮嘱下,驶离了家门,驶离了这座宁静的小山村,驶向了自己新的征程。

对于方卫国来说,这是第一次坐轿车,也是第一次远离家乡,远离自己父母,新奇,惶恐,还有些许激动,望着车外飞逝而过的树木瓦房,思绪纷杂,五味杂陈。

“想啥呢?看你上车一直发愣?”刘伟林碰着方卫国的胳膊问道。

“没啥,第一次出远门,有点小激动,嘿嘿…”方卫国极力掩盖自己复杂的心情。

“小国,以后你哥俩在学校互相帮衬着啊,小伟要是不好好学习,调皮捣蛋的,你及时跟我说我,我撸他!哈哈哈!”刘俊彪看出来心情不错,不忘了敲打自己的儿子一番。

“没问题,叔,我帮你监督着小伟,有事情我随时向你汇报,争取让小伟年底也那个奖学金啥的!哈哈”方卫国话没说完,刘伟林拦住他的脖子,同时手放进了胳肢窝下,打闹了起来。

“好!好!好!真拿奖学金了,放寒假我请你喝酒啊!哈哈哈…”刘俊彪放怀大笑。

汽车飞快的行驶,车里空调温度适宜,车外美景纷沓而来,九月的田野,满世界金光璀璨,稻谷饱满,穗头下垂,不远处玉米地也是枝叶微黄,苞米绽开皮壳,偶尔中间夹杂着一块蔬菜地,也是郁郁葱葱,翠玉挺立,瓜果累累,西红柿南瓜随处可见,好一处盛景!

“唉,就是不知道今年的玉米价格是不是能上去喽!唉…”坐在前排的刘俊彪没来由的一阵感慨,听的哥俩一怔,不知所以,面面相觑。

十点多点,汽车驶进了市区,沂城,鲁省的地级市,也是鲁省最为集中发达的商贸中心,全国赫赫有名,仅次于浙省的温贸城。在这里,经济发达,人口集中,客流量巨大,全国客商云集,商机无限。这些知识也是方卫国从刘伟林那里了解到的,早知道人家有个沂城师院上大二的表哥,了解这些信息手到擒来,基本不费吹灰之力。

大约十点半左右,汽车缓缓驶进了一处高大的校门,大门左侧矗立一面高大的大理石墙体,几个大字跃入眼里—沂城师范学院,金光璀璨大字,狂草字体,右下方有落款,字体更是龙飞凤舞,可惜自己水平有限,没认出来姓啥名谁。

校门上方一个巨大条幅“欢迎一九九八级新生”,旁边更是音乐爆棚,喜庆非凡。车刚进校门,立马从旁边的桌椅后面上来几位男女同学,躬身对着车子摆手,右侧的刘伟林和刘俊彪同时摇下车窗。

“你好,请问你们是新生报到嘛?我们是负责接待引导的义工人员。”一位戴着眼镜的瘦高个女生首先开口,笑容满面,态度宜人。

“是的,小姑娘,我们是给俩孩子班里入学报名的,你看具体怎么办理啊,我们听你们的安排。”刘俊彪和蔼可亲的说到。

“叔叔,麻烦您将车停到前方的停车区,行李放在这里就可以了,我们先在这里完成登记,会有他们的学哥学姐帮忙托运行李并引领他们前往自己的报名处,然后会根据各个院系分别报名,填写信息,分配宿舍,下午再统一认领教室,您看可以嘛?叔叔。”眼镜女孩说话条理清晰,逻辑合理,说的刘俊彪直点头。

然后大家分别从后备箱拿出行李,司机前去停车,方卫国和刘伟林分别有一位学姐领着前往一处签到处办理手续。

之后,刘俊彪过来和俩人打个招呼,嘱咐一番,带着司机前去赴约。方卫国和刘伟林则分别前往自己院系的报名点,有学哥学姐指导帮助,很快办理完了入学手续,随后去统一的财务部缴费,领着单据再前去认领宿舍。宿舍楼是个六层的灰白色高楼,远远望去像是鸽子楼,每个阳台都被墙体隔离的一块一块,四楼五楼还有几个阳台晾晒着衣服。

路上,听瘦瘦的师哥介绍,六号楼仅挨着食堂,前方是五号楼,是职工宿舍楼,再往前是四号楼,女生宿舍楼,自己的物理系教学楼和实验楼则要穿过一处校园,距离宿舍楼大概一公里的距离。

宿舍分在一楼一零八实,进了宿舍门口,师哥放下行李打个招呼就回去了。进门一看,已经有三位舍友入住,六人一个宿舍,一人一个橱柜,但是不显得拥挤,靠近窗台有一个带抽屉的四方桌子。

靠近门口上去戴眼镜的舍友率先发言,“欢迎新同学,我们这个宿舍都是一班的,我叫王新玉,大高个叫杨得富,下铺的帅哥叫马超,需要帮忙吗?”王新玉很热情的打些招呼,其他两人对着方卫国点点头。

“我叫方卫国,很高兴认识大家!”方卫国微笑着对着三人点点头。随后大家就是一阵自我介绍,四人都来自四个地方,都是沂城人,分属四个不同的县区,王新玉城区人,杨得富沂蒙县城人,马超则和自己一样,属于地方的农村庄户人,来自苍城县一个边远小镇。

不大一会,方卫国收拾好了行李,其实也没啥好收拾的,床垫被子枕头啥的都是现成的,把领来的床单铺上去以后,摆放整理整齐就可以了。

不大一会,其余的两位同学也到了,一个大胖子,叫单磊,来自岭南县,另一位个头不高,也是戴着眼镜,叫刘金刚,居然和自己老乡,另一个乡镇的。碰见老乡,方卫国和对方不自觉热聊了一番,原来是二中的高材生。

趁着大家都在,按照年龄大小,简单排了序,方卫国排老四,杨得富老大,王新玉老二,马超老三,刘金刚老五,单磊老六。大家相约明天晚上一起聚餐,也不去远,就在学校食堂,一人打两个菜,老大自告奋勇提供啤酒。一番熟悉以后,大家相继出门,熟悉学校环境,找找教室位置,各自活动。

方卫国走在绿树成荫的小路上,路边的蔷薇花不时随风吹来阵阵清香,银杏树上硕果累累,更多则是不知名的花花草草,不时碰见艳丽服装的学哥学姐。学校真是大,比自己的高中校园大好几倍呢,从宿舍出来,斜穿过红花绿树,枝藤缠绕的石阶,绕过一段满是蔷薇的走廊,一栋仿古式建筑矗立眼前,五层楼高,一二楼基本爬满了怕壁虎腾,密密麻麻,枝叶翠绿,楼前一个艺术塑雕,上方是一个大圆球,有点像是宇宙空间的抽象概念,搞不明白。四四方方的拱形大门,上方四个水泥大字“物理学院”。入门处是四扇宽厚的木制大门,不时有进出的学生,一关一开,偶尔出来“吱吱”的响声。木大门上方挂着一块宽大的红条福,几个醒目的红字“欢迎九八级新同学入驻物理学院”。

原来这里就是自己以后学习的地方,看着有些学哥学姐抱住书本匆匆而过的样子,学习氛围还是不错的。进了大楼,顺着指示牌,二楼就是自己的教室,教室关着门,透过门口的玻璃,教室内大概有四十多张座椅,桌明几净,环境很不错。

方卫国顺着教室出了教学楼,往右走去,不远有个大广场,还有几处喷泉,广场后面有一栋非常高耸入云的大楼,楼右侧一排大字“图书馆”,看来以后来图书馆看书方便多了。方卫国边走边看,很快途径了化学系,历史系,生物系,再往前就是数学系,本来想找刘伟林,不知道哪个宿舍,只好作罢。过了数学系就是食堂,然后就回到自己宿舍了,没看到英语系和体育系大楼,看来应该在另一个方位了。

不知不觉,已经十二点半了,该吃午饭了,方卫国赶紧加快脚步赶往宿舍,得带着餐具去打饭呢。

>>>点此阅读《期道至简》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