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岑野 岑母《八零娇娇美又撩》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八零娇娇美又撩

小说:年代

作者:萝莉抱抱糖

角色:岑野 岑母

简介:又野又坏的岑野穿越到八零年代,她在八十年代就想锦鲤附身,发家致富,扮猪吃老虎地撩撩男神,当当团宠,成为人生赢家即使身边小极品,小白莲,绿色茶茶环绕,对她来说都是过眼云烟她表面是娇气的小作精,但她又美又撩人,她才是那个真正的82年龙井茶,道行最深!可惜遇到慕衍川她还是翻车了,乖乖地落到慕衍川的手掌心慕衍川深沉一笑:岑野才是那只小老虎,他也可以勉强当那只猪……

书评专区

八零娇娇美又撩

《八零娇娇美又撩》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岑野背靠轮椅,腿上盖着一条半旧的毛毯,手上拿着一个颇具年代感的红色塑料圆镜。

她仔细端详镜子里自己的脸,现在的她和原来的她,长得像又不太像。

现在她的五官更加精致明艳,但脸色又带着一些病态白皙,因为不爱笑,眼角尾残留着一丝清冷忧郁的韵味。

明媚娇艳的五官加上林黛玉的气质

岑野纤细手指的摩挲着脸颊,带着浅粉唇色的红唇一弯,露出嘴角旁浅浅的酒窝:真有意思,她怎么没发现自己也有病娇的潜力。

岑野穿越到这个类似于八十年代的世界已经三天了。

原主也叫岑野,十八岁。

有心脏一类的疾病,在睡梦中病发走了,然后她就被迫穿过来了,还一起继承了原主的记忆。

记忆里原主父母都是纺织厂工人,膝下只有她一个独女,对她十分可爱。

但原主常年关在家休养,性格逐渐变得扭曲,常常向父母提出一些任性无理的要求。

就比如她现在坐的这个轮椅

哦,她的腿没瘸没断,好着呢……

这仅仅是原主任性地想要轮椅,让人推着她走。

最后岑父岑母即使手头不富裕,也花了大力气给她搞来了这个八成新的轮椅。

岑野这个刚来三天的新人,没坐过轮椅,也就试试坐着玩儿嘛。

而且老天还特别照顾她,给了她一个好心脏,她现在完全没有原主记忆里的那种胸口闷痛。

既然穿都穿来了

原主不珍惜的父母,她想要啊!

原主厌倦怨恨的咸鱼生活,她可以啊!

初秋的天气干爽,窗外,透过树影斑驳的阳光照在岑野的脸上,照得她脸上的绒毛白绒绒的。

岑野慵懒地伸出一个懒腰,纤细的腰背柔美又带着韧性。

大门外的走廊里传来岑母和邻居的招呼声。

岑母推门而入,看着站着的岑野,愣了一下,随即慈爱地招呼道,

“小野,快来吃饭,今天厂里有红烧排骨,妈特地多买了一份,你最爱吃的。”

“谢谢,妈妈”,岑野对着岑母撒娇一笑,很自然地接过岑母手里的铝制饭盒,放在桌子上,转身去拿碗筷。

惹得岑母又是一愣,这孩子这两天笑容多了许多,还懂事了许多,想是有啥高兴的事呢。

岑母也觉得高兴,她的孩子开心,她就高兴,没啥比这更重要的了。

一顿午饭,在岑野的活跃气氛中,母女俩很愉快地吃完了。

“小野,碗筷放着,妈下工回来洗”

“我和你爸最近厂子里忙,晚上就不回来吃了,柜子里有面条鸡蛋,还有桃酥,先自己对付着吃好不好,晚点妈回来给你做宵夜。”

出门前岑母看着岑野脸色,小心翼翼地问道。

“好的,妈,你放心吧,我这两天觉得身体好多了,我活动活动筋骨,都是小事我能做”

“你和爸爸安心上班”

岑野微笑地朝岑母挥挥手。

岑母很久都没听到女儿这么和气地和自己说这么多话了。

岑母慈爱地抚摸了一下岑野的头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匆匆地开门离去。

看着岑母急匆匆地身影,加上岑野这三天也感受到周围人心惶惶的氛围,岑野隐隐觉得,是不是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哎,多的是她不知道的事,到时候她就知道了。

岑野花了一点时间洗了碗,又转身回了房。

原主这样十几岁的姑娘正是爱俏的年纪,房间却很素净,除了一张小床就是一张小书桌和一个衣柜。

岑野检查过,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新鲜有趣的东西。

岑野扑在岑母昨晚刚给她铺的床,很柔软还带着清香。

她抱起枕头眯了眼睛,很快就懒懒地不想动了。

不用处理工作,没有排不完的时间表,心里再也不用绷着一根弦,咸鱼的日子好松快,好快乐啊!

睡梦中,隔壁突然有人尖利地嚎哭一声,把岑野吓得坐了起来!

然后她就听到断断续续的哭叫和咒骂声。

岑野这下完全醒了:不行!她也得去看看!

岑野打开门一看,卧嚇!走廊过道里已经挤满了人,她家门口还站了一个。

刘婶听到她开门,脸上混浊的小眼睛立马八卦地转向她,

“呦,小野出来了,看热闹来了?看老陈两口打架呢!”

岑野也看到不远处地上,一个彪悍的中年妇女挥舞着一个掉漆的搪瓷盆,骑在一个男人身上压着打呢!

“砰砰砰”,盆盆砸到实处!岑野看了,都替对方觉得肉疼。

有零星一两个人上前去拉架,但是被狠狠挥开了。

也有好些人蹲在墙角,都是一脸灰败颓丧的表情。

刘婶双手揣进袖子里,瘦削刻薄的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

“啧啧啧,老陈这怂包连个娘们都打不过,难怪叫厂里给下岗了!”

“下岗?”,岑野似乎想到了什么

“咋?你还不知道!今天厂里出了第一批下岗名单!老陈就在名单里头!他媳妇怪他怂包,闹呢嘛!”

说完,刘婶那小眼睛又上下把岑野扫描了一遍,露出不怀好意的笑,

“你爸你妈要是下岗了,你家还咋有钱看病吃药?”

听到“下岗”,岑野大致能猜测到是什么事了,她抚了抚额前睡翘的碎发,淡淡一笑,

“刘婶,你儿子都没下岗,怎么能轮到我家?”

“嘿!小药罐子,咋说话的呢!”

刘婶听了怒气冲冲地怼过来,正准备把这小丫头撕吧了!

谁成想啊,岑野已经懒得再理她了,利落的转身关门落锁。

门板差点拍到刘婶那刻薄的高颧骨上!

刘婶想,这小药罐子心肝可是有毛病,万一有个好歹,老岑家找她赔命咋办!

刘婶又咬牙把准备砸门的手放下,恶狠狠唾了一口气:呸!活该这丫头片子心肝不好使!该他们家的!

晚间,岑父岑母很晚才到家。

岑野透过窗户看到岑父岑母紧绷着眉头,在院子里和邻居王叔夫妇俩聊天。

王叔蹲在地上,叹了口气,“哎,我们厂子今天也走了好些人了!”

岑父皱着眉头表情凝重。

岑母不确定地说道:“总不能让咱们都下岗吧?那厂里的活儿谁干?”

王婶摆摆手,脸色难看,“上次回我娘家,我侄子,在玻璃厂的那个,也下岗啦!”

岑母听完表情更加担忧,她侄子可是生产组长,组长都得下岗,那她和老岑不是……

“厂里的活儿咋没人干!你俩还没听到风声吧,你有这个……就能留下来干!”,王婶搓搓拇指和食指。

岑父岑母对视一眼,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看来大伙这两天捕风捉影的那事是真的……

岑野现在完全确定是什么事了

八十年代的下岗工潮来了!

这是时代经济发展趋势,势在必行,谁也阻挡不了……

只不过现在很多人还不相信,或者还想花钱找关系留下来而已。

十几分钟,岑野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她炸好葱油,给三碗煮好的面条淋上就可以了。

岑爸岑妈也已经收拾好表情进屋。

岑父吸了吸鼻子,闻着空气中的葱香味,放下手里的饭盒,朝女儿讨好的笑了笑,

“小野的手艺像我,做啥都好吃”

“我家小野谁也比不上,就你能!赶紧洗手吃饭”,岑母脸上也挂上笑,嗔怪地说道。

岑爸岑妈这两天已经吃了好几次岑野做的饭了,从第一次看到从不做饭的女儿做菜的震惊,到现在,已经能接受了。

岑爸岑妈吃着面条,一如既往地夸奖岑野的手艺,仿佛他们吃的是什么神仙美味。

岑野想到院子里的对话,她放下筷子和岑父岑母聊起今天在院子里发生的事。

“爸,妈,下岗这事会不会影响到咱们家?”

岑野试探性地问道,又不动声色地观察岑父岑母的表情。

听到岑野的话,岑父岑母吃面的手顿了一顿。

也许是怕女儿担心,岑父放下筷子,安慰岑野,

“小野,我和你妈的厂子里算老熟练工了,应该轮不着咱们家头上,实在不行咱也去找找关系。”

岑父又接着说道,“就算我和你妈都下岗了,也不让你们娘俩饿肚子,啥事没有!啊!孩子。‘’

岑母也安慰她,‘’小野,别操心大人的事儿,你就在家好好养着,凡事有我和你爸呢。”

岑野想了想,提出自己的铺垫好的想法,

“爸,妈,我前两天看到报纸上说,现在要发展经济,政策上现在鼓励干个体户,听说南边好多人干了呢!”

“要不,我们也试试?”

岑父岑母听了,相视苦笑,“你这丫头,个体户哪能随便干的,现在这政策,不好说。”

岑野:“那万一呢?咱们不如多做些准备?有备无患嘛。”

岑母听了,嘴角的笑淡了淡,是啊,万一呢?谁又说得准呢,岑母担忧得看了岑父一眼。

岑父表情也变得严肃了些,沉思了一会,回答道,“咱们都再想想”

今天岑野的目的就是干脆利落地把“干个体户”这个事情,在岑家人心里留下了种子。

看,她的小算盘已经开始打的啪啪啪响啦。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