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天龙殿萧琰最新章节_天龙殿萧琰萧琰艾薇全文免费阅读- 龙魂至尊萧琰免费阅读

小说:龙魂至尊萧琰

作者:大漠孤舟

主角:萧琰,艾薇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曾用名《龙魂至尊》《至尊令》。七年前邂逅的女人突然打来电话,求他照顾好他们的女儿。为了保护女儿,她选择了以死相抗,殊不知他早已权倾天下….

书评专区:

远陆亦寒:剧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过年要吃黑米糕:眼睁睁的看着大大一步一步变好,剧情也铺开很很精彩,特别开心
昵称上传失败:哪怕白天要在叙利亚战场上和表舅对枪,我也要忙里偷闲,晚上狠狠地奖励自己追更这本书。希望作者不忘海外读者,继续加油!

《天龙殿》免费试读

 

第十七章 箫布衣训狗

龙从云坐在一个华丽无比的滑竿上。

滑竿通体由整块的金丝楠木打造,象牙为表,黄金扶手靠背,一面雕刻着山川草木,一面雕刻着山川日月,雕刻的栩栩如生,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最奢侈的是,那山川日月,都是一颗颗精美昂贵的各类宝石。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光是这一个滑竿,就价值过亿。

龙从云坐在滑竿上,俯视众人,高高在上。

而在他的身后,龙家三千护卫军,紧随其后,浩浩荡荡之势,令人胆战心惊。

林家人看到这一幕,不自觉的往后退了起来。

即便是已经心存死志的林清宁和沈慕青,也不由得瑟瑟发抖,脸色发白,可她们却没退。

她们不能退,也没有任何退路。

龙从云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淡淡的看了箫布衣一眼,说:“是你接的电话?”

“正是。”

箫布衣点头,怡然不惧。

看到他身上的这股淡然气质,龙从云深深的眯着眼,那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诧异的神情。

纵横南疆数十年,龙从云见过无数所谓的年轻才俊,没有一个人能在自己的气势下抬着头,更没有一个人能像箫布衣这样,站的笔直,毫无惧色,身上的那股气质,竟然隐隐能跟自己抗衡。

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能挡得住我的气势?

一时间,龙从云微微失神,说:“不错,很不错,我那不争气的孙子败在你手上,不冤。”

“若是再给你点时间,你未尝不能成为龙家的强敌!”

“可惜,要不是我时间有限,倒是想放你一条生路,看看你最终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众人听见这话,脸上的神情均是一变,看着箫布衣的眼神都透着震惊。

龙从云是谁?

南疆绝对的霸主,眼高于顶,寻常的年轻才俊很难入他的法眼。

可龙从云直接说,箫布衣未来的成就不弱于龙家?

这年轻人居然这么厉害?

然而,让他们更加震撼的是,箫布衣听后,却说:“龙家的强敌?”

说着,他淡淡一笑,眼中的讥讽足以藐视这世间一切的东西,说:“龙家也配成为我的强敌?”

“狂妄!”

“找死!”

“你算什么东西,龙家主当面,也敢如此大言不惭?!”

“跳梁小丑,也敢大放厥词?我龙家只需要伸出一根小手指,就能碾死你无数次!”

“……”

龙家人纷纷怒吼,驳斥,煞气弥天。

“有趣,有趣。”龙从云却也不生气,反而笑的越发温和,好似个弥勒佛,说:“从你的身上,我似乎看到了当年的我,狂妄,自信,敢于挑战一切权威。”

说着,龙从云一顿,说:“可是,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我当年的那份实力了!”

“你很想看吗?”

箫布衣问。

龙从云说:“有些期待。”

箫布衣笑了,“只怕这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哈哈哈!”

龙从云听后,哈哈大笑,身上的气势猛然加剧,随后又瞬间收拢,气势全部朝着箫布衣释放出来:“看在你和我当年如此相像的份上,交出我要的东西,我可以不计较你折辱我龙家的颜面,赐你个痛快!”

“不急。在这之前,还是让我先送一份大礼给龙家主吧。”

箫布衣摇头,随后神情一冷,“带上来吧!”

沉默无言。

二十个重甲武士,分别抬着几根石柱出来,其中一根石柱还很新鲜,显然才成型没多久。

而看到那石柱上的一颗颗血肉模糊的脑袋,所有龙家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愤怒、震惊与恐惧的神情。

那一张张脸,虽然被人从头皮剥开了皮肤,可通过那五官与气质,他们也认出了这都是他们曾经最为熟悉的同僚。

尤其是那最前面的一根石柱上,更是在龙家地位仅次于龙从云的铁背先生!

瞬间,就连一直云淡风轻的龙从云的脸上,都露出了震怖与愤怒的神情。

多少年了,没人敢这么折辱龙家了!

这不仅仅是在打龙家的脸。

而是在把龙家的脸打肿后,又踩在脚底下,无情的摩擦与碾压。

“小子!你敢如此辱我龙家?!”

“小子,今天我要把你抽筋剥皮,喝血吃肉!”

“不仅是你,就连你的女人,甚至林家,都要为此付出血的代价!”

龙家人群情激愤,怒吼连连。

龙从云也不复之前的淡然,眼中杀气昂然:“你很大胆,所以,你想好了如何面对我龙家的怒火了吗?”

“这就生气了?”

箫布衣笑了,轻蔑无比,说:“那就再看一出好戏吧。”

他手一招,一个重甲武士拖着链子而来。

次啦啦。

链子在地上摩擦,发出难听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毛骨悚然,因为在链子的另一端,一个人像条死狗一样被拖着前行。

重甲武士将链子交给箫布衣。

箫布衣牵着链子,用力一拽,就听见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一张血肉模糊的脸抬了起来。

看到这张脸,所有龙家人都露出震怖之色,因为这人赫然是龙家少家主,龙飞!

龙飞此时早已经奄奄一息,仅凭着一股强大的求生欲支撑着。

而现在,他爷爷来了!

他有救了!

于是,他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来的力气,声嘶力竭的喊着:“爷爷,这混蛋不仅拔掉了我的牙齿和指甲,打断了我全身的骨头,还像养狗一样的拴着我!”

“爷爷,我们龙家何时受到过这样的羞辱?”

“这仇恨深似海!”

“爷爷!杀了他!杀了这个羞辱龙家的混蛋!再把他那下贱的女人抓会龙家,圈禁起来,我要每天让一百个男人去伺候他的女人!”

“还有这混蛋的女儿!我要让他的女儿,像狗一样被养大,像狗一样吃东西,像狗……”

“噗哧!”

龙飞歇斯底里的怒吼着,发出最恶毒的诅咒,然而话才说到一半,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神情萎靡的倒在地上。

箫布衣抚摸着他的脑袋,就像是在抚摸狗头,淡淡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龙少爷,你怎么能开口说话呢?难道你忘了,从见到我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是一条狗了呢?”

“你说,你这么不乖,我该怎么惩罚你?”

说着,他猛地抓起龙飞的头发,脸上的杀气无比狰狞,令龙飞恐惧到了极点。

“真可怜呢,算了算了,你叫两声,我就饶了你。”

“我……我……”

龙飞支支吾吾的说。

箫布衣眯着眼角,说:“狗是这么叫的?”

龙飞想反抗,但又如何能反抗的了?

他不想在龙家人面前丢人,他想硬气的死,可是,他终究不是个硬汉。

“汪汪汪!”

在沉默许久,龙飞忽然发出了一阵低低的狗叫声。

“太小声了,我听不见呢。”

箫布衣却不满意。

“汪汪汪汪汪汪……”

龙飞使出所有的力气,大声叫着。

“哈哈哈!”

箫布衣哈哈大笑,看着龙从云,说:“龙家主,我这训狗的技巧,可还算高明?”

龙从云没说话,而是半睁着眼。

身后的毒士苍北先生瑟瑟发抖,因为他知道,龙从云已经在丧失理智的边缘了。

上一次龙从云丧失理智是什么时候?

对了,是十七年前。

龙从云的爱子被仇家暗杀,龙从云彻底丧失理智,将仇家二百三十一口人,屠杀了个干干净净。

土地被献血浇透足有一尺深,那血腥味,七天都没有消散。

而今天,龙从云再次丧失理智,会有多少人头落地?

箫布衣却似乎一点儿也没察觉到,反而淡淡一笑,说:“龙家主,你可知道为什么别人都被剥皮浇筑在石柱子里,而唯有他的脖子上戴了个项圈,被当成狗养?”

不等龙从云回答,他就自顾自得说:“那是因为,他想把我的女人,像遛狗一样的羞辱啊。”

说着,他笑了,笑的无比森然,杀气凛然:“所以龙家主你猜,如果有人想要我女儿的心脏,我又该怎么惩罚他呢?”

忽的,龙从云睁开眼,杀机陡然出现,说:“那你先猜一下,折辱我龙家颜面的人,最终都是怎么死的?”

“那就不打哑谜了,做过一场?”

箫布衣笑着说。

龙从云杀气凛然的说:“那就做过一场吧。”

“龙家人听令,除了他们三人,杀!无赦!”

龙从云手一落,龙家来的三千护卫纷纷拔出身上的刀剑武器,将箫布衣、沈慕青、林清宁和二十重甲武士,团团围住。

早就躲进林家大宅的林家人隔着老远看着这一幕,不禁瑟瑟发抖。

“布衣,布衣……”

沈慕青怕到极致,不停地叫着箫布衣的名字。

林清宁也是双腿颤抖,紧紧的抓着沈慕青,却寸步不离。

这份恩情,箫布衣铭记于心。

他对两女说:“别怕,有我在,谁也伤不到你们半根汗毛。”

虽然只是安慰的话语,却让两女顿时找到了主心骨,不自觉的往他身边靠,恐惧也降低许多。

“重甲军,告诉我,敌人有多少人!”

箫布衣忽然吼了一声。

“三千!”

二十重甲武士齐声回答。

箫布衣继续问:“我们有多少人!”

“21人!”

重甲武士回答。

箫布衣继续问:“他们要杀我们,我们怎么办?”

“杀!”

“杀!”

“杀!”

二十重甲武士毫无惧色,反而战意昂扬,冲天的战意,天地似乎都为之一动。

“哈哈哈!”

箫布衣仰天长啸,豪气干云:“那就杀个痛快!杀个血流成河!”

“龙家人听令,出击!”

龙从云怒吼一声,手起,刀落,三千龙家军一涌而上。

“慢着!”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打断这战斗。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