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曹婶 周雨晴小说《赞!重生成新手山神后我桃花朵朵》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赞!重生成新手山神后我桃花朵朵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减肥的里脊

角色:曹婶 周雨晴

简介:前世她被最爱的人利用,最终死于众口铄金之下。一朝重生,小可怜被山神爷爷捡回来,养着养着成了玄学届最奇葩的一颗新星!为了钱权出卖女儿的亲生父亲?处处留情的白莲花妹妹?白切黑的渣男前夫?这一世,她定要让负过她的人都尝尝被负的滋味!诶!不对不对,怎么面前的帝国首富,眼神和山神爷爷送她的奶喵黑仔这么像?!矜贵男人笑得放肆:你昨晚rua我脑阔的时候,还说我是你最爱的小乖乖,这么快就翻脸不认喵了吗?

书评专区

赞!重生成新手山神后我桃花朵朵

《赞!重生成新手山神后我桃花朵朵》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周雨晴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带着一丝茫然的。

因为,她记得她已经死了。

子弹穿过额头时,烧灼的疼痛从她的大脑扩散到四肢百骸,那一瞬间里她才发现自己实在活得可笑,为了博得那个抛妻弃子的亲生父亲的一点点关注她离开了外公甘愿成为父亲手上的一颗棋子,为了一个根本不爱自己的冯锐诚她众叛亲离只为成为他的新娘,为了在冯家站稳脚跟得到一点冯锐诚的关爱她殚精竭虑与冯家人斗智斗勇,然而直到最后她才发现什么奋不顾身的爱情,什么誓死争夺的财产,什么尔虞我诈的权势,一切都是镜花水月,枉为他人做嫁衣。

然后她就死了。

但是此刻她又睁开了眼睛。

入眼的不是冯家那宛如囚笼一般的华丽欧式大卧室,而是一间小小的,布置得十分简朴温馨的小房间。周雨晴的眼神扫过床头柜上的合照,眼睛立刻红了。

那是一个笑容慈爱的老人抱着一个约莫五六岁小女孩的老照片,在时间的印迹下已经开始发黄。

她想这一定是梦,她仿佛又回到了自幼生长撒野的大山里,回到她最爱的外公身边,像颗快乐的野草,散发着蓬勃的生命力。

手指轻轻颤抖着,她努力地从床上爬起来,仔细抚摸着发黄的老照片。她还记得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因为外公没有多余的钱给她买最喜欢的奶糖,她还哭鼻子了好一阵,直到拍照片的那刹那都没打得住,于是照片里外公和煦的微笑和她委屈的嘟嘟嘴相映成趣。

大门外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一个大嗓门带着焦急不住地叫唤她的小名。

“阿晴!快来!你外公出事了!”

周雨晴迷迷糊糊的想,她外公明明好好的怎么会出事?而她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还会做这样诡异的梦?

门外的大嗓门敲得更加用力了,声音带着几分沙哑的哭音。

“阿晴!你外公他…他没了!”

纵使知道自己在梦里,周雨晴还是被这噩耗给惊得好像心都停顿了好几秒,她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往门口走,身体像散了架似的哪里都泛着一股酸痛,每一步都走得摇摇晃晃仿佛下一秒就会摔倒。

好半天才走到门边的周雨晴,拉开老旧的门闩便看到了住在山脚的曹婶正哽咽着擦眼泪,听到门响,曹婶抬头一看便发出惊呼。

“阿晴!你是不是病了!脸色这样白!”

周雨晴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直窜到头顶!曹婶不是在她去城里读书的第二年就因为生病去世了吗?怎么会出现在她的梦里!

曹婶心疼得赶紧上前扶住她,拉着她的手不住安慰。

“婶知道你心里难过,何阿公那么好的人,怎么好端端就…唉!”

看着曾经活生生的人就这样站在自己的面前,周雨晴还是感觉眼眶发酸,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她抱住曹婶忍不住大哭出声,宣泄着这么多年的委屈。

曹婶拍了拍她的背,大嗓门里的温情是她去城里后再也没有感受过的真挚。

“走吧,我带你去看你外公。”

周雨晴抹着眼泪,迷迷瞪瞪被曹婶拉着深一脚浅一脚的下了山。

这是一座被许多地图遗忘的小山包,虽然不高但是山顶的树木极深,终年都有一层迷雾笼罩。自小,外公便告诉她山顶住着一位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山神大人,山神大人不喜见人只喜欢喝酒,所以山脚下的小村庄里家家户户每到秋收都要酿上一坛好酒送到山腰的山神庙里供山神享用,祈求来年的风调雨顺阖家平安。

而她外公,就是小小山神庙的唯一庙祝。

从小她就住在山神庙旁的小院里,看着来去过往献上美酒祈求保佑的虔诚村民们,那时候她总是在想,山里是不是真的住着这位山神大人,而她自小在山里长大,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他呢?

曹婶带着她走过熟悉的山间小路,纵横的乡间田野,来到村里唯一的卫生所小院。院子里已经三三两两聚集了许多熟悉的面孔,看着她的到来都露出不忍和悲伤的表情。

周雨晴越过人群,在卫生所的小隔间里见到了面容平和安详,嘴角似乎还带着温柔笑意的外公孤零零地躺在小床上。

“外公!”即使知道自己在梦里,她还是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灵魂尽头的悲伤涌上她的全身,脑海里开始浮现与外公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绝望让她几乎站不住,几步就扑到外公身上嚎啕大哭起来“外公!你醒醒啊!我回来了!你看看我!你起来看看我啊!”

站在背后的曹婶悄悄抹着眼泪,对着坐在一旁抽着旱烟的老村长低声说。

“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好好的,何阿公怎么就突然…阿晴一个小姑娘家家,今后可怎么办哟?”

老村长敲了敲手里的烟,沉吟半晌才缓缓开口。

“我听说何阿公那个女婿住城里,何阿公女儿虽然去得早,但那女婿应该不能不管自己亲女儿吧?”

曹婶瘪了瘪嘴,冷哼一声。

“阿晴长这么大你见过她那个爸来过?照我看也是个不靠谱的,我怕阿晴要是真被接去城里不得吃苦受罪啊。”

老村长长叹一口气,不再言语。

周雨晴哭得几乎晕厥过去,她多想外公像小时候那样,能再次抱着她对她说。

“阿晴怎么又掉金豆豆啦?咱阿晴都是大姑娘啦,可不能哭成这样,不好看哈。”

这样她就能一边撒娇一边让外公给她买奶糖吃,而不是真切感受到手掌底下的外公尸身变得越来越冷硬。

突然,一道亮光划过她的脑海,她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这个梦太荒诞太真实了,她甚至能感受到温度质感和质地,情绪里的痛苦悲伤紧紧篡住她的心脏,半天她终于找到自己哭到嘶哑的声音,转过头结结巴巴地问曹婶。

“曹…曹婶…今天几月几号?是哪一年?”

曹婶以为她哭糊涂了,拿出自己的老人机看了一眼回答。

“17年10月17号呀。”

周雨晴双腿一软,直接跪坐到了地上,这是怎么回事???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