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穿越景朝李星河李震(李震李星河)_李震何芊穿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李震穿越成了潇王遗子李星河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主角:李震李星河何芊

类型:军事历史

简介:《李震何芊穿越小说免费阅读》又名为《穿越景朝李星河李震》《潇王遗子李星河》。主要讲述的是:李震醒来后便发现自己换了身子,所处环境也明显变成了古代,熟读网络小说的他瞬间便明白过来,自己竟然就这么穿越了。最初他还十分庆幸,因为自己这开局就拿了腰缠万贯父母双亡的剧本,自然想如原主一般只想玩乐不问其他。但很快李震就发现,自己若是再不努力恐怕就要丧命了……

书评专区

赤戟:保持作者一贯的清新风格,美术方面,各种专业,不明觉厉,情感方面,简单平淡,却透出一种值得品味的隽永。

破烂刘丢:本文依旧延续了作者对于秦朝的深刻理解无论是历史人物,政体架构及官僚体系,人物风俗等方面详实、符合时代背景。

电线杆上的:行文洒脱不羁轻快明丽,人物对话受《西游记》影响较深,往往能让读者会心一笑,极大的调动读者的代入感。笔下主角热血之余不失精细,能搞笑却从不卖贱,喜扮猪吃虎却极少装逼打脸,甚得包括本牛在内的一部分读者喜爱。

《世子风流》免费试读

 

第十章


望江楼。

二层回廊雅间,两个穿着华丽的锦衣男子正互相嘀咕着什么。

一位是大将军冢道虞的侄子,冢励,字元昭。

另一人是翰林大学士陈钰之子陈文习,字志学。

两位的长辈都是朝廷上数一数二的存在。

陈文习问着饮酒苦笑的冢励:“此次北上也不早知会我一声,到京我才知道你来了,为何如此匆忙。”

冢励露出笑,给陈文习倒上酒:“志学兄,今年端午诗会,在下曾在苏州与京中王怜珊小姐有过一面之缘,当下一见钟情,博得美人一笑。

我们两家门当户对,我便和家中说了此事,家父上京找叔公为我说和这门亲事。这事本是水到渠成,结果…..”

“结果今年中秋宫宴上陛下玉口亲开,将王小姐许给潇王遗子李星河。”陈文习接话道。

冢励握紧拳头,手上青筋暴起,点头道:“是啊,我远在苏州任职,本以为明年便可以迎娶王小姐…..”

陈文习点头:“唉,你与王小姐之事确实令人扼腕,那李星河张扬跋扈,横行霸道在京都是有名的。

而王小姐乃京都第一才女,才学之名世人皆知,若是王小姐跟了他,只怕…..误了终身。”

“所以我才来了!”冢励捏住手中的酒杯,眼中带有血丝。

“最令我痛心的是京都这几日传闻怜珊广邀好友和才学之士,要在年前开办诗会,却未给我发来请柬,她这是三心二意,准备顺从圣命,自毁一生啊!”

“元昭莫急,这事…..”

陈文习连忙劝到:“王姑娘无论才学词赋如何出众,也只是一女儿家,圣命之下,她又能做得了什么。”

“可总有些能做的吧。我不甘心…”冢励看着江边,此时屋外的大雪更大了几分。

潇王府。

“哈哈哈,瑞雪兆丰年。”李震看着又下起的雪,冷得他全身直哆嗦。

月儿在一旁翻动炭火,好让它烧得更加均匀些。“世子都冷死了,雪有什么好的。”

“可别这么说,小心南方的小伙伴打死你。”李震好笑的揉揉她的小脑袋。

“小伙伴?世子是说玩伴吗,她们为什么要打我?”月儿想不明白,于是歪着脑袋认真想起来。

李震没回她,说了大概也听不懂,换了个话题,同时确认一些信息,李星河的记忆总关于家国大事总是模模糊糊:“听说今年秋天辽人又南下了。”

月儿点头:“辽人最可恨了,三四月前,辽人南下一度过了雁门,一路烧杀抢掠,不知死了多少人。”

“朝廷怎么办?”

“加急的人马刚到京都,第二天皇上便派关北节度使魏朝仁大人率兵北上迎击辽人…..”小丫头说到此处便停了。

看她表情李震有些明白怎么回事:“败了。”

小丫头轻轻点头,拧着手指不开心了:“听说北边死了好多人,死人堆满山都是。”

月儿语气忧伤,她一个小丫头不懂什么家国大事,但感同身受,总归心里不好过。

秋儿在一边安静的磨墨,感觉差不多时她才开口:“世子,好了。”

李震点头,然后走到书桌前,秋儿已经准备好一切。

“世子你今天要写什么?”

月儿抹掉眼角的泪,好奇的凑过来。

“写一个噱头。”

沾好墨,李震轻轻平了平手下的纸。

“噱头?”秋儿也好奇的凑过来。

“我不是说过吗,想要人们到听雨楼,总要有让人谈论的谈资才行,这便是噱头,要把人都吸引过来才行。”

李震说着已经下笔。

此前,李震大体了解了下两家竞争对手的信息:

望江楼向来人满为患,两层的朱红雕花纹木楼,来得大多京中贵人,或是知名才子声名远扬之人,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老牌酒楼。

咏月阁则是文人骚客倾慕之地,因为开酒楼的是判东京国子监陈钰大人。

陈钰大人官至正三品翰林学士,差遣判东京国子监,而且本人才学出众,酷爱诗词歌赋。

所以每逢年过节都会在自家咏月阁中举办诗会,到时京中诸多大人物都会到场,无数有学识之士挤破脑袋想要去展露一番。

咏月阁诗会,更是京都一盛事,闻名景朝天下各地,久而久之,咏月阁便成各地学子心中的圣地。

想着,李震下笔如风,笔锋不断跳跃,连贯如徐徐行走,又硬朗逼人的字已经跃然纸上。

“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

是诗!秋儿眼睛一亮,她从未见过世子写诗。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秋儿跟着念,她是懂诗词的,到了这一句便开始和以往的诗都不同。

“抱歉了陆游兄,只能委屈你了。”

李震小声道,随后将最后两句挥洒而下。

秋儿不知不觉跟着念出来:“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两句念完微张的嘴再也合不上了,屋子里的时间如同在此刻静止下来,只有窗外雪花纷飞。

“世子,这诗,这诗…..。”

那种壮烈和无畏的冲击即使时隔千年之后的人们依旧能深切感受。

何况是如今,一个风雨飘摇,外敌屡屡入侵的国度,一片只要站立于此就让人感同身受的土地。

不断积蓄的力量,默默沉积层层加深的悲壮和豪情。

就如在黑夜风雨中潜伏的濒死野兽,在苦难和苦难中默默积蓄力量,然后无怨无悔的嘶吼出来!

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两个小丫头凑过脑袋,小声读了一遍又一遍,

在震撼中无法自拔,月儿更是读着读着呜呜哭出来。

李震轻轻接住她,小丫头大概想到之前说辽人犯边的事了。

秋儿反复念着,越念越是感觉诗句的雄浑深远。

咏月阁一天能出一箩筐各种边关诗词,仿佛人人恨不能立即北上杀敌。

然而除了魏大人的军队,再没人北上。

直到今日看到世子的诗,她才感受真切的情感情感,奔涌而出的壮志。

世子诗才那些所谓才子就是打马也赶不上!

世子才是真正忧国忧民的人,只是没人知道,也没人信,秋儿心中如此想到。

月儿此时蹦蹦跳跳的道:“世子世子,我把这诗送去咏月楼好不好,让那些臭才子们见识见识世子的才学。”

>>>>点击进入搜索【李星河】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