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悖逆空间-混沌、科技与诅咒》小说最新章节,萨伊尔 天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悖逆空间-混沌、科技与诅咒

小说:科幻

作者:步天阶

角色:萨伊尔 天心

简介:黑夜隐藏着诡秘,混沌掩埋着真相。当神灵迷失了自我,毁灭即是救赎。蓝陨走出本位面,偶遇了被困在小世界的萨伊尔。几人结伴穿过空间门,却误入了更加诡异的混沌世界。这个世界异像频发,一旦进入黑夜更是让人不寒而栗。凭借科技与魔法的力量,人类是否能逃脱无尽的黑夜诅咒?自大又逗比的索尔,骄傲的萨菲罗斯,学到新本领的哈利波特,以及漫威的众英雄们。他们不约而同的被卷入到诡异世界的纷争中,成为众神博弈的棋子。

书评专区

天阁圣剑:看了前两章,心理描写的太精彩了,让人久久无法平静。连续三个我心即地狱,代表了三次领域扩张,压抑后再黑化,很期待后面会怎样。

喜欢台湾猴的陈医师:开篇有点重口,但是前两章读下来非常痛快!像是一直压抑着怒火再一口气释放出来。文笔也非常棒!

海伦娜!!!:文笔真优秀

爱吃向群锅饺的赵子龙:很好看啊。开头的写法有点传统了,后面故事很有意思

9i影视: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就是第一章要有耐心看下去

悖逆空间-混沌、科技与诅咒

《悖逆空间-混沌、科技与诅咒》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萨伊尔.法莱斯特.烈焰,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在地狱里等你!”毁灭之神巴尔仰天大吼道。他的声音激起了肉眼可见的冲击波,连天空的云层都被震散开来。

而在高空的一架飞船里,小机器人1067问自己的同伴道:“你对他做了什么?让他这么恨你。”

名为萨伊尔的红发少女伸了伸腰肢,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只是打了他弟弟,他过来报仇的时候顺便把他也打了一顿。”

她的神情恬淡,语气柔媚而慵懒,像是刚刚小睡初醒还保持着对床的眷恋。但说出的话却能让一众强者惊掉下巴。

1067耸了耸肩:“我的拇指不知该朝上还是朝下了。”

萨伊尔瞥了一眼自己的同伴,嗤笑道:“省省吧,你根本没有拇指。”突然,她捂住了自己的心口,有些奇怪的说道:“有人在呼唤我。”

1067回道:“是的,下面那个大家伙嘴就没停过。他好歹也是个魔神,他的诅咒怎么也会有些效果。”

“不,不是下面那个笨蛋,而是另外一个笨蛋。”萨伊尔的目光似乎跨越了重重位面,看向不知名的远方。“一个来自天界的笨家伙。”

…………

苍灰的天空中,一架造型奇特的飞船从无到有的出现,落于大草原的上空,将那些优雅踏着步子的飞禽变成惊弓之鸟。

“你确定这里就是天界吗?”1067的机械声音响起。

“当然,就是这里。”萨伊尔柔媚的声音答道。

“那下面那些人是怎么回事?”1067又问道。

在飞船的下方,许多穿着兽皮衣服的人正对着飞船膜拜,不知道他们将飞船当成了什么东西。

“呃……可能是一些傻子吧。”萨伊尔回答。

“天界里还有傻子?”

“当然有,你没听过吗,老天爱笨小孩。”

“…………你赶快去办事吧,我怕被你传染了胡说八道的病毒。”

“哈,那你就等我回来后再传给你。”说完,戴着兜帽的红发少女从飞船中飞出。

和风如媚,微雨朦胧。

淡淡的阴霾天空笼罩着大地,明明最是让人惆怅的雨季,但林间的花鸟鱼虫却都欢欣雀跃,嘶鸣不已。

它们享受着这带有灵力的雨露,感谢上苍的恩赐。

一双精致的皮靴缓缓踏在石台青阶上,视线上移,戴着兜帽的萨伊尔站立于此。她抬头看向不远处的石拱门,如星辰灿烂的双眸微微眯起。

“天青门……”少女的檀口低声念道。随后,美丽的倩影踏着细雨走入这传说之门。

三十二瑞兽蛰伏于地,二十八星宿恒耀于天。云雾中隐现仙宫的青渺,山水间更藏大道的无言。

这里是真仙界,无数修真者的梦想之地。

然而,美好往往只存在于幻想,任何世界都会有它的阴暗,而真仙界从不对此隐藏。

拥有万载历史的天青广场中央,一个突兀的脑袋立于此处。

这是一个男子,他的身体似乎被埋在了地里,他的双眼被封神帛封住。周围有六道巨大而显眼的符文,限制男子的行为。

皮靴的踏地声有节奏的响起,少女走到这男子的前方。她将兜帽摘下,露出艳丽的红色长发。

“真幸运,你听到了我的呼唤。”被埋在地里的男子说道。“虽然我看不见,但我知道是你来了。萨伊尔。”

萨伊尔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十余载未见……想不到你会变成这样。你历经千辛万苦修成仙神,到头来就是这个结果吗?”

“仙神界自有其规则。”男子苦笑道。“我触犯了天条,天帝罚我在此受辱千年。”

“什么天条?”萨伊尔问。

“与魔族结姻缘,并育有一女。”男子说道。

萨伊尔深深叹了口气,说道:“尚璇云青,我曾欠你一个人情。那么你是想让我把你救出来吗?”

尚璇云青回答道:“不。我即便能脱离刑罚,但却无法摆脱天帝的追捕,而且我并不值你因此对抗天青神族。”

“天青神族,呵呵……”萨伊尔嘴角露出讽刺。“都是些自以为是的家伙,还认为自己是天道的代行者。”

尚璇云青哀叹道:“我的妻子艾琳娜死了,但是我却不知道我那可怜的女儿现在怎样。我们确实像你所说的自以为是,所以……我们一家遭受了天道的诅咒。”

萨伊尔沉默,不知该何言以对。

“我想请你帮我找到我的女儿,她的名字叫阿提雅.尚璇。”男子哀求道。“作为回报,我会给你我的半位面世界。”

萨伊尔皱眉道:“我不需要那个。”

“我知道你身家天羡,但这是我唯一能拿得出的东西了。”尚璇云青脸上满是哀求之色。“帮我找到女儿,带她离开魔界,让她能安稳的生活,这是作为一个无能的父亲最后能为她做的事了。所以求你,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萨伊尔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尚璇云青如释重负,本已有些扭曲的脸上露出感激之色:“请读取我的记忆吧,我知道你能做到。一切东西都在这里。”

红发女孩颔首,她右手向前伸出,便看到有无数信息流从尚璇云青的脑中飞出,汇聚到萨伊尔的手中,变成一个符号。

“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萨伊尔。”尚璇云青低声道:“你明明没有多么高的修为,但却好像无所不能,是真正的大逍遥、大自在。”

“因为我修炼的从来都不是力量,而是脑域。”红发女孩说道。

尚璇云青深深叹了口气:“走吧,守卫们来了。谢谢你能记得对我的承诺。”

萨伊尔点了点头,回身向远方走去。

然而四个身穿金甲的影子从空气中骤然出现,挡在萨伊尔的前方。他们的武器散发出寒芒,杀气从他们双眼溢出。

“来者何人?竟敢独闯天青门!报上名来!”为首的金甲神将大声喝道。

萨伊尔仿佛没看到眼前这四名杀气腾腾的神将,她只是将兜帽戴起,以丝毫不变的步伐从容向前行去。

“大胆狂徒!竟敢无视本神将!给我擒下她!”那金甲神将恼怒的再次喝到,随即四把含氤氲之气的长矛如电闪雷鸣一般向萨伊尔攻去。

然而,这四把仙器长矛只戳到了一团空气,从萨伊尔的幻影上穿透而过。而红发女孩则缓缓消失于空气中,再不留一丝踪迹。

“跑的倒挺快。不知是哪里来的家伙。”一名守卫神将说道。

“看样貌倒是个非常漂亮的姑娘,真是可惜,如果没跑掉我们还能玩玩。”另一名守卫有些猥琐的说道。“有些妖女可是够劲呢。”

然而四名神将的交谈还未完全落下,他们身上就骤起血雾。狂暴的空间力量纵横切割,将四名金甲神将在眨眼间绞成一地碎尸。

片刻之后,萨伊尔再次出现在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上。远远望去,墨绿色飞船悬浮在草原上,等待乘客的出现。

萨伊尔走到飞船的跟前,说道:“1067,我回来了。”

舱门打开,一个有着流线造型的小机器人从飞船中飞了出来。它看着萨伊尔露出笑容:“没想到回来的这么快,我还以为你看到老朋友会多聊一阵子呢。”

萨伊尔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看样子你心情不怎么好。”1067说道。“先进来吧,我给你配了你喜欢喝的火山咖啡。”

…………

“我以前就告诉过他不要和不同族的女人靠的太近,迟早会出问题,结果现在果然应验了。”

“你是没看到他,以前多么威风的一个战神,杀伐果断,结果现在活的连条狗都不如。”

“只剩一颗脑袋露在地面,我开始还以为这是谁在表演马戏呢。仙界居然还有这种搞笑的刑罚。”

“别人修道都是太上忘情,淡漠凡尘,体悟天心。我虽然不太赞成这种修炼方式吧,但总感觉那家伙越练越傻了。”

萨伊尔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喋喋不休的说着。而小机器人1067则在旁边甘当一个合格的聆听者。

“如果不是还欠他一个人情,我才不会管他这破事,居然还要到其他世界去找人。”不知第多少次,红发女孩又提到了这句话。

1067却叹了口气,说道:“你其他话我是相信的,唯独这句不信。就算没有报酬,就算你不欠他人情,这个忙你该帮还是会帮。”

萨伊尔闻言沉默了下,最终也只是暗叹一声,将目光转向舷窗外。

飞船的舱壁可以自如调节透明度,此刻便见到无数的流光在飘忽间向飞船后方飞驰。仿佛抽象画般的色块不时占据整个视野,又在悄然间消逝,那便是一整个位面的空间。

此时的飞船已处在时空扭曲之中,沿着空间信道向魔界进发。

不知多久之后,飞船融入一个黑红的色块之中,这是萨伊尔获得的肆魔界坐标。

天空有一红月,将赤色的光芒普照在大地,像是愤怒充血时野兽的眼瞳。而在地面上,无数的厮杀和暴力正不断上演,将优胜劣汰这个词体现的淋漓尽致。

这里便是尚璇云青所说的肆魔界了。混乱与血腥一如萨伊尔所料。

“你要找的人就在这里吗?我还不知道她是什么样貌呢。”1067问萨伊尔道。

萨伊尔用手指在空中作画,眨眼间一个金发女娃的形象便被她绘制出来,简直比激光打印机还要迅速。

“这是尚璇云青印象中她女儿的样貌,当时只有两岁。现在应该有十二岁了。”她说道。

萨伊尔灵活的手指再次舞动,片刻后,一名有着混血样貌的金发小姑娘浮现于空中。她有着白皙如牛奶一般的肌肤和深邃美丽的五官,还有一头耀眼美丽的金发,无需长大便能知道会是个美人胚子。

1067轻佻的吹了下口哨,笑道:“这便是你测算出来的样貌啊,我倒是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本人了。能确定她就在这个位面吗?”

萨伊尔微一闭眼,用奇特的手势进行占卜,几个呼吸之后她松了一口气,说道:“我占卜的结果显示她就在这个位面,只是距离有点远。”

红发女孩将一个平面坐标输入飞船,说道:“向这个位置飞吧。”

飞船所处的空间波动了一下,又缓缓恢复平静。

几乎只是眨眼之间,飞船便横跨二十四万公里的距离出现在目标地点。

这里是一处地堡,外层是典型的魔族风格,紫黑色的基调,间以红色点缀。无数粗大的尖刺如地牙一般伸向天空,意义不明的魔纹在尖刺上明灭不定。而地堡的外侧,如同覆盖了一层生物基质的墙壁不停蠕动着,不时会吐出一些骨骼或虫类残骸。

“我实在欣赏不来魔族建筑的风格,它们很多装饰只是为了吓人用的。”1067不屑说道。“这方法就和兽族用木桩插上人的头盖骨一样,野蛮又粗俗。”

“我们快下去,我的心脏跳的厉害,我有不好的预感。”萨伊尔没有理会同伴的吐槽,她的表情很焦急,说话的同时她便对自己和1067使用了高阶隐形术。

拥有4000年历史的达克勒玛古堡守卫极为森严,用以巡逻的魔兽和卫兵足有上百。

然而萨伊尔和1067两人像参观一样从地堡的入口进入,无论是有些懈怠的恶魔守卫还是涎水四溅的象鼻魔犬都还在自顾自的做事,没有发现分毫异常。

彷如迷宫般的地堡没能减缓两人的脚步,萨伊尔就像来过此地无数次一样带着1067向下方走去。她的脑域开发已近百分之四十,精神力强大到不可思议,而这种能力在任何地方都有极大的作用。

转眼间,两人来到地牢的入口。便见烈火与鲜血从门内渗出,惨叫与哭喊声不绝于耳,仿佛永恒不变的绝望诅咒。

用障眼法迷惑住两名看守,萨伊尔带着1067迅速拾级而下。她甚至因慌忙撞到了一个正在投食的小恶魔。不过那小恶魔骂骂咧咧的起身,看了半天也没找到是谁撞了自己。

而在地牢最深处,一个满是暗红色的房间里,一具破败不堪的身体躺在污水上。她闭着双眼,但眼皮却跳动的厉害,脏污的眉间满是痛苦之色。

萨伊尔呆住了,仿佛中了石化法术。她的测算显示面前这人便是她要找的女孩儿,阿提雅.尚璇。

但是,但是!

无论是她还是1067都无法把眼前这个怪物一样的人和那可爱的女孩儿形象联系到一起。

这具身体已经不是所谓不好看和丑陋能形容的了,而是只能用恐怖、恶心这样让人观感不适的词汇。

浮肿不堪的身体满是创伤,蛆虫从肉体上爬来爬去,夸张的就像是巨人观的尸体。一只手臂多段骨折,另一只手臂里填满了恶心的锈蚀金属,让它们刺破皮肤,和臂骨长在一起。

她的身下满是鲜血组成的黑红血痂,层层叠叠的不知有多厚,成为各类虫子的温床。恶臭的气味就算不用鼻子只用眼睛都能清楚感受的到。

原本萨伊尔只是担心身处地牢中的女孩儿会遭到侵犯,所以着急赶来,但是她现在已经不再有这个想法了。

不会有什么人或什么物对这种怪物般的身体感兴趣,就算死亡到腐烂的人体也不会比这具身体更加不堪。

人类是不可能受到这样的重创还能活着的,但是这个女孩确实还活着,活在地狱般的噩梦中。

她毕竟有着仙神境强者的血脉。而天青神族,不死不灭。

然而,不断复原的肉体反成了她的诅咒,让施暴者能够更肆意妄为的从她身体上得到宣泄,而不用去顾及到什么。

站在脏污的地牢中,萨伊尔双拳紧握。那白皙的拳头上青筋突起,微小的颤抖显示了她的愤怒。

灰尘飞扬,岩层移位。

一时间,整个地牢,整个地堡,乃至整片大地都随之颤抖着,它们在强者的脚下呻吟,无助的听候审判。

此时在地面上,魔族战士们乱作一团,因为担心突然而来的地震,已经有人开始向地堡外逃窜了。

“萨伊尔,现在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1067忙安抚自己的同伴。

红发少女缓缓吐出一口气。“我知道。”她低声说道。“我知道……”

萨伊尔蹲下身子,双眼中闪现深邃的光芒,开始透视阿提雅的身体。她的右手虚按着阿提雅身体的各部位,将女孩肉体中被人为放置进去的异物吸引出来。

这个过程显然十分痛苦,那些异物无论是金属还是活的的虫豸都已经与阿提雅的身体长在了一起,强行摄出的结果就是再度破坏她的肉体。梦中的女孩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冷汗从她脸上还有身体上渗出。

看样子就算身体能够不断修复,但是该承受的痛苦还是一点都不会减少。

萨伊尔眉头皱了一下,她左手再现温和的光芒,虚按在阿提雅的头上,切断她对痛苦的感知,为她抚平痛苦。

“好好睡一觉吧,当你睡醒后,一切都会变好的。”萨伊尔低语。她的话语里似含有魔力,立刻让阿提雅陷入了深度的睡眠,紧皱的眉头也变得平缓。

阿提雅开始做梦,她并不陌生做梦。然而在以往的梦境中,她的感受也都是苦痛、绝望以及无尽的沉沦。但是这次,她却感受到了温暖,感受到了身体的解脱,感受到了梦的美好。

“爸爸……妈妈……”阿提雅低吟道。她终于再次梦到了自己的父母,她唯一的心灵寄托和温暖之源。

女孩干涸的眼角流出了眼泪,划过满载痛苦的脸。然而这泪水是幸福的,那温度代表了女孩对亲情的眷恋,那晶莹代表了父母在她心中的重量。

他们相拥在一起,诉说着对彼此的想念。她放肆的大哭,诉说这些年的委屈,这些年难以言喻的生活。

父母的身体是如此温暖,阿提雅感觉仿佛整个身心都已融化。黑暗不再让人害怕,因为有两个伟岸的身影在护佑着她。身体上的疼痛也不再是折磨,只要还能拥抱这两个亲切的身影,女孩愿意永世承受非人的折磨,付出任何她能付出的代价。

萨伊尔只看到了阿提雅身体上的痛苦,却不曾感受女孩的心灵。那是早已伤痕累累千疮百孔的心,早已破败到无法描摹。

突然间,一个高大的魔族向地牢内走来。萨伊尔的耳朵动了一下,于是她起身站在一旁,顺便将右手中摄出的,足有几公斤重的异物粉碎成尘。

几个呼吸之后,一个仿佛直立行走的野猪蛮横的挤进了牢房中,他看到地面上依然在昏睡的阿提雅后愣了一下,感觉这女孩的气色居然好了许多,让他有点不可思议。

不过他才不管女孩是什么状态,这猪魔单手端起旁边火盆上的热水,朝着地面的阿提雅直接泼了上去。至于那水有多么滚烫,那关他什么事?

一声凄厉的惨叫后,阿提雅被烫醒。她皮肤发红,冒着热气。不过对于这个饱受摧残的女孩来说,这是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折磨,她几乎都已免疫这样的痛苦。

然而,女孩儿还是哭了出来。她不惧这些痛苦,哪怕这些折磨再痛苦十倍百倍也无所谓。

可是,梦中的两个身影不见了,她努力的伸手,却依然抓不住那两个远去的身影。女孩想让自己的灵魂跟随他们一同远去,却只是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被生生撕裂。

“不要走……求你们……”阿提雅无助的哭喊。

魔鬼在火焰中跳舞,恶魔在喧嚣中狂欢,它们撕扯着她的灵魂,直至将其变成尘埃。

她终于睁开了迷蒙的双眼,再也无法看到梦中的依恋,唯看到现实里摇曳的火光,那暗色的红代表着无尽的绝望,被肆意凌辱虐待的记忆再次回到女孩的心中。

梦醒,地狱依旧。

“你的恢复力倒是强悍,那种伤势都能被你恢复过来。”战猪魔操着浓重的口音说道。“不过没有用,你的恢复力越是强,我能玩出来的花样就越多。”

猪魔满意的看着恐惧爬上女孩的脸颊,他单手狠狠揪住阿提雅的头发,将之半提了起来,说道:“没有我卡萨布涅搞不定的人!没有!告诉你,地堡里引进了一些新的刑具,很有创意,我很愿意在你身上尝试一下,你觉得,怎样?”

女孩畏惧的摇头,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不,不要……”

卡萨布涅将阿提雅丢在地上,用尽量和缓的语气说道:“我当然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只要你能满足我的要求。”他将大脸抵进,露出让人恶心的伪善笑容:“告诉我那半位面的坐标是什么,我知道,你有那个坐标。”

阿提雅喘息了几口污浊的空气,最后还是低声道:“我不知道……”

“你 不 知 道!?”猪魔一个字一个字的问出自己的问题,语气里已带有明显的暴虐气息。

阿提雅的脸上布满了恐惧和不安,但她低下头,依旧说道:“我不知道,我没有……”

“哐!!”

猪魔卡萨布涅带着泥泞的靴子直接踹在阿提雅的胸膛上,毫不怜惜女孩原已伤痕累累的身躯。

“你不知道!?你敢不敢再说一遍!?嗯!?”卡萨布涅一边骂着一边将痛苦施加在女孩身上。

他知道这女人怎么都死不了,无论受多大的伤害都是如此,所以他从不吝惜自己的力道。

隐于一旁的小机器人1067简直要气炸了,它有些奇怪的看着旁边的萨伊尔。它还以为自己的同伴会吹一口气直接让这恶心的猪魔汽化,但是却没想到萨伊尔只是安静的在旁边看着这一切。

监牢中不断响起皮鞭与女孩的哭喊声,然而阿提雅死死守住自己的秘密,无论怎样都不说出坐标的位置。

反复的折磨让女孩的精神崩溃,她说的不再是我不知道,而是诸如我不能说,爸爸妈妈在那里,我不能告诉你这样类似的话。

疼痛中阿提雅的精神缩成小小一团,只是不断告诫自己,不能说出去,不然父母会有危险。而只要自己不说,他们一家终究会团聚。

其实卡萨布涅早就知道面前这个女孩知晓自己需要的东西,精神错乱的人什么都有可能说出来。然而他就是要不到坐标,在对方的记忆中,这坐标被上了重重的枷锁,连最强力的暗示魔法都无法问讯出。

毕竟阿提雅有着神灵的血脉,天生就有最强大的神魂。她将所有意念和希望都寄托在那坐标上,在外面构建了重重叠叠的封印。

猪魔喘着粗气,感到极度的失败。他看向四周,寻找还能玩出新花样的刑具,接着他看到了牢房旁边摆着的绿色浓汤,这是给地牢的人准备的牢饭。

然而阿提雅从来不吃这种恶心的牢饭,她不需要吃东西也能存活。

发狠的卡萨布涅却捏住阿提雅的鼻子,将绿色浓汤给她狠狠灌下去,完全不管女孩痛苦的咳嗽声。

然而突然间,猪魔的心脏大跳了一下,他手中的木碗掉落到地上,绿色汤汁撒了自己一身。

他茫然四顾,却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竟让自己突然间感到了无上危机。

而他永远不会知道,隐于一旁的强者眼仁变成了竖瞳,杀意一闪而逝。

看来今天注定是问不出来什么东西了,这里有点古怪。惊魂未定的卡萨布涅狠狠的向阿提雅身体吐了一口痰,接着便扬长而去。

此时萨伊尔却向猪魔远离的方向伸出了右手,她的掌心渗出一滴血液。

“以我的血液起誓,你必遭虫噬而死!”萨伊尔说完,掌心血液便消失不见。

远方的猪魔背心耸动了一下,他突然感觉身体很痒,好像有虫子在身上爬动一样。

“那牢房里的虫子越来越多了。”卡萨布涅嘟囔了一声,决定回去好好洗一下。

看到房间没有外人,1067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疑问:“怎么回事萨伊尔?我们的目的不是救这个孩子吗?”

萨伊尔眼帘低垂:“因为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她身上的诅咒,真实存在。”

“这有什么关系?这并不妨碍你杀掉那个可恶的家伙吧?”小机器人还是不解。

意兴阑珊的萨伊尔却摆了摆手,再度蹲下去处理阿提雅身上可怕的伤口。

这些是足以让一个强壮兽人致死的可怕伤势,从皮肉到内脏,没有一个地方能保持完好。

其实萨伊尔的究极恢复法术可以瞬间治愈阿提雅,但是后者变形的骨骼和移位的内脏却无法靠一个法术就恢复,否则阿提雅本身强大的治愈能力早就将身体复原了。

“你……是谁……”阿提雅浮肿的眼睛里看到了面前的身影,一个让她感到极度不真实的红发少女。

“萨伊尔.法莱斯特.烈焰。我是……你父亲的朋友。”红发女子说道。

“父亲……我的爸爸,他在哪里?他还好吗?”阿提雅突然便产生了力气。

萨伊尔没有回答,她只是反复探查,反复测算,将自己所有的本领都用在预言上。

然而……

“对不起,我解不开你的诅咒……”萨伊尔说道。话语出口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哽咽,一缕晶莹从腮边滑落,不知何时,她已泪流满面。

萨伊尔再一挥手,可怜的阿提雅便晕了过去,她没能得到自己的答案。

“我越来越搞不懂了。”1067摊了摊手。

萨伊尔低叹了一声。她变化了几个手势,自己和1067便被传送到了地堡外侧的天空上。

感受着周围怒号的狂风,1067问道:“现在你可以说明下原因了吧?你明明可以轻易干掉这里所有魔族,为什么不做?或者你可以把真相告诉阿提雅,她的父母根本就没在那半位面,所以就算她说出坐标其实也无所谓。”

“……我以前是不相信什么天道诅咒这样的词的。”萨伊尔低声说道。“但是阿提雅一家确实受到了真实的诅咒,所以悲惨的命运降临到他们三人身上。我可以拯救阿提雅的身体,却无法解开这该死的诅咒,所以当我无法看顾时,她还会遭受到悲惨的命运,甚至有可能真正的死亡。”

小机器人沉默了下,又问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可以给她制作一个全新的身体,只需要移植她的大脑……”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