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凌宇 白枫《婿界第一》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婿界第一

小说:都市

作者:郡凌天下

角色:凌宇 白枫

简介:他,万古第一神体——帝炎皇体。
帝炎真记大开,一气化三体,炎至诀,冰之极,冰火真奥义,斗破异界之领;
百万玄针刺,以我为眼,听我号令,祭出神丹,妙法大千,我为医武大神,当镇诸天驭九州;
拨开界阵,召唤场域,玄天万法,元素超力,此天地谁能与我争锋匹敌,万古第一婿神,再现婿界第一风采!
顶上神赐荣光,终以我为闪耀,诸世之巅当为我止步,古今争无敌舍我其谁——

书评专区

婿界第一

《婿界第一》第3章 秘密免费阅读

世外之地。

一座神秘的幽阁之内,一名气质不凡的少年躺在床榻上。

一阵风闯入室内,帘上挂着的风铃哗啦作响,少年便在这时渐渐恢复了意识。

他正是万古带回幽阁的少年,凌宇。

凌宇微微睁眼,感觉像做梦一样,额头上早已结出密密麻麻的热汗。

他抬眼望向古色的窗沿,直到亲眼见到温暖的阳光洒在窗面上,并映到他手心处,他才确信一件令他大喜不已的幸事:活下来了,活下来了!我现在还活着!

然而,胸口传来的闷痛,却令他眉头轻轻皱起。

如此一来,昨晚上发生的事情便不是梦谈一说了。

紧接着,一个疑问窜入他的脑海中央:“这里,究竟是哪里?”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不紧不慢的脚步声。那步调,非常有规律,看似不慢,但却十分密集,紧促。

凌宇感觉那人不是在走路,倒是像用脚趾按动琴键,是一曲狂欢夜曲。

可那人走到门口,脸上却是堆起一副笑容满满。

凌宇仔细打量来人,他身穿一件黑袍,气度已然不凡,只是年纪大得,完全可以当他的老祖宗了。

这位老者,身上除了唯一的黑色服饰外,其他全部是无比纯白。想到这儿,凌宇顺势联想到了某人。

凌宇用一种质问的口吻,问道:“你是谁?”

老先生也不再卖关子,而是直接承认:“我啊,是万老的朋友。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不认识的陌生人?凌宇继续问道:“万老?”他心中隐隐猜到,莫非是昨晚上那个鬓发皆白的老人家?

此时,老者却说:“我带你去见他吧。”

凌宇一脸不耐烦地道:“去见他?我干嘛去见他?”

白枫也是怔了一下。

“还有你这是哪里?赶快送我回家,不然我打电话报警了。”

白枫微微笑道:“回家?暂时不着急。”

凌宇哪里听得进去,可刚要拿出手机,却发现自己那部诺基亚却是连一格信号也没有。

他觉得自己好像被人卖到深闺里,目前而言,的确是无计可施了。

“万老时日不多了,你确定不去见他最后一面。”

“什么?”白枫的话犹如一个重磅炸弹炸开了。

倒不是凌宇有多关心万老的死活,而是目前为止,万老可能是知道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的明白人。

见这凌宇迟疑不定,白枫继续娓娓道来:“昨晚上,他以性命为代价,施展古禁术·神遁,你们二人这才成功逃脱了那帮人设下的爪牙。从某个层面来说,他救了你一命。”

救我一命?啊呸,还不是他害得我差点成一抔黄土。

话虽如此,凌宇还是一副着急的样子,道:“那老先生,你就尽快带我去见他吧。”

白枫缓缓松了一口气,点头答应。

从阁楼到达正室亭的路上,凌宇注意瞧视着这座古建筑。他觉着,陶渊明或许并没有虚构,这世上,真的存在传说中的世外桃源呢。

满园的桃花已到怒放季节,自然没有保留含苞待放的羞涩。

阵阵桃香扑鼻而来,凌宇觉着自己的嗅觉瞬间被融化掉了。

桃花他自是没少见,可如此特别摄人心魂的花香,香浓又不失淡雅的芬芳,确实令他大开眼界。他甚至怀疑,这里所种植的桃花,极有可能就是先代种?

除去这满园的春色,便是那精工巧匠的建筑体,古老而色调十足,饱满沉道。

这些阁楼,亭台,不是有多富丽堂皇,璀璨夺目,而是第一眼,凌宇就被那股气派给夺去了神色。这些建筑堪称古董珍宝,敢情就是从诗画里面走出来的一件件活宝。光华家族的山水藏画他看过不少,可是今天,却是透过这双肉眼真真实实见到了活物。

不知为什么,此刻的凌宇觉着自己是如此亲近于自然,犹如庄子那般洒脱——天地与我共生,万物与我为一。视野无比开阔,心智又是何其开明。他能感觉这里的一切仿佛都与自然之境融为了一体,而他本人也深陷其中,隐约之中就被那股无形力量彻底吞服了。

白枫看着凌宇那游走的心神,也是有些动容。看来他是有点喜欢上这里了呢。

但万古师兄的情况已经越来越糟糕,他不得不打断对方自顾自的神游:“快些吧,师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说。”

“师兄?”

“嗯,我的师兄就是万老,昨天救下你的那位老人。”白枫再次强调这一点。

凌宇心下一沉,没想到,俩老头居然是一伙的。难不成,等下要唱什么一出双簧吗?

可仔细一想,那老人头到底有什么很重要的话要对自己说呢?可白枫的话令他有些思量,那老头似乎活不长了……

来不及多想,他们已经步入了莲亭阁内。

二人走上前拉开帘子,很快走进了室内的中央。

只见万老此时双膝交错,双手捏成兰花状放在膝盖上。整个人好像在闭目养神,只是脸色凝重,时而静作,时而扭曲。

凌宇见到这一幕倒是不再怀疑了,这货简直像极了华罗镇街道上那些招摇撞骗的神棍。连这种打坐的招式都如出一辙,毫无新意。

白枫此时不敢惊扰,怕惊动了万老运功恢复。

良久,淡漠的声响传入二人耳边:“你们来了。”

“是!”

凌宇也不再掖着,心直口快道:“老头你有话就快说,有屁赶紧放,我还赶着回家呢。”

白枫眼神示意凌宇不可如此无礼,没想到对方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

万古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喉管却止不住吐了一口活血。

白枫连忙上前搀扶,着急道:“师兄,你没事吧?”

“凌宇,你就不能对我师兄客气点吗,我师兄都快要……”白枫还想说些什么,但欲言而又止。

“他的死活关我什么事,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你们凭什么把我拐到这里来?你们知不知道,这是犯法的事?”凌宇不依不饶地道。

白枫有些气急,但还是被万古按压了下去。

“白枫,这孩子还不知道事情原委,我慢慢跟他说清楚来就好。”

“好,你说,我洗耳恭听!”凌宇毫不客气,毕竟对他来说,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莫名其妙卷入了其中,他肚子里也是一阵冒火。

白枫轻皱双眉:“这孩子,脾气倒是挺大的。”

而且,凌宇隐约有种预感,接下来的局面可能会更加糟糕,毕竟祸不单行。

万老酝酿了一下,才道:“听着,凌宇,你并不是华罗镇光华一族的族人,这一点,我希望你重新认识。”

奇怪?他怎么知道我来自光华一族?难道这老神棍针对上我了,居然连我的背景都如此了如指掌?

不待凌宇回话,万古却是又说了一句,令他整个下巴险些落地:“你现在的父母也并非你的亲生父母,充其量,他们只是你的养父养母而已。”

“你刚刚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这老头居然如此诋毁他的父母,他有些忍不住气 ,直直握紧拳头。

然而万古却依旧不容分说地道:“你真正的血统,是来自帝炎一族,那是整个M国,不,乃至整个世界最为高贵的皇族血统——帝炎皇族。”

凌宇这时一脸问号,他心下一沉,想到的无非是——这老神棍该不会是彻底疯掉了吧?这会儿又在胡言乱语什么……帝炎皇族?!那是什么瞎编乱造的玩意。

凌宇稍稍沉思了一下,开口道:“那啥,得嘞,万老,我妈妈打电话叫我回家吃饭了。”他假装拿出手机,试探性地听了一下,道:“好的,妈!我这就准备到家了,记得给我做一份我最爱吃的酸辣椒炒五花肉,多些辣椒,少盐……”

白枫暗暗苦笑:“这孩子还不相信……的确,这对于这样一个年纪的毛头小子来说,实在难以接受。不过嘛,等待会儿见了棺材,你也就该泪流满面了……”

趁着凌宇自导自演的间隙,白枫悄悄走到了阁内某个转角,接着他朝着隐秘的书案底部,按下了一个开关。

墙壁自动移开,一扇暗门露出庐山真面目。无数道金色的光芒从里闪出,这一幕,令凌宇瞬间惊呆了。

凌宇当下意识到里面存储的宝物,金光闪闪,价值连城。可下一秒,他又笃定怀疑起来,老头子既然这么有钱,实在没理由以神棍之名诓骗他一个涉世未深的毛头小子啊。

既不合理,也不科学。

然而金光闪烁之后,白枫却推出了一个座台,像饭店的服务员上菜似地缓步走来。

细瞧座台,竟然纯金打造,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纯金,赫然是极其罕见的紫金。座台上面摆放的,赫然是一面银镜,似乎是比紫金还要贵上一等的玄银。

该不会是玄银镀造的吧?

凌宇暗暗思索,两眼大放精光,倘若要是玄银所制,那这得值多少花花绿绿的大钞票啊?

然而白枫并没有打算让他摸上一模,一番呵斥之下,凌宇只能乖乖退到一旁看着,嘴上依旧不饶人:“你丫,真是小气得很,我就摸一下好像掉你几块肉似地。不让摸,谁知道那东西是真是假?”

“你不需要知道真的还是假的,只需要睁大双眼看清楚就行。”

凌宇撇撇嘴:“这有啥好看的?故弄什么玄虚,哼。”

白枫没等他说完话,随即咬破食指,一滴精血顿时落在了那面银镜上面。接着,他双手复合,十字拉开,至于天灵之上,嘴上细细碎碎地在念着什么。

凌宇倒是不以为然:“哟,老神棍,还真是有模有样。”

可话刚出口,凌宇却是目瞪口呆了,他很快见到那银镜传来一幅清晰的图像,像是电视剧打开了一样,正好看见那上面的影像。画面上的人好像忙忙碌碌收拾东西,一刻不停。他们陆陆续续走在一条人迹罕至的荒道上,全员架着车子不断驶向远方,这像极了一场部落大迁徙。

“怎么回事?”凌宇擦亮了双眼,从震惊到满脸疑问。画面上呈现的地方他再熟悉不过了,因为正是他们光华一族的聚集之地——华都。

“你应该知道,昨天是你的成人礼,也是你年满十八岁的生辰。这就是光华家族召集你回去的原因。”

“你什么意思?”凌宇皱眉,这人似乎什么都知道,在他面前,凌宇好像一个透明人似地,没了隐私。

“这是光华一族族长与帝炎一族的一个约定,当然,这是只有少数人才知道的存在。”

“而那不世出的隐氏一族光华一族之所以会出现华罗镇,也只是因为你的存在而已。”

“因为我?凭什么?”

“就凭你身上的血统,以及你体内蕴藏的无穷潜力。”万老沉色道。

凌宇傻眼了,眼神飘忽不定:“我真有你说的这么厉害吗?我怎么会不知道。”

其实万古对这些消息的获取,也是发生在昨天,他当时正好搜寻到了光华一族的内部动向,并透过内部人员截取了相关资讯。而在同一时间,他突然的现世,也是惹来了暗月一族的疯狂扑杀。

对于暗月一族来说,他们也在寻找某种机会,而万古,就是打开秘密盒子的钥匙。

然而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万古揣着的那个秘密——就是凌宇,这位拥有帝炎皇体的非凡之人。

随后,白枫扔上来几份早间的江华早报,凌宇再次确认:自己被族人抛弃了。

光华一族现世十八年后,再一次悄然隐世,却只是为了遵守一个历时十八年的约定。

然而,这支隐世一族背后的秘密似乎也随着他们的消失而成为了永远的谜。

白枫玩味地笑道:“小子,你该信了吧?”

凌宇微微皱眉:“信什么?”

“你的命,以及你身上的血统,并不平凡呐。”

这时,万古突然开口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我现在告诉你,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你凌宇,就是我万古拼了命都要守护的那个秘密啊。”

“我就是你们口中的秘密?”凌宇突然想起昨晚上发生的匪夷所思的一幕又一幕,他突然有些站不稳了。

“你过来,凌宇。”

愣了好久,凌宇才慢慢回过神来。

“过来便是。”

凌宇有些蜘蹰,然而万老的话却有一种他不能抵抗的命令。倒也说不上是命令,而是有种爷爷辈那般和蔼的亲切,令他瞬间没了退路。

凌宇也是为敢不从,毕竟万老都快灯枯油尽了,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看他还想说些什么。

“师兄这是将他毕生绝学与功力传授与你啊。”

“可我承受不起啊。”凌宇连忙推辞,但也不明白万老这话的真意。

万老微微低声:“受得起受得起,这也算是我对你外公的补偿。”

“什么……我外公?”

万老并不接话,而是连忙转移话题:“你放心,我这个老东西就快要死了。这一身修为,若是后继无人,岂不白白浪费掉了。”

话已至此,凌宇已然不再多言。

随着万古的发力,他隐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着某种异变,感觉像是在疗养院做一整套全身按摩似地,虽然瘙痒难忍,但真就是无比舒服,呼吸格外顺畅,豁然开朗。

>>>点此阅读《婿界第一》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