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狐书最新章节,白吟娇 一把折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狐书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庆庆

角色:白吟娇 一把折扇

简介:“欲修狐道,必懂得先己后人。”对于从小的教导,白吟娇从未生疑,待人待物,向来如此。活泼开朗的外表下面是自私且刻薄的内心。只是,世事难料,就算是狐狸,也会心痛。从遇见他开始,是变数,亦是掏出真心的劫。她还能坚持师父所教导的狐道吗?她不禁产生怀疑。……

书评专区

狐书

《狐书》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更夫洪亮的声音,回荡在静谧空荡的街道上,一阵阴风吹过,撩动他的布衣。旁边杂物窸窣响动,更夫警惕看去,两指轻轻一捻,一张黄纸红字符出现手中,一刻也不敢松懈。

现在是夜半三更天,阳气最弱,阴气最盛之时,正是邪祟活跃之际,一点也马虎不得。

更夫聚精会神,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冷汗滴落。

申城,一个偏远小城,离昼都十万八千里,外有妖邪鬼魅霍乱。捕妖队的手太短了,罩着一个昼都,不时照拂周边,像申城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无人管辖,人们只能自卫。

对妖邪来说,人肉是堪比仙果的至宝。人血为引,人肉为辅,借此修炼,是质的提升。

又是一阵响动,更夫心头一紧,手中符纸“咻”地飞了出去,所落之处燃起一片冲天火光,杂物烧尽,一片焦黑。

更夫半退两步,低声喃了句,“坏了。”急忙环顾四望,空空如也,好似刚刚的一切都是错觉。

阴冷的风刮过耳畔,浓郁的妖气乘着风,扑面而来,无处躲避。更夫也不顾手中铜锣,“哐当”一声甩去一边,拔腿就跑。

没一会儿,更夫就跑的没影了。

暗中出现轻微的脚步。比起人的脚步声,这个脚步声更像是动物的。

一只漂亮的白狐从暗中出现,踩着优雅的步子,围着更夫落下的铜锣转了两圈,低头嗅了嗅。

“难闻。”白狐居然开口说话了!

明明外表是狐狸,声音却如银铃作响,正是十七八岁少女的声音。

白狐不满,一爪子踢向铜锣,铜锣登时发出巨响。她被吓得抖了三抖,忙跳回暗处,对着铜锣龇牙。

瞪了一段时间,白狐发现外面的“怪物”好像不会再叫了,再次小心翼翼的摸了出去,又碰了碰铜锣。

这次用的力道不大,铜锣发出的脆音悦耳,好听得她眼睛都瞪大了。

这是什么东西,真有意思!

还不等她多玩几下,一道略带愠色的声音入耳。

“孽徒,还不随我离开?”

白衣男人凭空而出,头顶一对毛茸茸的白色狐耳格外显眼,耳朵尖上是两点墨色,更添风味。长相温润,紧锁的眉可以看出,他现在心情并不好。

白吟娇缩了缩脖子,夹紧了尾巴,显然是有些怕了。

低唤一句,“师父……”想不出其他说辞,毕竟没什么比违抗命令偷跑进城还被抓个正着更让人尴尬的了。

白池瞪了她一眼,捏起她的后颈肉,抱入怀里,脚步轻移,就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是在城外林,他们安居的洞穴中。

白吟娇刚被放到地上,就化作人形,因为化形术还不够熟练,耳朵和尾巴大摇大摆的展露在外,身上不着寸缕,丰盈的身材一览无余。

她乖乖的跪在地上,低着脑袋,一副潜心认错,准备受罚的样子。

白池看她这样,心里窝火,怒道,“我警告过你没有?你现在形都化不好,去人类生活的地方瞎转,被人撞见了怎么办?能不能听话一点?!”

白吟娇怯怯的抬头,看见白池的一双耳朵也在外面,不服气道,“师父,你的耳朵不也收不起来?”

白池又憋了一口气,他堂堂“千面万相”,曾经在昼都混得风生水起的大妖,现在竟被一个化不好形的笨蛋划为同类?

“我是不想收,不想收知道吗!”

白吟娇被吼的又缩了回去,一双澄黄透亮的眸子被泪水浸湿,十足的可怜。

“我就是好奇……”

“好奇也不行!”白池几个深呼吸,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道,“你先穿上衣服。”

白吟娇别扭的动了动身子,白嫩的小手不安分的攀上了白池的手,抬眸望着白池,眼中有七分媚,“师父……”她软软的唤了一声。

白池不受控制的俯下身去,在两人的唇即将贴在一起的时候,猛地退开。

“师父,你中招了。”

白吟娇咯咯一笑,大大方方的站起身来,从洞穴中取了件衣服套上。待她出来,白池不知从哪变出一把折扇,在她头顶一敲。

“下次再对师父用媚术,就不许你再和姈娘见面了。”

白吟娇瘪了瘪嘴,抗议道,“可是我只能对你用啊,这里又没有别人。”

白池知道白吟娇是在对他不让她踏入人世而不满,但他是为了她好,“等你足够强大了,师父会放你离开的。”

“每次都这么说。”白吟娇嘀咕了一句,不再抱怨。毕竟她的师父除了不让她到处跑,其他地方都很完美,对她也特别好,把她当亲女儿对待。

林间的树叶沙沙作响,一轮明月当空,两只狐狸在这一方小天地已经生活了三百余年。

叶落纷纷,时光荏苒,转眼间又去了五百余年,犹如白驹过隙,叫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到了分别之时。

这天,白吟娇像往常一样醒来,却怎么也寻不到师父的身影。她找遍了洞穴、森林、甚至是申城外的所有地方。

白池离开了,走的很突然,一声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在这之前,白吟娇一直以为白池的话不过是说辞,现在看来,她的师父从未对她说过假话。

白吟娇失魂落魄的回到洞穴,就算早已幻想过无数回师父离开的画面,现在也还是忍不住为之动容。

她并没有像她曾幻想的那样兴冲冲的跑进人世,而是在洞穴中坐着,想着。回忆她与师父的点点滴滴,这一想就是七天。

整整七天,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只是坐在硬邦邦的石床上。她忆完了从记事开始的一切,每一件事都与白池挂钩。

“师父不要我了。”她喃喃道。

两行泪水划过脸庞,最终变成嚎啕大哭,惊动了一林子的鸟雀。

狐狸的眼泪,来的快,收的也快,哭完了,也就释怀了。

她没有别的去处,想去找师父,却发现她连师父是谁、在哪、认识哪些朋友都不知道,唯一一个姈娘,也是不知行踪的人。

刚打算放弃这个念头,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雀儿闯进了她的视线。

白吟娇掀起眼皮,不耐的看了眼这个极速扇动翅膀,只为支撑起自己身子的小家伙,指尖一道幽蓝色的火光燃起,一簇狐火活跃指尖,刚打算丢出去打的时候,忽地发现这小雀儿嘴里好像叼着东西。

白吟娇伸出一只手,让小雀儿安稳落下,胖乎乎的小身子刚好坐满她的手掌。

它放下嘴里叼的东西,歪头看着白吟娇。

是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字。

“来昼都找我吧,我会告诉你关于你父母的一切。”

字迹清晰却极丑,是师父的字迹!

白吟娇欣喜若狂,她总算知道师父的所在地了!又有些不解,关于她父母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她?

从出生就没见过的人,他们的事情,她为什么要知道?

没有纠结太久,她甩了甩脑袋,摇身一变,化身成白狐,小胖鸟落到了她的头顶。

她轻盈的跳,跃到了洞门口的古树顶,这是整片森林中最大、最高的树。站在古树顶上,极目远眺。

远处的城区笼着云雾,那是她少时最向往的地方,也是她即将前往的地方。

总之,找到师父再说吧!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