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陈依依 陈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曾孙女直播考古,挖出了千年的朕》最新章节

小说:曾孙女直播考古,挖出了千年的朕

小说:都市

作者:会飞的吐司

角色:陈依依 陈玄

简介:陈玄,地球上唯一修仙者。亲眼见证了文明兴起,历经了世界变迁。助过秦始皇扫灭六国,帮过李世民玄武门兵变,与朱元璋一起扛起过起义大旗。和孔孟谈过儒,跟老子论过道,指导过顾恺之作画,培养过王羲之书法。崇祯十七年,为抵抗辫子军入关,朱由检七顾茅庐请其出山,以皇位相承。出手救之,不得已披上黄袍,却被天道反噬,毁了道心。为修复道心,结阵埋入井底,竟被曾孙女直播考古挖了出来。于是,世界震惊了。

书评专区

始神盘古:给我笑死了

曾孙女直播考古,挖出了千年的朕

《曾孙女直播考古,挖出了千年的朕》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华夏,星城,晚上十点。

柔柔的月光,如流水一般穿过伞状的槐树枝丫,静静地泻在郊外某泥墙小院里,给小院内的一切都披上了一层薄薄银纱。

院内古井旁。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女孩,一边清洗着古币,一边对着手机说道:

“老铁们,这些古币是我今天在古玩市场淘到的,等清洁干净后,我就教大家怎么辨识真假哈…”

她叫陈依依,是湘省大学考古系的一名大二学生,学余时在鲨鱼平台开了直播,与大家分享自己的日常,以及所学的考古知识。

考古知识很冷门,但由于陈依依长得高挑漂亮,倒也积累了不少粉丝。

“主播,你换点花样吧,你粉都快掉光了!”

“就是,天天给我们辨识古币真假,没一点新意。去盗个墓吧,保证大火…”

“对,去盗个墓吧,那可比辨识古币真假刺激多了!”

“…”

看着直播间飘来的弹幕,陈依依都气乐了:

“盗墓火不火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能成功把自己送进去!”

“诶,干脆,我把我家这口传了十八代的古井给你们挖开看看?”

这话掷地!

唰!

身旁的古井,忽然闪烁起了五彩流光!

“卧槽,主播你家发光了!”

“主播你的嘴是不是开过光?嘿,这回真要挖了!”

“楼上两位别闹,看不出这是假的么?”

“主播牛逼,这剧本谁给你写的,想法不错呀!”

“确实!节目效果杠杠的!灯光组还挺舍得花钱,古井里那光一看就不是廉价灯能打出来的!”

“…”

相比于直播间如雪花一般弹幕,陈依依却是惊呆了:

“我…我凑,啥…啥情况?我家古井听到我要挖它,来…来脾气了?”

呆立了好一会儿,陈依依幡醒过来,当即就十分激动地对着直播间里的观众说道:

“老铁们,我这古井下面可能有一颗夜明珠!夜明珠古称‘悬明珠’,史书记载道‘悬明珠与四垂,昼视之如星,夜望之如月’!”

“这货啊,在古代只有王侯才能拥有,相传秦始皇曾将夜明珠置于墓中‘以代膏烛’,慈禧入殓时更是口含一颗夜明珠…”

“嘿,今天还真可以不用给大家辨识古币真假了,今儿带大家挖井取珠!”

说罢,陈依依屁颠屁颠儿跑回平房,呼哧呼哧拖出了一台农家小型抽水机,和一把兵工铲。

没多二话,直接干起了古井里的水。

此时,时值九月,天气干旱,古井里的水并不多。

可。

即便如此,农家小型抽水机也是抽了近两个小时才将水抽干净。

水抽干净后,井底的淤泥便露了出来,陈依依捏着手机,撅了撅水润纤薄的嘴唇:

“老铁们,接下来便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然而。

这时候已快午夜十二点,大多数粉丝耐不住长达两小时的无聊抽水过程,早早下线休息了,回复她的弹幕少之又少。

“主播,你这剧本虽好,但时间安排不恰当,你瞅瞅现在几点,睡觉去了,明早起来看回播算了,实在伤不起了…”

“就是!你要提早两三小时,直播间早就炸了!”

“睡你们麻痹,起来嗨!才十二点呢!诶,对了,主播,你这剧本一会是真从古井里挖出夜明珠?确定不是贞子?”

“…”

陈依依看的眼角直抽抽:

“诶呀,你们怎么还认为是剧本啊,这是真的!”

“不信是吧,行,按照国家对于文物的分类,夜明珠属于文物,一会我挖到了直接上交国家,那时候你们总信了吧!”

说完,陈依依扛起兵工铲,沿着井壁爬至井底,开始清理淤泥。

而。

就在陈依依清理淤泥之际。

井底十米处。

一座空旷的地下大殿,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八道由古老秘字构成、正闪烁着幽幽流光的锁链,从大殿四壁延展出来,将中间一口雕刻着九条龙纹的青铜棺材牢牢锁住。

青铜棺材也在闪烁着五彩流光,并传导至锁链上,似在消磨那些构成锁链的古老秘字。

“咔嚓!”

八条锁链中的一条,突然断裂!

紧接着!

剩余的七条锁链,也一一断裂!

随后!

摩擦声响起,棺盖划开!

一位面容清秀文雅,束着乌黑如锦缎般的长发,穿着古装汉服的年轻男子,在棺椁里睁开了眼。

睁开眼后,他缓缓从棺椁里站起,一边迈出,一边眼眸如电的扫视周围。

最后,停下脚步,微微仰头,看向了大殿上方,长长叹了一声:

“百年…”

“朕终是出来了…”

玄尘仙帝陈玄,生在蛮荒,修道于夏,大成于殷。

他曾亲眼见证文明兴起,历经过世界变迁,助秦始皇扫灭过六国,也帮过李世民玄武门兵变,还与朱元璋一起扛起过元末起义大旗。

无聊时,和孔孟谈过儒,跟老子论过道,指导过顾恺之作画,培养过王羲之书法,甚至写出过《孙子兵法》、《吕氏春秋》等宏伟著作。

当然。

为了不暴露自己唯一修仙者的身份,他动用能量,编纂历史,抹去了自己的一切。

最后一次现身,是在崇祯十七年,为阻挡辫子军入关,朱由检七顾茅庐请陈玄出山,并以皇位相承。

出手解救了大明危机,朱由检履行承诺,陈玄百辞不过,不得已披上黄袍,结果却被天道反噬,毁了道心。

将国家治理井井有条后,他脱下黄袍,再次抹去历史,寻遍九州,欲求一株离魂花,借以结成上古聚灵法阵治愈道心,却一无所获。

心灰意冷之际,又见历史车轮按照相同轨迹碾过,辫子军再次入关,大明覆灭,他蓦然悟透,自此回归初心,隐于市井,并在百年前战乱中收留了一个女孩。

女孩以身相许,三年后陈玄小儿诞生。

可。

命运却像在捉弄陈玄一样,在陈玄安心做一名奶爸时,竟在自家井边无意间发现了离魂花。

于是。

那晚,阵起。

然而。

让陈玄万万没想到的是。

那上古聚灵阵竟过于猛烈,他被困在了阵眼中,在聚灵阵修复他道心的同时,他也在用修为消耗聚灵阵,直到今日才将聚灵阵消磨殆尽。

这也使得他的修为退至了金丹期。

“也不知朕的妻儿现在如何了…”

“百年,只恐…,唉…”

陈玄满嘴苦涩,眼里尽是落寞。

良久,他又摇了摇头,自嘲笑道:

“可笑啊可笑,朕被困阵眼百年,出来后竟喜欢自称朕了,呵,这自称可不好…”

“大明可是亡了三百年,而且,那件黄袍当年害得朕毁了道心,妻儿都无法享受天伦之乐…”

“罢了,既然已治愈了道心,也从聚灵阵中脱身了,便上去一探妻儿的究竟吧…”

就在陈玄准备拂袖离去的时候!

头顶突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然后!

一个浑身沾满淤泥的女孩就从上面跌落了下来,发出一阵痛呼:

“哎哟…”

女孩正是陈依依!

陈依依痛了一阵后,扭开了一个小型手电筒,手电筒的光照在了陈玄的脸上。

没有意料中的惊恐,也没有意料中的尖叫,有的只是陈依依闪着明亮眸子懵逼的自问自话:

“…挖到了一个人要不要上交呀?”

哗!

直播间里直接炸裂!

“…挖到个人,也交给国家吧…”

“快看,这里居然还有个老实人!”

“老实人,你眼睛不用就捐掉吧,之前我们就说了,这是剧本!”

“主播你这剧本牛逼啊!节目效果完全拉满了!这帅哥这么帅气逼人,服装道具比电影还牛皮!”

“隔壁拍电影的看看,人家直播都比你舍得花钱!诶,主播,我能小声的问一句么,你这剧本总共花了多少钱?”

“小哥哥帅瞎了我眼睛,主播,可以给他联系方式给我吗?我要给他生猴子!”

“我也要小哥哥的联系方式!”

“那个,你们别看帅哥了行吗?找找暗门在哪吧,这帅哥是事先从暗门进来的么?”

“…”

与此同时!

土豪们也开始刷起了礼物!

“【胸小随我爸】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主播剧本不错,加油,如果可以的话,请把这个小哥哥的联系方式给我!”

“【思钱想厚】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为主播这么用心的剧本点个赞!”

“【明人不放暗屁】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剧本牛逼,直接挖到个人,嗯,接着奏乐接着舞吧!”

“…”

陈玄微微皱了皱眉,侧头打量了一眼满身淤泥,且还懵着逼的陈依依:

“你是何人?为何会闯入朕的阵法?”

陈依依还没回答,直播间里又炸开了锅!

“朕?握草,这小哥哥还是个皇帝?”

“小哥哥不仅仅只是个皇帝吧,他说了阵法,是个修仙皇帝!”

“奇怪,不是说新华夏建国后不准修仙么,动物都不能成精,他怎么还能修仙?!”

“快看,这里还有个老实人!诶,我发善心再给你科普一下吧,主播这是剧本,娱乐用的,跟现实科学不搭噶!”

“哇哈哈,主播,我算看明白了你的剧本,你的剧本是不是叫开局考古直播,挖出了千年修仙帝皇?”

“嗨,帅哥,你是哪一朝的皇帝,修仙成大道了没有呀?”

“目测这个小哥哥20岁,一束长发,嗯,在我的印象中只有明代的建文帝朱允炆,可朱允炆也不修仙啊!”

“嗯,我想到的也是朱允炆,毕竟,清朝都是辫子,新华夏成立后,又实现了民主科学,哪还有什么帝皇!”

“…”

土豪们的礼物又纷飞而至!

“【胸小随我爸】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主播你剧本的这波拐弯我猝不及防,确实精彩,始料未及!当然,主播要愿意把这小哥哥联系方式给我,那就更好了!”

“【菇凉放下胸器】打赏了一架飞机!附言:剧本的精彩程度堪比某些国产考古电视剧!”

“【明人不放暗屁】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接着奏乐接着舞,很期待后面的剧情是怎样!”

“…”

陈依依却是越来越懵了!

自己在自家的古井里挖夜明珠,挖出个人不说,还自称朕!

还修仙!

几…几个意思呀?

诶,等等!

不对!

这人不会跟我一样,是来取夜明珠的吧?

被我抓了个现行,现在搁这装神经病呢?

想到这,陈依依警惕的看向了陈玄:

“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水井里?”

陈玄脸色瞬间剧变:

“你家水井?小娃娃,你叫什么名字?你父亲是不是叫陈狗蛋?不对,百年,应该是你爷爷!”

陈依依不可思议的看着陈玄:

“你…你怎么知道我爷爷的乳名?他老人家这乳名也仅在家谱里有提过,要不是我看过家谱,我都还不知道爷爷曾有过这样的乳名…”

陈玄嘴唇不自觉的轻颤起来:

“那…那他现在人呢?还…还有你曾祖母尚健在吗?”

陈依依突的一下陷入了衰颓中,双目黯淡的吐出一口气:

“他们都过世了,我父母也在我很小的时候出车祸去世了,我们家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陈玄仰头苦笑一声:

“果然…”

陈玄的这般姿态,陈依依并没有看到,她还陷在衰颓中呢。

但。

她直播间此刻却是又沸腾了,弹幕一下白了整个屏幕!

“这…这是大型认亲现场?”

“主播,给你这剧本跪了,写得太特么绝了,又一个神转折,考古直播,挖出一个修仙帝王,帝王还跟你攀亲戚!”

“主播,你拿着你这剧本去参加今年的电视金鹰奖吧,绝对能拿个最佳编剧奖!”

“哇,没想到小哥哥颜值高,演技还这么好!他仰天的那一声苦叹,竟让我眼眶不知不觉泛了红…”

“我也是我也是,越来越想要小哥哥的联系方式了,求求主播给一个吧…”

“…”

礼物更是如狂龙一般漫天飞舞!

“【胸小随我爸】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又一波拐弯,诶哟,我的小腰都快被拐折了,精彩精彩,不过,还是想求主播给我小哥哥的联系方式!”

“【菇凉放下胸器】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主播愿意带着你的团队进娱乐圈吗?我能帮忙!”

“【思钱想厚】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没什么好说的,人已经跪了,只会喊666了!”

“【明人不放暗屁】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快点继续演下去,我现在特想知道这帅哥和主播你是什么亲戚关系!”

“…”

陈依依过了许久才从衰颓中挣扎出来,横了陈玄一眼:

“你‘果然’什么?你还没回答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水井里!”

“还有,你…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我爷爷的乳名?打听我爷爷和曾祖母干什么?!”

陈玄这时也慢慢低下头,看向了陈依依,眼底不由流露出一丝溺爱。

这可是自己在世的唯一亲人。

是自己辜负了的妻子、儿子唯一的后代。

百年前,自己辜负了妻子儿子,现在可不能再辜负这曾孙女了。

看到陈玄如此“怪蜀黍”的看着自己,陈依依警惕心瞬间绷满,悄咪咪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你这样看着我干嘛?你怎么不说话?你究竟是谁?你别乱来啊,现…现在可是法制社会!”

陈玄顿时哭笑不得:

“朕是你曾祖!”

陈依依简直迷了,一脸“你当我是傻逼”的神色:

“哈?你是我曾祖?你一个年轻到不成样子,还不知道是不是网文里穿越过来的修仙皇帝,竟会是我曾祖?”

“小老弟,别开玩笑了行不行!”

直播间里的观众们再次炸裂一片!

“尼玛!又是一个神转折!小哥哥竟然是主播的曾祖,啧,这操作我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到!”

“我不止跪了,我是五体投地呀!一开始我还觉得剧本错了,小哥哥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主播曾祖,后面我突然想起来,小哥哥是修仙皇帝呀,一环扣一环哇!”

“一波三折的剧本,精彩的让我睡意全无,我决定起来给主播充值打赏!”

“诶,只有我听到主播那句‘小老弟,别开玩笑了行不行’,笑成了猪叫么?”

“哈哈,我也是听到那句话笑成了猪叫,我妈还以为家里闹鬼了…”

“…”

礼物再次如狂风暴雨般落下!

“【胸小随我爸】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什么都不说了,我腰已折,唔,再求一次主播给我小哥哥的联系方式!”

“【菇凉放下胸器】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主播下播后请联系我!我已帮你联系好了一些资源!”

“【思钱想厚】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666!666!(已给主播跪得不要不要的了。)”

“【明人不放暗屁】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今晚不睡了!主播播到什么时候,我就看到什么时候,这剧本实在是太棒了!”

“…”

在观众们的哗然声中,陈玄冷哼一声,轻跺了跺脚,脚下坚硬的青石地面,顿时就呈蛛网状,向四面八方放射而去:

“谁是你的小老弟?朕是你曾祖!”

“朕姓陈名玄,大道成于殷商,百年前战乱中收留你曾祖母王翠竹,并与之成婚,三年后狗蛋出生,你身上流的便是狗蛋的血脉!”

“也是朕的血脉!”

陈依依惊呆了:

“…是,您就是我‘曾祖’!”

“大侠饶命啊!”

陈玄:“…”

直播间的观众们又双叒叕炸裂了!

“刚刚小哥哥那一脚是特效吗?握草,好厉害,也好逼真!嗯,确实是修仙帝皇!”

“特效?呵呵,你家特效能直播的?那青石地面是道具,懂么?!”

“隔壁拍斗气化马恐怖如斯的过来看看,人直播都比你后期特效强!强烈建议,泣血求主播去翻拍斗气化马,我愿意出资金!”

“楼上是逗比么,竟觉得主播这剧本没有斗气化马好?”

“诶,为什么你们都不关注主播啊,哈哈哈,主播那句大侠饶命直接让我破防了,笑成了傻逼!”

“对对对,还有小哥哥那懵逼的表情,简直影帝,大半夜的我都笑出了腹肌…”

“我妈又以为家里闹鬼了!”

“…”

礼物也又双叒叕如海啸般,铺天盖地的袭来!

“【胸小随我爸】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我腰已折得不能再折了,剧本好,主播和小哥哥演技都非常到位,当然,要是主播能给我小哥哥的联系方式就好了!”

“【菇凉放下胸器】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主播下播后请务必一定联系我!我保证你半年时间能成为顶流!”

“【思钱想厚】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666!666!(已给主播彻底跪了,还唱了一首征服!)”

“【明人不放暗屁】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握草!突然发现我也只会跟着楼上喊666了,肿么办!”

“…”

陈玄长长吐出一口气,恨铁不成钢的对着陈依依道:

“朕怎么会有你这么个油腔滑调的曾孙女?你给朕好好说话!”

陈依依立即站直身子,毕恭毕敬道:

“好的,大侠。”

陈玄:“…”

陈玄极其无语,无奈的看了陈依依一眼:

“罢了,罢了…”

“你还是不信朕是你曾祖?”

陈依依摇摇头,不敢吱声。

陈玄暗暗叹了一声,如变戏法一样,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些照片以及一些信件,递给了陈依依:

“百年前照相很稀少,但你曾祖母还是与朕一起拍了许多照片,这里还有一些你曾祖母写给我的书信,你自己看看吧…”

陈依依将信将疑的接过了那些照片和信件。

才看!

她美丽的瞳孔就瞬间放大,脸上的表情也急促了起来!

那些照片确实是眼前这个男人与自己曾祖母的合照!

信件也是曾祖母的字迹,清雅娟秀,很好辨识。

陈依依默默的将信件全部看完,许久才缓缓眨眼道:

“您…您真是我‘曾祖’?”

陈玄悠悠点头:

“嗯。”

陈依依星星眼突然一下全冒了起来:

“那…那个‘曾祖’啊,请问你是怎么保持这么年轻的,教教我吧…”

陈玄:“…”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