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李坏李长河穿越景朝小说(纨绔出山)_纨绔出山李坏李长河免费阅读完整版

小说:李坏穿越成李长河小说

作者:纨绔出山李坏李长河

主角:李震李星河何芊

类型:军事历史

简介:李坏李长河的小说《纨绔出山李坏李长河》又名为《李坏穿越成李长河小说》,小说原名为《世子风流》,主要讲述的是:李震醒来后便发现自己换了身子,所处环境也明显变成了古代,熟读网络小说的他瞬间便明白过来,自己竟然就这么穿越了。最初他还十分庆幸,因为自己这开局就拿了腰缠万贯父母双亡的剧本,自然想如原主一般只想玩乐不问其他。但很快李震就发现,自己若是再不努力恐怕就要丧命了……

书评专区

小葵:为最喜欢充值一次,虽然每次都被作者骗,但是我还是要奖励一下作者写作魅力。虽然讨厌作者,但是又爱看。自己太贱了。

莫妮打老虎啊!:写的确实挺好的。作为女生,看这本玄幻男频小说的时候,还是因为我哥哥。我也很少读很长篇幅的小说。这是唯一一部整个架构非常大,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当然也是一个强者的世界。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每个人都值得喜欢。里面的爱情和友情都是很温暖的。

猫的绒毛:巨好看全文一口气看下来,作品灵气十足。

《李坏穿越成李长河小说》免费试读

 

第十三章


德公一边走一边慢慢道:“丫头啊,潇王和王妃撒手人寰,偌大王府只剩他一个无依无靠的孩子,那时候他才六岁啊!

人情冷漠,毫无依靠,还要提防太子,设法自保,一步走错就是性命不保,府中又有那么多人要吃喝拉撒,想必肩上的担子必然不会轻了。”

听完这些,阿娇点点头,爷爷这么一说,再设身处地一想,也觉得那家伙除了无礼一些也没那么可气了,反倒是…….有些可怜。

德公接着说:“可哪怕境遇如此艰苦,他依旧不慌。想想刚刚我们的谈话,从头到尾他都是笑着说,说道那些难处,别说一个十五六的少年。

哪怕阅历丰富之人也抑制不住伤感之情,眉目言语之中自有感伤之意。可他却嬉皮笑脸,一带而过,如此沉稳豁达,实在是………”

听了爷爷的话,阿娇这才从小气愤中冷静下来,仔细回想席中种种,可想来想去脑海中都是一张谈笑风生,不着边际的人,把酒言欢,自信从容的脸。

是啊,当他谈笑风生的之时也身处艰难险阻之中,有千般不顺,万般无奈,他还笑得出来……

这人怎么这么没心没肺。

不知为何,想着想着她也不气了,反倒是鼻子有些酸酸的:“爷爷,那他……”

“唉……..”

德公也长叹口气:“小小年纪便如此少年老成,大概是吃了太多苦头吧。阿娇啊,你不就气他言语张扬,老是让你斟酒吗,

可仔细想想,你除了给爷爷斟酒又给谁斟过呢,可他就是把酒杯一横你就乖乖斟了,这是何道理?”

少女一愣,好像确实如此,那家伙酒杯一递,她总是不由自主就给他倒酒了,虽然心中多少抵触,可是却总给他斟上酒……..

看阿娇一脸不解,德公摸着百花花的胡须道:“这便是他厉害的地方啊,言谈举止,自有威势。

你虽不喜欢他,可却又不由自主总听他的话,待到事后才能反应过来。

这是上位者积年累月而成的威仪之势,可他只是个十五六的孩子,实在太过令人惊奇,简直见所未见,为所未闻啊。”

老人边说边感慨,连连摇头啧啧称奇,阿娇却陷入沉思之中,仔细想来那些和爷爷见面的人她大多是见过的。

有朝廷要员、爷爷的高门爱徒、贵胄子弟、名满京都的才子,可无论是谁只要和爷爷说上几句,就不由自主矮了半头,气势上就弱了。

便是当朝参知政事,相位之重的羽大人见了爷爷也总会恭敬慎言。

可那李星河今日与爷爷说话根本就如访朋会友,言谈自若,谈笑风生,比其他人不知强了多少,自己都被使唤斟酒,偏偏还不争气的从了他……..

阿娇心中五味陈杂,又是气他,又为他心酸,回想他的言语有总觉得越想越有道理,心中忍不住好奇,那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于是忍不住问:“爷爷你说他为何请你让家中护院去望江楼吃喝呢?”

德公摇摇头:“我也不知他到底想的什么,看他言行举止又不像胡闹的样子,也只能看着了。”

“但不管如何,我与他也只是君子之交,阿娇啊,或许才学你胜他百倍,但若言行处事之道他胜你许多啊……..”

老人摸着胡子道:“可惜了,天妒英才,太子之事,王府没落,哪怕他再有手段也无力回天。

我与他是君子之交,也只能止步于君子之交了,若是再过一些恐怕要给我王家招来祸端。”

少女点点头,扶着爷爷慢慢行走在雪白世界中,不知为何心中有些酸酸的,

总是不由自主去想那家伙的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他到底要做什么呢?

雪停了,李震也开始动作。

这几天外面越来越冷,王府却更加热烈,每个人满脸笑容,因为世子真的变了。

接近年关时是酒楼生意最好的时段之一,这是个好机会。

当天下午,李震把季春生和严申都叫到书房。

“严申,府中有多少护院?”李震一边喝着按照月儿按照他的吩咐泡的茶一边问。

这个年代的茶是把茶叶碾碎,混合盐、油等各种乱七八糟的佐料煮出来的,李震喝不来。

“世子,加上我和春生一共三十二人,都是好手,跟随王爷上过战阵,如果我们能在一处,对付百来人不成问题!”严申自豪的答道。

李震点点头,三十二人不少了,但还有些不够,他可不是要带人去打架。

他招招手,秋儿默契点头,将一个小木盒端出来递给严申。

“少爷这是?”严申不解的看着手中的盒子。

“里面有一百两银子,我要你们把护院分开成四队,每队八人,然后每天带一队人到望江楼吃饭。”

李震这话一出严申和季春生都愣住了。

李震笑着摆手让他们不要说话:“我知道你们心中疑惑,但现在也不能给你们明说,只要记住我的命令就行。

每天去八个,人要换着去,两天内不要重复,银子怎么花你们自己决定,

只有一点,这个月内每隔至多两天就要有人去望江楼吃饭,明白我的意思吗?”

严申和季春生对视一眼,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单膝跪地:“世子交代的事我们便是死也会做到。”

“不是让你们去死,别那么紧张,是让你们去享受的,放松点,就当去玩。”李震好笑的让他们站起来。

“要点我再重复一下,一、两天内人不要重复;二、去的频率至多间隔两天;

三、去的时候穿武装,不要便服,外面套了棉衣也要让里面的武装漏出来。记住了吗。”

两人回想一下,然后严肃点头:“记住了世子!”

“去吧,好好干。”

严申和季春生一退下,月儿就忍不住问:“世子,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你不是想重整听雨楼吗,为何把银子都花在和我们抢生意的望江楼上了。”

就连安静的秋儿也好奇的凑过来,一副好奇宝宝的表情。

李震把两个小脑袋按回去:“暂时说不清,等以后我会慢慢跟你们说的,下午闲着也没事,我们去听雨楼吧。”

两个丫头不甘心却又毫无办法,只能作罢。

…….

何芊穿着一身火红武装,外面是厚重暖和的裘衣,身后跟着四个衙役,都是开元衙门中的好手。

那日她从李星河家中逃回去后被父亲禁足,心中越想越气,明明她才是受害者!

直到第二日父亲给她派了四个衙门中的高手她才知道喜笑颜开。

父亲果然是为她好,在那时候她开始时时打听李星河的所作所为,甚至让街上巡视的衙役帮忙。

她不是傻子,冷静下来后也好好想过父亲的话,仇自然要报,但不能直接上门去揍那李星河。

他姓李就是皇家血脉,随便动他会给何家招来祸端。

所以她一直在等机会,直到前几日下人告诉她,李星河似乎在想办法重新整点王府的酒楼。

她顿时高兴得跳起来,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

今日她带人噔噔噔冲上酒楼,就是来找茬的,结果冲到三楼忽然见到两个熟人。

“诶,阿娇姐,王爷爷,你们怎么会在这?”

“小芊,你如何也想到来着,这荒郊野店,除了我和爷爷都少人来。”

说话的正是阿娇,旁边还有她的爷爷自称德公的老人。

何芊晃了晃手中宝剑:“阿娇姐,我可不是来这吃饭的,我是来找茬的!”

>>>>点击进入搜索【李星河】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