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神医娘亲她特会讲理小说_叶婉兮李夜璟小说免费阅读_叶婉兮李夜璟神医娘亲她特会讲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神医娘亲她特会讲理叶婉兮免费阅读

作者:神医娘亲她特会讲理

主角:叶婉兮李夜璟

类型:叶婉兮李夜璟小说

简介:《叶婉兮李夜璟小说》又名《叶婉兮李夜璟穿越小说》。文章主要讲述了:她来自中医世家,穿越在成亲夜,次日就被他丢去深山老林。四年里她生下孩子,成了江南首富,神秘神医。四年里他出征在外,声名鹊起,却带回一个女子。四年后,他让人送她一张和离书。和离书给她,让她不用回来了。不想她携子归来,找他分家产。他说:让出正妃之位,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和离。不稀罕,我只要家产我不立侧妃不纳妾。她说:和离吧,记得多分我家产他大怒:你闭嘴,我们之间只有死离,没有和离。

书评专区:

想七月:作者大大貌似又重复啦不过没关系大不了在看一遍前面的内容

丢失裤头:作者你写的太好了,我都不想看别的剧了

欣喜的脸蛋儿:就是更新的太慢明人不说暗话我是天天在等着更新

《神医娘亲她特会讲理》免费试读

第16章 本王不想听你讲道理

他关着他们不让出去,不就是怕被人知道她回来了,还有了叶玺吗?

她可以不出去,但不代表她不给他找点儿麻烦。

“我种的粟子大概熟了,不让我去,那你去帮我收。”

李夜璟嘴角一抽,“你要赶回山里,就为了收粟子?”

“嗯,不然呢?”

李夜璟气道“你那点儿粟子值几个钱?你开个价,本王给你。”

叶婉兮略沉思片刻,认真地对他道“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好好的粮食不能浪费。你这四年来行军打仗,应该见过不少饿肚子的场景吧?你也曾为了士兵的伙食而犯愁过吧?”

李夜璟蹙眉,她这是在跟他讲道理?

此刻,叶婉兮的表情无比的认真,像徐徐而教的夫子,像苦口婆心的老母亲。

“年轻人,手中一捧粟,安可救命否?”

李夜璟面色难看,他觉得叶婉兮是故意拿自己开涮,可他没有证据。

她都这么说了,他若是任由那粟子烂成山里头,那不跟干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一样?

李夜璟是黑着脸离开的,回去后,就让人叫了蓝炜过来。

蓝炜屁颠颠地跑到他跟前,心道看来王爷使惯了自己,还是离不开自己呀。

“王爷有何吩咐。”

李夜璟淡淡开口,“你去一趟山里。”

蓝炜微怔,“王妃有东西落下了?”

李夜璟点了点头,“她种的粟子熟了,你去将粟子收了。”

“啊?”蓝炜一脸懵逼,收粟子?

李夜璟面色一沉,“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

“这……哎哎,卑职这就去。”

这都啥事儿呐,他跟在王爷身边鞍前马后多年,上阵杀敌都没问题,可这收粟子……竟然还要负责收粟子?

其实蓝炜没有种过地,也不知道那粟子咋收,看着一大片的粟米地,他连根全扒了,捆得结结实实地塞在马车里,全给带回了王府里。

李夜璟趾高气扬地来交差,高抬着下巴,脸上写满了你的雕虫小技没难住本王的得意感。

换来了叶婉兮一记白眼。

“你蠢不蠢呐,连泥巴都拖回来了。”

李夜璟面色一沉,向蓝炜瞪了一眼。

蓝炜一脸委屈,心想我又不会种地,我怎么知道吗?

“你看弄的我这院里到处都是泥巴,回头粟子打出来全跟泥土混在一起,谁吃啊?你吃吗?”

李夜璟磨了磨牙,沉着声音训斥蓝炜,“连收个粟子都不会,本王要你何用?”

蓝炜“……”说得您会似的。

“还不快叫几个会搞这玩意儿的过来处理了。”

“哎哎,卑职这就去。”

“等等。”叶婉兮出声。

李夜璟立刻道“等等。”

蓝炜又折返回来。

“王爷王妃还有什么吩咐?”

叶婉兮略沉思片刻,问“你去了山里,有没有顺便给我种的施肥?”

“啊?这……卑职不知道啊,没有。”

“哦,那你再跑一趟,将我那块地给施肥了吧。”

蓝炜苦着一张脸看向李夜璟。

李夜璟冷声道“你可别得寸进尺,没完没了。”

叶婉兮心中冷笑,面上一脸无辜,“我哪有得寸进尺?你出去打听打听,种庄稼是那么容易的事吗?”

李夜璟,“谁让你种的?本王当初给足了你伙食费。”

叶婉兮正色道“我也没想到会添丁进口啊,养一只吞金兽得多花多少银子,你打听打听去。我不种,我不种等着把你儿子饿死啊?”

她的道理一套套的,简直让人无从反驳。

李夜璟扶额,“和离的时候本王多分你家产,保证让你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你别管你那一亩三分地了。”

“那可不行,这不是钱不钱的事。”

李夜璟“……”

“手中一只薯,安可……”

“行了,闭嘴。”他咬牙切齿地阻止她说下去。

“干嘛这么凶啊?我跟你讲道理呢。”叶婉兮不满道。

“本王不想听你讲道理。”

叶婉兮“……”

“蓝炜。”

蓝炜一个激灵,完犊子,王爷斗嘴失败,他还得施肥。

“去给她的施肥。”

蓝炜苦着一张脸,“是,卑职遵命。”

他可算体会到什么叫神仙斗法凡人遭殃了。

很快就有人过来收拾满是泥土的院子,叶婉兮顺便再指挥他们将成捆的粟子收拾一下,铺在院子里晒好。

而李夜璟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院中瞎转,偶遇那小不点儿。

没过多久,果然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

他的木剑断了,刀赫正在帮他削新的木剑。

木剑已经成型,不过在细节刻画上小家伙要求不少,要求他在剑柄上刻上一条龙。

刀赫吓得半死,他可不敢,正在苦口婆心地劝说小家伙放弃这个念头。

李夜璟听了片刻,走上前去。

刀赫一见他,立刻支着拐杖站起来,向前一步,又立马丢了拐杖跪下去。

“王爷。”

李夜璟没理会他,而是弯腰拿了石凳上的木剑胚子和刻刀,向叶玺伸出一只手去。

“跟我走,我帮你刻龙。”

叶玺小脑袋一转,“切,我才不稀罕,刀赫会帮我刻。”

刀赫内心‘我不会帮你刻。’

“是吗?”李夜璟一挑眉,看向刀赫,“你帮他刻龙?”

刀赫脑袋伏在地上,苦水快从嘴巴里溢出来。

“王爷,卑职不敢。”

“为什么?你不是答应了要帮我做木剑吗?”

“小公子,我是答应了给您做木剑,可我不敢帮您在木剑上刻龙啊,您就饶了我吧,我真的不敢。”

叶玺觉得刀赫当场否认给他丢了面子,不满地哼道“男子汉大丈夫这不敢那不敢的,真丢人。”

刀赫“……”您说什么是什么吧。

李夜璟露出一丝极淡的微笑,弯腰对叶玺说“这下子信了吧?他不敢帮你刻龙,这个府中,只有我敢帮你刻龙。”

他再次抬起手,“跟我走。”

叶玺犹豫了一下,看了看他手里的木剑,又看了看趴在地上像乌龟一样缩着的刀赫,最终决定,跟他走。

“我只给你一点点时间哦,你要快哦,你要是骗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哦。”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