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江小董《灵魂渡灵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灵魂渡灵人

小说:悬疑

作者:赖子的笔

角色:江小董

简介:这个世界真的就如我们眼中看到的那样吗?尤其是夜晚来临,黑暗中,到底又隐藏着什么呢?让我来带你们了解一下吧,因为……我是渡灵人。

书评专区

灵魂渡灵人

《灵魂渡灵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当你在开始看这本书之前,我有必要提醒你四个字,那就是……敬畏之心!

因为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也应了那句话,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我叫江小松,八八年,出生在四川的一个小山村,我是家里的老二,上面还有一个姐姐。

听母亲说,我小时候差点病死,这事我记得,那时五岁左右吧,体弱多病,再加上家里穷啊,但父母却没有亏待我一分。

那天我突然上吐下泻,呼吸困难,再加上脸色苍白,把母亲吓得号啕大哭。

那个年代,打个车难啊。可不像现在这样方便,一个电话就有车来接你。

也幸好我们村有个大水库,经常有人开着长安车来钓鱼。

急得不行的母亲抱着我跪在一个司机面前,求着他带我去医院的场景,我至今记忆犹新,那是刻在骨子里的印记,忘不了的。

司机也是好人,二话没说,就拉着我们母子,向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门口。母亲将身上仅有的十八块钱都掏了出来,司机没要,让我母亲留着给我看病,然后就走了。

说起这事儿,母亲到现在都在念叨,没有那司机的联系方式,现在条件好了,想报答都找不到人。

我前面说那么多可不是废话,也不是让你们可怜我。

有两个原因

第一,我只想让你们看看你身边的母亲,她也许平凡,但她是你人生中,最伟大的人。

第二,因为生病的原因,当时有一种药,不用的话我挺不过,用了,导致了我得听力只有常人的百分之十,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聋子。

我耳朵聋这事,是在我七岁那年发现的,父亲也掏了全部家底,准备去省里最好的医院,治好我的耳朵。

到了医院一查,好嘛,神经性耳聋,只能做手术戴人工耳蜗,而且要满十八岁。

无奈父亲只能把我带回了家。

因为这个原因,再加上我是家里唯一的儿子,所以父母很宠我,也导致我养成了无法无天,调皮捣蛋的性子。只有我姐时不时的跟我打上一架。

也许是血脉压制吧!虽然我姐输多赢少,但那时我是真的怕她啊!那下手没轻重啊,往死里打的那种啊!咳咳咳。跑题了。

至于我怎么会走上渡灵人这条路,还得在我八岁的时候说起。

那是个夏天,很热,很多小伙伴都在大水库里洗澡。

而我是个旱鸭子,怎么学都学不会游泳,只能在岸边眼巴巴的看着,时不时的把自己讨厌的那几个家伙的裤子兜里装上石头。

然后趁他们不注意,把他们裤子丢在水里,看着它慢慢的沉下去,心里还有些小得意,事后屁股总是会迎来父亲的拖板孩。

直到有一天,我跟几个要好的伙伴去游泳,一个跟我差不多大,叫江小董的伙伴就亲自下水向我示范。

只见他扒着船的边沿,用脚在那里时不时的扑腾着水花,然后他上岸来指了指他刚刚的位置。

我一看就懂了,他是告诉我不会游泳,你就双手拉着船的边沿泡在水里,我们会游泳的拉着船走。

我一想没有危险,就兴奋的答应了下来。

越觉得没有危险的时候,反而是最危险的时候,这句话我深有体会。

开始我们玩的很开心,不知不觉就到了水库尾巴,这里水并不深,刚好能淹到一个一米七的成年人头顶。

现在想起来也是一身冷汗,要是在水库中间……那后果。

也许是得意忘形吧!不知道怎么的,我把抓着船边的手给放了。

这一放不得了啊,那水咕噜咕噜的往我肚子里灌。

越是惊慌害怕,越是往水里沉,我只知道我呼吸不了,怎么扑腾都没有用,等我恢复意志的时候才知道是我三孃家的儿子,也就是我大哥把我给捞起来的。

醒来的我号啕大哭,母亲也心疼的安慰着我。

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结果当天晚上就做了一个梦。

一个穿着古代服饰的男人,坐在我床对面,边翻着一本书,边拿着他那大号的毛笔在书上写写画画,同时嘴里还念念叨叨的说着

“不应该啊!是这孩子没错啊!”

梦里的我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冲上去去就踢,结果只有一把椅子倒了下去,人却不见了,当时就感觉头皮发麻,一股尿意也控制不住的顺着我裤裆流了下来。

当我被吓醒时,天已经大亮,一看床,是的,我尿床了。

母亲又气又好笑的把我的床单拿去洗了,那个梦我也没有放在心上。

玩闹了一天后,当我睡着,再次梦到了那个穿着古代官服的男人。

依然是在我的床边,手里依然捧着那本书,只不过这次念叨的却是,

“不应该啊!?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

梦里的我再次恶向胆边生,又是一脚飞上去,结果依然跟昨晚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我没有再尿床。

就这样,这个梦,我连着梦了六天。

那时候小吧,也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依然是到处的野。

直到第六天中午吃中午饭的时候,一老一少来我家蹭饭。

我认识他们,他们是做棺材的,村里几乎每家老人的棺材都是他们做的。

他们做棺材的时候,我们还好奇的围着看了很多次。

吃着吃着,老的那个棺材匠就说想去我房间看看。

我爸一看老棺材匠的脸色,就觉得事情不简单,也没问什么,就带他去了我的房间。

老棺材匠看了看我的房间。

又看了看我房间的窗口。

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又来到了我家大厅里。

那时农村都是土房,中间的房子就是大厅,大厅墙上的中间,用红纸写着天地君亲师,旁边还有很多字,我不认识,也记不清了。

老棺材匠带着他徒弟点燃了三根香

然后他就静静的看着那燃烧的香火,我爸妈大气也不敢出。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