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彭鹏 黄爷爷《天道金榜:魔尊的过往,被曝光了》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天道金榜:魔尊的过往,被曝光了

小说:玄幻

作者:橙子有点大

角色:彭鹏 黄爷爷

简介:天道金榜忽然降世,盘点当今所有超脱者。【金榜第一:魔尊!】【金榜第二:剑圣!】【金榜第三:王母!】……九州一时哗然。一皇二后三道祖,四剑五仙六邪神。佛鬼之争谁人论,天机老人定乾坤。且看,这九州,变天了!

天道金榜:魔尊的过往,被曝光了

《天道金榜:魔尊的过往,被曝光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轰隆隆!

一道天雷瞬间划破万里晴空。

雷鸣声阵阵,唤醒整座九州,引得无数人骇然地望向虚空。

就在这时,无尽紫气从东边升起,在天边铺成一条华丽的彩带。

金光乍现,一幅紫金色的卷轴凭空出现在彩带中央。

少顷,卷轴缓缓打开,露出四个鎏金大字,天道金榜。

同一时间,九州所有人耳边响起一道浑厚的声音。

【天道金榜,盘点九州所有在世超脱者!】

大秦帝国,秦王宫。

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睁开惺忪的双眼,缓缓站起身子,默默地望着天边的金榜。

秦王连忙上前搀扶住老者,同样抬头看向天际,眉头紧锁。

“老师,不知这所谓的天道金榜是何物,为何要盘点在世超脱?”

老者并未搭理秦王的问话,而是扭头目视着遥远的西方。

九州之西,昆仑之巅。

瑶池内,一出尘脱俗的女子,正衣衫不整地半靠在华美的长椅上。

她手持白玉酒壶,闷闷不乐地灌着自己,什么天道金榜,与她又有何干。

“倒不如让妖皇他们且去糟心,我自烦闷我自己的。”

女子口中的妖皇,此时正望着天空之上的金榜忍俊不禁。

他的眼角下面有一道横着贯穿脸颊的疤痕,笑起来竟然还有一些恐怖。

“也不知道天机老儿是否猜出天道的此番用意,你那个家伙还躲不躲。”

天机山,天机殿,祖师祠。

当代天机山山主被老祖罚跪在此,金榜现世时他都不敢从蒲团上站起来看。

只见他右手掐指,嘴里念念有词,过了片刻大惊道:

“天道降临,天机混乱,这是要变天了!”

……

此时,中州的一间小酒馆中,一位邋里邋遢的说书人抿了一小口酒,大呼过瘾。

下面的听众等得有些不耐烦,连忙催促他赶快开讲,不要再卖关子,否则砸了他的酒壶。

说书人立刻抱紧酒壶,向着众人连连告罪,随后醒目一拍,声情并茂道:

“所谓超脱者,自然是凌驾太清之上,得到大自在者。”

“修行之境,五时七候;七候修形,五时修心;心性合一,方证超脱。”

“你们都知道修行七境乃是凤初、琴心、腾云、晖阳、乾元、无相、太清。”

“太清境便可成一大宗太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造化通灵,无物不达。”

“而超脱者,乃是太清境度过五时心境的考验才修成的正果。”

“他们已经超脱三界外,不入五行中,就连天道都无法毁灭,可谓是亘古长生。”

话毕,说书人又含了一口酒,一点一点地吞咽着,细细品尝着其中滋味。

“那你讲讲现在九州都有哪些超脱者,讲得好我再赏你一壶酒喝。”

好事者听着往日听不到的故事,心痒难耐,恨不得继续八卦。

听闻此话,说书人的小眼睛一眯,将口中酒一饮而尽,又极为豪爽地喝了一大口。

“此言当真?”

“在座的都可作证,我方大少还至于差你的这壶酒钱。”

现场看热闹的人顿时拍胸保证,起哄让说书人继续给大家来上一段。

“九州目前共有九位超脱者,都是煊赫天下的大人物。”

说书人此话一出,顿时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到自己的身上。

他不慌不忙地将自己杂乱的头发,向后掖了掖,小眼睛环视一周,才继续开口讲道:

“一皇二后三道祖,四剑五仙六邪神。佛鬼之争谁人论,天机老人定乾坤。”

此打油诗一出,四下顿时拍手称绝,整间小酒馆的客人都不由自主地聚集到了说书人的身边。

正待说书人准备详细讲述九位超脱者的故事时,天道金榜再次金光大作,又向下打开了一点点。

【金榜第一:魔尊!】

“魔尊是谁?”

众人齐齐看向说书人。

然而说书人支支吾吾半晌,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魔尊并不在他此前的打油诗中,他也万万没想到天道金榜的榜首竟然会蹦出来一个魔尊。

他何德何能可以压过妖皇、王母等人登临第一。

一时间,九州沸腾!

魔尊到底是何人?

谁也不曾听闻。

金榜仿佛接收到了众人的意志,只见它再次金光四射,放出了一段光影。

一身穿褐色麻衣的老人,正坐在田埂上休息,他手中拿着一顶破旧的草帽不停地呼扇着。

老人面容枯黄,干瘦的脸上布满了车辙一般的皱纹,深邃的眼睛里是一片浑浊。

他的身旁还放着一把破了一角的锄头,黑色的木柄上刻满了岁月侵蚀的痕迹。

九州之中,所有人望着天边的光影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难道就是排名榜首的魔尊吗?”

“他更像是一名农夫,也不知他为何能力压九位超脱登顶绝巅。”

“或许这正是超脱者才有的返璞归真吧。”

“返璞归真也不需如此,我们不求他像妖皇一般霸道,剑圣一般洒脱,仙帝一般俊逸,起码也要对得起自己的身份。”

“如此说来,魔尊也不过如此,此榜单不信也罢。”

在众人的怀疑声中,光影继续缓缓地播放着。

只见老人面前的虚空处凝聚出一张巨大的人脸,人脸开口对着老人打趣道:

“老黄,好久不见。”

“不久,你前段时间刚刚来蹭了一顿饭。”

“老黄,你还是这般的幽默风趣。”

“少与我贫嘴,找我何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聊聊天吗?”

人脸立马做出一副心碎的表情。

“有事说事,没事我就继续刨坑去。”

说着,老黄拿起锄头作势就要动身离去。

人脸连忙急呼道:

“莫急莫急,我要点菜。”

“就知道是这事,说吧。”

“炒时蔬,朱果炒蛋,清蒸龙鱼……”

“停停停,最多三道菜,莫要得寸进尺,你也知道草庐的规矩。”

“行吧,点多了又该被说教,炒时蔬换成辣椒炒肉,我一会儿就到。”

说完人脸便在原地消散,老黄不情不愿地拿起锄头扛在肩膀上,嘴里嘟囔着:

“整天就知道来这里白吃白喝,还自己点菜,点这点那,都是惯出来的毛病。”

接着他又对不远处田间的少年喊道:

“彭鹏,种完那几棵树就去叫他们回来做饭,那个不要脸的家伙又来了。”

“我知道了,黄爷爷。”

名叫彭鹏的少年头也不抬地回应了一句,依旧用力夯实着树苗周边的土壤。

看着埋头苦干的彭鹏,老黄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佝偻着身子,哼着小曲缓步离去。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