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李之仪 李衍公主死后:权臣夫君他疯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公主死后:权臣夫君他疯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朕千岁

角色:李之仪 李衍

简介: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传说大行的仪清公主作恶多端,暴戾恣睢,让人好生不欢喜。温怀瑜,作为大行的首辅和皇帝的太傅,一个一身正气只为王朝的男子,对谁都温温润润的,唯独那个暴戾的公主,他总是很容易对她生气。李之仪在自己不多余的时光里嫁给了温怀瑜。两人做了几月夫妻,被他一杯毒茶提前毒死了。“温怀瑜,你永远都不会有这么疼。”李之仪忍着痛依旧细声对他说。

书评专区

公主死后:权臣夫君他疯了

《公主死后:权臣夫君他疯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以上皆是公主的罪行,陛下明鉴,望公主殿下能够自行放权于陛下,传国玉玺也请公主拿出来。”

温怀瑜好听的声音不疾不徐,整个早朝,自议完政事之后,便由温怀瑜和一众大臣诉说着李之仪的罪行,最后再让温怀瑜以此为由,逼得公主放权。

李之仪在珠帘后面,微扶着自己的头,按了按,脸色略微苍白的她,此时倒是没有了平时的威严,倒是显得有些柔弱美人的样子。

李之仪用力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叹了口气。

“阿衍,温大人是否看过证据。”

“看过的。”李衍颇为认真的说道。

“你觉得他们说的如何?”

“皇姐,这…..可是太傅说朕该掌权了,太傅还说权力如何能掌握在一个女子手中……”李衍低着头,不敢看着李之仪。

良久,李之仪叹了口气,闭上了眼。

“算了,既是温大人都如此觉得,想必阿衍也已经能当事了。”

“请公主放权,交出传国玉玺。”

底下又是跪倒了一大片,仿佛喊丧一般,恨不得把自己命给喊没。

“够了。”李之仪突然站起来,眼里微微有些怒红,中气十足的震慑住了跪着大喊大叫的大臣们。

“传国玉玺本宫自然会拿出来,权力自今日起也全部归还陛下,但是,这罪,本宫不认,本宫所杀之人,皆该杀。”

“仪清公主,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温怀瑜听完李之仪说的话后,正走上前反驳,被后面一位胖胖的老臣子拽了拽官袍。

“算了,如今能逼迫得公主放权已经够了。如若再如此逼迫,恐生变化啊。”

温怀瑜沉思了一下,便不说话,退后站在一旁,默默持着笏板,脸色还有明显的怒气。

李之仪看见温怀瑜刚准备说话,就被后边的人扯了扯。

本还想与他争论一番,倒是省了事,不过看着温怀瑜脸上的怒气,李之仪倒是怒气降下了些。

她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生气。

思绪飘回,李之仪扬了扬手“来人,把玉玺和兵符都拿来。”

不过多时,玉玺和兵符已经到了李之仪手中。

“陛下,今日将玉玺归还陛下,望陛下治国理政安民,让大行朝长盛不衰。”

说罢,李之仪跪下,将两个象征权力的东西,递给了李衍。

李衍接过玉玺和兵符。

“起来吧。”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李之仪就着李衍的手站了起来,并未看见。

“陛下,仪清有一事相求,如今仪清也已及笄,是时候在宫外成立公主府了,望陛下成全。”李之仪低头说道。

“嗯,皇姐要出宫嘛?”李衍仍然是眼中带笑。

李之仪总觉得李衍突然间变得怪怪的,但也说不上来,毕竟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孩子。

“既如此,将那空着的前朝大公主府给皇姐做公主府如何?”

本还想说些什么的李之仪,听到自己弟弟做的这个决定也不说什么了。

只是那间大公主府邸,是他们大姑姑的府邸,因为骤然谋反,被下旨杀死在府中。

看着李之仪不说话,李衍以为她不满意,随即说道:“皇姐,如今城中并无空出的府邸,若要新府邸,怕是要在城中空地重建。”

“回陛下,仪清觉得那里很好,不必重建了,费财费力。”

底下大臣皆是唏嘘,但也只是面面相觑,公主倒也关心起民生来了,真是稀奇的很。

“那好,朕稍后就让人去修葺一番,定让皇姐住的舒服。”

“谢陛下。”李之仪微微福了福身。

自从交还权力之后,李之仪说话更是一口一个陛下,从前倒也如此,不过总是喊着喊着喊成阿衍。

“退朝吧。”李衍对着身边的郭公示意。

“退朝。”郭公公扯着他那嗓子一喊,众大臣纷纷退朝。

李之仪突然瘫坐在珠帘后边的椅子上。微微有些乏力。

她望着那个背影,看了许久。久到那个人已经到了门口已然看不见的地方。

她才缓缓回神,身边早已无人,阿衍也下朝了。

往时,大多数时候他们两姐弟总要一起下朝,今日倒是剩她一个人了。

她感觉阿衍变了,随即一想,或许是长大了,和自己也不会过于亲近了。

不多时,问兰问竹找了过来,看见自家公主在椅子上发呆。

“公主,都下朝了,怎么不回宫啊?”问兰开口问道。

“问兰问竹,以后我都不用上朝了。”

“公主将东西交出去了?”

“是啊,我也该好好享受一下悠闲自在的日子了,问兰问竹以后咱们可以和千懿一起出宫玩了。”李之仪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两个婢女。

“就是感觉阿衍好像突然长大了,都变了,不和我亲近了,说话也越来越有帝皇的样子了。”

“公主,皇上总要长大的嘛。这也说明皇上没有辜负您的栽培啊。”问兰安慰着李之仪。

“问兰,你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李之仪凶凶的掐着问兰的脸笑着说。

“啊呀,公主,问兰一直这么会说话的。”问兰被公主的笑脸闪到了,稍微还有点害羞,即便日日陪在李之仪身边,还是会被李之仪的容貌惊艳到。

“好了,回宫吧。”

………

李之仪在回宫途中,突然看见李衍和温怀瑜在御花园。

颇为好奇,她明明看见温怀瑜今日往宫门方向走了,现在居然在御花园看见了。

“公主,要过去嘛?”问兰看着李之仪一副迷惑的样子,不禁问了一句。

“算了,看他们表情严肃,估计又在讲些什么政事,又或是温太傅在传授知识呢,回宫吧。”

说着,主仆三人回了宫。

……

仪清宫中。

“公主是真的嘛?我们可以搬出去公主府了?那以后我们不就可以随时出去玩嘛?”问兰兴奋的不行。

“是啊,我也及笄了,该搬出去了。”

“千懿你说搬出去怎么样?”李之仪特别孩子气的问着千懿。

“很麻烦,搬东西,还有药草。”千懿依旧是冷冷淡淡的。

大概是千懿在四人中最大的缘故,如今已是桃李年华。总是显得成熟,性子还很淡漠。

但很奇怪,对着李之仪言表冷淡,但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她对李之仪的好。

因为,她只回答李之仪的话,其他人一概不回。和问兰问竹也只是偶尔的话语交谈。

宫人们也总是讨论公主身边这个总是不爱说话板着脸的美人。

除了公主之外,千懿的容貌也算是宫中一绝。

只不过李之仪的美是清纯但有吸引力,时不时还有些威严的神态。

而千懿更多的是清冷,天生骨子里的清美傲气,就天天捣鼓着她的草药。

“千懿,草药也可以搬过去啊,出去之后多自由啊。”问兰忍不住嘀咕。

“千懿,你那些草药,我到时多喊几个宫人来帮忙,一定不弄坏你的。”李之仪笑笑的看着她。

“嗯。”千懿对李之仪点了点头。

“问竹,我们到时候要不要把宫中那个做桂花糕好吃的李厨子带去啊。”

“公主那么爱吃桂花糕,我们把王厨带过去吧。”

“那是负责皇上饮食的,你倒是敢想。”问竹颇为严厉的对问兰说道。

“问竹的桂花糕也好吃,不必在宫中带厨子过去了,到时候在外面请一个吧,阿衍长身体的时候,宫中御厨做的东西阿衍喜欢吃。”李之仪看着问兰说道。

说罢,李之仪就要从椅子上站起来。

“砰”

李之仪突然整个人倒在地上,头上未取的玉簪瞬间在碰地一刻碎开,溅的一地碎玉。

众人慌忙。

千懿立马反应过来,让问兰问竹关上门,抱着李之仪放到床上。

只惊觉公主又瘦了。

千懿立即给李之仪把脉,脸色一如既往的淡漠。

但眼中的担忧之色溢于言表,问兰更是慌的在床前走来走去,问竹站在床边焦急不安。

“我去煎药,照顾好公主。”千懿突然起身。

“公主如何了? ”问兰问竹焦急的异口同声。

“暂时无碍,问竹你去把之前给公主做的药丸让公主服下。”

千懿说完,就匆匆往门外走去。

李之仪睁开眼,看着头顶的桃木床架,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问竹问兰看到自家公主醒了,连忙扶起来。

千懿站在床边放松的呼了一口气。

“看你们吓的,别担心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李之仪缓和屋中的气氛。

“还好公主现在不用上朝了,以后终于可以好好养身体了。”问兰眼睛红红的。

“好了,我现在感觉身体好多了。别担心啦。”

“公主,皇后娘娘留下的玉簪碎了,都怪奴婢们没有及时扶住公主,让公主倒在地上,导致簪子碎了。”说罢,问竹问兰就跪了下来。

“起来吧。”李之仪愣了一下,随即扶额感觉有些累,“碎了便碎了吧,终归是旧物,留不住便是留不住了。”

李之仪:“碎簪在哪?”

问竹:“回公主,簪子在桌上。”

李之仪:“好了,我也有些累了,你们都出去吧,我休息了。”

“是。”随后三人便退了出去,只留下李之仪一人在屋中。

她起身,走到桌前,扶着桌子缓缓坐下。

李之仪一直盯着那碎玉簪子,突然发现碎簪里面有一丝银光闪耀。

她拨开那些碎玉,看见里面有个小小的银色牌子,上面刻着护仪两字,小小一个藏在玉簪里面。

李之仪只是想想就知道着大概是自己母后给自己留下的护卫军,害怕自己在她死后没有了依靠,想来母后也是不相信阿衍的。

就是这么一块小小的银牌,竟然在将来,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当然这是后话。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