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论如何拜倒在他西装裤下》韶情 夜妤婉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论如何拜倒在他西装裤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故他年

角色:韶情 夜妤婉

简介:寒枭一直认为韶情很爱很爱他,毕竟见他的时候会激动的扑上来  比如……  寒爷,我对您敬仰有加。  她会马上张开双手扑进自己怀里,把说话的女人气个半死。  但凡两人是吵架到她口口声声说不要他了。  夜小姐来了!  听到这句话,她便会费劲全力往他怀里钻,根本不管之前说了什么?  等把宿敌气昏迷之后,又恢复没心没肺不要脸的样子。  他只想说,过河拆桥都没有你这么快的。

书评专区

论如何拜倒在他西装裤下

《论如何拜倒在他西装裤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破烂脏乱的房间里,有一张十分简陋的木板床,床上只有一张红色薄薄的床单,紧紧裹着一位脸色惨白的女孩。

她双眸紧闭,秀气的眉毛即使在睡梦之中也没有松开一毫,头上长时未梳理过的头发不仅油的发亮还打了不少结,可是头发的主人估计也没有心情料理它。

视线下移,她的皮肤显出病态的苍白,红唇也毫无血色,脖颈中有许许多多红褐色的已然结痂的伤痕,其余的均被衣服和红毯掩下,整个人看着就像是一位要香消玉殒的仙人。

“咔哒”一声响,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进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

女孩小鸟依人娇俏可爱的窝进身旁很高的男人怀里,在他胸前撒娇的嘟嘴说“寒爷,你看她这样是不是丑死了。”

男人根本不看床上躺着的女人,只是温柔的摸了摸女孩的头发,出口的嗓音却十分的无情“讨厌她就直接杀了,天天自己动手也不怕累到自己,我会心疼的。”

他怀里的女孩推开他走向一旁的桌子,拿起水杯走向床边,站定回身对着那高大的男人说“不要嘛?我还是喜欢一点一点的踩死她,不然她死了之后我就没有玩具了,没有玩具我就会不开心,我不开心了你还得再哄我,那才是真的麻烦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在这里等你。”

女孩笑的如花般娇艳,看向床上之人的眼神却凉进人的心底,她温柔的开口“情情,渴了吧!来,我喂你喝水。”然后端着杯中的水朝着昏睡的人脸上泼去。

经过这凉意侵袭,床上的人悠悠转醒,随后惊恐万分的看向身前的女人。

“情情喜欢我的水吗?”她问的温柔,可床上之人却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问“我哥哥在哪?”

精致的女孩不屑的看向床上之人,并不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拿起床头的长鞭,一鞭一鞭朝着她挥去。

哪怕她在每一鞭下都痛苦发抖,然而紧咬下唇一声不吭。

看着身前血红的被单,她知道,那是自己的血染红的,甚至染透了。

被单下的身体早已千疮百孔,鞭痕一条条笼绕在她的身上,没有一块好皮肤。

可是她不在乎这些,只希望“夜妤婉,别动我哥哥,你可以杀了我,但是,别动我哥哥。”

“韶情,你得多天真啊!你居然会幻想我会放了你哥哥,呵!上次没死是他命大,我抓到他的时候就直接杀了他,我亲眼看到他凉透了,还把他的心脏挖出来喂狗,他死之前也是这么求我,求我放了你,你们就像是苟延残喘的野狗一样在我脚下摇尾乞怜,这就是你们兄妹的命,你们就配烂在大街上被虫子吃了,而我就是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

突然床上的女人朝着她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块砖,朝着她的脑袋一挥而下。

………

简洁大方的房间里,床头柜放着一盆少了一半瓜子的向日葵。

墨色被子里的女孩蹙眉挣扎,放在一旁的手指不停的蠕动,突然她翻身朝着一个地方扑去。

“啊!”成功把自己今天第一个拥抱送给了地毯的她疼的大叫,神思渐渐清明,片刻后她才明白自己刚刚是做了一个梦,她还好好的,并没有被夜妤婉抽的满身都是伤,哥哥也没有事,哥哥这个点应该还在M国吃晚饭吧!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哥哥给她发了信息:放假了别淘气,要好好吃饭照顾好自己。

韶情捧着手机坐在地上给哥哥回复了一句好的,哥哥给她回了一个乖乖的表情,然后就去忙了。

韶情也从地上爬起来,因为遭遇巨惊的时候她本能的速度用胳膊护住自己的头,然后咣当一声就连着被子趴在了地毯上,虽然摔得她痛呼一声,但是还好身体没有受伤不影响活动,不过她刚爬起来看到了手机里那条被自己忽视的信息时,却瞬间让她愣住了!

“我要回国了,留款–夜妤婉。”

要说夜妤婉是谁,那就是韶情若是有十颗糖,被她抢走九个之后亲生父母还会觉得,既然小妤喜欢吃,你就有义务全部给她,最好喂她吃的人。

她要回来了,回来的目的当然就是要勾搭梦中一指甲盖就可以摁死她的男人,还要借助男人的势力把自己狠狠的踩在脚底下,让她名誉扫地永无出头之日,说不定还真的要杀死她和哥哥。

不过,夜妤婉还没有回国就让她预言到以后会发生的事情,说不定是老天爷在给她创造机会,毕竟如果自己先追到手的话,不就可以天天把夜妤婉踩在脚下了吗?

嗯,想想就开心,到时候夜妤婉的表情肯定能让她很幸福快乐。

所以她要努力,努力拿下这个男人。

她印象中的寒枭啊!长相俊美面如冠玉,25岁身高193,豪门之首寒家的继承人,华国顶级公司盛皇和盛世长安的总裁,名下无数的财产与知名产业,他就是世人承认的华国一神。

想起这些韶情本来高昂的志气差点全部散开,因为她是与他有云泥之别的人,21岁,大三的学生,身高168,只有勉强够用的生活费,火龙果重度过敏。

让她自己说,寒枭要是能看上她的话,估计大小脑得一起萎缩吧!

不过,不拼一下怎么知道,说不定寒枭就喜欢特立独行呢?反正不能让他被夜妤婉勾走。

“我赚钱了赚钱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花,我左手买个诺基亚,右手买个摩托罗拉,我坐完奔驰开宝马,没事洗桑拿吃龙虾,我赚钱了赚钱了,光保姆就请了仨。”

就在她幻想未来的时候,突然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然后接通。

“伯母,怎么了?”韶情拿起包和钥匙,一边接电话一边穿鞋子,看样子是准备出门。

半分钟后,她笑盈盈的说“好的伯母,我一会儿就到。”挂断电话之后,喜提大餐的韶情快乐的出门了。

于此同时……M国一个房间。

“韶情,我早晚得弄死你,只要我把寒爷拿下,梦里的一切简简单单就会实现,哼,你等死吧!”

………

华国H市比利时六星级酒店。

韶情一人在VIP房间里,有点好孤单啊!

她刚才打电话问候对方未赴约的原因,对方说突然有急事,但是她已经安排过了,让她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放心吃。

哈哈哈哈哈!这种鸽子多来几次,她是不会介意的。

所以一阵饕鬄吞食之后她成功的吃撑了,管饭老板让她帮忙去一个房间和主人问好,所以她一边溜达着消食,一边去帮老板问候此人。

哑光灰色大理石地板上映衬出一个高挑的身影,在一步一步的前行中高高的丸子头中一缕调皮的秀发垂下,随着她的动作晃来晃去。

悦耳的来电铃声响起,女孩白嫩的手伸进包里,拿出手机放到耳边“喂,请说话。”

手机另一侧好像无人回答,女孩挂断电话,继续晃晃悠悠在走廊里溜达。

刚走到门口余光扫到这扇门没有关好,同时脑中闪过《爹地,妈咪带宝跑》以及《霸总的契约新娘》和《他的八十一天禁锢》等等等等。

好奇里面是不是在进行收费内容的她慢慢贴上门把小脑袋钻进去,然后……

和无数的人对视的时候,韶情十足尴尬的笑了笑,当看到每人怀里还抱着枪的时候她瞬间就想退出来。

下一秒,她就看到了在重重保护之中的男士慢慢睁开了暗如深谭的眼睛,然后和她对视了。

韶情:卧槽卧槽卧槽!这不是目标人物吗?

快上快上,扑了他!

寒枭看着毫不掩饰的直对上他的目光的女人,然后垂下了目光。

韶情看到寒枭低下了头,显然是对她没有兴趣,这这这,这可不行。

她……

“是寒伯母让我来问候寒爷的,她祝您……早生贵子。”

寒枭“……”

其余人“……”

连个情人都没有,怎么生?

难不成这是寒夫人送过来的情人?

长得确实漂亮,所以……也不是不可能啊!

寒枭能放进心里的亲戚不多,刚好,这位寒伯母算是一个。

他当场给他这个姑姑打电话,得到的结果确实是姑姑派来的。

“姑姑要祝我早生贵子?”

寒心瑶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也只能说“毕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寒枭挂断电话后重新抬起眼看向本来在门口现在已经小步蹭进房间的女人。

她微卷的头发高高挽起,裸露的脖间皮肤白皙细腻,穿着简单的衬衫加牛仔裤,打扮像是一个……学生,精致的五官,明眸皓齿,小脸素净淡扫蛾眉却不显得朴素,脖间虽未戴有首饰却在灯光的照耀下诱人如凝脂。

韶情看着眼前的男人,余光开始观察VIP房间里,每一个地方都是一尘不染泛着亮光,十数位迷彩服分站到房间内,把眼前坐于桌后的男人保护的保证一个苍蝇都飞不进去,他的身边还有两位,一男一女分站在他左右。

被这么多人盯着的韶情毫无感觉,甚至在想,怎么才能拜倒在眼前的男人的西装裤下,不过这么多人保护,她怕是还没有接近,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即使眼前的道路十分困难,她也不能退缩,不能给自己留余地,不能给夜妤婉留一点点机会。

俗话说得好,给敌人留机会就等于自杀。

但是她刚动一下,就看到迷彩服全把枪指向自己,她尽力无视附近数十只可以威胁她生命的武器,小心谨慎的向着男人走了两步,数只枪口虽然随她移动但是并没有要开火的迹象。

看着这一幕的韶情默默松了口气准备继续向前走,可是还不等她靠近寒枭,他身侧的女保镖就伸出大长腿想要踹开她,她赶快闪开躲避她的飞踹。

然而下一息,女人手里的枪就直顶上她的额头。

寒枭扯了一张湿巾擦拭自己的手,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退下。”

女人眸中闪过一丝不甘,但仍旧恭敬的答了一声“是!”

她没有退至寒枭身侧,而是在韶情附近守着,至于枪口……一直未曾离开韶情,甚至连眼神都一动不动紧紧盯着她。

房间内安静的好像只剩下她一个人的呼吸声,韶情看了这个女人一眼,然后就侧眸看向上位之人。

寒枭轻抬眼眸看了一下气到………瞪他的人,随之垂下了眸子轻晃手里的酒杯,然后抬头喝光。

韶情已经走到他桌子前了,可是他并不在意的放下酒杯抽了一张湿巾擦手。

说时迟那时快,她抬手捞过寒枭的酒杯,转身朝着女人扔了过去,顷刻之间酒杯砸在了她手腕处,过大的力道砸的她枪都歪了。

寒枭“……”

然后酒杯落地碎掉的乒乓声音响起。

可就借这一息之间韶情迅速转移,在持枪女人又要把枪口对准她时,她已经蹲下身子盘腿坐在桌子的后面,因为要防止不轨之人藏在桌底或者在桌子之中安装窃听装置,所以他们采用了坚硬非常的大理石材料,刚好她可以用来保护自己,用安全有保障的桌子挡住自己的身子后,她就侧着头往寒枭身边戳。

左侧一人刚行半步,然后又收回了自己的脚。

寒枭皱着眉,看着她凑过来第一个反应居然是想告诉她……地上脏!而且,自己并没有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洁癖发作。

看着她这个行为,联想刚见到她时的样子,他好像明白自己为什么对她没有洁癖反应,应该是……自己的身体没有把她当成人!

毕竟,刚见到她时她在门缝中钻出一个脑袋,好像和谁家站起来偷听偷看的金毛一模一样。

看她的求救反应也和某人家的金毛一模一样,感觉自己要被训了就直冲着他跑过来趴在他脚边,一般情况下它只要有机会扎在他脚边那就能逃过一劫,以致于它越来越喜欢往他跟前凑。

旁边的女孩也在努力往他身边蹭,恨不得能贴在他的身边。

“身上脏,离远点。”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