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引婚入戏:墨少请自重最新章节,方樱 墨凌川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引婚入戏:墨少请自重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泫星

角色:方樱 墨凌川

简介:惨遭渣男劈腿利用,她本以为这个一手遮天的男人,会是她的救赎
但:“你只是我买来的玩物,作为替身,要乖
”男人一边把她宠上天,一边毒舌如甩刀
大猪蹄子!她怒而掀桌,甩下一纸离婚协议
这一刻,他终于乱了方寸
用尽手段,百般挽留
“不都说墨少高冷禁欲不近女色吗?”“对着你就禁不起来
”“不是说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替身吗?”“我错了
”男人将两个小包子塞到她怀里,一把揽住她的腰:“房子、孩子、公司都归你,一无所有的我,求收留
”【男女主身心干净,1VS1~】

引婚入戏:墨少请自重

《引婚入戏:墨少请自重》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将就着吃了

云城,最高端的休闲会所“云端”四楼洗手间里。

方樱用冷水不断的冲脸,浑身依旧燥热无比,脑袋也混混沌沌的,视线都有些模糊了。

她并没有喝多少,为什么会醉得这么厉害?

“嘿嘿,小樱樱,是不是很热呀?陈哥来帮你降降温。”肥头圆耳,大腹便便的五十多岁老男人陈总,从身后一把抱住了方樱,不顾她的激烈挣扎,就亲在她后颈上。

方樱又惊又怒,恶心万分,细高跟用力踩了一下他的脚背,趁他吃痛,赶紧挣开他,跌跌撞撞往洗手间外跑去。

走廊两边的包间很多都是半开半闭的,里边传出各种不堪入耳的声音。

惊慌失措的跑到走廊尽头,正好电梯门开,方樱昏昏沉沉冲了进去,急于逃离身后的老男人陈总,却不料,一头撞进了一个男人怀里。

对方胸膛太硬,撞得方樱脑袋生疼,眼冒金星,她抬头一看,是一个黑西装白衬衫的高大英挺年轻男人,身后还有好几个衣冠楚楚气势非凡的男人簇拥着他。

男人嫌恶的一把推开她,她往后趔趄几步摔倒在地,掌心在地上摩擦出血痕,疼得惨叫一声。这男人谁啊,这么凶?

男人目不斜视,一步跨出电梯,大步流星往前走去。

他身后一个白色休闲装,长得酷似吴世勋的美少年吹了声口哨:“啧啧,凌川哥,你不觉得这女孩有些面熟吗?”

男人回头居高临下的瞥了方樱一眼,眸色猛地一沉,顿住步伐,簇拥着他的那些男人,立即同时止步。

陈总这时已经追了过来,被这群人尤其是为首男人矜贵不凡,睥睨天下的气场震慑,瑟缩了一下,点头哈腰道:“墨少好。”

被称作墨少的男人墨凌川,不屑的哼了一声,看都没有看陈总一眼,沉沉目光只是落在方樱身上。

当陈总的咸猪手,就要拽起地上的方樱时,墨凌川忽然抬起一脚,把陈总踢的倒飞出去七八米远,狠狠砸落在地,疼得龇牙咧嘴,半天爬不起来。

意识混沌的方樱犹如溺水者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立即膝行几步抱住墨凌川的腿:“救命……救我……”

全新的自荐方式么?

墨凌川嗤笑一声,就要踢开她,但是俯视到她酷似记忆中的那张小脸时,心脏不受控制的震颤了下,改为一把拽她起来,修长手指捏着她的下颚,近距离仔细审视。

的确是,一模一样的一张脸,只不过,记忆中的那张小脸,被病痛折磨得消瘦无比,苍白如纸,而眼前的小脸,透着不正常的红晕,皮肤灼烫。

联想一下这场所,和陈总的眼神,墨凌川瞬间就明白这女孩是被下药,即将沦为玩物。

爷爷不是一再催婚吗?他身边,也是时候该有一个女人了。这么一想,墨凌川唇角微微一勾:“我可以救你于水火,不过,你以后得做我掌中之物。”

方樱快要被药物折磨得疯掉了,意识朦胧得根本听不清对方说了什么,只知道点头。

墨凌川一把抱起她,转身返回电梯,其他男人倒没有什么,那个颜值逆天的少年脸色骤变,立即追了过去:“凌川哥,你不能……”

“滚开,颜宸。”墨凌川不客气的一脚把他踹出了电梯,这一脚,和踢飞陈总的一脚力道完全不一样,不为伤人,只为摆脱他。

电梯门关上,那少年颜宸懊恨无比的一拳捶在墙壁上。

云城墨氏五星级酒店顶层,专属于墨凌川的最奢华尊贵总统套房里,一整夜的狂风骤雨后,方樱一觉睡到快中午。

醒来时,脑袋痛得快要炸裂,浑身也酸痛无比,像被什么寸寸碾碎了。

她迷蒙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浑身光着的男人,正半躺在她身边,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这男人的脸,鬼斧神工一般俊美无俦,身材也是好到堪比世界顶级男模,可关键是,他什么都没穿啊,还和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这是怎么回事?!

方樱吓得尖叫,再看看扔了一地的衣物,满床凌乱,和自己浑身的痕迹,她在对方似笑非笑的眼神里,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昨晚和未婚夫赵钦陪着陈总他们喝酒时,被下药了,陈总趁机追去洗手间想亵渎她……

再然后……她实在不记得了。难道这男人是云端的服务生或者鸭,被她当做解药给睡了?可是云端的包房里有这么奢华的卧室吗?

顾不得浑身的酸困疼痛,方樱赶紧下床,慌乱的穿衣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包包也不见了,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她说罢就要落荒而逃,墨凌川的脸色沉了沉:“女人,你忘了昨晚的话,我救你,你以后做我的掌中玩物?”

“玩物?你、你不是服务生或者鸭?”方樱更加后怕了:“抱歉,我有未婚夫,我和他就快要结婚了,改天我会付你钱的……”

不等墨凌川再说什么,方樱便打开了门,踉踉跄跄的逃跑了。

该死的女人,不但不履行诺言,还敢把他当做低贱的服务生或者鸭?墨凌川的脸色,黑到了极点。

不过就是看她酷似他曾经的挚爱,大发慈悲将就着吃了,无偿当她一回解药,她竟敢黑他?

他立即拨打电话给特助林鉴,让他派人查一下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底细。

继续阅读《引婚入戏:墨少请自重》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