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慕容川 司九斋《谋臣,太子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谋臣,太子别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凌潇瑶

角色:慕容川 司九斋

简介:上一世,她认为得遇良人相伴终生,他想要这江山,她便倾力相助,为他谋取这天下
本以为将会是一段流芳千古的佳话
谁曾想,所托非人,所爱所亲之人皆为她而亡,受尽苦楚,抱憾而终
这一世,她定要让上辈子欺她害她之人受她所受之苦,千倍百倍奉还,但一切好像并没有那么简单,管它明刀暗箭,某他人之谋,算他人之算,尔等鼠辈得放肆
不过,九爷本姑娘也不是那么好追啊…

谋臣,太子别

《谋臣,太子别》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十章 太子助退慕容川

  司行年轻轻一笑:“太子爷若是喜欢,走时我让高管家给您带两包回去。”

  “好,这个我要了。”

  说着又呷了一口,而后放下茶杯,看着慕容川,神色陡然转变。

  没有了刚刚的闲暇之意,多了几分冷淡:“刚刚在外面,听了几句世子的话,我这人,有事情藏不住,因此想问世子几个问题,不知道可否?”

  “太子爷请讲。”

  慕容川微微眯着眼,冷静的问着,而君凌看了眼司九斋似笑非笑的问:“刚刚世子说给慕容家一个机会,随后好像不妥又说给你机会,那么我就好奇的问一问,你是想要九姑娘这个人呢,还是想要九姑娘的身后势力呢?”

  这个问题着实是让人发愣,特别是慕容川本人。

  可他还是快速的回话:“回太子爷,此事是因为慕容家处理不周,所以才会让九斋有了愤怒,我这才会有这么一句。至于太子爷那句背后势力,恕臣不懂。”

  慕容川说的有板有眼,而司九斋听了不着痕迹的冷笑了一下。

  而太子君凌依旧是似笑非笑的,他看着慕容川:“我知道这世子也是一个爱民如子之人,因此,也是常常寻找能人志士。九姑娘思维敏捷,算是少有的高人。世子与九姑娘也是因此而有了情义。除此之外,世人也皆知…”

  君凌笑容突然收敛,他目光略微冰冷:“九姑娘的身后,还有一个师门啊。”

  这句话,意味深长,话似挑破非挑破,没有说慕容川为什么要司九斋身后的门派,先说他因为爱民如子,才会寻找司九斋,又来了这么一句话,那这含义可就是意味深长了。

  而慕容川的脸色下意识的有了一个变化,司九斋听了也开口:“是啊,我的身后有一个师门呢。世子爷,你不是那种人我知道,可是你句句都在说给慕容家一个机会,我也怀疑您是自己想来的,还是北王爷逼着来的。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是那句话,你我之间,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借话而言,没有得罪人,却又说的真心实意。

  君凌恢复了似笑非笑,轻轻的喝着茶,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慕容川后退两步,他这次看到了司九斋眼中的悲痛,也看到了决然。

  他彻底明白,自己真的失去了司九斋,他苦涩的问:“既然成不了夫妻,你我可还能是朋友?”

  司九斋听了一阵沉默,她知道现在必须是朋友。

  自己不能让北王对司家起杀心,所以…

  她目光流转,这一刻是那样的温柔,她轻声道:“自然是朋友。”

  这五个字,让慕容川露出了笑容,他好像真的很开心。

  事实上,他也是真的开心,而君凌心里期待的答案是不,因此听到这个答案他手下意识的紧了紧。

  而后恢复了正常,北王一直没有说话,第一次,堵住他开口的是司九斋,第二次就是太子。

  太子在这里,让他根本不好开口,可最后的结果倒也是勉强能够接受。

  如今见结亲已经没有希望,可还能够做朋友,他觉得这一次也是没有白来。

  “今日,我北王府不只是单纯的为了重新提亲,也是为了致歉,这次确实是我北王府亏待了司家小姐。因此这些东西还希望司家小姐可以收下。”

  他说着让人把东西抬进来,司九斋看了眼,发现是那些聘礼,除此之外,还添加了差不多有三大箱的东西。

  司九斋想说不用了,可慕容川紧随着北王的话:“九斋,这东西你一定要收下。父王说的不错,我们北王府确实是对不起你啊。”

  慕容川说着差点掉下眼泪,而司九斋心中有些腻味,为了让他赶紧走,就是很干脆的同意了。

  “既然世子如此说了,那我就收下。这东西我不会动,他日世子爷若是有了心上人,我会把这东西作为世子的聘礼,送给这姑娘。”

  她说着垂眸,那黯然神伤的面色,苦涩的笑容,让在场之人都是有些感叹与心疼。

  双方的下人,都在心里说慕容府太不懂事了。

  北王见此咳嗽一声,带着人离开,等人都离开了,司九斋才不着痕迹的松口气。

  太子君凌看着她那终于结束的神情,突然觉得,她刚刚的一切好像都是故意而为之的。

  从回二堂,司九斋施礼道谢,太子君凌搀扶了一下,而后说:“小事一桩,何谈这谢字。”

  “今日若是没有太子爷及时出现,我怕是难以收场了。”

  司九斋认真的说着,而太子摆手:“我不过是在这里坐不住,想着去听听,谁知道听着他那言不由衷的言语了,这不,一怒之下说了几句罢了。”

  君凌笑吟吟的说着,而司九斋听了也是露出了笑容。

  这是她重生以来的两天里,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这笑容甚是开怀,而太子君凌竟然看的失了神。

  司九斋感受到他的目光,不着痕迹的躲开,低头说:“太子爷,你先行去南亭县,我三日后追上去。”

  “三日后?不能一起去吗?”

  君凌略微好奇的问着,而司九斋摇了摇头:“我还有些私事要处理。太子爷放心,三日后我定然会追上。”

  君凌听了沉默了一下,起身严肃:“也好,不在一起出发,也少引发别人的注意,我现在就要回去准备了,九姑娘,咱们…三日后凡谭见。”

  “是…”

  司九斋认真的回着,君凌也没有耽搁,离开了司宅。

  而司九斋坐下,脑海里过着这两天的事情。

  一件一件的事情,没有一个是轻省的。

  她想着的时候,司行年进来,看了眼外面平静的说:“昨夜你抓得两个人,我审了。”

  “爹爹请座,这二人怎么说的?”

  “不是北王的人,是欧阳行的人。”

  “欧阳行的人?怪哉,他虽说是父亲的政敌,一直不消停,可也不至于这么大胆的派人盯着啊。”

  司九斋一时间有些迷糊,欧阳行,为人谨慎,派人盯梢这种事情,他不到万不得已从来不会用…

继续阅读《谋臣,太子别》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