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白昀 李成断案奇妃:九王爷追妻路漫漫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断案奇妃:九王爷追妻路漫漫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墨渠

角色:白昀 李成

简介:女扮男装的大理寺主卿白昀,除却查案效率极高外,才高八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某日在逃婚路上,无意间捡到受伤的傲娇霸道冷面九王爷,两人初次相遇,便开启鸡飞狗跳的相爱相杀之路
白大人:这男人身材不错,呵呵……九王爷:这小白脸为什么一直用猥琐的眼神盯着我胸看!刀呢?我要砍死他!因为各种原因,二人无奈纠缠在一起,一路相伴,私访民情,查冤案抓贪官,解民之饥渴,被百姓传为佳话
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九王爷变得郁郁寡欢
有一日终是忍不住询问自己手下:“你们对龙阳之好怎么看?”属下:王爷你开心就好….九王爷从此开启对高冷腹黑的白大人穷追猛打的求爱之路,奈何长路漫漫,过程十分艰辛

断案奇妃:九王爷追妻路漫漫

《断案奇妃:九王爷追妻路漫漫》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七章:嫉妒使人面无全非

白昀也不着急,慢慢将杯中茶水饮尽后放下,才抬头看向坐在床榻边的博溢珩,不答反问道:

“白某不急,反倒是王爷,腹中应当有许多疑虑,不妨说出来,白某皆可为王爷解答。”

“既然白大人先开的口,那本王也不客气了。”

言罢,博溢珩站起身来,身上穿着一贯的黑衣,无一花纹,无一修饰,极简单的衣物,穿在他身上,却将他修长而有力的身形衬显得极致,肩宽腰窄,四肢修长,加之他比白昀要高出一个头,居高临下而望,颇有几分威压。

他走到茶几前,拉开一张椅子坐在白昀对面,为自己倒了杯茶,润了润嗓子后,才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白昀:

“我与白大人以往未曾谋面,怎么白大人一眼便能知晓我的身份?”

他的眼神含着几分审视和锐利,嗓音低沉带着几丝沙哑却有磁性,上位者的威压此时在白昀面前展露无疑,这是九王爷在与人谈判时惯用的伎俩,首先要在气势上碾压对方。

只是九王爷向来好使的招数用在白大人身上不大奏效,毕竟是个连当今圣上都不怕的二皮脸。白大人还沉浸在九王爷低音炮一般性感的嗓音之中,被一旁觉得十分丢人看不下去的肖潇摇了摇,这才回过神来,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王爷还记得在与那蟒蛇缠斗之时,你扔给我的那把短刀吗?我先前在另一个人的手里也见过一把一样的。”

博溢珩听了,先是一愣。他的那把样式独特的短刀,是由东边海岛小国进贡而来,全天下仅两柄,一把在他手里,另一把在皇兄御书房的墙上挂着。

眼前这小白脸说他见过另一把,那定是悬挂在皇兄御书房内的那把了。既然如此,白昀能凭借这把短刀推断出他的身份,也不奇怪了。

白昀的解释,解了博溢珩心中最大的疑惑,这下算是暂时放下心来,才有闲暇心情打量起坐在自己面前的白昀。

她天生奶白肤色,肤若凝脂,眉修鼻正,好看魅人的桃花眼,藏着多情娇媚,樱桃小嘴,绝色秀美,然她双目清澈有神,眼中时常带着狡黠坏笑,仿佛世间一切人事尽在她的掌握之中,那股自信,那股悠然,由里到外,俱是一股洒脱潇然。女性的娇美,男性的潇洒在她身上完美地呈现,不见矛盾,却是一片和谐,叫人瞧着十分赏心悦目,心生喜欢。

光这副皮相和身上的风流洒脱,也难怪京城之中有如此多女子追崇于她。只是想到这里,九王爷的心里就十分不服气,在他遭遇伏击之前,便听到从京城传回来的消息,皇兄要为他赐婚,京城之中家中有女的官员贵族一夜之间,几乎是全病了,告假的告假,推脱的推脱,这是光明正大地打他九王爷的脸。

其实原本,九王爷是不在意这些的,毕竟他在边关呆久了,一心扑在边关战事上,无心顾及终身之事。加上面部有疾,许多女子对他避之不及,他一来是不想误了别家闺女,二来是觉着世间众多女子着实无趣得很。

只是他不要是一回事儿,没人要他,又是一回事儿,那些不要他的女子眼巴巴地去求另一个人更是另一回事,尤其是这个人还用刀顶着他的小兄弟威胁过他,用色眯眯的眼神视jian过他。那么此事便上升到男性的尊严了,九王爷是个体面的直男,于是想在白大人身上找回一点逝去的体面,便话里带刺地酸道;

“白大人生得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定然是京城众多女子的心慕之人,本王听闻白大人家中府邸门槛都快被说亲的媒人踏破了,可有此事?”

九王爷以为白大人会谦虚地否认,诸如“怎有此事,皆是谣言罢了”云云,这样九王爷心里好歹会舒服些。

当然啦,一般正常人也会这么否认,偏生白大人不是正常人,白大人是个二皮脸:

“哪里哪里…….哈哈哈哈,这个,这个倒真有点……哈哈哈哈…..不堪其扰啊!每日每夜情书香囊无数,如此多的美人恩,白某实在是难以承受啊…….哈哈哈哈,王爷,您懂的。”

老子懂个屁!

一旁的肖潇趴在茶几上,一边嚼着小二送上来的花生米,眼珠子在二人之间转来转去。只见自家师兄笑眯眯腹黑得跟只狐狸一样,另一边的九王爷脸色阴沉,隐约有爆发之态,顿觉此景十分有趣。

自我调节了一番后,九王爷终是生生将肚子里憋着的一股气压了下去,对白昀正色道:

“白大人在朝中身居要职,又是皇兄面前得以倚重的国之栋梁,定然知晓本王近日班师回朝之事。”

白昀点点头,不说话,等着博溢珩的下文,知他前面一阵寒暄不过是为了后面这段话作铺垫罢了。

“按理说,本王本应在半个月前抵达京城,只是没曾想到,在路上遭遇西亥国的伏击。”

西亥国与大靖向来是死敌,八年前,西亥常派兵骚扰边疆,随后一年更是野心膨胀,派遣西亥名将狄辛攻打大靖国边疆,企图扩张西亥版图,掠夺大靖资源。那一年是博溢珩与狄辛在战场上的初相遇,也是那场战役,博溢珩毁了狄辛一只眼,击退西亥虎狼,守住边疆国土,一战成名。此后又一连打了几场胜仗,博溢珩早成了西亥国的眼中钉,肉中刺,其中恨他最甚的,当以狄辛为首。

所以此次他班师回朝,西亥国不知从何渠道得了此消息,联系了这些年里埋藏在大靖国内的数百名细作,在博溢珩回京路上伺机埋伏。

“西亥这次下了决心要把我除掉,所以这次安排的伏杀,人数之多,武艺之精绝,铺天盖地,前赴后继。我这次回朝所带的亲兵,压根抵挡不住这规模的伏击,死伤严重,只剩余最后几个,在混乱之中冲散了,只有老八和小十还跟在我身边。”

继续阅读《断案奇妃:九王爷追妻路漫漫》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