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大梁请命人》苏镜 贾晓生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梁请命人

小说:玄幻

作者:天青色自烟雨

角色:苏镜 贾晓生

简介:朝政腐败不堪,妖人以武犯禁,荒郊野外,魑魅魍魉作祟。请命人,一门极度危险的行业,他们需要将异变的尸体送回故乡,入土安葬。民间有语:升棺发财焚尸匠,百死无生请命人!苏镜,身居城南义庄,每当午夜降临,都要背着一具尸体,走进山岗……

书评专区

大梁请命人

《大梁请命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阴冷的风穿过灵堂大门,白色绸带随风飘动。

苏镜缩在角落中瑟瑟发抖,倒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害怕。

不怕不行啊,因为在灵堂的正中央,无数白色绸带中间,躺着一具穿着大红嫁衣的尸体。

这尸体可不简单。

在大梁民间,有这一句谚语:升棺发财焚尸匠,百死无生请命人。

焚尸匠,请命人,是两种不同的职业。

有言道:人死还故里,落叶需归根。

但如今这甚世道?北方蛮戎作乱已久,关外赤地千里。南方又逢旱灾,一旱就是三年,逼得皇宫里的那位爷罪己诏都下了三遍。

再加上年初镇东王喊着“清君侧”的旗号起兵叛乱,虽很快就镇压了下去,但还算富庶的秦淮,也遭了难。

一时间灾民如果过境蝗虫,留下的尸体也数不胜数。

若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这世界更加混乱,朝政腐败不堪,妖人以武犯禁,荒郊野外,更有魑魅魍魉作祟。

就算是在大梁皇都,天子脚下,每日送进城南义庄的尸体也多达三四十具。

这些尸体被统一放在“醒尸堂”,以秘法阻断腐烂,七天后若无异变,便交给焚尸匠,一把火烧了。

若有异变,则需要交给请命人,将异变的尸体带回他们的故乡,入土安葬。

“……”

得到这些记忆的苏镜在风中凌乱。

穿越是个好事没错,但……穿越到这样一个世道,是不是有点不太合理了?

而且还莫名其妙穿到一个请命人身上,是不是更加不合理?

百死无生请命人!

这些异变的尸体大多凶邪,只有命格八字极硬的人才镇得住。

就算如此,也难有请命人撑过半年。

城北义庄曾有一位请命人硬生生撑了九个多月,最后遇见一具凶尸,在一个山岗被掏了心。

于是乎,请命人大多从灾民里面挑选,每天三十文的报酬,这在如今乱世,十文钱就可以买个白面馒头的世道,已经是高薪资了。

说来被自己魂穿的这位也惨,本是淮河旁一富庶人家的子弟,却遇见镇东王“清君侧”,万贯家财一夜之间化为飞烟。

后来,父母姊妹在北上逃亡的路上化为路边枯骨。

苏镜还算幸运,到了皇城脚下,经过一个远房叔舅的举荐,当了这请命人。

别看请命人危险,却是正儿八经的官身,从九品,吃的是皇粮,工资日结。

对许多灾民来说,终究是个死,能过几个月的快活日子,何乐不为。

今天是苏镜到城南义庄上任的第三天,就出了事。

“醒尸堂”已经五天没有出现异变的尸体,偏偏就在自己当值的日子里,一具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尸的手臂突然抬起。

苏镜还记得前来运尸体的焚尸匠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充满了怜悯。

凶啊!

大红嫁衣,头七回魂,想想就让人肝儿颤。

缩在角落里的苏镜已经开始想怎么跑路了。

却也不成,为何?因果所在。

这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当尸体异变之后,与请命人只见就已经形成了因果。

若请命人中途逃离,不仅官家不会放过,尸体也会在第一时间将其撕碎!

“完犊子了哦……”

苏镜知道,若不快采取方法,那躺在灵台上的女子就该“起尸”了,到时候,自己就真的是在劫难逃。

咬了咬牙。

自己好歹是穿越过来的,又不是没死过,不就是一具尸体吗?

还不信了,活人还能让死人给扑了。

苏镜也是豁出去了,虽然小腿还在不停打着摆子。

不过那摆在灵台之上的女尸倒是妖娆生姿,在特殊秘法的阻断下,女子就像睡着了一般,脸色恬静,凤冠霞帔更显其美艳动人,丝毫不输自己前辈子见过的那些一线明星。

“造孽哦。”看着如此姿色的女子,却变成一具尸体,苏镜心中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就在此时,异变突起,苏镜面前一阵迷雾闪过,一本黑色的书籍浮现在空中,并缓缓打开,书籍上,慢慢出现了一行黑色的字。

“初闻野鬼为情痴,不见世间有情郎。本是山间惊鸿客,何苦赴红尘?”

“请命奖励”

“镇灵:天命通宝。”

接着,那本黑色的书籍缓缓合上,消失不见,而苏镜手中,竟是出现了一枚铜钱。

铜钱要比市面上流通的大梁钱币大上一圈,正面写有天命,反面写有通宝。

“镇灵:天命通宝

一枚带有微薄天道烙印的钱币,可镇世间邪祟灵异。”

苏镜眼前一亮。

黑书-文字-天命通宝。

等等,这该不会就是传说之中的外挂吧?

嘴角慢慢咧开。

我就知道,天不绝我!

可镇世间邪祟灵异。天命通宝的介绍给了苏镜不少安全感,就连看向面前的尸体,都觉得眉清目秀起来。

好吧,如此绝美的女尸,用眉清目秀怕是不够形容。

但此刻的苏镜却是管不了那么多了。

“金钱草二两,白盏菊一朵,决明子三颗,再加上沉香粉少许……少许,是多少?”

苏镜有些抓狂,直接说几克几克不好吗?这少许、适量、大量,没经验的谁知道是多少?

算了,多放一些,没坏处。

将这些东西都放进一个小香囊中,之后便是要将小香囊放进女尸的嘴里。

看着宛如沉睡一般的尸体,苏镜道了句“多有得罪”,便壮着胆子将女尸嘴掰开,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小香囊塞了进去。

这东西,有着镇尸的作用,是百年来请命人们总结出来的经验。

至于用处有多大,那就因人而异了。

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被尸体扑死的请命人了。

做完这些准备工作后,苏镜的眉头又高高皱了起来。

无他。

尸体已经异变,想要带回故乡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世界有没有高铁飞机,大多数尸体只能依靠请命人一步一步背回去。

“……”苏镜已经无力吐槽了。

累了,毁灭吧。

但最终,苏镜还是背起了尸体,比想象中要轻不少,就跟背了个书包一样。

尸体和他,用两根红绳绑着,以防在请命的途中尸体掉下去。

要知道,尸体一旦双脚着地,就会立刻尸变,那时候,请命人就真的是百死无生了。

“当~”铜锣敲响,今夜当值的焚尸匠在城南义庄门口送他,一步一敲锣。

“此去山高水长,一祝安好。”

“此去山穷水恶,二祝归来。”

“此去山不穷水不尽,三祝平安。”

就在这一声声的祝福中,苏镜背着尸体,缓缓走出了城南义庄的大门,往大梁皇都南门走去。

大梁有律法,亥时以后还在大街游荡的,除请命人、打更人、夜香夫外,无论平民官身,皆下诏狱。

所以苏镜行走在朱雀大街上,四下无人,只遥远听见梆子声,那是打更人。

可还没走到南门口,就听旁边房檐上传来一声怒喝:“什么人!”

紧接着,一团黑影窜了下来,只见来人身着飞鱼服,手持绣春刀,面容俊俏,身姿挺拔,此刻绣春刀已出鞘,在黑夜中闪过一道亮芒。

锦衣卫?

如此大名鼎鼎的名号苏镜怎会不知,和上辈子大明一样,大梁也有着锦衣卫。

不过不同的是,上辈子大明锦衣卫到后期基本沦为了宦官阉党的走狗,而在大梁,锦衣卫的权柄仍牢牢掌控在皇宫里那位爷手中。

这大概也是大梁都城慌而不乱的原因所在。

就在苏镜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另一个身影从房檐上飞了下来,使劲拍了一下那年轻人的后脑勺。

“你个欧阳,木楞玩意,可看清对面的是谁?”

“百户大人,痛……”年轻人捂着后脑勺小声嘟囔着。

飞下来的也是一名锦衣卫,不过要苍老许多,右脸颊上一条长长的疤痕,腰间绣春刀要比一般来得更长。

教训完年轻人之后,后下来的那名锦衣卫便遥遥向苏镜抱了一拳。

“在下北镇抚司百户贾晓生,敢问先生自哪来,到哪去?”

锦衣卫百户,这可是正六品官员,但此刻面对一位请命人,也是客客气气。

原因无他,因为锦衣卫终究是个高危职业,死后尸体也要放进“醒尸堂”,若有异变,就只能拜托请命人帮自己落叶归根。

所以请命人虽然是个高危职业,但也得到了不少尊敬。

此时,名唤欧阳的年轻锦衣卫也是反应了过来,连忙拱手:“在下欧阳盆饭,刚才多有冒犯,还望先生海涵。”

欧阳盆饭?纵然是苏镜,听到这个名字,也是忍不住“噗嗤”了一下。

欧阳盆饭脸一红,解释道:“小时候家里穷,父母生我的时候,希望我以后能够一盆一盆地吃饭,所以就取了个这名字。”

“好名字。”

见两位令满朝文武胆寒的锦衣卫对自己如此客气,苏镜也是赶忙放低姿态。

废话,尊敬是尊敬,可自己毕竟是灾民出身,又是个从九品的芝麻官身。

对方看得起你是给你面子。

“小的城南义庄请命人苏镜,此番前往萧山县,带仙人归故里。”苏镜说着,从口袋中掏出一块令牌。

仙人,指的是背上的尸体。

令牌,则是特制的,每块令牌都有特殊的编码,仿制请命人令牌,在大梁,是诛三族的重罪!

贾百户走上前,仔细查看了一下令牌,又用余光看了一眼苏镜背后的尸体,那种扑面而来的诡异味道,让他这位身经百战的锦衣卫百户都有些胆寒。

“省得省得,通知,开里门。”

大梁皇都东西南北四座城门,都有里、中、外三道门,同时开启其中两道即可被视为叛乱,以叛国罪论处,杀无赦。

“往日这城门都是五城兵马司看守,今日怎惊动了锦衣卫?”苏镜问了一句。

贾百户犹豫了一下,考虑到对方是请命人,活不了多久,再加上这事并不算秘辛,于是低声说道。

“蛮戎,有蛮戎的细作潜入城中,故而才如此严格,刚才小徒欧阳冒犯先生,还请别往心里去呀。”

请命人虽都是灾民,又只是从九品,但身份特殊。

真要得罪了,指不定哪天背着一具变尸往你家一躺,那找谁说理去?

苏镜也明白对方的心思,笑了笑:“贾百户还请放心,苏某不是那不知数的人。”

“那就好那就好,还望平安归来。”

在贾百户的陪同下,苏镜穿过里门,紧接着里门落下,中门开启,中门落下,外门开启。

走入官道,回首看了看插满火把的都城高墙,苏镜心中紧了紧。

终究是……任重而道远啊。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