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姚惊鸿 怀苍《全京城都知道,烈王是我狗腿子》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全京城都知道,烈王是我狗腿子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在葵园

角色:姚惊鸿 怀苍

简介:超能力少女姚惊鸿开脑手术失败,她穿越了,开局就被马踢了,被人捡了,还丧失了能自保的超能力。原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死亡疑点重重?烈王有颜有钱还位高权重,却身中奇毒?姚惊鸿表示自己只想解谜跟打怪,偏偏这武南烈却缠上了她,“本王毒发了要亲亲要抱抱……”姚惊鸿忍无可忍,“要不先试试我刚练出来的火焰球?王爷别跑啊!”

书评专区

全京城都知道,烈王是我狗腿子

《全京城都知道,烈王是我狗腿子》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泽安朝,平高巷。

四个男的,围着一个麻袋拳打脚踢的。

一开始麻袋里还有哭泣的女声,“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们……”

但是他们并没有因为这求饶声而停下来,反而变本加厉,一脚一脚,更用力地踹在麻袋上。

最右边那个男的突然走开,在墙角杂物里寻了一根木棍,拿过来,跟他们对视了一眼。

最左边那个男的点了点头,示意他下手。

男子拿起木棍,对着麻袋就是几下,麻袋里的女声连连惨叫……最后一下迎头暴击,麻袋里突然就没了声音。

中间两个男的把麻袋扒了,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瘫倒在地,她双眼紧闭,口鼻带血,像一团破败的棉絮。

其中一个男的伸手,探了探她的鼻孔处,“可以了,她没气了。”

最右边那个男的松一口气,“好久不接这种要人命的活,还得这么费劲地打死……”

“这千金小姐长得真好看,偏偏挡了别人的路,可惜了,红颜薄命。”

最左边那个男的招呼他们,“快,别磨叽了,把她衣服随便扒一扒,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拿走,赶紧走。”

大家七手八脚,一个脱她鞋,一个解她衣带,一个搜她身,一个弄乱她头发……

一下子,女子从穿戴整齐的千金小姐,变成了被人糟蹋过的样子。

最右那个男的说:“大哥英明,这样不管谁看到,都会以为她是被劫财劫色,谁会想到我们是谋财害命呢?”

这脸蛋,这嫩肤,还有胸前的肚兜……中间两个男的看得蠢蠢欲动。

其中一个提议:“大哥,我们还没试过千金小姐,要不,趁人刚死没多久,还热乎……”

最右边那个男的蹙眉,“人都死了,想什么呢,你们不膈应,我还嫌你们恶心!”

最左边那个男的给他们两个一人一记爆栗,“别给我整些幺蛾子,我们干了这一票,到手的银两够我们吃很久了。”

“想要姑娘伺候就到青楼去,要什么姑娘没有,在这搞个死人,晦不晦气!”

两个男的立马点头称是,不敢反驳。

最右边那个男的突然压低声音,“大哥,有人!”

最左边那个男的,看了眼声音来源的方向,立马说:“走走走,别一会被人看见了,脱不了身。”

他们四人走后,平高巷恢复了宁静。

不过几秒,女子的手指动了动,仿佛诈尸。

姚惊鸿缓缓转醒,头痛欲裂,浑身还跟散了架似的。

“哎哟我的妈呀,脑子怎么那么痛,好像被人殴打过……”

“说好的喝了药,无痛开脑呢,那些狗屁专家真踏马会忽悠人,我现在脑子都要炸了。”

这研究院的钱可真不好赚。

她睁开眼,正想找个工作人员问一问,结果姚惊鸿傻眼了。

蓝天?白云?研究院的房顶呢?

莫不是她姚惊鸿在昏睡之中,顺手把研究院也给烧了?

“不应该啊,我无意识的时候,不可能使用得了超能力……”

姚惊鸿费劲地撑起身子,一阵风吹过,她打了个哆嗦。

靠,开脑就开脑,谁扒她衣服!

她低头一看,更懵逼了,“卧槽!”

这衣服谁的?怎么会在她身上?

姚惊鸿忍着头疼,环顾四周,天为被,地为床,这里肯定不是研究院。

她再看看自己身上的锦衣华服,不对劲,这事情不对劲。

姚惊鸿拢了拢衣服,扶着墙站起来,忍着疼痛,脚步踉跄地往外走。

“卖烧饼啦,好吃的烧饼……”

“新鲜的水果,大娘来个苹果吧,不甜不要钱……”

姚惊鸿好不容易走到巷子口,大街上熙熙攘攘额,街边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这段路,简直耗费了她所有的力气。

就算姚惊鸿内心无比震惊,现在也只能有气无力地说:“不是吧,我睡个觉,一觉起来穿越回古代了?”

正对面就是个卖水果的摊子,姚惊鸿想过去问问,这里是哪里,还有今夕何年。

没有墙扶着,她每一步走得更艰难了,脑子疼就算了,为什么身上也这么痛。

一辆豪华的马车由远及近,马夫大声地喊着,“闪开,前面的人闪开!”

姚惊鸿听到了,她不是不想闪开,而是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没办法像正常人一样飞快躲开。

马在距离姚惊鸿不足一米的地方急刹车,高举的前蹄正好踹了一下她。

靠,姚惊鸿直接扑在地上,‘噗’地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周围人吓到了,马夫也惊呆了,这怎么就吐血了。

马车上的怀苍撩起帘子,“怎么回事,何人惊扰王爷的马车?”

马夫磕磕巴巴地说:“怀大人,小的,撞,撞到人了……”

怀苍蹙眉,“撞到人了?”

马夫继续磕磕巴巴地说:“我让她闪开,她偏偏,站在路中间不闪开,我已经勒住马了,但是……”

“马也不是故意的,就马蹄踢了她一脚,她就扑在地上吐血,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这马蹄就踢了一脚,再重不过就伤了一下,也……也不至于吐血啊……”

怀苍跳下马车,走到马前面,看到扑倒在地的姚惊鸿,此时的她已经晕了过去。

他上前探了探她的鼻息,又按了按脉搏,伤势不轻,马蹄绝对踢不出这么严重的内伤。

周围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马夫惴惴不安地陪在怀苍身边等着。

怀苍走到马车旁,撩起帘子,毕恭毕敬地说道:“王爷,是个千金小姐,晕倒在马车前,身负重伤,已经不省人事。”

车内还有一人,是泽安朝的烈王,叫武南烈,他的脸隐没在阴影处,车外的人只能看到衣角。

听到怀苍的话,武南烈语气玩味,“哦,千金小姐?身负重伤?这次演的是苦肉计?”

“他们这些人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是谁家的姑娘如此吃得了苦?”

怀苍摇头,“属下眼拙,认不出来。”

武南烈轻笑了一声,“算了,不管谁家的,先带走吧,丢在大街上不像话,回去给她找个大夫治治,治好了就让她走。”

“是!”怀苍领命,走到马前头,打横抱起姚惊鸿。

怀苍直接把她放进马车里,然后自己上车,吩咐马夫继续走。

武南烈就瞥了一眼,这千金小姐比前几个要好看,怎么舍得自己受这样的罪。

姚惊鸿睁开一条线,只看到一个坚毅的下巴,缓缓地问:“你是谁?”

说完她就觉得头痛得不行,没有等到他的回答,姚惊鸿就晕了过去。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