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最是深情留不住》陆昭函 宋顾城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最是深情留不住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织筘

角色:陆昭函 宋顾城

简介:一次意外,她与他的命运纠缠在一起
她心里没他,他亦是利用着她
后来
她烦了,倦了,她平静地对他说:“还是离婚吧
”他漫不经心地吐了口烟圈,“不急
”最后
他将她锁在怀中,咬着她的唇,“别走,留下

最是深情留不住

《最是深情留不住》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6章 谁叫你来的

见陆太之前,我们先见到了苗雪,她正在前院等着陆昭函。

  一看到我,苗雪的脸色瞬间就黑了,视线转向陆昭函后又变得特别委屈。

  之后完全当我不存在般挽着陆昭函的手就走,“我等你好久了,阿姨一直催我给你电话,你怎么都不接呀?”

  陆昭函宠溺地弹了下她的额头,“不想接。”

  “哼,讨厌。”

  两个人就在我眼前打情骂俏,真是够呕的。

  我一路默默地跟在他们身后,为了不让自己反胃,只能转移视线去欣赏陆家老宅的内景。

  这老宅也不知道几进几出,我感觉走了快十分钟才到堂屋。

  屋外站着一位中年阿姨,听苗雪喊了她一声‘陈阿姨’。

  陈阿姨殷勤地向他们打了招呼,在看到我时,她很快收起自己的情绪,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示意我跟进去。

  一进屋,苗雪从一路的叽里呱啦变得安静乖巧,礼貌地喊了声‘陆伯母’便同陆昭函坐在陆太对面的沙发上一声不吭。

  看得出来苗雪有些怕这位优雅美丽的陆太。

  而我只是站在门口,陆太抬眼瞧着我,带着审视的目光将我从头到脚打量起来。

  在她视线从我脖子和胸口移过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恨死了陆昭函和这条裙子,穿了等于没穿,陆昭函连披肩都不允许我披。

  陆太虽神情淡漠,但我没有错过那一闪而逝的嫌恶。

  良久,她开口了,“你就是董家的私生女?”

  我妈曾经做的那些破事随随便便一查就知道,只是没想到陆太会这样问我。

  “不是,我只是个孤儿。”

  董家从来没承认过我们母女,又何必用‘私生女’去舔别人的脸来作践自己呢。

  所以每当有人问我身世,我只用孤儿来回答。

  陆太又盯了我半响,无形中给了我些许压力,这个时候我可不能示弱,不然搞得我还真是非他儿子不嫁呢。

  其实今天见我的目的就是想给我个警告,让我不要痴心妄想,做好工具人的本分。

  陆太没再继续问话,转而看向陆昭函,眼里带着几分责怪,“你爸爸很生气。”

  我要是陆昭函的老爸我也生气,甚至还想揍他,富家少爷对于婚姻都这么随便,这让老子的脸往哪儿搁。

  陆昭函根本就不在意地说道,“随便。”

  “你这孩子……唉。”对于陆昭函的态度,陆太很是无奈。

  苗雪表现得小心翼翼,“伯母请不要怪昭函,要怪怪我好了……”

  我本以为陆太会像陆昭函一样,面对苗雪的自责,她会哄劝,哪知陆太脸色一冷,语气颇重,“是该怪你。”

  苗雪吓得紧挨陆昭函,可怜楚楚地看着他。

  陆昭函将她护在怀里,态度骤冷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跟她无关。”

  对于自己儿子和苗雪的破事,我想陆太很清楚,所以她懒得多说,只说让我们去吃饭。

  我本以为今天只要安安静静地旁观着,这时间也就过去了,但某些人显然不想让我如意。

  还没出屋呢,陈阿姨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在陆太耳边低语了几句。

  我见她脸色突然变得难看,直觉不好,还没反应过来呢,陆太起身朝我疾步走来,毫无征兆地给了我一耳光,转而咬着牙对陆昭函道:“你看看你都招了些什么鬼东西来!”

  我被陆太打懵了,根本不知道原委。

  当我们一行人跟着她来到前院,我才明白这是为什么。

  黎静华竟然恬不知耻地跑来这里认亲家!

  我直接朝苗雪看了过去,她正挽着陆昭函的胳膊倚在他身上一脸无辜又小心。

  本来心里压着一股怒火,可我现在反而冷静了许多。

  我看着黎静华,她今天还特意打扮了一番,俨然一副阔太太的气派,见着我们过来,亲昵地想要拉我的手,被我一把挥开。

  “你这孩子,都做少太太了脾气还是这么冲。”黎静华对陆太抱歉地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这个女儿被我给宠坏了。”

  我呵了一声,“你搞错了,我无父无母。”

  黎静华没料到我当着外人的面,这么绝情的否定她的存在,脸色微微一变又恢复正常,强撑着笑脸道:“你这丫头又说气话,妈妈是来看你和陆太的。”

  我见陆太脸色都快黑成锅底了,便问她,“你怎么来的?”

  “我……”黎静华眼睛瞄向一边不敢正视我,“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陆太朝我瞪过来,我抢在她发怒前说道:“我昨天到今早一直和陆少在一起,可没空打电话叫你来。”

  说完,我朝陆昭函看去,连着陆太和苗雪也同时看着他。

  面对四个女人的视线,陆昭函这男人倒是淡定自如,他轻瞥了我锁骨上的青痕,从喉间清晰地发出一个‘恩’字。

  苗雪恨得牙痒痒地跺脚,陆太暗骂我下贱,黎静华脸色微微发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那可能是你搞错了……”

  我见她还想狡辩,“那你把手机拿出来,既然那么肯定说是我叫你来的,那里面一定有我昨天打给你的记录。”

  这事我必须澄清,主要是不愿让陆太误会我。

  这次黎静华慌了,见我这么较真,开始转移话题:“我、我给陆太带了见面礼。”

  她还真从包里拿出小礼盒想要递给陆太,结果被陈阿姨一把打掉,“拿走!”

  礼盒掉落在地上,滚了几圈,黎静华赶紧蹲下身去捡,生气道:“哎呀,你干什么!这里面的东西很贵的。我可是陆少太太的妈,你这个下人真是没有规矩。”

  “闭嘴!陈阿姨是我们陆家聘请的人,轮不到你在这里放肆!”

  陆太本就压着火,听了黎静华的话直接就炸了。

  她看着陆昭函,怒指我,“你,立刻!马上!现在就给我去跟她把婚离了!”

  黎静华一听陆太要我们离婚,急忙站起身,“陆太您这是何必呢?两个孩子结婚,那就是天注定,您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就拆散他们啊。”

  陆太受不了地大喊道:“够了!保安!给我把她们赶出去!”

  两个保安强拉着黎静华往外拖,又有两名想要来带我走,但因为我站在陆昭函身边,他们也不敢直接来碰我。

  我看向陆昭函,希望他能说几句,哪怕几个字也好,可人家看都不看我,只是冷眼旁观,令人心寒。

  不经意间注意到苗雪偷瞄我时露出的得意神色,我不怒反笑,当着所有人的面,勾着陆昭函的脖子,强吻了他。

继续阅读《最是深情留不住》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