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萧正则 宁元婧王爷,王妃她翻墙跑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王爷,王妃她翻墙跑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巫吖

角色:萧正则 宁元婧

简介:宁元婧穿越成了罪臣之女,且据史书所记,她的未来夫婿七王爷铮亲王会谋权篡位,最终连累的王府上下百余人,皆不得善终
宁元婧可不想再死了,便一门心思搅黄这门婚事
史书上说铮亲王面生粗陋,那她便找个全京城最俊的男子,亲自带着聘礼,登门求亲
“我乃圣上亲封郡主,若是从了本姑娘,如后包你吃香喝辣,锦衣玉食,若是不从,哼,大将军府的刀,可不是吃素的
”冷面美人眉眼一挑,“你这是,要包养本王?”

王爷,王妃她翻墙跑了

《王爷,王妃她翻墙跑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八章 真是欺人太甚

最初怀疑霍兖只是一时性起,可回到房间,宁元婧越细想,越可疑。

  要不要拿着牌子给圣上瞧瞧,让圣上定夺他?

  不行,圣上虽瞧着恩宠宁元姝,但那也是在后宫之中,若真到了朝堂之上,未必这般偏袒宁家,否则也不会那般潦草处置诬陷大将军府的那几个老臣。且眼下圣上虽坐了龙椅,大权却未必在握,也未必敢动霍兖的。

  这可如何是好!

  宁元婧一夜辗转,第二日清晨早起,本打算去找萧正则房间找他在商量商量的,却不料忽听到一声“铮亲王”,本能反应,宁元婧未及回头,拔腿便跑。

  他怎么又来了?

  暗羽队的人都被抓了个正着,证据还在大将军府手里呢,竟还这般明目张胆上门,难道要挑衅不成!

  真是欺人太甚。

  宁元婧妄自推测,生着气,而那头已停至大将军府院内的霍兖,看着一闪而过的身影,冷眸微眯,问身后跟着的莫剑,“本王……有那么可怕吗?”

  “啊?”

  莫剑并未瞧见宁元婧,对主子的话愣了下,不知所云。

  便这时,萧正则闻声迎了出来,停至霍兖跟前,拱手行礼,“见过铮亲王。”

  霍兖这才收回冷眸,既而看向轮椅上浩然正气的萧正则,眉头微蹙,“府上似乎很不欢迎本王,避得避,躲得躲,都不打算请本王入内。”

  “吾等岂敢。王爷,请。”

  萧正则这才将轮椅转至一侧,俯首对霍兖做了个请的手势。

  然霍兖并未迈步,也未打算真的进屋,开门见山道,“听闻昨日夜里,铮亲王府的东西落在府上了?”

  萧正则依旧俯首姿态,瞧不出情绪,随后从怀中掏出昨日蒙面人掉落的令牌,双手奉上。

  霍兖孤傲的瞥了他一眼,身后莫剑上前一步接过令牌,仔细瞧了瞧,递给霍兖,“是真的。”

  霍兖这才从莫剑手中接过,扫了眼,冷哼一声,又抬手仍给萧正,“本王很是好奇,下一步,你欲如何?”

  “这要问王爷了。”

  萧正则这才抬头,对视上霍兖那双犀利眸子,淡然之色问道,“那人,可是铮亲王府暗羽?”

  “本王若说不是呢?”

  “那便真的不是。“

  霍兖声音未落,萧正则将令牌从腿上拿起,握在掌心,等再展开,已成粉末,“此物,留着也是无用的。”

  霍兖就那么瞧着萧正则,随即莫名笑了下,转身离去。

  萧正则则是再度俯首拱手行礼,“恭送铮亲王。”

  只是还未等礼闭,霍兖冷清的声音再度想起。

  “府上二小姐可安好?”

  “……”

  萧正则骤然抬头,瞧见已停步回身看向他的霍兖,脸上呈现着玩味表情。

  萧正则古水无波的眸子终有了波动,只是未等开口,霍兖却是再度转身,大步离开。

  宁元婧一直趴在门缝往外瞧,却无奈什么都未瞧见,隐约听见萧正则“恭送铮亲王”的声音才小心推开门,确定霍兖已离开,忙走向萧正则,因一夜忧心,有些无语轮次道,“他来做什么?警告的?那个令牌呢?我思来想去,虽不妥,但还是让圣上知道的好些,有圣上出面,铮亲王怎么也要忌讳些的。”

  “昨日那人,不是铮亲王府的。”

  萧正则自行转动轮椅往正屋去,却被宁远婧快步停前头,挡住了去路。

  “那个令牌不是暗羽队的吗?”

  “但蒙面人不是。”

  “他说的?他的话怎可信?且这种事情,你当面,他自然是不会承认得。”

  “……那你又为何如此笃定,人就是铮亲王府的呢?”萧正则看向宁远婧,反问。

  宁远婧瞧着萧正则的眼神,意识到自己或许过激些许,便收了收情绪,故作镇定,道,“令牌是铮亲王府的,持令牌之人,自然也是他的。”

  “令牌若是假的呢?”

  “假的?”

  绝无这种可能。”

  “为何?”

  “那令牌可是先帝亲自打造的,皆是稀有的特殊材质,旁处是造不出来的。且那暗羽队当年也是先帝亲自挑选的人,他们的背景,除先帝与铮亲王霍兖,恐连当今圣上也未知晓他们底细,更别说有人能潜入队中,偷得令牌了。

  “……你对这铮亲王府的事,还真是了如指掌。”萧正则再次盯着宁远婧,“可见了本人,又恐避之不急,元婧,究竟何为?”

  “我,我胆小,怕见人,偏又好奇心重,爱打听。”宁元婧避开萧正则眼神,见他仍疑心,只好又保证宽慰道,“正则哥,你放心,我绝不会给府上惹麻烦的。”

  “我不怕你惹麻烦。即便是天大的祸事,有我担着,绝不会让你受到半分连累。我只是担心你有事闷在心里,不与我说,这样,我怕没办法护你周全了。”

  没能护住姑父已是该死,若表妹与姑母再有闪失,他便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宁元婧自是看出他的心思的,心疼极了。

  明明他也是受害者,先是失去挚爱,有无辜没了双腿,然却未曾有过半句怨言,仍以命护府上周全。

  “正则哥放心,我未曾有事瞒你的。之所以对铮亲王如此,因我知他将来会祸及大将军府,防患与未然罢了。只是这其中具体缘由,不是三两言就说的清楚。等以后,以后你自会明白的。还有,爹的死,错不在你,你绝不可在心中自责愧疚,且若爹地下有知,会心疼的。”

  宁元婧蹲到萧正则跟前,劝导他,萧正则这才收了收自责情绪,宽心了些许。

  又想到方才霍兖故意提及她,嘱咐道,“即便如此,下次再见他,断不可表现这般明显,若反倒引起他的疑心,就得不偿失了。”

  “嗯,是我欠考虑,下次不会再这般莽撞了。”

  宁元婧起身,推着萧正则回正屋,想到方才令牌的事,又问道,“正则哥当真相信铮亲王所说?”

  “一个连圣上都不放在眼里的人,真是他做的,绝不屑于否认。”

  宁元婧想了想,点点头,“也是。”

  之前是她忧人自扰,乱了分寸,亦不够冷静。如今仔细想想,就霍兖的个性,嚣张怪癖,即便是认了,谁又能奈何与他,哪还用得着推脱掩护。

继续阅读《王爷,王妃她翻墙跑了》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