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苏若梓 赵仕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被流放后,炮灰女配撩了未来皇帝》最新章节

小说:被流放后,炮灰女配撩了未来皇帝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月影堂堂

角色:苏若梓 赵仕祯

简介:【穿书+复仇虐渣+逆袭+甜宠】
穿成甜虐权谋文的炮灰女配,苏若梓很头大。
面对抄家流放的人生谷底,她发挥顽强黑莲花精神,把炮灰人设活出风采。
才子酒后倾诉衷肠,她奉上毒酒:为何害我全家?
青年皇帝深情款款,她冷冷:陛下认错人了。
桀骜将军带兵包围皇宫:“当初是谁救你,可别忘恩负义!”
她不甘示弱:大家互惠互利。哎,有本事别走!答应我的好处还没给!
【理智清醒黑莲花女主×外冷内热傲娇忠犬男主】

被流放后,炮灰女配撩了未来皇帝

《被流放后,炮灰女配撩了未来皇帝》第3章 靠山可靠吗免费阅读

“问名结果乃上上大吉。”他干脆利落地回答。

若梓和奶娘俱是一惊。

如果不是苏家出事,苏若梓议婚之事便会按六礼的正常程序进行。而待过了第四礼“纳征”,女方便算男方家的人,即便娘家谋反,按律也不罪及出嫁女。

奶娘捏着庚帖的手有些颤抖,她泪如雨下,呜咽中喃喃说道:“三娘便是如此都为你安排好了,若非……若非……你本不必受这流放之苦。”

看来苏若宪暗中为小妹说了门亲事,看这未婚夫的资质:年轻英俊、官阶不低,三姊极其用心为妹妹选了个看上去不错的夫婿。

但……若梓的目光看向赵仕祯,心中充满疑问。

看他找到这儿来,又巴巴拿出庚帖亮明身份,回答占卜结果也毫不犹豫,这一连串的举动都让若梓觉得奇怪。

苏家出事,苏若梓被流放,他竟然不急着撇清关系?

若梓学着古人的口吻试探道:“三姊议婚并未告知我,所以我……奴并不知晓。如今苏家已倒,奴也被流放,既然六礼只到‘问名’,不知郎君……意下如何?”

赵仕祯剑眉一挑,这话问的,拿他当什么人了?

“既有婚约,我未敢悔。”他朗声答道。

奶娘眼中亮了起来,拉着惊讶的若梓向赵仕祯行礼:“郎君高义。”

赵仕祯还礼道:“此处地方简陋,且牵涉案件,还请二位随我移步。”他这是摆明了要照顾她们。

若梓心中对这名陌生男子颇有疑虑,可眼下的处境,也委实没有更好的选择。

她只得和奶娘跟着赵仕祯走出来,只见院子里站着一队兵士,见到赵仕祯恭敬行礼后一路随行。

出了流放人员居住的小院,若梓见到一辆马车,马车前站着个老仆,将怀中抱着的包袱递给若梓:“这是小娘子和您奶娘所有的东西。”

若梓略感意外,接过包袱看向赵仕祯,他的目光如飞鸟在她面上轻轻掠过,便迅速转向别处。

看情形他是有备而来。若梓抱紧包袱,和奶娘一起上了马车。

车内只有她们二人,奶娘打开包袱细细查看,东西一样不少,不由赞道:“这位赵郎君有心了。”

流放前苏家已被抄,她们这一路也是身无长物,两个人的行李才收拾了这么小一个包袱。

“这花钗好漂亮!”若梓拾起包袱中一支银镶玉春蝶飞花步摇钗,钗头蝴蝶的银翅膀随着她的动作颤动起来,如同振翅欲飞,钗下银色流苏摇曳,微芒闪烁。

这只花钗即便只拿在手中赏玩,都如此美丽,若是插在头上,那是何等亮丽夺目!

奶娘见若梓痴痴望着花钗,轻叹一声劝道:“四娘,莫再看了,这临淄王送的东西,正如其人,华而不实。银钗虽美,却不值钱,正如苏家遭此大难,他什么忙都没帮,任由你流落在此,吃苦不说,还险些受辱。亏得你当时拼命留下这钗……以后也都收起来,不戴也不想了。”

说着,奶娘从怀里掏摸半天,将一对白玉镶金的大雁捧到若梓面前:“三娘曾经嘱咐我,说这东西对你十分重要,切记收好。抄家前我把它们缝在里衣的暗袋中,这才保留下来。如今物归原主,你拿着它们给赵郎君看。我看此人与你成婚之意极为诚恳,你可千万珍惜如此重情重义的雪中送炭之人。”

若梓听说那花钗是临淄王所赠,顿时嫌恶地丢下。

她看小说时是上帝视角,虽然为临淄王的事业心叫好,却觉得他在感情上是个十足的负心汉,既对不起柳梦妍,更重重伤害了痴心一片的苏若梓,对这个渣男没有半分好感。

倒是奶娘掌中捧着的白玉大雁,玉质洁白润泽,雕工细致,眼睛和嘴巴镶嵌黄金,华丽却不俗。

两物相较,孰优孰劣的确一目了然。

但这对白玉大雁乃是纳彩之物,不比寻常信物,为显郑重自然比较贵重,这也不能说明赵仕祯有多可靠。

但眼下作为流放人员,确实没有更好的选择。

若梓拢起奶娘的手,将白玉大雁推回去:“你的意思我都明白,现在我对临淄王早就没有那些想头了。我担心的是,这赵郎君的举动有悖常理,我们还是当心为好。这对白玉大雁,你还是替我收好,这婚事先不急。”

奶娘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收好那对白玉大雁,一脸懵懂地说:“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四娘懂事了。不过奴看,这赵郎君是三娘亲自选定的妹婿,应该错不了。”

若梓无奈地笑笑,决定保留意见。

不多时来到一处气派的府邸,由赵仕祯带路,若梓和奶娘被仆婢们引入安静的院子。

“你们暂且住在这里,缺什么只管和赵顺要,”赵仕祯指了指身边的老仆,“明日有件事,还请二位随我走一趟。”

奶娘马上答应下来,若梓迟疑地点点头。

赵仕祯看出若梓目光中的疑问,笑她现在倒比从前谨慎了许多,安慰道:“不是坏事,去了便知。”

若梓走进为她准备的房间,见一应家私用具十分齐全,柜子里满满的四季衣裳,色彩鲜丽雅致;大大的雕花镜台上,摆着各色香脂粉黛,边上有个精致的匣子,打开只见满匣明晃晃的首饰。

这架势是打算安置未婚妻还是……金屋藏娇?

这个赵仕祯的行为从头到尾透着古怪。

苏若梓脑中转过万般念头,走到镜台前看到镜中自己憔悴狼狈的面容,不由嗤笑:这副尊荣又有什么资格使人家“藏娇”呢?

人在逆境,多想无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用饭沐浴之后,她躺进软软的床上,很快便进入梦乡。

梦中她身处一片混沌的世界,一个小女孩的声音问:

【怎么样,这个世界好玩吗?】

苏若梓惊问:“你是谁?”

声音回答:

【我是穿书系统,欢迎来到《昔梦长安》,有问题要问吗?】

“我为什么会穿进来?”她问。

【因为你加班后熬夜看小说,过度疲劳又激动,过劳死了】

苏若梓心中满是问号:“你说我……死了?”

【嗯,确切地说是看小说的那个你死了,但你依然可以在这本小说里活下去。】

“那我要是……在这本小说里没活下去呢?”苏若梓小心翼翼地问。

【那可就真的死啦】

苏若梓一滞,她还是很惜命的。

系统也看出她的惊恐,安慰起来:

【别怕嘛,有困难就敲左手腕上的白玉镯三下,我会提示你的】

系统这么热情,倒令她有些意外:“你对我这么好?那有什么条件呢?”

【你好多疑啊!不过任务的确有:这本书是个坑,需要你把它的故事走完】

“什么是‘走完’?”苏若梓不解。

【就是给每个人物一个结局】

“包括我自己?苏若梓?”

【对,包括你自己】

“没有其他要求?”苏若梓小心确认。

【我没有了。你这具身体的原主希望能再见临淄王一面,问他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

这还用问,明显没有。苏若梓白眼一翻,原主真是恋爱脑。

系统追问:

【原主的要求你答应吗?】

苏若梓无奈地问:“可以拒绝吗?”

【可以。但拒绝的话我就不能使用原主残留的意念帮你了】

“那好吧。”苏若梓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听到有好处果断答应。

【叮!成交。加油!我看好你哦!】

醒来后,苏若梓耳畔还回响着奶里奶气的系统声音。

举起左手腕,白玉镯看上去并无特别之处。

苏若梓正想敲敲玉镯,看昨晚的梦是真还是假,顺便求点提示,却被奶娘叫起来,催她梳洗。

她猛然想起今日要随赵仕祯出门,手脚麻利地洗漱好。

经过昨日的休息,苏若梓已褪去潦倒憔悴的气息。

坐在妆台前,镜中少女面容清丽,明亮的杏眼中些微脆弱不安和纤瘦的的身形,糅杂出一股我见犹怜的气质。

奶娘为她挽了个双髻,髻上饰以莲瓣金钿钗,不再添其他装饰。简约大方中透出丝丝高贵的气息。

淡扫蛾眉后,镜中少女已颇显清雅。

苏若梓的皮肤白皙细腻,加诸脂粉只会污其颜色,奶娘为她轻点口脂后,在眉间贴上四瓣花钿,其余斜红等多余装饰一概不要。衣裙则选了阔袖水绿衫子配淡赭色团花长裙。

赵仕祯来时,见到打扮一新的秀雅少女,微微出神。直到她轻声唤他,才回过神来,佯装无事。

坐上马车后,苏若梓回想赵仕祯方才神态,觉得其中一定有故事,打算晚上好好拷问系统。

二人随赵仕祯来到官署,赵仕祯坐在堂前,若梓和奶娘则避在他座后的屏风内。

只听赵仕祯严声问道:“常卜仁,你贪赃枉法之事,可都交待清楚了?”

若梓隔着屏风看去,见堂下跪着意图侵犯她的看守,此时其人额头和脖颈等伤处已被厚厚包起来,形象颇滑稽。

她顿时来了精神,竖起耳朵听后续。

>>>点此阅读《被流放后,炮灰女配撩了未来皇帝》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