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凤权至上》杨醒 她说君倾萼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凤权至上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执怀

角色:杨醒 她说君倾萼

简介:鄄国永定二十二年,嫡长子弱冠,宣政侯嫡长女君曼华成为其妾室。起初那冷眼相对的男人:“你知道我不喜欢你,这深宫可呆着不舒适,劝你识相点。”没过多久他便改口:“我心悦你,你是我的毒,无药可解。”她听闻道:“从前就没得选择,此后也依然,那个选择自始至终都不过是你罢了。”

书评专区

执怀:你是我的毒,无药可解的那种

赢服输yeah:希望后面可以甜甜的

凤权至上

《凤权至上》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鄄国永定二十二年,永定王嫡长子允年二十,行冠礼。诸侯大臣齐聚宗室太庙,三牲供品于桌案,焚香祷告,祭拜天地、祖先。

那人已不再是少年郎,既加冠,从此要时刻谨言慎行。修长纤细的身子着墨蓝色长袍,腰间玉带,头顶银制发冠,深邃发亮的黑色瞳孔,线条分明的下颚线,实在意气风发,英姿神勇。

他屈身行礼,拱手作揖,微微颔首:\”多谢宣政侯赐字悯言。\”

夜间屋外星空闪烁,冬风沁凉,手下人麻利的关闭了门窗,点燃火炭。

白日诸事繁多,一切礼成后,他瘫软在榻上,这还只是成人礼,将来还有封太子礼,不禁一声叹息。

\”唉!唉!唉!\”

面容愁苦,像是饮尽一杯浓浓的苦瓜汁,倚在榻上痴痴望着那檀木房梁,唉声连绵。

手下杨醒一听连忙着屁颠颠的跑过来,憨头憨脑的道:\”公子何故叹气?莫不是想到明年春四位侯爵的女郎进宫,在为自己身体吃不消忧愁着。\”说完脸上还流露出贱贱的淫笑。

嗯哼~是淫笑没错。

徒兴允只白他一眼,轻声丢出一个字,\”滚。\”

\”好勒,爷。\”

怎么来怎么去,是他这个愣头青杨醒。

我乃鄄国永定王徒海溟嫡长子徒兴允,母亲是已故王后玫氏,舅舅是临沅定远侯玫槐安,我生于这鄄国王城,将来是要继承大统,掌管这偌大的鄄国,一想到我就头痛无比。如你所见,我身边除了那蠢蠢、笨手笨脚的手下杨醒,便没了知心人了。

鄄国古有规矩,凡是嫡长公子行弱冠礼后,四位侯爵的长女就要进宫去服侍,因此我的婚姻大事就这样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为什么会有这个规矩,不在于联姻四位侯爵巩固关系,只为牵制他们。真的吗?我猜的。

我自出生,身份高贵,无可挑剔,高不可攀,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自是无人可比的。

\”啧啧啧,公子好生自恋。\”

见蹲在一角侯着的杨醒,翘着老高的嘴吐槽着,眼睛里看透这一切,真是不可思议。

我去,什么时候滚回来的。

他诧异又凶狠的盯着他,朝他臀部踢了两脚,还挺有弹性,啧啧,偏了偏了。

\”这是事实,要你否定?皮痒了?我那废苑的那几条大黑狼想你了,明日去看看?\”徒兴允挑逗着杨醒,惊的他花容失色,哦不对,是惨白了脸色,\”不对,狼可是夜行动物,现在正是夜晚,你立刻马上去。\”

蹲着的杨醒躺倒在地,开始抱大腿。

\”公子我错了,小人这嘴贱也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毕竟是你看着我长大的,饶了我吧,宠着我惯着我的不一直是你嘛。\”说的好有道理,可怜兮兮的眨巴眨巴眼睛,顷刻汩汩泪水流出,戏精本精杨醒。

徒兴允奈他何,摊手。

\”你可知今日我在成人礼上装的有多苦?不能从容的哈哈哈大笑,只能紧绷着脸微微一笑,以为自己很倾城。\”

杨醒大惊,失措的下巴即将脱臼,他抬起双手狠心一掰,恢复了,能够正常咬合。

\”话说宣政侯给你取字,你那内心深处的澎湃还能激起吗?悯言公子。\”

一想到这个问题,徒兴允也是头痛。

我早前看上一名女子,大概是三四五六七八年前吧,那是我随父王母后去次雪出游,在宣政侯府上,见着那比我小个三四五岁的小女孩。

话未完就听见杨醒哔哔哔的说个不停。

\”公子,那可是小姑娘啊?你也下得去手?还有你这数学,太傅都哭了。\”

次雪坐落在鄄国西北部,背靠西岭雪山,长年下雪,连春夏秋也是小雪纷飞,那儿的人长年狐裘大麾,貂绒长袍,耐得住寒。

那年我才十六七,可把我冻的哆嗦,她见过冻着手通红,吩咐人给我一件白狐披肩,那可是白狐的啊,多珍贵。我顿时双耳通红,羞涩不已。

\”就这样被俘虏了。你确定耳朵不是冻红的?\”杨醒淡淡一说。

\”那叫俘获,你这个蠢憨憨不懂。还有我说是那就是,你只能应着。\”徒兴允否定着杨醒,摇动食指。

我和她最愉快的一天,那白雪皑皑的一片,鹅毛般细雪飘落,那张纯真的脸庞映在我眼前,肉嘟嘟的好想。

杨醒赶紧打断了他,\”公子停一下,这是我不打赏能听?\”

咳咳,咳咳!正经正经。

我和她玩了一下午的打雪仗,好生快活,在宫中束缚了那么久的身子,终于可以大展身手,本着大抱负一战称王,结果被打的落花流水,我差点哭的稀里哗啦。

杨醒凝重的表情,撅起的嘴唇,真的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惊呆了,我都流了鼻涕泡。

我问她叫什么?她说君倾萼,我牢牢的记在心里,从此以后只倾心她一人。

\”得了吧,我觉得公子你很快就会移情别恋的。\”杨醒一言真相了。

徒兴允连扇着双手打他:\”我可是很纯情的,说一不二,只有三四。\”

\”可是如果琼裳郡主进宫来,宣政侯怎么可能让云裳郡主也入宫呢?\”杨醒的疑问便是徒兴允的心结,能有什么办法?

\”所以你将作为我的军师,出谋划策。\”

\”我安安静静的做个下人就好了,不用升职加官,我不在乎,真的公子,真的不用加官加爵,封侯封王。赏赐良田万顷,黄金百两。\”

\”夜深了,滚吧,好好睡一觉,兴许就有了。\”

杨醒麻麻溜溜的出去关了房门。

正红朱漆门上,那金灿灿的楠木匾额,笔走游龙的字体‘承安殿’。

殿内水晶灯敞亮,涣散无光的眸子,他走向前去熄灭了蜡烛,顿时黑漆一片,内心空荡。

再过不久,我封了太子,那你就要唤我一声承安殿下,现在我是悯言公子。

栖息在鄄国的凤啊,蜷在梧桐枝头,不愿低头,高傲的看向远方,挥展双翼,从此凤权至上。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