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杨醒 卫风凤权至上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凤权至上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执怀

角色:杨醒 卫风

简介:鄄国永定二十二年,嫡长子弱冠,宣政侯嫡长女君曼华成为其妾室。起初那冷眼相对的男人:“你知道我不喜欢你,这深宫可呆着不舒适,劝你识相点。”没过多久他便改口:“我心悦你,你是我的毒,无药可解。”她听闻道:“从前就没得选择,此后也依然,那个选择自始至终都不过是你罢了。”

凤权至上

《凤权至上》第1章 公子的心事免费阅读

鄄国永定二十二年冬,本是隆冬时期,没有一点要下雪的迹象,太阳悬挂万里碧空,稀稀疏疏的云层飘来浮去的游动。

苑内那株上百年的梧桐树上,栖息枝上的喜鹊清脆响亮的叽叽喳喳叫唤。

一眼望去那正红大门顶上悬挂的匾额上,苍劲有力的字迹题着\”承安殿\”。

殿内陈设华贵敞亮,金丝楠木的桩子上悬挂着水晶罩灯,瑞兽香炉中龙涎香袅袅,清香舒适,沁人心脾。

立着的那人,俊俏的脸,清朗俊逸,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锃亮锃亮,一身简便褐色长袍,那是永定王嫡长子徒兴允。

公子允他在殿内晃来晃去,一双澄澈的眸子无了神,些许皱眉。

\”公子,你都悠来晃去好长时间了,一点都不嫌累的吗?\”杨醒跪坐在小茶几前点茶,一脸疑惑不解。

他站起身来,端着一碗清茶递了过去。

公子允纤长的手指接过,细细的品了一口,抿一下唇。

随后将茶杯递给杨醒,他小心接过放回茶几上。

\”你这个破军师,一丁点儿办法都没想出,要你何用?搁军营都要杀头的。\”徒兴允略带三分怒气说着且对着他,抬起右手在脖子面前做着抹脖子的姿势。

杨醒无奈的托腮,敛下眸子,眼神涣散。

\”军师可是有官身,我只是个下人呢!没法子。\”

说罢还挥挥手示意,耷拉脑袋。

\”你当真没一点法子,平日你那鬼点子一出又一出的,横出事端的可不少,现在告诉我没法?这很快冬天就会过去,春天一眨眼时间就会来的,到时候一切水到渠成可来不及堵了,也没法堵啊。\”徒兴允接连一声又一声的唉声叹气。

杨醒这般也实属无奈,摇头晃脑。

\”那可是五年前啊!公子当真会以为喜欢她?情窦初开未免也太早了点吧,何况当时云裳郡主还不满十岁,这样貌不说变样,性情也捉摸不透吧。\”杨醒细细分析这事情的情况,依旧觉得自家主子有些自作多情。

徒兴允怒的一脚踢去,犹如踢到一块磐石上,那般坚硬,一丝叫声,\”啊。\”多少有些销魂浪荡。

\”你这厮什么时候把屁股练的这样紧翘厚实,没了往日的弹性。\”徒兴允念叨着。

杨醒下意识摸摸自己的屁股,一股寒意袭来,又瞬间有些脸红心跳,\”公子不要调戏我可好?我都羞涩不已了。\”

徒兴允此刻心情无比复杂、耐人寻味,我去,忒不要脸。

\”每日吃饭劲不少,关键时刻一点用处没有,哪天你和那卫风学学什么是沉稳,人家带刀侍卫还能打打杀杀,你个废物,肩不能扛的,整日嘴皮子利索的,白白浪费粮食。\”

卫风是二公子徒兴盛的手下,做事果断,效率极高,也不是这个憨憨能比的,徒兴允不禁流下悔恨的泪水。

\”再给你一次机会。\”

徒兴允睥睨一眼他,用手指尖戳戳他那锃亮的大额头,眼睛里带有一丝期待。

杨醒想都没想,答着很干脆利落,\”梦想。\”

好家伙的确欠扁。

徒兴允阴鸷凶狠且恶毒的眼神杀他,似要吃了他一般。

\”快说有没有,不然把你扔进废苑喂养我那几条毛茸茸的,黑不溜秋的大黑狼。\”咔咔咔的模仿黑狼的磨牙咬合,幼稚的噘着嘴晃动脑袋。

呜呜呜的嚎叫。

那几条大黑狼可了不得,那发白发亮的又长又尖大獠牙连砖头都能咔咔咬碎,更何况是人,那不得血肉模糊,尸骨无存,画面极其血腥。

杨醒不禁打个寒颤,擤擤鼻,一本正经的说道:\”公子你不能因为我长得白白嫩嫩的,细皮嫩肉的,就把我当成小鲜肉啊,尽管我香甜可口美味,小宫女们都对我爱的无法自拔。\”

换成旁人早就呕吐了,这货和自己的主子越发相像,这般自恋。

徒兴允不禁叹息,实在把这货惯的无法无天,纵的没边,适时要好好调教调教。

他向前去勾搭在他肩上,轻声细语在他耳畔说道:\”说还是不说?过了这村就找不到店了。好好说话我许你性命无忧。\”眼神还挑逗他,眨眨眼,那浓密黝黑的睫毛,意思着你自己看着办。

杨醒全身麻麻赖赖的,冷的打哆嗦。

\”有是有,不过貌似行不通。\”

\”说。\”

\”只要琼裳郡主死了,那宣政侯自然就要将云裳郡主送来不是吗?\”

\”行吧,那就让她死好了。\”徒兴允云淡风轻的接着茬。

不愧是鄄国大公子,有勇有谋,稳若泰山,宣政侯都不怕得罪的,吓得杨醒下巴都快掉地上,那张大的嘴巴都能塞下一块砖了。

\”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杨醒小心的试探着。

\”不会啊,这个办法甚好。我觉得可。\”徒兴允嘴角微微上扬,勾起的弧度有些奸邪。

杨醒扒开他的手,转向他,双手把着他肩,认真专注的盯着他的眼睛,挥挥手晃动着。

\”公子,这是要在作死?\”杨醒挑动着眉毛,眨巴眨巴眼睛。

徒兴允一把掐住他的脖子,黑瞳里犹如有一潭死水。

\”知道作死还出些馊主意。可把你能耐的。嫌命太长是吧。\”

杨醒扒拉他的手,挣开束缚,掐红的脖子,重重的呼吸几口,能正常呼吸简直太好了。

杨醒也没办法,杨醒也苦唧唧的。心里编织的话语:没有人权了,哭的稀里哗啦,伤心欲绝要断肠了,都吃不下饭了,吃嘛嘛不香,公子竟然如此对待我,罪魁祸首都是那几个还没有进宫的女人惹的祸,搁以后,哪还有活路啊。

\”得了得了,还来劲了是吧,瞧你这小嘴撅的,委屈死了,我家杨醒怎么会这样小气。\”徒兴允说着,还不忘伸手使劲去揉搓他的脸,\”别说这脸部肉嘟嘟的还挺舒服的。哈哈哈哈哈。\”随即发出猖狂的哈哈大笑。

\”我倒是还想着一个办法。\”杨醒自卖聪明,傲娇的小眼神倔强着呢。

他拍拍胸脯,大气的说着:\”写一封信给宣政侯,毕竟将来你是要封太子继承王位的,你让他把云裳郡主送来,反正这宫中谁也不知道掉包了,面子多少要给你吧。到时候水到渠成,生米煮成熟饭,再好不过。\”

\”那他要是不答应,撕破脸皮找父王告状怎么办?\”

\”那就是打你脸嘛。\”杨醒一脸真诚,义正言辞的说着。

皮果真痒了,好杨醒,是该遭一顿毒打。

噼里啪啦,哐当哐当,各种器皿碰撞的声响。

殿内传来杨醒一声声惨痛的叫声,听这厮惨绝人寰的叫唤声,可想徒兴允动真格的打他了,正好活动活动了筋骨,也算是锻炼了,免得鄄王说他整日不强身健体的比不过徒兴盛,今日运动量有点大,只听见他那气喘吁吁的喘气声,以及还有木质家具晃动的嘎吱声?

哐当一声,杨醒猛地推开门,半就衣衫急首冲刺出来,残胳膊瘸腿般的一瘸一拐走路,慌张中险些撞着一人。

身旁一宫女大声斥责道:\”大胆杨醒,竟敢冲撞了公主,拖下去赏五十大板。\”

宫女旁的女子道:\”无妨茉儿,话说杨醒你这。\”公主指了指杨醒那散开的衣衫,敞开的外衫看到里面白色的亵衣,\”我王兄对你做了什么。\”一时间心里有些疑问。

\”回公主,这有伤大雅,难为情,不可言,更不可意会。\”杨醒声情并茂,丰富的面部全然展示自己受到了某种欺负。

公主大惊,面露难色,\”啊?我王兄对你,啊这,成何体统!\”

\”你休要听他胡说八道,损我威严名节。\”徒兴允踱步走出殿门,三两步走到公主面前,\”衣衫不整还不快滚,污了公主眼睛。你当真要吃那五十大板。\”

\”是。\”杨醒屁颠屁颠的溜走。

\”御花园的腊梅开的艳红,一朵朵的娇蕊,去看看。\”面着自己妹妹,语气柔和,温润如玉,完全不似对待杨醒那般轻浮。

此刻阳光明艳,温和不刺眼,适合的暖意,正合适去御花园游览。

半晌,公主在软榻上回想起杨醒衣衫不整的从承安殿出来,细思极恐,心中一颤。

>>>点此阅读《凤权至上》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