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杨继祖 江玉竹农家福运:我家崽崽个个乖巧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农家福运:我家崽崽个个乖巧

小说:种田

作者:春饼

角色:杨继祖 江玉竹

简介:(温馨向穿越+无CP+种田+美食)
一朝穿越,江玉竹成了五个孩子的妈。
江玉竹:“我明白,你们其实并不是我的孩子。”
杨世贤:“阿弥陀佛。”
杨世忠:“皇天后土。”
杨世孝:“喵了个咪。”
杨世节:“我是我是。”
杨世淑:“木马木马。”

农家福运:我家崽崽个个乖巧

《农家福运:我家崽崽个个乖巧》第3章 讨债鬼免费阅读

妹子?

哦哦!

江玉竹呆了呆,回过神来。

面前这个容长脸吊梢眉皮肤白净的女人正是原身的嫂子杜氏。

而且在原身的记忆里,母亲早逝,父亲也于三年前去世了,娘家这对哥嫂千好万好,只比丈夫略逊一筹。

长松了一口气。

幸好幸好,原身没有爹妈。

没办法,她对具有生物性血缘关系的人一向有阴影。

虽然犯不上讨厌原身的哥嫂,却也真心不知道该怎么跟她交际。

还没想好说什么好,杜氏已经挤开桃子头,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拉了她的手急急地道:

“我可怜的妹子,你可知道你昏迷几天了?整整五天!我跟你哥都快急死过去了……”

“阿弥陀佛,总算老天爷保佑,否则等你哥同我百年之后,你叫我们怎么去见爹娘……”

杜氏巴拉巴拉抛出一大串的话儿,讲的唾沫星子横飞。

而在她刮进来时就骤然蓄势的桃子头在被她一屁股挤开,顺势滚进床里后,缓缓卸掉力道,低下了头。

呵!

原来是舅妈。

早知道刚才就该一不留神一手肘砸她麻筋上了。

砸了咂嘴,不过现在也不算迟。

江玉竹眼见这个女人推搡桃子头,刚伸手护了一下,正要说话,可本来就眩晕,哪还经得住这个女人切切半盘子的嘴巴在自己眼前张张合合。

心里一腻歪,差点把辛辛苦苦刚咽下去的粥油都给呕出来。

哕!

赶忙阖上眼皮,这才略好些。

可耳朵是阖不上的,不过听着她巴拉巴拉,倒是叫她知道了不少事儿。

比如说在原身昏迷的这五天里,她是怎么喂粥喂水端屎端尿床前床后的伺候着的……

呸!

原身是一直昏迷着不假,可还没咽气呢!

她不提江玉竹都想不起来,她这一说,倒是叫她模模糊糊想起了这些日子原身但凡有一点清醒,都是原身的几个孩子在勉力照顾原身,没叫她饿死。

更别说她嘴上还糊着一层粥油呢!

先记上一笔。

还有,原身丈夫已经于昨天下葬了……再有,原身大哥跟那什么孩子三叔也在今天由经纪领着去把房契立了。

房契?

哦哦,江玉竹想起来了。

杨继祖那个败家子在赌坊里画押了一沓欠条,连本带息整整一千两。

赌坊里上门讨债,可这个混账东西这辈子都没见过一千两银子,又拿什么去还债。

倒是想拿他自己抵债来着。

说什么自己的灶上手艺怎么着也能值个三五两银子一个月,二十年不够三十年,就算他死了还有三个儿子,父债子偿,总有还清的一天。

滚蛋!

这也是当老子的说的话?!

别说老子了,你他妈的就连人都不是!

不过也是,赌徒也能算做人?

江玉竹都知道这个道理,赌坊上下还能不知道?

别说人了,就是赌坊里养的狼狗都不相信从他嘴里说出来的鬼话!

没办法,挣扎了好几天,杨继祖还是把主意打到了自家老宅头上。

就是她现在所在的这处两进起楼的宅子。

前铺后宅,一进正是沿街两楼三底的品升馆,后头还带个大大的厨院,二进则是个齐齐整整的三合院。

杨继祖的老祖父开了面馆后,起早贪黑,白天做生意,晚上还要推着小车做夜市甚至鬼市。

那会儿全家吃住都在面馆里,偏生还没有水井,但凡用水都得去河边挑,老祖母天上落雪珠子还要泡在刺骨的河水里洗碗洗咸菜翻猪下水,不到三十就落下了风湿,不到四十,十个手指头个个变形,弯都不能弯。

杨继祖的父亲打从会走路就在面馆里帮厨,还没切面的大刀重就学着和面擀面切面,面切的稍微粗细些就得吃教训。

杨继祖的母亲虽是小户人家的姑娘,但家里开着鱼铺,吃饭穿衣还是不成问题的,但自从嫁进杨家门,为着家里头一心想做大,那几年里,酱油汤就算是打牙祭了。

两代人呕心沥血才置办下的产业,结果就这么葬送在了败家子的手里。

江玉竹气得额头上青筋直蹦。

这哪里是什么骨肉儿女,分明就是讨债鬼!

还继祖,欺祖还差不多!

偏生这事儿不知怎么传扬了出去,还弄的人尽皆知,各家房产经纪听说后纷纷趁火打劫,把价钱压得极低。

原先少说也能卖上一千二三百两,结果生生被他们联手压到八百两。

最后还是跟杨继祖同太公的再从兄弟杨继宗看不过眼,掏了一千一百两银子买下老宅,还清了赌债,解了燃眉之急。

赌徒真的不能算是人。

按说身为人子,既是已经败了家业,你倒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说重整家业,可支应门户把孩子抚养长大,这总是应当的吧!

欸,他偏不,他跳井。

这个不当人子的畜生!

至于立房契……

江玉竹理解的大概意思就是原身大哥出面,帮着把老宅过户到杨继宗名下去。

可是,原身生死未知,这是不是太着急了?

算了,过都过了。

只是事已至此,她该怎么办?

这一串孩子又该怎么办?

江玉竹脑瓜子嗡嗡的。

就听那女人带着哭腔道:

“我苦命的妹子,原看着姑爷是个好的,要不然公爹跟你哥哥也不会许了这门亲事,可谁知道年纪轻轻就这么去了……”

说着擤了把鼻涕,凑近她压低声音:

“不过好妹子,你也别着急,你哥哥已经同碗哥儿的三叔说好了,你要大归,他们家不敢拦的……”

大归?

这又是什么意思?

>>>点此阅读《农家福运:我家崽崽个个乖巧》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