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角闪烁 宁子噩梦大逃亡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噩梦大逃亡

小说:悬疑

作者:叁拾万

角色:角闪烁 宁子

简介:勇敢的闯关者
欢迎来到噩梦空间系统
各种惊悚游戏,邀您来玩!
咔咔咔的机械声在徐晓宁的脑中回响,游戏即将开启!
噩梦游戏的背后隐藏着人性的扭曲,徐晓宁能否改变自己的命运,看破这游戏背后的阴谋……?

书评专区

北界的秦尘厉:胆小误入……情节还是不错的,主角后期应该会放大

学校的生活不好过:这本书太阴间了,不合适晚上看容易做噩梦。

叁拾万:支持一下吧,家银们

噩梦大逃亡

《噩梦大逃亡》第3章 死亡循环免费阅读

距上次的噩梦已经过了十多天,一直都相安无事。很快我就将那件事情忘在了脑后。我的室友们除了黎阳之外,都回老家就业了。而我跟黎阳在一起合租了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由于经费有限,只能选择一个比较老的小区。

不过小区的环境还不错,绿化都是大爷大妈自己种的茄子、辣椒以及葡萄树。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个葡萄架子,好几个大爷大妈一到饭后溜达的点就三五成群的聚在葡萄藤下边,打打扑克、吹吹牛啥的,很有生活气息。

就是这个小区的下水管道不太好,可能是老化的原因,总往上反味,让我想到一些不好的回忆!

这几天我和黎阳把宿舍的那些破烂都搬到了我两的住处。

“我说以后我有钱啊,制定得换个有电梯的房子。”黎阳扛着两个大皮箱子,一边喘着气一边在那念叨。

“我要不是看这个小区离哪都方便,我还真看不上这……”这话,黎阳走了一道跟我念叨了一道,刚开始我还有力气回他两句,现在,紧了紧手里的大袋子,白了他一眼。

“三楼”

“四楼”

“五楼”黎阳也不在乎我的默不作声,每上一层楼就念叨一遍。

“六楼!哈哈,可算到了,累死我了!”

“吱嘎”房门被钥匙打开,发出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屋里的地面上已经有了不少的行李,这次是我们两往楼上运的第四批东西,也是最后一批。

这种老旧小区的房子,基本都不太好。我们租的还算不错的,屋子都是新装修的。墙是新刷的大白,地上也是新铺的白色地砖。

一进门直走是一条走廊,尽头是厨房,中间是卫生间。进门两侧分别是两个卧室,空间都差不多大,一屋一个床,一个柜子。

白天屋里阳光倒是不错,就是这味,实在是不太好闻,像是玻璃胶还没干透的那股子酸味,好像还有下水道反上来的那股子臭味。

“呼”我一只脚站在门外,深吸了一口气,直走进厨房将窗户推开。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晕乎乎的脑袋才清醒了一些。

“晓宁子,你快来收拾啊”右边卧室里传来黎阳的声音。

我就着窗口喘匀了气:“来了”

在布置房子的时候,我总算是知道原来这些破烂竟然能把都是生活的必需品。看来黎阳这个人,平时大大咧咧的,对生活规划还真有一手。感觉他在我这形象光辉了不少。

躺在出租屋的床上,窗外的月光倾斜下来整好照在我的脸上。换了个姿势,将笔记本捧到腿上,荧幕上时不时的出现几行字,又很快被我删掉。

“唉…”烦躁的扒了下头发,可能这几天搬家有点累,总是写不出好东西。那屋黎阳特有的呼噜声隔着两个屋的门传了过来。

“真是羡慕这家伙的睡眠质量,沾枕头就能睡着”我闭上眼睛,放空大脑想要整理一下思绪。

突然,那晚的噩梦经历闪现在脑海中,灵感一闪而逝。

“就写这个!”仔细回忆了一下那晚上的经历,将大概的过程单独记录了下来。

码字的时间过的飞快,电脑上的文字越来越多,微弱的屏幕光亮掩饰不住我越发兴奋的脸。

“唉呀!”打了个哈欠,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舒展了下身体。长时间一个姿势下,伸个懒腰真是太舒服了。

刚想看看什么时间了,抬头的一瞬间表情凝固在了脸上。

周围潮湿昏暗,能见度不足五米,我跪坐在坚硬的地面上,腿上的笔记本还散发着白惨惨的光晕。

我闭上眼睛,睁开,闭上,睁开!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地方?

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紧绷着神经,开始打量四周。

刚想站起来,长时间跪坐的双腿一动就开始发麻,强忍着那钻心的酥麻感将腿平放在地面上,借着电脑屏微弱的光亮继续打量四周。

“滴答…滴答…滴答”周围有水滴声

地面上的凉意透过薄薄的睡衣刺激的我只打冷战。

用手敲了敲地面,发出金属特有的“咣咣”声。伸出四根手指,用手摸了摸地面,触感粗糙并且颗粒感明显,像是铁。

手上沾满了褐红色的粉末,像干枯了的血迹,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是铁锈味。

“叮咚”电脑的提示音突然响起

稳住自己颤抖的手,静静地看了眼右下角闪烁的微信对话框。网络根本没连接,是谁给我发的消息?

鼠标慢慢的移到头像位置,我全身再也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大口的呼吸着,看着点开来的对话框,显示的竟然是我自己。我正在与我自己对话……

消息是一个绿色的箭头,像安全通道的指示标志。

箭头在屏幕上不断的闪动,频率不快不慢。

我尝试给另一头的自己发消息,但消息总是发送失败。

恢复行动后,我对周围进行了探索。我现在应该在一个巨大的甬道内部,整个甬道是金属的,内部空气很潮湿,有一股霉味,但氧气充足,应该还有其他的通道与这里相连接。

甬道的内壁上会有水珠渗透进来,外面可能被水包围,或者是深埋地下。甬道两侧的内壁很滑,常年不见阳光,很多地方都长满了青苔。

脚下时不时的踩过小水坑,电脑被我放在胸口位置,当做照明的工具。在经历过多次的尝试后,我发现那绿色的箭头确实是一个指路的工具,如果不按照它的指示走,还会回到原地。

到底是谁?我是怎么到这来的?

顺着箭头的指示方向,大概走了能有五十米左右,前边出现了一个拐角,透着微亮。我抱着笔记本开始奔跑,向着光亮的地方跑着,顾不得光着的脚是否会踩进水坑里。

人长期在黑暗中,见到光亮的地方会感觉到安全,现在那一点点微光莫名的吸引我。

我喘着气靠在甬道的内壁上,整个人滑落在地面上。望着眼前的场景,既兴奋又无力。

甬道还是那条甬道,不同的是这边的甬道两侧顶端,每隔五米左右都一盏灯,散发着黄色的微光。在那边看到的光,应该就是它们散发出来的。

甩了甩发酸的胳膊,平时没有一点运动,手臂一点力量都没有,刚刚抱着笔记本兜了这么久的圈子,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体力了。头上、身上不断冒着虚汗,我喘匀了气,咽了口吐沫,单手扶着甬道的一侧站了起来。

突然,右手食指上上的指甲折断了,上面残留着尚未干枯的血迹。

“什么时候刮到的?”

我的大脑在飞速的思考,这绝对不是刚才碰伤的。指甲上明显的磨损痕迹,一定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形成的,刚才除了用手抱着电脑之外,根本没干过别的。

正当我盯着手指想的时候,“叮咚”电脑上再次传来提示音。

“闯关开始!”冰冷的语音消息回荡在这个甬道内,打断了我的思考。

身后的甬道不知道什么消失了,现在只有一条路。

咽了口吐沫,看着那自动播放的语音消息,合上了电脑,我试探着向前走去。

我的脚刚踏出第一步,甬道深处传出“咔咔..咔咔..”的声音。

这声音让我瞬间想到了那晚的那个牛头怪物,它脖子转动的时候,跟这个声音一模一样。

就在我慌神的时候,前边的甬道发生了变化,甬道开始向上倾斜,并从地面开始升起一节节的台阶,从看不见的深处一直延伸到我的脚下,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恶臭。

台阶是深红色的,上边有多没有清理干净的污渍,是一些连带着肉沫的骨头残渣,还有血迹。我原本白嫩的脚丫子已经被污水染脏,但是跟这肮脏的台阶相比较竟然白的那么刺眼。

“呼…”我竟然没有觉得很害怕,深呼了一口气,一步一步的向台阶上迈进。

“三十一”

“三十二”

“……四十八”

“五十”我遇到了一个缓步台,从下边到这个缓步台一共五十级台阶,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一共过去了五分钟。

台阶的颜色越往上走越深,上面的污渍也很明显,像是有很多人死在这上面一样。可是不论我怎么呼喊,都没有得到回应,这很不正常。

电脑的电量一直是满电状态,我合上电脑,继续向上迈进。

甬道内除了我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之外就只有双脚踩在台阶上发出的响声。我能明显感觉到我的体力不支,这不太正常。虽然平时我不怎么锻炼,也不至于上个台阶这么费力。

我停下,甩了甩头,想让自更清醒一些。在这种诡异的环境下,如果不能够保障清醒的头脑,离死也就不远了。

走到下一个缓步台的时候,前边没路了。绝望的情绪一下将我淹没,身体支持不住的滑落到地上。靠坐着甬道的一侧,我再次打开了电脑,想看看是否会有提示。

电脑屏幕上一个绿色箭头在闪烁,是向前的指示标志。但是前边明明是死路,这箭头是在玩我吗?

舔了舔起皮的嘴唇,仰头躺在这层的台阶上。当我的视线转向头顶的时候,我愣住了。

一个直径大概一米左右的排风扇样的洞口出现在我头顶的正上方,此时我突然想到,原来箭头指的不是向前,而是向上!这标志设置的也太不正规了吧!

看见出口,身上就又有了力气。头顶的洞口离我起码得有两米,我的身高是175厘米,想要进到那个洞口,光凭自己的弹跳显然是不可能的,还需要借助一下其他的东西。

我座起来,开始环顾四周,还真被我发现一个石头墩子在缓步台的角落处。

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嘴唇越来越干,我必须抓紧时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搬动那块石头,当石头挪动后我突然发现石头后边的甬道上有字。

“上去,要快”

红褐色的甬道内壁上,别人抠出了这四个字。如果不挪动这个石头显然是不会被发现的,是谁留下的字?为什么又要告诉我这些呢?

我环抱着手,坐在石头上,右手无意识的开始摩擦自己的下巴。拉拉巴巴的手指在下巴上刮过。

突然间,我意识到这个字迹很熟悉,看了看右手的手指,又看了看甬道上的字。难道是我自己写的?我来过这里!

如果这个字是自己留下的,是要告诫自己要尽快爬上去吗?会有危险?

没有这个字也是要上去的,既然如此那就快一点。

将石头踩在脚下,头整好能够伸到这个洞口里面,刚一进来就闻到一股血腥味,很浓郁。除此之外,上面的空间与下边没有什么不同,是笔直的一条甬道,没有台阶。

先将电脑举上去,用双臂费力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往上挪动。看来回去,有必要去锻炼一下自己,遇到危险真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咔咔咔”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的上半身刚过洞口,双臂依旧在用力向前爬,可是下半身还留在下层甬道。我眼见洞口的范围在一点点的缩小,再过不久就要合上了。

如果不能够在合上之前上来,我身体可能就要剩下一半了。

汗水顺着脑门一直流进眼睛里,脸上都是水痕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头上的青筋爆出,脸被憋的通红,双手在铁壁上留下一道道的抓痕,痕迹新旧交替。

我一定是来过这里,这双手抓出来的痕迹是那么的明显。

下边的洞口依旧在不断的缩小,双脚悬空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加油,再努力一点,再向上一点就能用上劲了!”憋着一口气不断的给自己打气。

空口越缩越小,我越挣扎的越来越厉害,却依旧卡在那里没有任何进展。

洞口已经缩在屁股边上了,心里咯噔一下,完了!

无限的绝望刺激到我的神经。

“啊!!啊!!”我扬起脖子大叫着,双臂猛的用气,将上半身支撑起来,一股坐了上来,腿还在下层…..

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好想直接躺倒在地上。但是我不能,腿还没上来!我手脚同时用力,将一只腿挪了上来。

眼前的甬道在不停的转圈,我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刚想要坐起来。

一阵专心的疼痛从就小腿处传来,一股热血整好喷洒到我的嘴里,铁锈味弥漫在整个口腔。

“啪嗒”小腿掉落在下层甬道中。

“啊!!!”我抱着仅剩下一半的右腿,嘶声嚎叫!

遭受到的一切激发了我内心的凶性,忍受着巨大的疼痛,咬着牙不让自己晕过去。愤恨的脱下上衣,将右腿包扎起来。血很快透过睡衣,流了出来。

我像一只发了疯的公牛一般,横冲直撞。一把将身边的电脑摔在甬道壁上,单着脚向前蹦!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蹦了能有五米左右,脚下突然出现一个洞口,整个人没有任何防备的掉落下去。摔在我最开始上台阶的位置,脑后的红开始蔓延,脑浆混合着肉沫糊了一脸。

伸出舌头舔了舔:“有点咸,加点糖就好了”

意识逐渐昏沉,脑中不断闪过陌生的片段——

第一层台阶——一直飞箭射出,直入胸口,一箭毙命

第二层台阶——直接腰斩,一根看不见的钢丝而已

第三层台阶——

……

原来我已经死过这么多次了吗?

“闯关者,恭喜你通过第一关最后一个关卡!”冰冷的机械声在周围响起。

我在心里咒骂,尼玛,通关需要这么摔下来吗?!

>>>点此阅读《噩梦大逃亡》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