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圣道记》苏白 苏白估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圣道记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渊子墉

角色:苏白 苏白估

简介:九幽动荡,九天堂皇。妖魔乱世,仙圣成殇。我有迷魂招不得,凌霄一剑天下白。这是一个有酒有情,有我有你,有无边剑气的故事。

圣道记

《圣道记》第3章 一片大漠,全是寂寞免费阅读

艳阳高照,风卷黄沙,大漠的火热也好苍凉也好,人们总是会体会到。

大唐在大漠与国界的交汇处附近建了十三座城池,称为边漠十三城,彼此分散但又距离不远,在其中布置了军队及不少修行者,以抵挡大漠中的妖魔和盗匪。同时,不少宗门的玄境距城池不远,可相互照应。

大唐命基层的修行者批量制作了一种特制的水壶,内有聚水的阵法,可在沙漠中自行吸收空气中的水分化为可饮用的水。大唐将这种水壶低价卖给边漠十三城的居民,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行事——对普通人及基层修行者来说,银两仍是主要的货币。

因此,行走于西方大漠,最需要去考虑的是食物问题,修行宗门中盛行的辟谷丹并不廉价,苏白是消受不起的。

苏白不紧不慢地走着,素衣褴褛,木簪束发,腰间别了一个水壶。

苏白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拿起水壶啜饮一口,赞一声:“大唐在水壶这件事上做得真是不错。”

忽而,他面前的黄沙仿佛有些耸动,沙层鼓起了一小块,那鼓起的黄沙快速向苏白靠近。

不用想苏白也知道,大漠里最常见的赤元蝎又来袭了。作为大漠里最常见的妖物,赤元蝎的上限不高,威胁不大,妖气微弱,法力全无,乃新人历练最佳对象。

此蝎喜阳,双螯和尾刺中含有轻微火毒,通体红色全身遍布黑色斑点,仅仅是尾部就有四尺长,狰狞无比。

苏白面前的黄沙突然散开,一根蝎尾急速刺来,其方向正对苏白胸口。

而苏白阵脚不乱,右手虚握,竟然出现了一道剑形虚影,不一会儿就化为一把金色长剑,看上去威风凛凛。

苏白抬手,侧身以剑格挡,“铿”的一声,仿若金石相击,苏白竟被一股大力击退,连退三步,而沙层里的赤元蝎趁机随蝎尾而起,猛地转身,右螯向苏白袭来。

苏白皱眉,持剑轻点,打落蝎螯,身体后仰躲过横扫的蝎尾,剑身用力一挑,将那蝎子挑开,自身连忙后退,拉开距离。

此时,苏白才注意到不对。眼前的这只赤元蝎明显不同寻常,光是蝎尾就有十几尺长,比一般的同族长了几倍,身躯更是庞大不少,双螯更显细长,闪烁着危险的寒芒。

“麻烦了。”

苏白十岁那年脑海中突然出现的无名口诀没有让他修炼出法力,却让他可以吸收周遭天地灵气,并以己身意念为引,锻造出一把全部由灵气构成的黄金剑,在几年的修炼过程中,因为苏白自身无法利用吸收到的灵气转化为法力,索性将其全部用来蕴养此剑。

要知道,据那川隐的守山长老所说,苏白自身的根骨极佳,七年吸收的天地灵气,全用来滋养一把剑,这把剑的的锋利绝对是毋庸置疑的。尽管因苏白不具法力发挥不出黄金剑的威力,但是伤害依旧惊人。在苏白的历练初期,这柄剑起了极大作用,几乎是五剑之内便可让赤元蝎遍体鳞伤,轻松胜利。后来经验丰富了一些,为锻炼剑技,苏白不再用黄金剑,而是去铁匠铺打造了一把铁剑,用铁剑时经常身处险境,但也因此收获颇丰。到了如今,用什么剑已经区别不大,毕竟修行世界永远靠修为说话,无法力加持,技巧能高明到哪?

在刚才的短暂交锋中,那只赤元蝎以身躯挡黄金剑,竟毫发无损,可见其实力之强劲,想要取得战斗的胜利,只怕需要费些时间。

“两年了,终于是碰上一只异种蝎子。”苏白哂笑,眼神却紧紧盯着那只蝎子,以不变应万变。

赤元蝎屈腿一跳,双螯并齐,挖洞潜入,迅速穿梭于沙层之中。

苏白于是闭目感应它的位置——因那无名口诀的缘故,苏白的感应能力或者说是精神力大大增强。

苏白并没有等多久,只见他纵身跳起,身体前屈,将黄金剑猛地往一处地面刺去,同时,沙层里传来一阵怪异的的嘶叫。

赤元蝎吃痛,钻出地面,那黄金剑就停留在它的背部中间,赤红的血液缓缓流下。

毫无疑问,那血因赤元蝎的火毒而呈红色,甚至其上的毒比尾刺更为剧烈,到了此时,赤元蝎也就该发狂了。

苏白趁机挪步,伸手一招,黄金剑自动回归。

蝎子将双螯及尾刺浸入赤血,增强毒性,同时附带灼热效果,向苏白挥舞过来。

苏白早有预料,见招拆招,一式式剑招连贯使出,或劈,或提,或刺,几次在危险之时用剑尖一点,剑身一旋,便一带而过,让那蝎子愈发暴躁。

时间慢慢推移,不知过了多久,某一刻,赤元蝎忽然集中力气,用左螯夹住黄金剑,右螯和尾部同时进攻,此时,要么苏白弃剑,要么遭受攻击。

“果然,”苏白眼里尽是疲惫,“打了这么久,这蝎子果然有点失去理智了。”

可以说苏白就是在等这一刻。

苏白的剑毕竟不是真实的剑,对于他来说就是可以收放自如,之前几次交手中苏白就已经展现了这一点。这异种蝎很有智慧,也一直防着苏白,可随着打斗的过程越来越长,它心中的戾气也就越来越深,最终不管不顾,硬是夹住了黄金剑。

这只赤元蝎的力道很足,苏白凭借意念当然难以收回剑,不过没必要强行收回,只听苏白一声“散”,那黄金剑便消散无影,苏白则是快速后翻,骑在蝎子背上。

蝎子确实不剩多少理智,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苏白的位置很讲究,正好在蝎子背部的伤口上,趁机让蝎子疼痛失神,右手一伸,黄金剑再次凝聚,然后,苏白对准蝎子头部,一剑刺下,干净利落。而这次,苏白更是搅动剑柄,不给此妖一丝希望。

赤元蝎的挣扎越来越小,苏白见其没有威胁,便从其背部跳下,在一旁看着它生命的流逝。

原本此事便该就此揭过,可那异种蝎不知是不甘还是由于怨恨,在临终前一声长嘶,让苏白一惊,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不管了,拿了内丹赶紧离开。”

一般的妖,至少需要有修行第二境通玄的实力才可凝聚内丹。然而这片大漠本身即为奇景,有着神秘难测的传说,这里的妖物,普遍可以凝聚内丹,被修行者称为一大奇事。

内丹可用来祭练玄兵,炼制丹药,驱动阵法,用处极多。相应的,大漠里不入境或第一境的妖物意外炼就内丹,功效不强,却被人们发现具有辟谷的作用,正巧,大漠里赤元蝎的数量可是极多,只要不遇到苏白所杀的这只异种,一般人足以应对。这就导致本来讨人厌的赤元蝎一下炙手可热,其内丹成为在大漠行走的人们的主餐。

各地的人们总有各自的活法。赤元蝎想捕食人族,人族同样也想得到其内丹,说不上谁对谁错。只是赤元蝎那一方是无穷无序的妖物,而人们的身后是边漠十三城,是大唐的繁荣昌盛,人族在道理上占了上风,因此正邪便分了高下。

苏白估摸着,今天这只异种应该有初入感应境的实力,自己若不是靠着黄金剑,就自己这凡躯,怕不是直接送菜。

“不过,怎么感觉有很多声音从沙层中传出。”

苏白忽然想到那只异种蝎临死前的长嘶,后背冷汗直冒,二话不说当场剖尸,取丹,然后,拔腿就跑。

对一只颇具智慧的异种蝎而言,它有很大可能有属于自己的手下,它的高傲使它习惯单独狩猎,但这并不代表它的赤元蝎手下不在旁边。

苏白想通了,看着视线里至少上百个凸起,除了逃跑别无选择。他自身仍然是普通人,一旦被这种蝎海包围,那就是无救。

还好,苏白反应及时,在逃跑之前将异种蝎的血液到处洒了洒,混淆“追兵”的气息感应。此时也顾不上往哪个方向跑了,能安全离开就是万幸。

苏白的身体素质不差,跑啊跑啊,也不知过了多久,气喘吁吁,热汗淋漓,终于看不见那成群的赤元蝎了,因而松了一口气,自觉脱离险境。

然后,苏白就迷路了。

苏白对十三城旁边的环境很是了解,对十三城间来往的官道同样熟悉,然而情急之下,现在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最重要的是,苏白并没有辨别方向的手段。

他真的是迷路了。

从前,自己活跃在十三城的旁边,虽是一个人,但觉得仍在人海;现在,陪伴他的是黄沙艳阳,真正的一个人了,他却依然安心。

反正本来就是要去寻找圣山天池的吧,反正本来就不知该往哪里去的吧?

一片大漠,全是寂寞,只要有着一个水壶,一柄剑,这趟追寻之旅,当可继续。

>>>点此阅读《圣道记》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