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重生后,七个大佬跪求我重振宗门池莉 宗礼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七个大佬跪求我重振宗门

小说:都市

作者:小凯哥WAN

角色:池莉 宗礼

简介:一代尊主,尘缘未了。三十年前助宗门七子走上人生巅峰,七子却暴露了丑恶的嘴脸,犯下了滔天罪行。三十年后,为了超度七个盖世大佬逆子走向正道,尊主谢罪自焚,重燃尘世,普度七子。风云后,七子跪求尊主重振宗门……

重生后,七个大佬跪求我重振宗门

《重生后,七个大佬跪求我重振宗门》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在CHG星球上的龙央国的上空,一声声铿锵有力的尊主真言号令响彻云霄。

惊得龙央国的宗氏家族的七位大佬慌乱起来。

京都的老大宗仁从躺椅上跳了起来,喊叫着:“来人,快备车,立刻,马上,我要去龙周山。”

东部的老二宗智停止了天上人间游戏,冲身边的人嚷道:“散了,都散了,老子要回龙周山。”

南疆的老三宗礼,在私家皇园里,推开R国美女,冲门外手下叫着:“备直升飞机,老子要去龙海寺。”

西川的老四宗义坐在飞往M国的飞机上,惊慌的看着窗外蔚蓝的天空,命令道:“给我改航,快改航,直飞龙周山。”

北方的老五宗信,驱赶着身边金发碧眼的美女们:“滚,都给我滚。”又自言自语的骂着:“这个尊主老东西真扫兴,这时候召唤我们兄弟。”

港都的老六宗辉匆匆宣布散会,命令身边的人:“备机,飞龙周山。”

海岛的老七宗煌守着待产的美娇妻池莉,更是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池莉疑惑着:“老公,你怎么了?”

宗煌道:“莉,我听到尊主的真言召唤了——”

“啊!这么巧!我临产就是这两天的事啊!”池莉紧张的讲着:“你要去见尊主最后一面啊?”

“莉,当年尊主父亲给我们兄弟们约定,他圆寂前会用真言召唤我们兄弟去见他最后一面!所以,我不能留下陪你待产了。对不起啊——”

池莉稳了一下心神:“老公,不要讲对不起!我知道你是一位有情有义的人!你应该去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只是,我这待产的身体很重,不能陪你去见他老人家最后一面——”

“莉,你是好妻子!”

“老公,我和孩子会在这里等你回来。你就放心去见尊主他老人家最后一面吧!记得代我给他老人家磕头——”

宗煌深深的吻了一下池莉,吩咐手下道:“照顾好夫人!夫人生产的时候,让大夫一定要确保夫人万无一失,如若不然,我让他们全家死翘翘——”

“是,老板!保证夫人安好!”

“准备快艇,立刻出海,赶往龙周山——”

……

龙周山一带是龙央国最大的尊上圣地。

在龙周山龙海寺内。

尊主了沉盘坐在禅房里,辟谷诵经已经七日滴水未进。

尊人了知手端斋饭上前:“尊主师弟,若再不享用斋饭,恐怕尊主等不到你那尘世中的七位子嗣了!”

尊主了尘双手合十:“师兄,我尘缘未了,枉为尊主之称啊!”

“师弟,既然尘缘未了,就用些斋饭,也好有精力了结尘缘之事啊!”

“师兄,你我皆是得道尊人,不打诳语。吃了这些斋饭也了结不了尘事。”

“尊人——尊人——”

小修行者清远面色惊恐,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大惊小呼,成何体统!打扰尊主修行!”

清远急忙站定身体,双手合十:“尊人,尊主师傅。山门外来了七位大佬人物,一个个的——”

“清远,他们是为我而来。”了沉讲着:“师兄!让他们进来吧!”

了知吩咐道:“清远,去引他们来见尊主!”

了沉补充道:“清远,让他们直接到诵经法场见我。”

“啊!”清远惊恐的看向了知:“尊人,诵经法场那边已经布置了圆寂平台——”

了知讲着:“去吧,按照尊主的指令,去请那七位施主前往诵经法场那边就是!”

清远行礼:“是尊人!”就退了出去。

了知道:“师弟,您还有什么寂语要对我讲吗?”

“师兄,待我收了七个逆子的尊牌圆寂后,请把我的骨灰洒落在这龙周山的每一个角落。这龙周山是最干净的净土之地。我要把这一世皮囊留在这里——”

“师弟,我会照做的!”

了沉又问道:“师兄,圆寂法场上的法柴都备好了吧!”

“遵照师弟交代,都备好了!圆寂法场就设在诵经平台之上——”

“谢谢师兄了!”

了沉站起,目光如炬射向房外,向诵经法场平台处走去。

圆寂平台上铺垫着红绸铺垫。

四周堆砌着木柴,木柴上撒满了桐油。

了沉满意的双手合十:“有劳尊人师兄了。”就走了上去。

了知虽有万般不舍,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了沉走向那圆寂平台。

众修行者惊呼不止:“尊主师傅,尊主师傅,不要啊——”纷纷上前拦阻。

了沉道:“都退下!这是我的选择。”

“众弟子,退下!”尊人了知叫着:“我们送尊主师傅一程。”

尊人了知开始诵超度波经。

众修行者见状,也只好随着尊人了知开始诵经起来。

“爸,爸——我们来了——”

“父亲,你快下来啊,你要做什么——”

“爸,尊主,你不能死啊——”

“尊主,我知道错了,求您下来啊——”

“爸,您不能就这样不管我们就走啊——”

宗氏七兄弟喊叫着涌进了诵经场地,向盘坐在圆寂平台上的尊主了沉奔去。

“站住!”了沉一声低吼,声波瞬间阻住了七兄弟前进的脚步:“都给我跪下。”

宗氏七兄弟惊魂不定,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不能上前,只能够乖乖的跪在了数丈开外。

了沉道:“七子听真,你们能够信守承诺前来送我一程,还算你们有得一救——”

宗智:“爸,我们兄弟一直记得您的教诲!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您没有必要这样惩罚自己啊!”

宗礼:“爸,我们七兄弟都来了,您就走下那平台吧!好好的再给我们说道说道,我们会听您的——”

宗义:“爸,求您了,下来吧!我改了,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胡作非为,不做伤天害理的事了!”

宗信:“爸呀,您是CHG星球的尊主啊,我们兄弟还是您尘世中的儿子,您不能够这样离开我们啊!爸呀——”

宗辉:“爸,我们七兄弟都还没有给您有个孙子呢!您不能就这样走了啊!宗家还没有续上香火呢!您要给我们解疑惑啊!”

宗仁道:“别吵了!尊主不是讲了吗,我们兄弟听到真言就来送他一程,就证明我们兄弟还有一救。尊主他老人家不会不问我们的,尊主在临走前会给我们兄弟再度指点人生方向的!”

宗煌心中想着他那待产的老婆池莉,并没有多言。

尊主了沉:“现在亮出来你们的尊牌吧。”

宗仁眼神一转,道:“爸,您怎么不早说啊!尊牌我没戴在身上啊!”

“宗仁,这是尊门圣地,还敢满口胡言,真是不可救药啊!”

其他六人,也是一脸的懵逼惶恐之状。

“难道你们六人也没有把尊牌戴在身上吗?”

宗智等人一个个慌乱护住了自己尊牌的位置,分明都不愿交出去。

了沉微闭双眼,不在多言,念起尊主真言。

尊人了知见状,急忙率领众修行者随着了沉加大了诵经声调和频率。

宗氏七兄弟一脸懵逼之状。

突然。

神奇的一幕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宗煌惊呼:“哥哥们快看,有 光环出现了——”

宗信感慨道:“这老东西还真是尊界高人,连死法都这么奇特——”

“老五,嘴巴干净点!”宗智讲着:“爸爸可是有名的当世尊佬,他的离世当然离奇!这七彩光环呈现在他上空,或许就是对他最崇高的礼仪吧!”

宗礼疑惑道:“他不是要收回我们的尊牌吗!怎么没有动静了,不收回去了吗?”

宗信道:“宗礼,你傻啊,你想交回去,取出你的那块交上去啊!”

宗礼道:“尊牌可是我的护身符,我才不交呢!”

宗义道:“知道是护身符就好。看大哥,直接讲没戴在身上!”

七色光环笼罩着了沉,了沉无视宗氏七子和众修行者的存在。

“七子听真,尊牌献出,送我一程,接我一程!”

“什么?送他一程还接他一程?”

“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啊!不好——”宗仁急忙护住自己胸前的尊牌:“我的尊牌——”

“我的尊牌——”

宗氏七子慌乱一团。

他们胸前的尊牌似被唤醒一般,一个个闪闪发光起来。

慢慢的光线越发的强烈。

七个人,七个尊牌,汇聚成了七道光线,直射到了沉的身上。

只见了沉双手左右开弓,来了一个涌动混沌之势。

宗氏七子的尊牌在他们胸前幻化成了一个个燃烧的火球。

“啊——火——”

“烫烫烫——”

七子吓得纷纷推开各自尊牌火球。

七个尊牌火球分别落在了圆寂平台下面的木柴之上。

“呼——”

瞬间,‘噼里啪啦’火势冲天起来。

同时,了沉上方的光环也幻化成一股赤焰火苗,开始在他后背上燃烧起来。

熊熊烈火中,尊主了沉的真言再度响彻云霄。

此景吓得宗氏七兄弟一个个呆若木鸡,忘记了一切。

空中回荡着了沉的声音。

“七子听真,今后你们要重知重识,重新做人。我的骨灰不许你们带走,有我尊人师兄处理。你们七兄弟可以回去了!”

方丈了知带着众修行者更是加大了诵经声超度着了沉。

在宗氏七子的惊恐之中,了沉圆寂在火海之中,化为一堆灰尘。

慢慢的,那圆寂平台上开始闪动着七道光柱。

七色光柱,射向海岛上空的方向。

“爸——爸呀——”

宗氏七兄弟这才哭喊起来。

了知站起,向宗氏七兄弟讲道:“尊主了沉师弟圆寂前有交代,他的骨灰要留在这龙周山。我和弟子们会把尊主了沉师弟的骨灰撒落在这龙周山的每一个角落。请七位大佬回吧!”

宗仁道:“尊人,我爸号称尊主啊!他就这样升到极乐世界了吗?他应该是不死之身啊?”

宗智也疑惑道:“尊人,那七色光怎么向海岛方向奔去了?应该向太空极乐世界奔才对啊?”

宗辉疑惑着:“尊人啊,还有我爸讲让我们七兄弟送他一程接他一程,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了知道:“不可说,不可说!”

旁边的宗煌看着手机里的短信,面部表情由僵硬变成了花。

“哥哥们,我们宗家有后了——”

宗仁等人听到宗煌的喊叫,纷纷向他靠近,传阅着手机里的信息。

一个个露出了惊疑的表情。

了知道:“七位,你们该去做该做的事情了!”

宗煌道:“尊人,但是,我爸爸的后事?”

“尊主师弟的后事,寺里会处理。你们还是快些回去庆祝你们宗家有后的大喜事去吧!”

了知讲完,便率领众人收拾了沉的骨灰去了。

宗礼道:“尊主他已经死了,我们的幸运尊牌也被他收走了,大家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散了吧!”

宗义道:“尊主临终前见我们,就是为了收我们的尊牌!尊牌收去了,他也化成骨灰了。兄弟们,散了吧!”

宗辉道:“哥哥们,老七为我们宗家添了家丁,难道你们不去道贺吗?”

宗礼道:“老六,现在老七的老婆才刚生产完,还需要修养身体。我们过些时日再去海岛喝侄子的百日酒,岂不是更好!”

宗义道:“三哥讲的有道理!我们还是等到该喝百日酒的时候再去看我们的侄子吧!”

宗仁拍拍宗煌的肩膀:“老七,大哥在京都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先走一步了!等到我那小侄子百日宴的时候,哥哥一定去道贺!”

“大哥——”

宗煌一脸的木然。

紧接着,宗礼、宗义、宗信三兄弟也跟着先后离开而去。

宗辉看向宗智:“二哥,你还不走吗?”

宗智笑道:“老六,你不是也没走吗!”

宗辉道:“我要跟老七去海岛看看我们的小侄子去!”

“我也要跟着老七去海岛看小侄子去!”

宗煌开心起来:“二哥,六哥,你们能够跟我去海岛,真是太高兴了!唉,可惜大哥他们都忙,要不然,我们七兄弟就能够好好地聚聚——”

宗辉道:“他们忙不忙的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一个个的连个像样的家都没有!”

宗智不悦道:“老六,难道你老六就有像样的家吗?反正你二哥也没有像样的家。”

“二哥,我们是都不如七弟啊!哈哈!”宗辉笑着:“还是七弟厉害,率先给我们宗家有了儿子!”

宗煌道:“二位哥哥,我们三人是不是应该随了知尊人他们一起撒了爸爸的骨灰,然后离开啊?”

宗智道:“尊主爸爸临终有话,这里的事情我们就别管了,还是去你的海岛吧。”

“好吧!”宗煌道:“听二位哥哥的!我们走吧。”

快艇停靠在了海岛码头上。

宗煌急忙讲道:“二哥、六哥,这海岛群就是七弟的家。你们先随便啊,我要先去见莉莉和我的儿子啊!”

宗辉一把拉住宗煌:“七弟,干嘛呀,不带我和二哥一起去啊?我们哥俩跟你来这里是干什么了?”

宗智道:“老六,先让老七去吧!再说了,弟妹池莉在房间里,我们哥俩直接进去也不好啊!还是等老七安排一下,我们再去见见我们的小侄子也不晚!”

宗煌道:“二哥,理解万岁啊!你们先去喝茶,看看风景,休息一下啊,我会抱儿子出来,让他拜见他的二大伯和六大伯的。嘿嘿——”

宗辉道:“别傻笑了,快去吧!”

宗煌吩咐着手下照顾好宗智和宗辉二人,就急匆匆的跳下快艇向池莉居住的地方奔去。

“莉,莉莉,我的儿子呢——”

池莉躺在梨花木大床上:“老公,你回来了。”

“莉莉,你辛苦了!”

宗煌给池莉一个深情的吻,就把目光投向池莉身边的婴儿。

“老公,这就是我们的儿子!”池莉幸福的抚摸着婴儿的脸蛋儿:“老公,你看他多像你啊!”

宗煌盯着婴儿,面孔逐渐僵硬起来。

“老公,你,你怎么了——”

宗煌失声道:“难道尊主宗沉圆寂的时候讲送他一程接他一程的意思,就是暗指这婴儿是他了沉尊主转世而来不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