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怀里的解药又甜又苏》苏贞羽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帝少怀里的解药又甜又苏 作者:苏贞羽 简介:【团宠+双强+互撩+飒爽+甜入心】一场荒诞的替嫁,苏紫茗成了江城最有钱有势的年轻寡妇,顶着骄奢傲慢的头衔凶名远播。正所谓升官发财死老公,生活从此乐无忧。前提是,那位假死的宸少,别把她缠得那么凶。四周闲言碎语:“不学无术,哪儿像个豪门媳妇?”对不起,国医圣手传人,起死人肉白骨听过没有?“老公刚死,抛头露面骚不骚?”对不起,学术偶像国民顶流,你羡慕妒忌恨?“说!你一个寡妇,怀了谁的种?”某人冷色骇人揭棺而起:“我的。”路宸皓以为全天下的药都是苦的,可偏偏苏紫茗这个女人是甜的。生命里,若离了她,他的病,药石无医。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帝少怀里的解药又甜又苏

《帝少怀里的解药又甜又苏》第1章 俊美无俦的……狗男人免费阅读

苏紫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棺材里。

身上裹着臃肿的婚纱,身旁躺着一个男人。

男人侧脸如雕像般完美,帅得惊天地泣鬼神。

只可惜,是个死人。

四周是一片哭声。

有个苍老的声音满含悲怆:“宸皓,你怎么舍得扔下奶奶呢?你还这么年轻……怎么狠心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妈,世事难料,您节哀吧。好歹还有苏紫茗陪他上路,也不算孤单一人了。”

苍老的声音哽咽着:“苏家这丫头有情有义,以后一定要善待和帮扶她的家人,也算是我们替宸皓谢谢她了。”

什么?

苏紫茗眼中掠过一抹冰凉的讥诮。

她被苏家扔在乡下整整十八年,不闻不问,野蛮生长。

昨天却意外接到了外公病危的消息。苏母在电话里哭得伤心,说外公迟迟不肯咽气,就为见她最后一面。

苏紫茗匆忙赶回江城,外公没见到,却被骗进了一间充斥着麻醉气体的病房。

等她清醒过来,居然是在和死人结婚?

呵,以她昏迷的时间来看,麻醉的气体,应该是致死量。

苏家人,要她死!

但他们大约也没能料到,苏紫茗,天生体质有异,对这类药物自带一定的免疫。能让普通人一命呜呼的剂量,只不过是让她陷入了深度睡眠而已。

而苏家人急于办事,竟也没确认过她的死亡,就给她套上廉价的婚纱,以二女儿痴恋未来姐夫自杀殉情为由,将她送了过来!

苏紫茗偏过头,看着自己身旁的男子。

路宸皓,没记错的话,原本和她姐姐苏语诗有婚约。

这桩好姻缘,过去屈指可数的见面里,苏语诗没少在苏紫茗跟前炫耀过。

现如今,男方暴毙,好姻缘终于落到了苏紫茗的头上。

却是要她顶着“觊觎姐夫”的坏名声去和对方一起火化!

苏家人,没有人性!

路宸皓此时静静地躺在她的身侧——

相较于苏紫茗身上的劣质婚纱,他身着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繁复的丝绒暗纹彰显着低调的尊贵与奢华。

他双手交叠着,静静放在心口上,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指如同象牙雕琢的艺术品。哪怕一动不动,也透露着不可侵犯的矜贵之气。

苏紫茗成长于乡野,但并不是没见过美男,然而身侧的男人,还是狠狠地惊艳了她一番。

笔直的鼻梁,英挺的下巴,性感的喉结,分明是有棱有角,却又如流水般线条优美。紧闭的眼睑镶着纤浓的睫毛,在他白到近乎透明的肌肤上,投下鸟羽般的阴翳。

然而,苏紫茗眼角却敏锐地捕捉到了……他颈动脉细微的动静。

死人怎么可能有脉搏跳动?

除非,这个男人他……

她缓缓抬手,朝他的颈动脉摸了过去。

棺材高大,又放置在台上,四周拥簇着大量鲜花,外面的人看不到这里面的动静……

一只宽大的手掌,瞬间捏住了苏紫茗的手,制止了她接下来的动作。

男人睁开了眼,转过头,一双冰檀色的眸子冷冷地看着她:“苏小姐,谁派你来的?”

苏紫茗眉眼一沉,眸中有了然却更有惊愕。

她自诩反应敏捷,却也没能快过男人,刹那间,男人已经捂住了她的嘴。

他一手钳制住她的手腕,一手掩着她的口鼻,微微倾身,动作明明很轻,却在此时此刻,渗出一种暧昧的气氛。

温热的气息灌入耳中,苏紫茗听到男人压低的嗓音,带着温雅的笑意:“既然苏家那么大义凛然,活生生的女儿都舍得送出来陪葬,那——待会儿的遗体火化,也请苏小姐务必亲躬!”

现如今,这世上知道他还活着的人,除了那几个心腹,其余都得死!

尤其是眼前这个叫苏紫茗的女孩!

他可是记得,苏家送她过来的时候,声称她已经死亡——为他殉情自杀而死。

否则的话,奶奶也不会同意让她成为他的新娘。

可是现在看来,她非但活得好好的,还极有可能另有目的……

苏紫茗眸底闪过不易察觉地冷意,映入路宸皓眼中的,却是一张惊慌无措的俏白小脸。

真是倒霉!

被苏家人算计,还不慎撞破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路宸皓的话她听懂了……

他假死,却要她给他火化陪葬!

这算是活祭吗?

还是杀人灭口?

路家这个狗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刚刚才赞叹过的那只手,此刻正紧紧地捂住她的口鼻,要夺走她的性命!

缺氧的窒息中,苏紫茗听到外面传来嘈杂地惊呼声——

“妈!你怎么了?”

“快叫医生过来!老夫人心脏病犯了!”

“药呢?快喂她!”

“晕倒了咽不下去……”

……

苏紫茗的脑仁儿开始刺痛,胸腔也像压了巨石,但意识却愈发清晰。

外面有人病倒了,需要急救!

“妈,你不要走啊……”有个女人已经哭起来,“宸皓才刚刚走,你别再出事了……”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外面的哭声越来越烈,但所谓的医生却迟迟未来。

棺材里,路宸皓掐着苏紫茗的手并未松懈,神情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他才刚刚“死”,就有人要对奶奶下手了?

在这个毫无亲情人性的家族里,路老太太是对他而言唯一重要的人。

难道,他要眼睁睁地看着她去死……

可是如果现在出去,那他假死的策略,就要彻底流产。

两难!

无论怎么选择,都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但时间不等人。

要么牺牲奶奶,要么牺牲自己……

手掌下的女人轻微挣扎,路宸皓凝神间手指狠狠一掐,冷戾地低喝:“别动!”

话音刚落,就觉得手肘一麻。

路宸皓瞬间错愕。

一根明晃晃的银针,隔着他的衣服,扎在他手肘处。

银针以下,半只手臂变得毫无知觉。

苏紫茗已经利落翻身,单手撑着棺材,侧身跃了出去,动作快到只余残影。

她是医生,没道理看着病人在自己眼前枉死。

急性病症发作,错过黄金急救4分钟,神仙来了也是非死即残!

眼看着佣人要把老太太抱起来,苏紫茗冷声一喝:“别动她!”

“啊——”

灵堂里一片尖声惊叫。

死人从棺材里爬出来,活见鬼了!

——

作者有话说:

小可爱们么么哒!文文双洁、双强、互宠、飒爽、甜到齁。女主是个在萝莉与御姐之间反复横跳的戏精,一个自以为温柔贤淑的腹黑暴力狂。男主是个在强占有欲与胸怀宽广之间随机切换的霸总,一个自以为温润优雅的隐形偏执狂。祝大家康文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