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传说》心灵的捕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魔界传说 作者:心灵的捕手 简介:五行派坤土门弟子吕小可无意中得到上古神器云龙枪,历经劫难,带领五行派众弟子力克魔王一派,重新封印魔界众魔。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魔界传说

《魔界传说》第一章(1)免费阅读

临界山山势陡峭,一条小路蜿蜒向前,转过一个弯进入山坳之中。

几个身穿黄色道服的人,沿着小路快步行走,到了山坳前面,停下了脚步。

小路两旁树木郁郁葱葱,遮住了阳光。这里本应是个阴凉的地方,可几个人却个个汗流满面,紧张地看着望着前方。

走在最前面的中年道人手握一根镔铁长棍,面色严峻,到了山坳处,一摆手,蹲下了身子,隐到了一棵大树后,他身后的几个人也都是一样的表情凝重,跟中年道人一样蹲下了身子,躲在了树后。

就见路的尽头是一个深谷,几个人正是在深谷的入口处。中年道人探头向前,就见深谷里一头牛低头吃着草。

这时,跟在最后的一个年青人小声地说道:“师兄,师父只让咱们来打探消息,没有让咱们去除掉它,咱们还是赶紧回去禀告师父,让他老人家定夺吧。”

中年道人回头瞪了年青人一眼说道:“吕小可,就你胆子小,如果你怕了,就先回去。”

年青人吕小可见师兄数落自已,脸一红,分辩道:“我不是害怕,只是师父是让我们来打探消息来了,我们贸然行事,只怕师父责怪。”

另一个年纪稍大的道人冲着吕小可说道:“师弟,师父责怪下来,有我和陈师兄承担,你怕什么。这是个很好的历练机会,何况我们是修道之人,为民除害,这是我辈份内之事,自然不能退后。一会动起手来,大伙一定奋勇争先,不得堕了本门的威名。”

几个年青人都齐声称是,吕小可眼珠乱转,嘴里答应着,心里却道:“妈的!待会儿得想个什么办法落在后面,老子才不傻傻地往前冲呢!”

那个道人似乎看出了吕小可的心事,说道:“小可师弟,你入门晚,修行不够,一会儿就跟在我的后面,我会照应你的。”这个道人知道吕小可平时懒惰,不肯用心练功,偷懒耍滑惯了,怕一会儿动起手来他会开溜,就让他跟在自已身边。

“是,赵师兄。”吕小可答应了一声,心里却早已骂了几百遍娘。

陈师兄陈虚同见山谷里没什么动静,回过头说道:“赵师兄说的很是。这次师父派我们八人出来查探这件事,是让我们见机行事,既然这个孽障如此嚣张,屡伤人畜。我们顺手除去,也算是咱们坤土门为百姓做一件善事,即使师父生气,也不会怪罪咱们。”

赵师兄赵虚鹤接着说道:“师父派我和陈师兄一起出山查询此事,足见对这事的重视。一会儿,大家要加倍小心。”

一个年青道人说道:“就是,能让咱们坤土门十大大弟子的赵师兄和陈师兄一起出手,也是看得起这个孽障了。”

赵陈二人听师弟这样说,都是脸有得色。几个年青道人正要再恭维赵陈二人,忽然天空中嚯喇喇地响起了一声霹雳般的咆哮,震得八个道人耳朵嗡嗡做响。

几个人赶紧抬头望向空中,就见一条三十多尺长的庞然怪物在空中盘旋而下,落入山谷里,几个道人快步进入山谷。山谷里一条黑色的老牛正在低头吃着草,怪物从天而降,吓得老牛半分不敢动弹。

那怪物长身遍鳞,头大如牛,两只眼睛如两个铜铃,头上两只大角威风凛凛,四肢短粗,爪子锋利如刃,围着老牛盘旋长啸,声震山谷。

这头老牛是坤土门几位道人从农家买来的,放在这里牧草,本就是为了吸引这只巨形怪物来觅食。这怪物几个盘旋后,从空中冲下,两只爪子一把抓住老牛,复又飞上空中。在空中,只一口就咬掉了老牛的半个身子,可怜老牛连声都没叫一声,就成了怪物口中之餐。

赵虚鹤对陈虚同说道:“师兄,你带人攻他左路,我攻他右路。”说完,口中念动咒语,手执铁棍,身体陡然升上空中,嘴中大喝道:“那孽障,看我的手段。”说罢,轮起铁棍在空中击向怪物。

陈虚同也升入空中,持铁棍从另一方向攻向怪物。其他几个道人也跟着师兄升空加入战团。

吕小可看着众人升上空中攻击怪物,虽然害怕不想去,无奈众师兄都是争先上前,也只有硬起头皮念动咒语。吕小可嘴中念念有词,使劲向上一跳,可只跳了几十寸高,并没有脱离地面,御空而行。

这御空法术本是坤土门门人入门都须学习掌握的基础功课,用意念驾驭身体,凌空飞行。初入坤土门的弟子,往往在半年后即可学会,能够纵云飞腾。随着功力的加深,飞行的速度也随之加快。坤土门的十大弟子均已能日行千里,就连一些后入门的弟子,也可日行几百里。

可这个吕小可天性浮滑,不肯用功。每每师兄弟练功,他都偷懒耍滑,不是心游神外,就是借故开溜,总之不能心意相通,无法很好驾驭此功,十次发功倒是有九次不能飞起。

这时,空中的庞然怪物已发现了四周围上来的众人。眼神中凶光毕露,仰天长啸一声,伸出利爪抓向冲在前面的赵虚鹤。赵虚鹤一顿向前疾冲的身形,抡棍击向怪物的前爪,怪物不及躲避,前爪被棍击中,只听“卟哧”一声,就如击中败革一样。

赵虚鹤这一招伏魔棍法,蕴含着伏魔神力,就是千斤巨石也可击得粉碎。却不想丝毫没有伤到怪物。

那怪物虽未受重伤,却也被这一棍击得痛疼难忍,怒啸一声,张大血盆大口,露出一排獠牙,向着赵虚鹤一口咬去。这一口咬中,立时会把赵虚鹤咬为两段。赵虚鹤纵身向上,堪堪躲过了这致命一咬。

另外一面,陈虚同的镔铁棍也击在了怪物的身上。怪物身上长着一层厚厚的鳞甲,这一棍并没有让它受伤。其他道人的棍也纷纷打在怪物的身上,这怪物被打得兴起,身体疾速旋转,硕大的尾巴挟着狂风,横扫向众人。

赵陈二人见这一扫势如千钧,威不可挡。一个上跃,一个下沉。赵虚鹤向着众同门大叫道:“快躲开!”饶是他躲闪的快,一股劲风仍刮得他脸火辣辣的。

而其他众人,反应不如赵陈二人迅捷,被这股劲风击中,从空中跌落到地上,纷纷受伤。其中两个道人口吐鲜血,显然伤的不轻。赵陈二人大惊,没想到这怪物如此巨力,一下就伤了五个师弟。二人学艺以来 ,从未受此大挫,心下暗生惊惧。

那怪物转过头来,又是一尾扫来,赵陈二人手忙脚乱的后退。二人的镔铁棍打在怪物身上,丝毫损伤不得它,而它的每一下都可让二人骨断筋折。二人不由得大是后悔,不该擅自与这怪物动手。

七天前, 临界村的几个村民来到了坤土山,找到了坤土门的门人求助。跟他们讲述,说是村里来了个像龙一样的怪物,把村里的牛几乎吃光,又接连伤了几条人命,弄得临界村人心惶惶。因为坤土门人修道炼气,平时行侠仗义,铲奸除恶,很得当地百姓人心。所以由村里有些威望的老人找到了坤土门,希望他们派人去帮助临界村除掉这个怪物。

坤土门掌门戴双圭得知此事,派出陈虚同、赵虚鹤两位大弟子,带同六位师弟前来探查。陈赵两位坤土门大弟子本以为联袂出山,顺利解决掉此怪物,回去复命。却没想到这怪物如此难缠,一动手就伤了五位师弟。

怪物见二人躲开了尾扫,又是腾空而起,恶狠地向着二人扑去。二人举棍相迎,又斗了起来。

吕小可接二连三的摧动咒语,却始终无法腾空飞起。待得几个师兄被扫到了地上,他赶紧上前去救助。就见五个人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这五人平时都是门中的好手,乍一出手就都受伤,足见这个怪物威力之大。

吕小可内心很是惶恐,眼见这怪物太厉害,赵陈二位师兄怕是也不能降服它。自已即使能催动咒语飞上去,怕不出一回合就得跟同伴一样,弄得身受重伤,干脆还是留在下面照顾受伤的同伴。想到这里,他也不再去念那劳什子的咒语,去扶起几个师兄。

空中赵陈二人显然已是力不能支,唯有躲闪,无法挥动铁棍进攻。那怪物打得兴起,忽然深吸了一口气,长长的身体就如膨胀了一倍似的鼓了起来。接着又是一声长啸,这一啸宛如晴空打了个霹雳,只震得赵陈二人头昏脑涨,手中铁棍再也拿捏不住,掉到地上。怪物一声啸后,又伸爪横扫,二人都是如醉酒一般的摇晃着,根本无法躲开这如雷霆般的一扫。

吕小可望着空中二位师兄与怪物的缠斗,也被这怪物的长啸震得眩晕。待得再定睛看空中时,就见二人武器已被震落,无力抵抗怪物,那怪物锋利的爪子已经击向二人。以怪物这般力量,利爪击中二人,陈赵二人只怕得脑浆迸裂,尸骨无存。

地下的几人都是挣扎着要起身飞起相救师兄,无奈均是身受重伤,无法施展法术。吕小可虽然害怕,但眼见着朝夕相处的师兄就要命丧怪物爪底,心下大急,脑中一热,那些纷繁复杂的咒语就在脑中一闪而过,身体却是不受控制的腾空而起,如离弦快箭一样向着怪物激射而去。

那怪物正全神的攻击赵陈二人,没有防备从下面又冲上来一人,吕小可的铁棍直接击在了怪物的脖子上。那怪物的脖子是身体上最柔软的地方,被吕小可击中后,痛得在空中翻了滚。吕小可知道这怪物的威力,见它翻滚过来,赶紧一把抱住了怪物脖子下面的鳞甲。

那怪物见有人抱住自已,在空中翻滚起来。吕小可在情况危急下心神自然相通,潜能被激发出来,腾空而出。这时真正与怪物交手,心下却早已忘了如何神行合一,御空飞行了。此时唯有使出浑身力量,紧紧地抓住这怪物,只怕一时失手,掉了下去,摔个骨断筋裂。嘴里却是大声叫道:“我可真不想冒犯您老人家的!求你放过我吧,我家里上有八十岁的奶奶,下有几岁的弟弟妹妹,我不想死在这里呀……”

那怪物哪里晓得吕小可说的是什么,只觉得有人在自已脖子下面,继续翻滚着想把他甩下来。吕小可嘴里胡言乱语着,头用力的顶在了怪物的喉咙上。

那怪物从未被人这样近身纠缠过,空中翻滚了几次都没有把吕小可甩下来,想要用力长啸,喉咙又被吕小可顶住,发不出声来。怪物怒气勃发,运起法力,腾空而上,如闪电般穿云而去。

吕小可被怪物带着在空中向前疾驰,耳边风声呼呼,吓得他闭起了眼睛。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只能死力地顶着那怪物的喉咙。

那怪物被吕小可顶得透不过气来,更是疯了一样的向前飞行。吕小可的胸膛仿佛就要炸开一样,说不出的难受,双臂用力的收紧,似乎每释放一分力量,身体里那燥热才减少一分。

那怪物渐渐的无法呼吸,只能放慢速度,按下身形,落到地上,在地上慢慢地不能动弹。吕小可仍是不敢松手,身体的那股炽热却无法平息,有如一团烈火在胸中燃烧,就要把他烧化。吕小可实在无法抵抗这种感觉,只想大叫出来,却又无法出声,双手牢牢地抱着怪物的脖子,渐渐地意识模糊起来,最后完全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