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映月惊断肠,二弦也能灭全族全本在线阅读_李平安徐凡免费在线阅读全集

由李平安徐凡担任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书名:《一首映月惊断肠,二弦也能灭全族》,本文篇幅长,节奏不快,喜欢的书友放心入,内容概括:想必柳韵花了不少心思,一摸上面的布就知道。虽然缝的不好,却很结实。也不知道这姑娘手被扎了多少下,怪不得感觉她这两天吃饭的姿势有些奇怪。第二天...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一首映月惊断肠,二弦也能灭全族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哀嚎的狂风 角色:李平安徐凡 介绍:《一首映月惊断肠,二弦也能灭全族》中的人物李平安徐凡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奇幻玄幻小说,“哀嚎的狂风”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一首映月惊断肠,二弦也能灭全族》内容概括:一切看似漫长,实则都是电光火石之间伊玄深吸一口气,知道今天是遇见狠茬了耀眼的刀光再次划过,刀光交织在一起借着刀光,双方都再次看清了对方惨白的眼眸,在眼前闪烁这些年,伊玄的心已经足够冷硬,足够狠辣,见惯了生死可是这一刻,却忽觉自己这一生中所经历过的任何一场恶战都不及这一场惊心动魄又是一刀袭来这一刀的速度之快,难以用言语来形容伊玄抬刀,想要防御但这一刀,却只是在虚空之中交织成了一...

《一首映月惊断肠,二弦也能灭全族》第19章精彩片段


李平安回屋,试了一下拐杖。

一端缠着一层软绵绵的布,上面还系了一根红绳挂着铃铛。

材质从木棍变成了结实好看的竹棍。

李平安笑了笑。

想必柳韵花了不少心思,一摸上面的布就知道。

虽然缝的不好,却很结实。

也不知道这姑娘手被扎了多少下,怪不得感觉她这两天吃饭的姿势有些奇怪。

第二天。

李平安拿着新的拐杖走在街头,没有按照往常的路线去街头卖唱。

而是绕道去了庆丰街。

庆丰街店铺林立,多是卖首饰珠宝,丝绸衣服的。

深受洛水城女人的喜爱,有不少男人专门晃悠到这里。

在人群中走来走去,专往有漂亮姑娘的地方挤去。

“客官,给夫人买首饰吗?您进来看看,年前大甩卖划算得很。”

美艳的老板娘热情的招呼着李平安。

李平安没有进去,简单询问了一下价格。

便转身走了。

确认过眼神,是买不起的东西。

李平安的钱大部分都用来购买生脉散了,早就所剩无几。

剩下的勉强能够维持房租,还有两个人的生活费。

想着首饰贵了点,买一些布料给柳韵做一套衣服。

结果最便宜的布料,李平安现在也买不起。

最后走了一圈,只好离开了庆丰街。

看样子,无论什么时代,钱都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眼看就要过年了,虽然家里穷但总得准备年货不是。

而且生脉散也用完半个多月了,王大力倒是很会办事。

见李平安给不出钱,便又免费提供了两个多月的。

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李平安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所以每一笔都记下来了,早晚是要还的。

拉完了小曲,一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回家的路上,路过房东的客栈。

忽然停住了脚步。

客栈里有许多股气息,按理说这不稀奇。

客栈每天都有很多食客。

可今天这些气息却十分不一样,都是男人。

而且都是精壮男子。

李平安还捕捉到了铁器碰撞地面发出的声音。

不过,李平安只是稍作停留了一会儿,便继续向前走了。

常言道:“吃饱穿暖,闲事少管。”

苦事不宣,乐事不扬,闲事不管。

方能长长久久。

谁知道回到家没多久,屋外就响起了激烈的敲门声。

“开门!开门!”

门刚一打开,外面就蹿进来几个彪形大汉。

二话不说,找了凳子就往院子里面一坐。

这些大汉穿着统一的褐色劲装,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看起来就不像是好人。

“几位是?”

为首的大汉道:“这儿是不是常四的房子?”

常四,就是李平安的房东。

“几位要找常老板的话,去吉祥客栈就好。”李平安道。

“不用你多嘴!这房子不租了,收拾收拾你的东西打包走人吧。”

大汉丝毫不客气。

李平安语气仍旧平静,“几位是常老板的人?”

“我们是他的债主。”

另一人抽出腰间的短刀放在桌子上,“少TMD废话,赶紧滚蛋!”

威胁意味十分明显。

李平安到:“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只是仓促之间来不及收拾,不知诸位可否容我一天。

让我收拾收拾东西,顺便找一找其他的住处。”

为首的大汉这才站了起来,“算你小子识相,抓紧点时间。”

“好。”

待几人走后,柳韵从屋子里探出头来。

“我们要搬家吗?”

“不用,我先去找常四谈谈。”

李平安在客栈找到了常四。

“是平安啊,有什么事吗?”

常四一脸愁容,语气也带着些许的疲惫。

“阿福,上一壶茶。”

“常老板,我不是来喝茶的。”

李平安开门见山,将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常四叹了一口气,“这帮混蛋,竟然都去找你了。”

“常老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常四一肚子苦水,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原委告知了李平安。

最近洛水城新起了一个帮派,名叫“飞鹰帮”

加起来不到五十余人,可是更身手矫健。

与本地的帮派发生过几场大型的械斗,竟然都没能将飞鹰帮拿下,反而让它成为了一股势力。

甚至抢了地盘,这不地盘刚到手,就挨家挨户的索要保护费。

常四年轻时走南闯北,在洛水城颇有几分地位。

当初其他帮派管理的时候,也没有收取过常四的保护费。

现在新来一个帮派,初生牛犊不怕虎,可不管三七二十一。

常四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上缴了一些保护费。

可是这飞鹰帮却不满足,似乎是要拿常四立威。

专挑一个羊毛薅。

不给钱,就让人在常四的客栈,点壶茶一坐就是一整天。

吓得客人都不敢来。

李平安饮了一口茶,“那常老板准备怎么办?”

常四哼了一声,“大不了鱼死网破,娘的!老子也不是软柿子。”

话虽硬,可李平安听得出来。

常四并不想将事情闹大,毕竟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有一家老小。

不是年轻的时候,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只是一再忍让,这帮家伙肯定得寸进尺。

现在已经不止威胁到了常四,就连租了常四房子的李平安也连带受了牵连。

李平安大可一走了之,可是洛水城哪里还有这么便宜的房子。

更何况短时间内,也找不到合适的。

常四看出了李平安的难处,略有些歉意道:“这次是我连累你了,我让管家取一些钱,你再找个别的去处吧。

等我这边安顿好了,你随时都可以回来。”

还没等李平安说什么,管家就拿钱走了过来。

李平安伸手一摸,他之前交给常四的钱只够两个月的房租。

而这里的钱却足够租一年的了。

该说不说,常四对他一直都是照顾有加。

李平安犹豫了一下,“常老板,这个飞鹰帮据点在哪儿?”

“你问这个做什么?”常四不解。

“去找他们谈一谈。”

“没用,要是能谈早就谈了。”常四道,“你这份心意我领了,那帮人不是好说话的,小心惹火烧身。”

说到这儿,常四叹了口气。

他自认为自己平日里交友广泛,义字当头。

谁知道出了事,那些狐朋狗友都是一哄而散,唯恐避之不及。

到了最后却是一个房客,想要为自己出头。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