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女难训:你家尊上又醋了》他乡客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凰女难训:你家尊上又醋了 作者:他乡客 简介:现代特工重生归来成了雍城内有名世家莫家庄的七小姐,她无修为无相貌脸上有疤不说,还是个喜欢到处收集长得漂亮男人的邪霸。面对这位声名狼藉在外的未婚妻,柴珩笑而不语——解除婚约是吧?那就换他重新追爱一次以证心意;需要契约灵兽是么?那他就主动帮她去找顶尖的所在。某一日,随侍跑来对他说:“公子,七小姐又约了个美人儿出门遛弯儿了。”瞬时,他便大喊道:“去,快拿上本公子的斗篷,随我一同暗中保护……”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凰女难训:你家尊上又醋了

《凰女难训:你家尊上又醋了》第1章 英雄救美?免费阅读

中元节当日午正,雍城内一家名为‘如意坊’的后院厢房内,莫蕴瑾怒目圆睁、衣衫不整地拿剑抵在一位面貌姣好的男伶脖子上。

“说,你是谁?这是哪里?你我可有发生什么?我来此处多久!”

问话之时,莫蕴瑾及时地整理妥帖她的衣物。

“小的名叫余青,是这如意坊天字榜的男伶。昨夜酉时一刻,是莫小姐亲点小的前来伺候的……”

自称余青的男子娇柔地身姿一抖,似那弱柳扶风般匍匐在地惹人不忍。

听到如此回答,莫蕴瑾面色如常,心内却已是波涛汹涌——

昨夜,身为现代特工的她本是在执行一项特殊任务,却不幸遭到队友的背叛和出卖、失足跌落悬崖而死。令她没有想到的却是,当她清醒过来时,却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个极为讲求修为灵力的地方。睁开眼的刹那,无数的陌生记忆如潮水般向她扑面而来。

她叫莫蕴瑾,年芳二十又一。是雍城大世家莫家嫡出的七小姐。因整个左脸上有一块酷似蜈蚣的血色疤痕,是以,她平日出门时,喜欢戴着玉质面具。虽说尚昊大陆以修为灵力为尊,但在她的眼里,无修为无相貌的她只要将那些灵力强大、相貌出众的男子纷纷征服而变成她的裙下之臣就好。

而余青,便是她此行如意坊的目标。

只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在饮掉杯中酒后便香消玉殒……最后一抹记忆便是一道模糊不清的身影从窗户上跃过。

莫蕴瑾好不容易梳理清楚眼下状况,却突然看到一只男人的手臂朝她腰间搂去,机敏如她一跃而侧身躲过,顺势抽出男人腰间的软剑,气势如虹般剑指其咽喉。

见他身姿虽颤,却气息很稳。往日训练中的直觉告诉她,此人不简单!

“答应公子的银两稍后会由莫家的大管家送过来。”

莫蕴瑾把软剑扔到地上,斜睨了眼跪地之人。如今灵魂已变,她并想继续当那个游戏在男子之间的大小姐。反而,她对隐在其身后的那只黄雀很有兴致。

她扶了扶脸上的玉质面具,准备离开。

“瑾儿,你等等!”

余青起身喊住莫蕴瑾。

他的眼中充满了疑惑,一个本该在昨夜被他确认中毒身亡的人,为何会在今日苏醒过来?是毒不够剧烈,还是她根本就在用假死来试探他?传闻中,她睚眦必报,嗜血好杀。毒是他亲手所下,而他,也早已做好被她刺死的准备。而且,方才她那般流畅身手,当真是一个毫无修为之人所能展现出来的吗?

“为何试探我之后,却又放了我?”

背身相对的莫蕴瑾唇角一勾,打开房门,说:

“冤有头债有主,我不怪你。我知道,你背后有人指使。有机会的话,你帮我给指使之人捎句话:昨夜之屈,他日,定叫他双倍奉还!但今日,我现下只想寻个安静的地方睡个好觉。”

话落,人已离开。

厢房内,男伶却是双眸已湿。他落寞地凝上那抹逐渐消失的身影,颓然地坐到地上,对着虚空喃喃自语道:“她为何,要如此待我……”

出了如意坊,莫蕴瑾先是寻了家街边小摊吃了碗馄饨。然后,顺着记忆里的路线往莫家的方向走去。

一夜未归,那位极为疼爱她的莫家家主怕是又该担心不少。

雍城乃是一座靠海之城,也是紧临万兽森林之城。虽然地处尚昊大陆边陲之境,却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而使其发展极为繁荣。而鲛珠和兽丹更是吸引无数外来者的源动力。

传言,此二物皆是能够促使灵力大涨的宝物。以形补行,效果立杆见影。说是曾有一位初阶的纳灵境修行者,在无意中服下一颗品级上等的兽丹后,不出一日,他便晋升成为脱凡境三阶的修行者。

此刻,暖阳顷洒,目之所及,沿街街铺多有售卖鲛珠和兽丹的摊贩。来往商贾,更是多以兑换和积累此二物者居多。

莫蕴瑾一路步行,没多久,便觉得有些晕眩。想着兴许是天热中暑,她也只好寻了个清凉的巷弄口坐下来休息。

靠着一处石壁,莫蕴瑾终是觉得有些清醒。

抬眸远眺,她看到距其百步之遥的阿福茶楼二楼雅间内、一位相貌极好似谪仙般的男子倚窗慵懒地朝外看着风景。忽而,那双深邃的眸子朝她的方向探过来。

四目相对之下,她心神一凛。

好锐利的眼神,似鹰击长空,翱翔天地无拘无束。

“出去!你这女人好生不知羞耻!”

突然,阿福茶楼正对面的胭脂铺内传来一声熟悉的呵斥。

随后,莫蕴瑾便是看见一名身姿瘦削之人被胭脂铺的廖掌柜一掌打出她的店铺、狼狈地倒在地上。

“老娘再三强调过,本店铺向来不做那缺德的买卖。你是听不懂,还是故意来找茬?”

不小的动静,瞬间引来行人们的好奇驻足。

“咳咳咳,既如此,那,咳咳,掌柜的为何不让我,亲自查验你手上那款脂粉……”倒地之人嘴角挂着一抹鲜红,艰难站起身。他捂住左胸口,神色严肃地看着廖掌柜手中紧握的白色雕花瓷盒。

一听这话,廖掌柜眸色内敛,冷上脸,朝他走近。一手抓住他的衣领,唇角一勾,她威胁道:

“信不信,老娘此刻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还不给老娘滚!”

见廖掌柜手中的力道逐渐收紧,那人脸色憋得通红,一时不忍,莫蕴瑾暗自握拳,起身朝胭脂铺走去。

“哟,这是发生何事了呢?竟然叫咱金贵无比的廖掌柜亲自动上手了!”

听到莫蕴瑾的声音,廖掌柜掩下诧异、放开那个人。

“没什么。不过就是处理一个低等生物罢了。”廖掌柜若有所思,把玩起她那修剪齐整的指甲,说:“倒是莫小姐,您今日怎会得空来我这胭脂铺?”

“既是低等生物,那不如就送我,如何?”

“不了。如此怎好脏污了您莫小姐的双手呢!”

莫蕴瑾清冷地与廖掌柜对视,唇角露出一抹浅笑。却是看到廖掌柜彻底变了脸色,扬手便是挥拳而来。力道刚劲,用意果决。一声“嘭!”响,莫蕴瑾随手抓在手中的木板瞬间断成两截。

一击未中,廖掌柜再次发力,拳脚如密雨而下、招招往莫蕴瑾身上致命之处攻击过去。几个回合下来,廖掌柜心神震动。

因为她半分便宜没有讨到,反而是她自己右脸挂了点彩。

拭去嘴角的血迹,廖掌柜的态度温和了许多。

“莫小姐既有心救她,我又怎好拂了您的面子。”

留下如此一句,廖掌柜愤恨地瞪了那人一眼后转身进了胭脂铺。

众人见了,便纷纷散去。

而这时,那位倚在雅间窗户前看景的男子却是露出一抹戏谑之色。他闭上眼、慵懒地朝雅间内说道:“阿夕啊,你说,这送上门来的退婚理由,本公子是否要用上一用呐?”

7186�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