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大佬说他想吃软饭》沈修瑾我有三个肾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大佬说他想吃软饭 作者:沈修瑾我有三个肾 简介:【重生男主+姐弟恋+双洁+强强+肾】  初见,小白脸对她说,“姐姐,我胃不好,就适合吃软饭。”  “可我现在连饭都吃不起了。”  说着,小白脸漂亮的眼睛一片通红,楚楚可怜。  南枳见色起意,包养了这个小白脸,养着养着,这小白脸竟把自己的马甲全扒了。  报应不爽,小白脸的马甲也在她面前掉光。  原来,这小白脸竟是个对她蓄谋两世,一心想吃软饭的茶艺大佬。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重生大佬说他想吃软饭

《重生大佬说他想吃软饭》第1章 姐姐,我胃不好免费阅读

一张桌子,两个人。

锅里的肉片冒着滋滋的香味,香味侵袭着整个屋子。

肉质软烂,入口即化,加上香菜小葱的点缀,单看着就很有食欲。

“姐姐,我胃不好。”

“谢谢你为我炖的肉,我很喜欢。”

少年声音清冷中有些低沉。

听到这些矫情的话后,南枳没忍住,成功的被呛着了。

表情扭曲得可做沙雕表情包。

少年殷勤的给她倒水,狐狸眼中是南枳看不懂的光芒,狡诈与得逞浮于表面。

一眼就看穿的奸诈。

南枳一直都明白,他想勾自己的心,再顺理成章的继承她的房子。

可恶又阴险的小男人呐。

她喝了口水,皱眉,“你吃饭就吃饭,废话咋那恁多?”

看到这张帅脸,南枳手痒痒得很,想捏。

少年委屈巴巴的道,磁性的尾音颤颤,多了几分缠绵的味儿,“我这是在感谢姐姐,没想到,姐姐会这么误会我。”

春花秋月般的面容陡然失色了几分,“果然,感情真的淡了。”

“我再也不是你的心肝宝贝了。”

那少年穿着白色的纯棉短袖,头发已经很长了,堪堪没有遮住眼睛。

他的五官生得精致,皮肤毫无瑕疵,好得让南枳这个女人都羡慕。

很奇怪,他明明是乖戾阴柔的长相,因着那双上挑且勾人的眼睛多了几分矛盾,看不透的矛盾。

笑起来的时候很乖。

不笑……

嗯,南枳没有看到他不笑的样子。

他即使被那些奇葩亲戚吸血的时候,也是笑着的。

和封谌的发展到这种局面纯属意外。

时间追溯到三个月前。

起因是钱。

南枳买彩票中了一百万。

一百万呐。

她从未想过这件事情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砸得她晕乎乎的。

南枳只是普普通通的码字人,拥抱全勤是她最大的愿望。

在领奖现场,她看到了那双含笑的眼睛,以及眼睛的主人。

不加掩饰的勾引。

这人名叫封谌,今年二十。

今年刚满二十五岁的南枳:“……”

这就很突然。

这少年见到她的第一句话说得就是,“姐姐,我胃不好,适合吃软饭。”

“你长得好看,我长得也好看,咱俩活该在一起,不如……”

南枳还记得那天下着小雨,雨幕中,少年的眼睛近乎妖邪。

不得不承认,南枳见色起意,点点头,“行啊。”

在点头之后,南枳当即就后悔了。

我特喵的一百万还没捂热乎,你就想着分我的钱!

南枳用钱买了房,心里却一直想赶这丫的走。

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她万万没想到。

这封谌的身世不是一般的惨。

自私狭隘的父亲。

口腹蜜剑的继母。

狼心狗肺的哥哥。

以及一大堆想要吸干他血把他卖到天上人间做鸭子的极品亲戚……

她发誓,她写过最惨的小说女主角都没有他惨。

自诩为心肠冷硬的虐文女作家的南枳心软了。

封谌惨兮兮的说,“姐姐,不要赶我走,我看你就像个好人。”

“我会洗衣服做饭扫地,我还可以搬砖养你。”

思绪归来。

少年像个老妈子还在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姐姐,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小妖精?”

看着他整天疑神疑鬼的样子。

南枳总有一种剧本颠倒的即视感。

“没有,小妖精没你骚,我肾不好,有你就够了,真的。”

南枳发现,他虽然废话很多,可锅里的肉却没少吃,合着这丫的想吸引她的注意把肉全吃了。

南枳夹肉的手不由自主的加快了点。

少年却用纸巾擦了擦嘴,宠溺的望着她不太文雅的吃饭。

“姐姐,我总觉得房子里少了点东西。”

南枳从干饭中抬起头,“我觉得没有少什么啊,都齐了。”

房子是最近才买的。

南枳在中彩票之后,把钱全部取出来铺在床上睡了三天三夜……

对于南枳来说,由俭入奢,很难。

她就是抠搜搜的性子,改不了。

害怕花钱的南枳赶紧转移话题,“你今天没课吗?”

“没课。”

在上一世,他早就学完了所有课程,还工作了好多年。

就连封谌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重生在南姐姐二十五岁的时候。

上一世,南姐姐死于二十二岁……

这次从学校回来,主要是想她了。

封谌能说出来吗?当然不能。

狐狸眼中布满了诚实。

一副“我是乖孩子”的模样。

南枳托着下巴。

不应该啊,他们学计算机的课应该很多。

在封谌走投无路的时候,就已经考上了京都大学计算机专业。

也不知道哪些极品亲戚咋想的,不让他上学,还想烧他的录取通知书。

是南枳给他出的学费。

封谌给她打了欠条,说工作后还她,

南枳虚伪的推脱了一会,收下了。

她大概是最抠门的金主了吧。

“行,那你好好在房间里呆着,不要打扰到我就行。”

如玉般的少年张了张口,怏怏的,“姐姐,我不会打扰到你的。“

盛开的花朵在这一瞬间,枯萎了。

那又是谁在她写作的时候扑上来亲她的?

南枳懒得提。

她太了解这人的性子了。

封谌一直都很勤快,主动刷锅刷碗,收拾残局。

“姐姐,你快去午睡吧,我来就行。”

“收拾完过来。”南枳想了一会道。

“我一定会让姐姐满意的。”

等等,这句话怎么让人想歪了。

这一觉,南枳睡得并不安稳。

脑子里闪过很多片段,好似都不属于她。

黑暗,低沉,阴郁。

她就像被锁在笼子里的仓鼠,出不去。

可南枳向来没心没肺,活得也挺快乐。

“噔噔噔”的,像是在搞装修,

楼上的动静很大,南枳被迫睁开眼睛。

眼睛酸疼干涩,揉了揉太阳穴。

厨房里正在刷碗的少年在听到动静时面色完全沉了下来。

随手拿起炒菜的铲子,推门。

他身高腿长,十几秒便来到了楼上,用铲子柄敲门,敲得又快又狠。

“是谁呀?”

屋子里传来一道质地温柔的女声。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封谌冷笑,眼中悄然划过一丝戾气。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

“装修专挑人家午睡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