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王家的锦鲤王妃又掉马甲了》林浅晗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傻王家的锦鲤王妃又掉马甲了 作者:林浅晗 简介:【团宠+虐渣+爽文】因出身商贾之家,地位卑微,皇帝下旨,让她从正妻变成了妾,成婚当晚惨死在正室手中。从乱葬岗醒来后,她废渣男,虐渣女,运气好到爆表:出门逛街成了神医,滚下山崖挖出了金矿,吃螺蛳粉成了天下首富,一不小心还爆出了自己矜贵的马甲。更可气的是,她随手救的那个小傻子,人前人后笑嘻嘻地叫她姐姐,背地里却暗戳戳地成了权倾天下的王爷,扬言要用十里红妆,将这个“姐姐”拐回家生崽崽……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傻王家的锦鲤王妃又掉马甲了

《傻王家的锦鲤王妃又掉马甲了》第001章 :被迫为妾,含冤而死免费阅读

西祁国,乐正七年,冬。

深冬腊月,寒意刺骨,北风一声哀号,霜雪压枯枝!

京中商贾慕家,一群百姓正围观着看热闹。

只见慕府门前,慕家上下几十口人,齐齐跪了一地。

一个身着宝蓝色长袍,面色白得不似常人的太监,展开手中的圣旨,用阴柔的声音高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商贾慕家之女慕锦,与丞相夏子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此乃天作之合。特赐慕锦于夏子渊为贵妾,待三日后夏子渊与太傅千金秋雪儿完婚,即日迎进丞相府,钦此!”

圣旨念完,围观的百姓们,纷纷看向为首的慕锦,眼里满是讥讽和玩弄。

“圣上英明!没有让慕家得逞!慕家一介商流,哪高攀得起丞相府的门第?”

“没错!一个商贾之女,竟肖想嫁给丞相大人为正妻,简直痴人说梦!”

“唉,果然是商贾之家养出的女儿,这慕锦真是拎不清!之前太傅家的千金都说了,只要拥她为正妻,便可以给慕锦一个平妻之位。可这慕锦,竟然不识好歹,拒绝了太傅千金。现在倒好,平妻之位没有了,只得了一个妾的名分,活该!”

“活该?怎么就活该了?一个商贾之女,能成为妾室,那也是高攀了啊!”

为首的慕锦,听着百姓的奚落,身体微微颤抖,面如死灰。

眼眶蓄满了泪花,却死死咬住下唇,倔强地不让眼泪破眶而出。

明明她才是夏子渊名正言顺的未婚妻,何来的痴人说梦?

昔日夏子渊家境贫寒,慕家不曾嫌弃助他十年苦读。

如今他功成名就,她本该风风光光地嫁进丞相府。

谁曾想太傅之女横刀夺爱,仗势欺人抢她夫婿,她据理抗争,却成了不知好歹!

皇帝偏袒秋家,让原本该成为正室的她,沦落为一个贵妾!

这世道,不公!

这太监看慕锦半天不接旨,清了清嗓子,阴阳怪气地提醒道:“慕锦,接旨吧!”

慕锦抬起头,颤抖着双手,接过太监手中的圣旨。

“民女,接旨!”

……

三日后,丞相夏子渊大婚,正妻秋雪儿和贵妾慕锦先后入府。

好一个双喜临门!

洞房花烛之夜,丞相府内外张灯结彩,充满了喜庆的味道。

穿着粉红嫁衣的慕锦,一人坐在偏院的床上,黯然神伤。

在进府的时候,子渊和她说过,今晚一定会来她的院子。

可是她从辰时等到子时,却等了一场空悲切!

慕锦看向一旁的陪嫁侍女,语气有些无力,“秀珠,你说子渊他……今晚还会过来吗?”

话音刚落,还不等秀珠回应,外面便响起了脚步声。

慕锦脸色一喜,马上看向门口处。

她就知道,夏子渊一定会来的!

可是下一秒,慕锦愣住了。

来人一身大红色拖地嫁衣,金闪闪的步摇随着走动摇摆,一张妖媚的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衬得她如同夜晚从天而降的妖精一般。

是秋雪儿!

慕锦面色一白。

那一套大红色的嫁衣,刺痛了她的眼睛。

按照西祁律例,只有正室才能在出嫁的时候穿大红色。

秋雪儿跨进门槛,略微抬起下巴,傲慢地看着慕锦,半讥讽半得意地说道:“夫君刚才在床上耗费了精力,已经睡过去了,怎么可能会来到这里?”

闻言,慕锦面色一片死灰。

年方双十的她,哪里听不出秋雪儿的话外音?

他们已经洞房了!

慕锦摇了摇头,想要站起身,却发现四肢瘫软无力。

慕锦抬起手,“秀珠,快扶我起来。”

可是等了半天,却不见秀珠伸出手。

慕锦偏过头,不解地望向秀珠。

只见秀珠施施然走到秋雪儿身后去,面上带着和秋雪儿一模一样的尖酸刻薄,讥讽地吐出几个字,“小姐,你就认命吧!”

慕锦一惊,只听秀珠继续奚落道:“丞相夫人年轻貌美,娇媚可人,丞相大人哪里还会瞧得上年老珠黄的你?”

听了这话,秋雪儿更加得意了。

而慕锦,却如同被针扎了一般。

当初她年满十五及笄之后,慕家提出要夏子渊娶她。

可是夏子渊却以功名未就为由,将此事一拖再拖。

再后面,夏子渊的官位越来越高,慕锦的年纪也越来越大。

慕锦望向秀珠,很是受伤地问道:“秀珠,你从小就跟在我身边,秋雪儿给了你什么好处?”

“啪!”

话音刚落,秀珠直接走上前来,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

“身为妾室,竟敢直呼夫人的名讳,该死!”秀珠恶狠狠地骂道,作势又要给慕锦一巴掌。

这时候,秋雪儿罢了罢手,轻飘飘地说道:“不要打了,送她上路吧。”

“是,夫人!”

秀珠应了一声,从身后拿出一条白绫,慢慢向慕锦走去。

慕锦瞳孔一缩,不甘地盯着秋雪儿,“就算是秋家的人,也不能枉顾人命,你让我见子渊!”

秋雪儿却笑了,一把夺过秀珠手中的白绫,慢慢地向慕锦走去。

慕锦想要逃离,可四肢瘫软无力,根本就没办法躲过去。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秋雪儿慢慢逼近,将那条白绫缠住她的脖子。

秋雪儿用力一拉,白绫越勒越紧,慕锦的脸也呈现出青紫色。

秋雪儿阴狠地瞪着慕锦,阴狠的话从齿缝间挤出来,“一个商贾之女,你拿什么和我争?”

“我乃秋家之女,要你慕锦一条贱命,也不算枉顾人命!”

听着秋雪儿的话,慕锦的目光越来越涣散。

最后的意识里,只听到秋雪儿凑到她耳边,轻飘飘地说道:“良禽择木而栖,在权势面前,秋家需要给什么好处?你以为皇上下旨,夫君为何没有反抗?因为——”

“他也看中了秋家的权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