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三国》怒涛听松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谋杀三国 作者:怒涛听松 简介:一次不一样的穿越。没有显赫的地位,没有广博天下的名声,没有万贯家财,也没有系统召唤的特权。看军迷技术宅的创意汉末之旅。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谋杀三国

《谋杀三国》第1章 我要飞得更高免费阅读

“头好疼,怎么摔飞机受伤是头疼而不是浑身疼?”这是李学涛醒来后的第一反应。

在李学涛的印象中自己刚刚才随着自己驾驶的飞机一起撞入水面,身上还不知道撞断多少根骨头,撞坏多少零件呢?要是运气不好,把最重要的部位撞坏了,那这辈子就算完蛋了。

可眼下,李学涛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多少不适的感觉。最明显的就是头疼的厉害,让他感觉像是自己平时酒喝多了之后,第二天醒过来时的反应。

李学涛出生在新疆西北的一座小城,大学毕业之后在首府乌市做了一名装修设计师。不过这家伙是个不太安分人,同时对于新鲜事物是非常渴望的。为了开眼界,他一个人跑到了南方沿海的大城市去闯荡。数年后,因为对故乡的思念,外加上对于气候的不适应,他又回到了乌市继续做一名普通的装修设计师。

不过虽然他从事着装修设计师这个职业,但是他骨子里却是个军迷。从上初中开始就喜欢上了军事,从枪械到导弹,从潜艇到航空母舰,从坦克到战斗机,只要是与军事有关的他都非常有兴趣。几乎每天都要浏览军事杂志和军事网站,就连电视也喜欢看军事频道。

他的心中曾经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成为一名飞行员。不过很可惜,他的右眼视力不是太好。在上高中的时候,空军来招飞行员,他无比兴奋的跑去报名,结果体检头一轮就被刷掉了。没办法,视力是战斗机飞行员最重要的条件,连这一关都没过这辈子也就没希望了。这让李学涛着实失落了好一阵子,不过他依旧热爱军事。各种武器装备,古今中外的战史,经典的战例他都喜欢去研究。

有一次,李学涛在电视上看到有一个农民自己造了一架飞机,获得了多方的关注,甚至还要参加航展。这让李学涛他内心中飞行的梦想再次被点燃了起来,脑海里一直充斥着一句歌词:“我要飞的更高,飞得更高”。

因为那个农民造的飞机其实就是一架简陋的超轻型飞机,甚至在李学涛眼里,更准确的说那其实就是一架动力滑翔翼。如果自己来造一架的话,肯定比这架动力滑翔翼要强得多。

虽然李学涛没有学过造飞机,但是在他上小学的时候在少年宫的航模班待过一段时间,接触过基础的飞行原理,也动手制作过一些航模,算是有些基础。而且木制滑翔机的机翼结构与真实的飞机机翼机构是相差无几的,而且全部是手工打造的。再加上他多年来对各国不同时期的军用飞机做过大量的研究,也从网络上找了一些资料,理论上对于制造飞机这件事还是有一定的信心的。

自打有了造飞机的想法,李学涛就开始兴奋起来。为了制造一架有足够B格的飞机,李学涛把所有了解的与航空有关的知识都回忆了一遍。成熟的气动外型,稳定的飞行性能,可靠的动力方式以及低廉的制造成本等等,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其中任何一个环节有问题的话,飞机都可能半途而废。

在李学涛看来,一战时的木质骨架蒙帆布的方法太过时了。虽然成本低制造难度小,但是结构强度小,万一出点事,安全系数太低。而且还是双翼结构,要造出两对机翼,工作量也更大。二战时的单翼全金属蒙皮方式结构是够强了,机翼也只有一对,可自重却比较点大,这得用多大马力的发动机才能飞上天呀。

二战时的各个名机,那都是一千多匹马力起的,后期有了涡轮增压技术后,动力更是往两千多匹马力上飙,自己上哪搞那么大马力的发动机去?眼下只有淘宝上能搞到的东西才现实,还不能太贵,只能买点二手货来用。

最后李学涛决定用玻璃钢材料做蒙皮,以减轻重量,这东西在改装车和飞机制造领域运用广泛,自己在上大学的时候也学过玻璃钢翻模的工艺。再用改装汽车防滚框的4103无缝钢管焊接主框架,部分次要结构用铝合金材料加工。

发动机的选择就比较纠结了,价格这时才是王道,同时还要有足够的动力。最终李学涛决定采用一台二手拆车的丰田2JZ六缸3.0升涡轮增压发动机进行改装,丰田的发动机还是十分皮实,耐用的,这也是从使用安全性角度考虑的。

原厂发动机有二百八十匹马力,带有高低两级涡轮增压器。李学涛将原有的两个涡轮拆除,更换了更大号的单级涡轮增压器。这是考虑到飞机发动机工作转速区域要比与汽车发动机的工作转速区域高得多,根本没有必要用到低压涡轮的缘故。另外李学涛还定制了高凸轮轴,强化气门弹簧,加大喷油嘴和锻造曲轴,再使用电脑调教可以把动力提升到四百匹马力以上。

其实这样的硬件改造,完全可以通过电脑数据调教将动力改的更高,甚至翻倍,但李学涛觉得发动机的稳定性比马力大小更重要。毕竟在天上飞可是很危险的,万一在空中发动机出现故障那基本就判了死刑了。不过只要轻量化做的到位有四百马力的活塞发动机也够用了,要知道一战时最好的飞机发动机宝马3A发动机也是活塞式的,并且只有二百匹马力。就这样已经让当时的德国空军在空战中获得了巨大的优势。

毕竟,俄罗斯苏霍伊设计局的苏-26表演飞机的发动机也只有三百匹马力左右,不过人家那是涡桨发动机,原理和喷气发动机相似,比起车用活塞式发动机那是要先进的多,动力输出也更顺畅的。

两年多的时间过去,在电焊工,木工,电工,油漆工等一票李学涛手上掌握的装修工师傅的帮助下,在朋友,同学,同事以及信用卡的资金支持下,一架以二战名机P40为蓝本,缩小尺寸百分之三十,座舱盖借鉴BF109,机翼借鉴F4U海盗,螺旋桨借鉴喷火,整流罩借鉴P51野马,自重只有八百多公斤的四不像战机诞生了。

之所以这样拼凑也是有些无奈,P40虽然不是非常优秀的战机,但是其机身结构设计简单合理,中规中矩,不会出太大的岔子。BF109的座舱盖都是平板玻璃组装的,容易加工。不像喷火的水滴玻璃座舱盖,加工难度太大。至于F4U的海鸥式机翼,更是无奈。因为收放式起落架成本高,难度大,所以只能采用固定起落架。如果是平直机翼,起落架要很高。这样在飞行过程中阻力太大。用带转折的海鸥式机翼的话,只要将起落架装在转折点上,起落架就不用太高。同时机体离地高度也有保障。

而座舱里的布置就显得很简单了,只是些最基本配置。操纵杆,油门,方向舵和极为简单的仪表,就连导航和通讯设备都没有装。但是坐在座舱里,李学涛依然忍不住内心的兴奋。虽然他还不确定这架被他叫做飞机的玩意到底能不能飞上天。

经过了一个星期的测试校验,首飞日子到来了。在城南通往山里的一条公路上,崭新的飞机停在马路中间的白线上。这条路很偏,车很少,一般都是些新手们刚拿上驾照来这里练练车。当看到有人在这里试飞飞机时,本就不多的车辆都停在了路边,让出了足足一点五公里长的笔直道路。

人们三三两两的交谈,指指点点,不确定眼前的这架飞机是不是真的要飞上天。飞机的颜色是大红色的,这样比较醒目,机身上还有五星红旗的图案。发动机虽是日本货,可飞机毕竟是国人造的。

李学涛启动了飞机,螺旋桨旋转起来,机身开始震动,心跳开始加速。由于没有消声装置,发动机的噪音非常大,想要飞起来的冲动充斥着李学涛的全身。推动油门,发动机转速表慢慢提升,能够感觉到螺旋桨产生的拉力正在拉扯着机身要向前冲出去。

李学涛推动油门,发动机转速开始飙升,松开刹车,轮胎发出一声尖利的啸叫声,飞机冲了出去。飞机的加速性比想象中要快很多,大约滑行了三百多米,李学涛感受到气流开始托举飞机的感觉,毫不犹豫的拉杆。在升降舵向下偏转产生的气流变化作用下飞机摇摆着腾空而起。

一种狂喜充斥着大脑,肾上腺素在体内乱撞,兴奋让李学涛一瞬间不知所措。毕竟他不是接受过长期训练的飞行员,突如其来的喜悦令他短时间内手足无措。

所幸李学涛的军事常识发挥了作用,他知道再这样继续爬升,当高度超过五十米的时候就有可能会被雷达发现。就在距离他试飞的这条公路十几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军用机场,如果被场站的雷达发现搞不好就会有麻烦了。

赶紧收油门,推杆,改平。此时李学涛才发现发动机转数早就超过了最高限制,再不收油门的话,发动机就有可能在空中爆缸了。要是真的出现那样的情况,李学涛几乎可以肯定,他这两年的心血就要白费了。

李学涛调整着飞行姿态进入平飞,向周围看了看。村庄,农田,道路,抬头驻足的人们,飞的感觉真好。李学涛把高度维持在四十多米,这样由于地球曲率的影响,地面雷达就不太容易发现了。

李学涛控制着飞机转了个弯,飞回到起飞时的那条公路上方,路边围观的人们纷纷挥手,似乎也在为李学涛祝贺,可惜飞机的速度很快,只是一瞬间就飞过了这条公路。

李学涛开始进入了状态,虽然这是他第一次驾驶飞机,还是一架自制的三无产品,但是多年的兴趣令他对驾驶飞机的方法并不陌生,只是缺少实践和经验积累。

熟悉了飞行的感觉之后,李学涛驾驶飞机向山边飞去,那里有很多旅游景区设施,他很想从天上向下看看。李学涛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心里一阵得意,他做了一件值得一辈子骄傲的事情。

正在他沉浸在这种快感之中时,突然眼角的余光发现在飞机三点钟方向数公里外的空中有一个快速移动的物体。李学涛转头看去,根据他对现役空军装备的了解,那应该是一架空军装备的战斗轰炸机。从飞行姿态看,那架战机正准备返航,进入降落滑行航线。

李学涛转头向九点钟方向一看,数公里之外正是空军机场的跑道。这下可糟了,李学涛意识到自己正处于这架战机的下滑航线范围之中。得马上躲开这一空域,是否被发现且不说,凭自己的二把刀驾驶技术搞不好要撞机的。

李学涛看向前方一点钟方向,有一个山谷的谷口就在那里。飞进山谷里,既可以躲开空军的战机,又不会被地面的雷达发现,只能冒冒险了。

推动油门,加速,稍稍拉起飞机,从空间稍微充裕的高处飞进山谷会安全一点,如果飞的太低有可能会来不及转弯而撞山的。

飞机加速,很快飞到谷口边,李学涛转头看看空军的战机已经下滑到他刚才所处的空域。好险,慢一点的话说不准会出什么样的意外。

当战机飞进山谷,李学涛发现这条山谷很深,一眼看不到山谷的尽头,与他之前游玩过的这一带的山沟,山谷不太一样。好像是个之前未开发的地方,经验告诉他,这样的地方更加原生态,更好玩。心里寻思着回去之后找时间开车来这里玩玩。

正在李学涛沉浸在初次飞行的兴奋之中的时候,突然机身猛地剧烈震动了一下,紧接着发动机开始抖动了起来,李学涛的心猛地紧缩了起来。他看了一下转速表,转速正在下降,机头的发动机舱开始冒出黑烟。

“靠,乐极生悲了。怎么在这里发动机出故障了,这不是要命吗?不会是油门推过头了吧。”在这空间不大的山谷里,失去动力的飞机到哪里降落呀,按照目前的速度一直飞下去就只能撞山了。得赶紧想办法飞出山谷,找一片开阔地迫降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