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师尊我来啦》我是天涯明月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之师尊我来啦 作者:我是天涯明月 简介:苏音无意间穿入一本修仙小说,修为废了,一切要从头开始。可是师父不喜欢她,师兄被原主害过,她也要成为魔头啦,她该如何自救?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穿书之师尊我来啦

《穿书之师尊我来啦》第1章 苏音穿书啦免费阅读

苏音睁开眼已置身山洞,有一个男人正压着自己,那人印上来的唇瓣软糯轻柔,气息灼热……

这让苏音很不安,她奋力推开那人,触手间光滑滚烫。

空气中薄雾环绕,香味浓重……

男人年轻俊美,衣衫已退至胸口,雪白的脖颈上红痕片片……

他探究地看着苏音,语气戏谑,“徒儿又不要为师给你灭火了?”

“……”

此时“轰隆”一声传来, "走!"男人迅速收敛神情,拢好衣服。拽上苏音身形一闪,稳稳地落在洞口。

他们原本容身的地方,已被砸出一个大坑……

一个白色身影从脚落里窜出,正在和一只有手有脚的庞大花球打斗……

那白色身影怎么和眼前的男子如此相像?

“你先出去,不要乱跑!”男子对苏音说完,身影刷的一下消失了,洞内打斗中的白色身影周身金光大增,霎时就控制住了战场!

这场景怎么像是苏音才看的一本修仙小说,她穿书了??

小说里的苏音,是个肖想(男主)师尊莫昊然的恶毒炮灰女配!

这一段是她陪着莫昊然,去给师兄宋征找药引——魔花真身。

上了玉魔山,他们(其实是他,就莫昊然一个人在打怪,苏音被吓的不是跑就是躲…)一路斩妖杀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因为苏音拖后腿)才找到了合欢魔花的洞穴。

而不幸(故意)中了花毒的苏音和莫昊然的分身XX后,引出了魔花真身。

苏音想到这里,看了看自己,好在这身衣衫还算穿戴整齐的。除了有些头疼,也没感受到身体有其他异样。应是还没做成那种事,要不然就尴尬了……

书中写苏音能进踏雪宫这个仙门,能拜这个修仙界至高无上的玉清仙尊莫昊然为师,全是因为师兄宋征的帮助。

可苏音从十岁进师门就莫名其妙地看上了师尊莫昊然,把心思全放在犯花痴上,无心修练……

莫昊然时常在外云游,即使回宫,也总是躲她远远的,见了面也爱塔不理。

她像个被师尊丢弃的物件,全靠宋征一手教养。

苏音心心念念着师尊却始终求之不得。不知怎的就歹毒地设计了宋征,让他在修炼时出事,差点走火入魔,再借着和莫昊然外出找药的机会,想将生米煮成熟饭。

事成之后,苏音以为从此算是和师尊交心了,可人家压根没把这事和苏音放在心上。

后来苏音越来越疯魔,作天作地,要再次毒害师兄宋征。

她认为师尊看不上她是因为师兄,是这个男人抢走了那份属于她的关注,她要和这个男人抢男人!!

结果呢,阴谋阳谋都未成,前面种种恶事还败露,就彻底死翘翘了!算是走完了这个女配短暂而疯狂的一生……

苏音坐在地上唏嘘的回忆书中情节,感概这个和自己同名的女配痴傻、天真……

低头间一双白色的靴子出现在眼前,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探向苏音的手腕,浑厚的力道将她从地上带起。

莫昊然高大的身影立在眼前,谪仙一般的人物,俊美无比。

他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压住苏音的脉搏,凝神间,苏音感觉手腕处传来了丝丝凉意……

刚才在洞里莫昊然就发现苏音的异样……前一刻她还抱着他又啃又咬,说自己难受求他救她……后一刻就猛然推开他,那种清明的眼神像是换了个人……他心知合欢花毒十分强悍,以她的修为断不可能这么快清醒,难道她被夺舍了?莫昊然必须仔细探查一番。

苏音看莫昊然眼神清冷、若有所思,猜想他已经产生怀疑。

书中说莫昊然修为高深,那魂穿这种事他会看出来吗?……

苏音紧张到手心都有一层薄汗……

“你的身体伤的很重,修为尽废,金丹……”莫昊然用淡漠的语气说着无情的话。

苏音却听得十分悦耳,他没看出来……那太好了……!!

许是苏音表情管理失控,莫昊然居然在她眼里看到一丝笑意……

这种时候还能笑得出来!真是没心没肺!若是她听到自己还未说出的后半句话是否还能这般模样?

“哼!~真是朽木不可雕!”他怒气冲冲地甩开苏音的手,苏音吓得一个激灵跪地……

“师尊,徒儿不知哪里惹怒了师尊,还请师尊明示!”

“你自己都干了些什么事,你心里没数?”没出息的家伙,多少年了没见有一点长进,还好意思问我。

难道莫昊然指的是洞里那件事?苏音思忖着……她马上回想书里的情节:女配在出踏雪宫时明明备了各种丹药以应对突发情况,可路上全“弄丢”了。

中了花毒之后,她色胆包天,抱着莫昊然一通乱亲……

莫昊然厌恶极了,本想一掌劈晕了她,直接甩出去。但不知怎的,还是弄了个分身给她……

或许是他知道此毒不解,轻则功法净废,重则一命呜呼,好歹是自己的徒弟,多少有些于心不忍吧……(这一段是苏音看书时分析的。)

至于莫昊然为什么不直给女配解药,那是因为他也没有,准确的说是没带。莫昊然一向自负,他的修为和定力都是极好,在正常发挥的情况下,一般魔物毒物都伤不到他。

想到这些,苏音赶紧低头认错道:“师尊,我知道错了……我不该轻薄于您……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她说什么?轻薄于他?她以为他在为此生气?也是,他堂堂玉清仙尊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被一个小女娃……“轻薄”……气死他了!

苏音见莫昊然半天没说话,忍不住抬头看他。只见他嘴唇轻抿,脸色阴晴不定,似有淡淡绯红……

苏音不敢再说话,只是静静地跪着。

片刻之后,莫昊然揉了揉眉心,开口道:“罢了,罢了…先起来吧。”这弟子不长进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己此时就算气个半死也是无济于事。

到是今天这事,如果她口没遮拦……他清了清嗓子说道:“今天的事……”

苏音没等他说完,马上狗腿地说:“我知道,我知道!师尊您放心,咱就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

这会子到是机灵,莫昊然摇摇头“走吧,回踏雪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