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炮灰人设又崩啦》提灯照河山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炮灰人设又崩啦 作者:提灯照河山 简介:【有cp、1v1、系统存在感弱】为了完成熬夜吃辣不护肤就能绝世美颜的梦想,庄含真绑定了炮灰快穿系统,前往一个又一个世界努力完成任务。于是一个又一个炮灰宛若新生:她绝色美颜、她知识渊博、她虐渣自强…… 庄含真:崩人设什么的,最带感啦! 等等,校草大佬也做任务?咦,修真世界抢了你机缘的人也叫庄含真?末日逼你每天用异能做饭烧水的人也叫庄含真?庄含真:要死了要死了,我现在跑路还来得及吗?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快穿:炮灰人设又崩啦

《快穿:炮灰人设又崩啦》第001章 痴心错付的世子妃(一)免费阅读

庄含真骤然感受到一股冷意。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便是天昏地暗的旋转,有人拉着肩膀将她从床上拽了下来,力道极大,一点也没考虑过庄含真的感受。

触目是古色古香的装饰,她身上裹着的衣衫单薄,跌坐在床前。床上蔓延到面前的红色绣金丝锦被格外刺眼。

她脑海中一片混沌,什么也想不起来,甚至头还有些痛,像是撞在了什么硬物上,突然间又涌入了细碎而大量的记忆,使得庄含真一时有些怔然。

顾不得眼下的场景,她稍稍换了姿势,手支撑着身躯靠在床榻边,好让自己舒服些,同时扯过来被子,裹在了自己身上。

屋内将她拉下来的人是一名男子,穿了大红的喜袍,双目泛着赤红吼她:“韵妹在哪里?”

那人似乎气急了,摔了桌子上的茶盏恼火道:“我问你韵妹在哪里,你是聋了吗?你以为这样子我就会爱上你吗!你连韵妹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要不是圣上赐婚,本世子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茶盏应声而裂,有玉色的碎瓷滴溜溜在庄含真面前打转。

她嗤笑一声道:“那你去面圣,说这婚事你不喜欢啊,在我面前吼叫有什么用。没胆量抗争,有胆量欺负弱女子,世子爷好得很啊。”

“你以为我不敢吗?除了出身,你哪里比得上韵妹?现在你连她的新婚之夜也要霸占,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我告诉你,哪怕是你跪在我面前哀求,我也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

庄含真只觉得他说话吵闹,跳脚的样子像极了小丑,她先按压下探索记忆的思绪,横眉道:“闭嘴!”

那男子似乎吃了一惊,没想到庄含真会斥责自己,随之而来的便是愤怒:

“好你个庄含真,我早知你蛇蝎心肠,终于显露出来了!真是胆大包天,庄府就是这么教你的?让你对夫君大吼大叫?女德都被你学到狗屁股里了?”

“搞搞清楚,现在大吼大叫言行不当的人是你,世子爷!”庄含真简单扫视了一下记忆,先搞清楚了眼前的情况。

自己和对面的男子陆凌修是夫妻,今晚是他娶侧妃的日子,原主受了那位侧妃的蛊惑,与那侧妃换了房间,躲在婚房里等着自己的丈夫。

她说起隐私来一点避讳也没有,开口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该问问自己的好表妹!她一口一个为你着想,原来没通知你啊?真是感天动地啊,一个为爱牺牲,一个为爱发狂,编成戏本子的话,估计能骗不少眼泪。”

陆凌修要说的话噎住了,是表妹吗?原来是韵妹让庄含真来的,哎,这个傻姑娘,自己都说了不喜欢庄含真,她还让出了自己的新婚之夜。

哼,与韵妹相比,眼前的庄含真算得上是最毒妇人心了。

“我们两个的事情,你最好少掺和!”陆凌修甩了甩袖子,将鼻孔怼到了天上。

“这话应该我送给你,让你那个表妹少来我面前晃悠。”庄含真提高了音调,对着门口继续道,“来人,搀我回院子。”

门口有人应了庄含真的话,进屋温柔地把她搀扶起来,连同被子裹着离了屋内。

拐出门户后庄含真还能听到屋内那位跳脚的动静,侧头看去陆凌修胸前起伏,沉浸在愤怒之中,另有一批下人进了屋子,在叩头认罪。

夜幕沉沉。

带走庄含真的人并不多,只有三个,俱穿了绿色的衣衫,两位搀扶着她,一位在后面虚虚提着被子,不教她太过吃力。

途经了几个大院子与长道,便来到了一条颇为华丽的走廊。

这走廊长且蜿蜒,柱子均雕刻着飞鸟,朱红色的檐角挂满了晃来晃去的六角灯,惹得走廊内灯影婆娑,有风猎猎,吹得庄含真一阵打颤。

月亮挂在天边,斜斜洒下月华,清冷皎洁。

这个场景对庄含真来说,太过熟悉和陌生。

熟悉是在记忆中有过千百回,她在这条长廊里,盼望着陆凌修来看看他,直到月色入廊,面前也静悄悄。

实际上庄含真才第一次踏上这条走廊,那些不过是原主的记忆罢了。

原主本是娇滴滴养成的大小姐,却在一次庙会上丢了心,吵闹着要嫁给国公家的世子陆凌修。

但陆凌修为人乖张,没个正形,庄阁老觉得不是良配,只是经不住庄含真的央求,庄父还是去求了圣上赐婚。

庄府也算是权势鼎盛,庄父两朝阁老,更是当今圣上的帝师,老来得女,庄含真模样又生得好,性情天真烂漫,自然是被宠到了骨子里,她原先在闺阁的日子称一句逍遥并不为过。

事情的转变发生在一年前。

也就是庄含真成亲的日子。

陆凌修迫于圣旨娶了庄含真,但他心早有归属,便怎么也不肯与庄含真做恩爱夫妻了。

大婚当夜,陆凌修将庄含真一个人丢在婚房,在书房读了一宿的书。

而后更是斥巨资建了所豪华的院子,将庄含真安顿在这里。小院有水有树,风景雅致,满京城谁见了不夸一声好?

唯一的缺点,便是离正厅太远,隔壁便是邻家了。

今日的事情原也好说,庄含真被冷落了一年,过几日便是庄阁老的生辰,按理说是要回庄府的,庄含真担忧一直与陆凌修不亲近会被母亲责怪,又受了那宋尤韵的蛊惑,便行了昏招,眼巴巴去了新房等着。

对的,新房。今日是陆凌修迎娶侧妃的大好良辰。

也是他心尖尖上的表妹宋尤韵,日前拜见了庄含真,言说不忍看两人相敬如宾,便撺掇着庄含真和陆凌修生米煮成熟饭,甚至自愿让出自己的新婚之夜。

想到这里,脚下正好到了原主的院内,庄含真迈进屋子,将被褥松开,四下扫视屋内,看到左侧内里有一张铜镜,便急急奔了过去,向着镜中瞧去。

映出的少女面色如玉,似是上好的瓷器,一双眸子清冷天真,不笑时就像是遥不可攀的仙人,叫人自惭形秽,好在唇色殷红,给高雅的面容沾染上凡间的气息。

她气质出尘,似是霜雪并月华,待庄含真眨眼时,又触到了人间,面容变得生动起来。

果然是大美人。

可惜额角有一块淤青,却更叫人怜惜了。

对着镜中眨了眨眼,瞧着面前宜喜宜嗔的一张脸,庄含真才放下心来。

她答应任务的前提就是角色足够美貌,如果不好看,那不是被系统坑了?

思索间,有丫环端着一碗热汤,未曾进门便细细嘱咐道:“秋菊将火盆烧得旺些,可别冻坏了夫人。”

说着丫环便进了屋子,伸手将热汤递了过来。

姜汤里面放了去核的红枣,吃起来甜丝丝的,庄含真弃了勺子,直接大口喝完了一碗汤,打量着身边几位位侍女惶惶不安的神色,开口道:“今日也不早了,洗洗睡吧,明早不许叫我,醒了再说。”

众人皆应了下来,开始侍候庄含真收拾。

洗漱好躺在床上后,庄含真才有心思继续梳理记忆。

——

作者有话说:

本文有男主,每个世界都是同一个人哦,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书,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