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放下你的身段》小红帽萌萌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请放下你的身段 作者:小红帽萌萌 简介:八年前,徐择燊:“我瞎了眼了才会喜欢你这种女人!”八年后,徐择燊:“对不起,我真的瞎了眼了!”高薪高学历高智商,背景优越高人一等的徐择燊认为,他一定无法容忍顾小葵那样出身小城市低学历低运势处处透着不如意的女人,事实上,他的确无法容忍,因为他居然觉得配不上她?可是,他居然真的配不上她了,到底是谁PUA了谁?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请放下你的身段

《请放下你的身段》第1章 传说中的一夜暴富?免费阅读

如果你只有大专文凭、出生在农村,无父无母,自小与奶奶相依为命。奶奶年迈且有心脏病和老年痴呆症,没有任何背景,只能靠着自己微薄的力量肩负起整个家庭。

24岁的你找到最好的工作是在县城的化工厂担任仓库管理员,每天接受污染的洗礼却只领着两千出头的月薪,租着400块钱的小房间,生活简朴,除了活着几乎没有其他物质享受。

这样的你如果得到一个机会——担当一家跨国公司的财务副总监,领着上百万的年薪,住别墅开豪车,有保姆伺候,出入应酬皆为上流阶层,你是否愿意?

也许你会愿意。

但如果你要承担巨大的风险呢?

***

简陋的复合板小饭桌上,除了刚吃几口就被晾在一旁坨掉的水煮面,还搁着一垒厚厚的账本,上面沾着些许铅灰,平时不戴手套不敢轻易翻,可总需要加班的顾小葵不得不搬回宿舍清点。

手机屏幕显示:23:20,往时这个时候她已经清点完账本准备洗澡了,可因为方氏夫妇的突然到访不得不中断。

穿着华贵的妇人坐在床沿四处打量着她这个只有十来平米的小房间,除了一张床,和堆积在角落的杂物,一无所有,卫生间都要跑到门外走廊的公用浴室。可是这样的地方她居然住了两年?

妇人无法想象,下意识地挪了挪屁股,尽量不沾到她床上陈旧的被褥。

中年男子倒是十分淡定,双手压在膝盖从容地望着她,笑容和蔼:“想了一个星期了,你想得怎么样了?是否愿意接受我们夫妇的邀请?”

顾小葵抬起睫毛纤细如扇的眼帘,一双清澈的眸子如冷玉般宁静,即便未施脂粉,她的皮肤也是白净无瑕,没有社会底层女孩子可能有的糟糕的皮肤问题。

她有一副很好的底子,像方氏夫妇已经过世的女儿方语蒽。

“抱歉,虽然机会很诱人,但我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恐怕做不好工作。”

“没关系,这一切我们都安排好了,公司的财务总监言豫津是我的学生,他会带你,你要做的是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掌握所有的技能,胜任得了这个职位。”

“胜任之后,帮你们完成了任务,我可以随时离开?”

“当然,如果你想回来我会给你一笔钱,你奶奶是不是准备动手术了?你也希望老人家有一个健康无忧的晚年吧?而且离职后你可以找到比现在更好的工作。”

物质和信仰之间,人性的天平很容易向物质倾斜,她确实很窘迫,也曾经幻想过,但是,她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顾小葵低着头,交握在一起的手拇指用力捻了捻,一直没有回应。

直到方夫人说了一句话:“我听说你有个妹妹曾经在南大上学?巧了,跟我们A市还挺有缘。”

她缓缓地抬起了头,沉静的眸子映着灯光,出现了异样的光泽。

方长亭叹息一声,再次邀请:“这几天辞职吧,我们等你,一起回A市。”

她又缓缓地垂下眼帘,那双纠结捻在一起的手,终是坚定地握到一起。

直到送方氏夫妇离开,她都没有说一句话。

她望着远去的轿车,脑海中浮现了一张明媚笑脸,女孩对她说:“姐,我回A市上学了,寒假再回来看你和奶奶!”

可是,这个寒假她等了3年。

***

县城里的化工厂虽然隶属于某大型化工集团,然而地处偏远用人唯亲,即便是顾小葵的仓库管理员的职位也有很多裙带关系觊觎。

顾小葵辞职得很顺利,从主管到人力资源部门都没有挽留,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在这里工作了两年,勤勤恳恳,没犯过一丝错误,也从没掉链子,可到头来也没有人对她的价值给予挽留,因为她的岗位谁人都可以替代。

她回仓库收拾东西的时候正巧碰到物流队队长、仓库主管、车间工段长对着门口的一堆物料吵架,检验员拿着罚单在等待他们吵出结果,谁也不想承担责任。

顾小葵本来要跟主管告别,见此只能先回小办公室收拾行李,谁知主管忽然把她喊过去。

“顾小葵,昨晚是不是你最后一个离开?你回去的时候有没有看到这堆东西?”

顾小葵看着这几个人,很清楚自己不论回答什么都会得罪其中的一个人,到最后也还是自己背锅,这种小鞋也不是第一次穿了。

她盯着那对东西,语气早已平静得没有任何起伏:“看到了。当时物资刚到,车间也急着用,我做好过账登记之后,叮嘱物流队先搬回库房,物流队和3车间工段长说马上要用了,就不麻烦搬来搬去了,我也尊重他们的安排。”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物流队长和工段长同时反驳。

主管也没有袒护她,厉声斥责:“所以就是你失职了,你没有盯着他们搬完就下班,也没有找人运回仓库,这个责任该你承担!”

其他人附和。

检验员开好了罚单让她签字,顾小葵面无表情地签了。处罚原因是个人失职导致车间消防通道被物资拥堵,违反5S条例,除罚金10元。

10元在外面吃不上一碗牛肉面,却有很多底层员工为此争得头破血流,她争不过车间成群结派抱团欺负人的小团体,两年来这样的罚单早已签得麻木。

她回小办公室收拾行李后,工段长王工跟着溜进来,笑嘻嘻说:“昨晚明明是3车间设备出了问题,导致该用的物料没清完,你怎么就傻乎乎地替我承担责任了呢,难道是心疼我?”

他的手偷偷摸上她另一边肩头,顾小葵瞥了一眼咸猪手,冷声道:“放手!”

王工不放,还笑得暧昧:“这里又没人,你怕什么?你要是早点从了我啊,这两年有我罩着,也不至于受你主管冯大嘴的欺负。回家后怎么安排,要不要我在亲戚那儿给你找份工作?”

顾小葵没搭理他,直接绕过他走向柜子取出自己的私人物品,往浴室更换工衣。王工还优哉游哉地跟在她后面。

顾小葵回头问他:“王工不怕老婆找上门吗?”

“我老婆在老家待产呢,跑不了这么远。”

顾小葵看了一眼侧方向正摘掉口罩,拿着洗浴用品远远走来的冯大嘴,忽然对王工说:“我香皂用完了,可以借你的用一用吗?”

“哎哟,有点意思!”王工喜上眉梢,就兴致高昂地扭头回休息间取香皂去了。

顾小葵随即躲开了,看着冯大嘴走进浴室,又等着王工拿了香皂鬼鬼祟祟地钻进去,便走出来锁上了浴室的大门。

随着里头传来凄厉的尖叫,和男女扭打对骂的声音,她已经抱着自己的行礼离开了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