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九州大地建天庭》弋辰赵修齐觋师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九州大地建天庭 作者:三代夏商周 简介:这是一个神怪的世界,有儒生出口成章文定一方天地,有道士拔草为剑斩断万里河山,有和尚口念佛法超度世间亡魂,亦有巫觋向天借力杀人于无形...四万年前神秘消失的天庭众人再度显现人间,这期中有多少秘密,又有多少阴谋...无上圣人以天地为盘,以苍生为子,布局万古。世间多少事,不过是棋盘上的一场棋局。而在这即将收官的棋局中,一个亡国逃难的小世子破局而出,一颗不起眼的棋子扭转了整个棋局...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我在九州大地建天庭

《我在九州大地建天庭》第1章 昏迷少年免费阅读

从前有座山,山下有座帐,帐里躺着一个白脸小世子。小世子,叫弋辰,吊死鬼,来吓人,吓得世子一月不起人。天怕怕,地怕怕,怕的世子千年不敢来见人。

这是多年以后在九州大地流传很广的一首童谣。

。。。

中土神州(大九州)

华州(中九州)

荆州(小九州)

南荒之地

崇山峻岭之间,有一支百余人的队伍在此安营扎寨。

队伍中人皆是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一看便是长期吃不饱,睡不足的结果。

人们的眼中满是担忧,担忧的不仅仅是对未来的迷茫,还有是对那帐篷里少年的忧心。

队伍里扎着五个帐篷,在最中间的帐篷里。。。。。。

帐篷里躺着一个少年,少年叫弋辰,乃是诸夏王朝襄侯的嫡长孙。

少年虽然也是面色惨白,但却不是挨饿受冻的那种白,倒像生了一场大病。

旁边有三个老者看着这少年,满脸忧愁,唉声叹气。

。。。

这时帐篷被掀开一角。

一个中年人走进来,恭敬的对三人揖了一礼。

“觋师,赵大人,虎叔。小世子怎么样了?”这人向屋内的三人问道。

“老许,要不你来说吧。” 三人俱是一叹,然后一个叫赵修齐的对许文虎说道。

“我才不说,丢人!” 许文虎鼻孔冷哼一声。

“还是我来说吧。”旁边的老觋师见此,缓缓说道。

“自从一个月前,小世子被那吊死鬼吓的晕倒,至今一直昏迷不醒。刚刚把过脉,脉象平稳,性命是无忧。但一直昏迷不醒,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

许文虎在旁边插了一嘴:“堂堂一侯爵嫡长孙,却被一只吊死鬼给吓得昏迷不醒,说出去真的是丢死人了。”

“小世子如今还未束发,况且他自幼便性子柔弱,又从未见过鬼物。那吊死鬼委实是丑了些,被吓着了也属正常。”赵修齐为弋辰开口辩解。

在一旁的武二郎心里想着那吊死鬼的模样,顿时一激灵,浑身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说那吊死鬼丑简直就是侮辱了丑这个字,那比他们隔壁村的如花还不忍直视。

。。。

正当武二郎沉浸在吊死鬼的花容月貌中时。

赵修齐抬起头对他说:“二郎啊,都布置的怎么样了?”

“追兵距此还有多远,还剩多少人,斥候可有来报?”

“安营情况如何,周围巡逻的人可安排妥当了,有没有清理周边的野兽,可有做好防水防火?”

随着赵修齐的一顿三连问,武二郎顿时清醒过来。

这赵修齐赵大人当初在襄都城可是出了名的严厉耿直,较起真来有时连襄侯的面子都不给,真的要是让他抓住了漏洞,怕是又要被劈头盖脸的骂上一顿。

对,是又要被,显然在这战略大转移的大半年里,武二郎没少被赵修齐修理。

。。。

于是武二郎对赵修齐揖了一礼。

“回大人的话,刚刚探子来报,目前三公九侯十二国联军派来追击我们的人马还剩五百来人。”

“距离我们还有两千里(一里500米)地,大约三天左右才能追上我们。”

“我们现在只剩老兵二十多人,青壮五十余人,剩下二十来人皆是妇孺。”

“如今我已将青壮组织起来在周围驱赶野兽,构建简易的防水防火工事。”

“妇孺则在安营扎帐。除了这主帐,剩下四个帐篷中,一帐住将士,一帐住妇孺,另外两帐住青壮。”

“并且安排了将士们在周围巡逻,以防宵小。”

“那吊死鬼就是追兵们放出来的探子,这吊死鬼最擅长翻山越岭,攀梁上脊。”

“上回不知怎的,便让他爬到小世子的帐篷上,将小世子吓出了病。”

“所以我就让将士们在此加强巡逻,绝不让此等事情再度发生。”

。。。

话音未落,赵修齐瞬间就怒目圆睁。

指着武二郎骂道:“你还想再度发生?如果再度发生,要你这酒囊饭袋有什么用,你这脑袋就自己砍下来当夜壶吧。”

武二郎在一旁冷汗连连,连忙点头称是,说道:“赵大人说的是,我保证绝不会让一只蚊子靠近小世子。”

话音未落,就听见帐篷外传过来蚊子嗡嗡嗡的声音。

一瞬间,武二郎脸都绿了,心里不断的诅咒老天圣人。

掀起帐篷门帘就冲了出去,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武二郎的谩骂声。。。。。。

。。。

漫天圣人自然是听不到武二郎心里的谩骂声,他们最近都在忙着三个月之后诸圣宴。

这场诸圣宴将关系着九州大地未来的走势,只有九州圣人才能参加。

哪怕是四方鬼都,六域妖庭,十大王朝。这些阴阳两界的顶尖势力也只是有所耳闻,没有资格参加。

按照九州的规矩。

每一个圣人治下可建一座圣城,圣城之内,圣人独尊。

圣城内只遵从圣人号令,哪怕是传说中的天庭政令也无法进入圣城。

当然如今的世道,天庭只是传说中的存在。

自从四万年前,天庭高层一夜之间全部失踪,不久后天庭便瓦解了,许多人都只是将天庭当做传说。

总而言之,当今天下没有哪个势力胆敢触碰圣城威严。

。。。

圣城有大有小,一切全凭圣人喜好。

有的圣人喜安静,整个圣城便是由几间茅舍组成,如同村落。

有的圣人喜繁华,那圣城便建的十分壮观,车水马龙,人口千万。

当然圣城最大不得超过方圆万里,人口不得超过千万。

据说这是当年五帝时代,人族天庭的第一代天帝轩辕黄帝和漫天圣人所签订的圣城协议。

。。。

在诸多圣城中,有一座城叫河图城。

城中有一座宫殿叫做羲皇殿。

宫殿里正待着一男一女。

“哥哥,算出来了吗?一个月前天道瞬间开了一道口子,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应该被不少老家伙察觉到了。” 女子开口问道。

男子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娲妹,我用先天八卦,推算了一个月,至今依然无法推出来发生了什么事。”

男子叫羲,号羲皇;女子叫娲,号娲皇。

二人既是兄妹也是夫妻,在诸圣中也是鼎鼎有名的存在。

娲皇想了想说:“那哥哥你看,有没有可能会是哪个圣人陨落了?”

“不可能,圣人永生不死,与天同寿。当今世上,没有什么力量能够不声不响的杀死一方圣人。”

“再说了,圣人陨落,那是会有‘天道崩裂,青冥泣血;山河震动,苍生恸哭。’四个异象。”

“如今只对上了一个天道崩裂,其他几个异象都没有显现。”羲皇一口否决道。

“那为什么天道会瞬间裂开,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总觉得是有什么事要发生。”娲皇继续说道。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天地自有他运转的规律。我们虽然是圣人,但我们毕竟不是天地。”

“人有千算,不及天道一算。”

。。。

想了想,羲皇又问道:“娲妹,对于三个月后的诸圣宴你有什么想法?”

“哼,四万年前,因为那件事天庭瓦解,造成现在天下攻伐的局面。”

“而那件事情,西方诸道出工不出力,损失最少,留下来的人最多。”

“后来发生的种种,也都有西方诸道的影子,他们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损失。”

“再过些年,他们留下来的那些顶尖战力就可以伤势全复了。”

“而我们东方诸道损失惨重,怕是没个几百上千年根本难以康复。”

“现在这个时候他们要开诸圣宴,提出重建天庭,无非就是想图谋这天帝之位。”

“人族天庭自从开建以来就一直是我东方诸道把持,若是落入那些蛮子手中,如何对的起轩辕小子和神农小子临行前的所托啊。”娲皇一提及此事,瞬间大怒的说道。

羲皇叹了一口气,仰头看了看,说道:“是啊,这么些年了,也不知道轩辕小子和神农小子究竟去干什么了。”

“若是轩辕小子在,那些西方诸道如何敢猖狂。他当年可是还未成圣,就凭借天庭之威将大半圣人都揍了个遍啊。”

“真的是宴无好宴,希望一切都可以来得及啊。”

又喃喃道:“也不知父亲和母亲现在在哪里啊,若是他们在也好办啊。唉……”